全本小说 > 女神的贴身高手 > 第3472章神游物外

第3472章神游物外

  第3472章神游物外

  陈扬到最后还是没有去进行六层楼的毕业大考。因为学院高层经过商量,决定让牧君正,陈扬直接进入七层楼。

  这是学院给两人的殊荣。而且,这也没什么人来酸,因为人家的实力在那里。

  苦紫瑜和花解语也顺利的通过了六层楼的毕业大考,正式进入到了七层楼。

  当初卢娜带领苦紫瑜一行人过来,是想朝审判院输送一些精英进去。但最后,似乎只有苦紫瑜和宗寒顺利到达了七层楼。

  其余的人倒也不是说不优秀,只不过速度慢了许多。

  光明议会一向都是以正义,清净,无为来做教义。所以很多事情都慢半拍。若不是被黑暗教廷咄咄逼人到了没办法的状态,他们也不会来做这个事情。

  整个永恒族中乃是保持了相对的公平和自由。

  不是说陈扬生长在光明议会的辖区便就属于议会的人。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去的教会等等。

  在到了七层楼之后,陈扬和牧君正都开始闭关。

  两人申请闭关的时间都是一样,一年为期。

  卢娜的生活则是再次恢复了平静,这些年里,她倒是没有那么去关注那个寻摸不到的,‘陈扬’之动向了。

  她也有些灰心,想要放弃了。

  她的心湖本是平静的,但陈扬那日一吻却是将她多年的心绪都扰乱了。

  她并不傻,当然看得出陈扬是在撩拨她。

  然而,她对这种撩拨并不讨厌,反而还有些欢喜。

  当然,尽管她不讨厌陈扬,但她却也没有天真的想要真的去和陈扬发生什么。她早已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

  她如果和陈扬这样的小孩子去恋爱,如果能够修成正果则还好说。如果最后无疾而终,她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她也不认为,陈扬对她就是真爱。她也能够看出,那不过是他一时的兴趣和欢喜而已。

  卢娜活的很清醒。

  这一日,卢娜和苦紫瑜还有花解语收拾了行装。她们结伴回永恒星。

  本来苦紫瑜和花解语是想约陈扬一起回去的。奈何陈扬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关。她们也能理解,因为陈扬的对手牧君正已经开始马不停蹄的前进了,那么陈扬又怎么敢懈怠呢?

  一日之后,卢娜一行人回到了永恒星的永恒之城里。

  苦紫瑜带着花解语先回了她的家。

  她的父母对她已经非常想念。

  卢娜回到自个的别墅之后便先进行沐浴,沐浴之后再焚香。

  苦大师已经知道她回来了,并预留了晚上的时间和她一起用餐。

  躺在浴缸里的时候,卢娜静静的享受这样难得的静谧时光。

  在原始学院的日子里,卢娜很不喜欢。

  她在任何地方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各种条件都很优越。但到了那个地方,她没有任何的特权优待。

  卢娜也懂师父的苦心。

  审判院收人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也不是说你修为高就能进的。

  审判院收人向来都是从原始学院里选择。

  卢娜想要进入审判院,显然是不能去原始学院上学了。她剩下的路就是去当老师,等到了一定的年限,就可以申请进入审判院。

  苦大师选择卢娜,也是因为卢娜的忠诚度还有能力都是最合适的。

  卢娜想了很多,她脑海里也会浮现出许多陈扬所说的话。

  “难道你一辈子都不打算结婚吗?”

  卢娜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她从有记忆起就是在师父的身边。而自己的父母……本是东荒罪人,母亲在生下自己后也已经被处死了。

  她没想过要报仇什么的,因为父母的确是有罪。

  在这么多年里,她一直想的就是为师父效力。

  晚上的时候,在苦大师的苦居庐里,晚餐已经备好。

  卢娜着白色长裙,典雅洁净。

  餐桌前,就只有她和苦大师。

  “龙叔呢?”卢娜不见鱼化龙,忍不住问。

  苦大师道:“去办点事情了。”

  卢娜道:“原来如此。”

  两人吃的是一种鲜嫩的火龙驹肉,类似西餐。

  仙酒在侧。

  一切都很有滋味。

  氛围也很不错。

  苦大师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前段时间你大师兄突破到了宙玄。”

  卢娜闻言顿时欢喜无限,道:“那太好了,大师兄也真是的,这样的好消息也不告诉我。”

  苦大师微微一笑,道:“啸尘向来低调,你要他去跟你报喜,怕是这辈子你都等不到了。”

  卢娜道:“那倒是!”她顿了顿,道:“大师兄在无为境上品足足停留了三百余年。这一次突破,定然是……”

  苦大师笑笑,道:“他若是想要突破,在三百年前就可以突破了。是我给了他另外的修炼之法,这种修炼之法叫做定魂之术!”

  “定魂之术?何解?”卢娜不明就里。

  苦大师道:“定魂之术是一门秘术,从未有人炼过。这定魂术意在增强他脑域的容量与质量。所以他一直不能突破……但是,同境界的人却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他终于突破,那么宙玄之内能胜过他的人也并不多!”

  说到此处,苦大师轻轻一叹,道:“这步棋,为师下了三百年。很长时间里,为师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

  卢娜终于明白了苦大师的苦心,道:“如今,咱们总算也有了抗衡黑暗教廷的一些本钱。”

  苦大师点点头,又问:“你最近的修炼怎么样?”

  卢娜道:“徒儿惭愧,始终无法突破玄关!”

  苦大师道:“你不能突破,为师却是明白怎么回事。”

  卢娜道:“还请师父指点!”

  苦大师道:“你的天赋很不错,这一点不用怀疑。但你还没悟道!”

  “悟道?”卢娜疑惑。

  苦大师道:“这么多年来,你的日子很顺,你的心境也算得上是波澜不惊。你缺少了一些欲望,当然,你有变强的欲望。但,这还不够。悟道不是为师能够跟你解释清楚的。是需要你在漫长的岁月中自己去明白的。”

  卢娜若有所思。

  苦大师又道:“对了,宗寒最近的消息我也看了。他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苗子。”

  卢娜道:“弟子惭愧,是弟子将他推远了。”

  苦大师道:“这倒不妨事,他和侯家有着亲密的关系。而侯家与我们也有不错的友谊。再则,紫瑜和他不也是好朋友吗?”

  卢娜道:“不错!”

  苦大师道:“如果将来,他能和紫瑜结成夫妇则是最好。”

  卢娜怔住。

  “怎么?”苦大师察觉出卢娜的异样。

  卢娜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她很好的隐藏住了。“没什么,觉得这倒也是不错的。”

  苦大师却也没有多想什么,他继续说道:“我们这边现在不会去对宗寒做出约束和亲近。紫瑜即便是和他有感情,现在也不能在一起。”

  卢娜道:“我明白,如果我们和他太亲近。包括紫瑜和他结婚,那都会影响他在审判院的地位。审判院自然是不希望他和我们有什么瓜葛的。”

  苦大师道:“就算是你能进入审判院,也很难做到高位上去。你的身份决定了你的高度。紫瑜也是如此……而宗寒是不同的。你们需要去审判院,如此我能了解审判院的一些动向,以及黑暗教廷的一些动向。”

  卢娜道:“弟子知道。”

  无论是议会还是黑暗教廷,他们向审判院输送人才都不是想要控制审判院,或是让他们去当卧底。

  真正的意义就是在黑暗教廷和光明议会进行争斗或者需要审判的时候,让审判院能够朝自己这边倾斜。

  所以苦大师并不会要真正控制宗寒。

  他随后对卢娜道:“宗寒前途无量,也许可以进入到审判院的真正高层。所以,我们也要给他创造一些好的条件,至少要让他干干净净的进入审判院。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在我们的辖区里长大,我相信在关键时候,他会朝我们倾斜。”

  卢娜道:“这一点师父确实可以放心,他向我保证过。”

  “保证过?”苦大师微笑:“看来你们的关系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了。”

  卢娜心头微微一慌。

  原始学院里,陈扬在闭关的时候带了许多的丹药。

  他先是吞食无数的丹药,然后让身体变得格外的强壮,能量充盈在全身上下。

  虽然他在随乐空间里吹牛说改天提升到宙玄境玩玩,但他自个也知道没那么容易。

  尤其是他的灵魂厚重造成脑域容量也是非常大。

  他修炼起来比常人是要慢的。

  那大本源术还是一直在跟随的。

  所以,他要突破宙玄会比常人更加困难。

  陈扬以前无法去触摸宙玄,因为他距离宙玄太远。而现在,他可是试着去触摸宙玄,看看宙玄的这层壁障到底难在了什么地方。

  很快,陈扬进入到了一种入定的状态。

  入定是一种玄妙状态。

  平素,人和世界的联系是有区别的。以双眼为感官,看这世界的东西。

  而普通高手入定,是以纯粹的感知来感受周遭的世界。

  陈扬修炼法力的时候,自身的法力就能感受到周遭无数的元素以及各种分子,因子等等。

  到了宙力的时候,一旦入定,他自个就仿佛成为了宙力。这宙力便可神游物外,而脑域则是枢纽中心。以自身脑域为枢纽,天下宙力皆为一体!

  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