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1837章 满洲第一兵法家

第1837章 满洲第一兵法家

  “贝勒爷,南帝的大军已经到了九十九泉(官山卫)!”

  传骑飞也似的来到了豪格的大帐之内。他率领的以蒙古人为主力的16000后金大军早就从西林河出发,三天前便开到了距离九十九泉不足150里的插汉脑儿,并且在那里和早一天到达的粆图台吉率领的4000蒙古骑兵会师。

  在插汉脑儿和粆图台吉会师并且立营,当然是熟读兵书《三国演义》的豪格精心策划好了的。

  而之前让粆图台吉约朱由检在九十九泉决战,也是豪格阴谋诡计的一部分!

  因为和乌云娜福晋结婚的时候被父亲黄台吉说了一句“郎才女貌”而大受激励的豪格,这段时间可没少读《三国演义》,一本《三国演义》都快给他翻烂了!所以他的智谋也与日俱增,已经到了可以给朱由检设圈套的地步了。

  而熟读《三国演义》的豪格所设的套,当然也是非常高明的!

  不是单独一个套,而是一个连环套,一环扣着一环,环环相套,一准套死朱由检!

  “贝勒爷,朱由检上当了咱们立即发兵九十九泉吧!”

  说话的是粆图台吉,他的眼睛都红了,在那里摩拳擦掌,就等着去和朱由检一决生死了!

  只要打败了朱由检,他的威名就能传遍漠南、漠北,他就不怕没有人肯跟随了蒙古草原上的传统是想当老大,就得一有血统,二有威名!

  有了这两样,就一定会有零散的小部落来投,要不了多久就能凝聚起一大群追随者,就能由弱而强了。

  粆图台吉当然是不缺血统的,他是黄金家族的正牌嫡系子孙,在虎兔敦汗死后,他是有权挑战汗位的。

  实际上,他本来就比虎兔敦汗更有资格当大汗因为蒙古草原上不讲长子继承,而讲幼子守灶。也就是由小儿子继承大部分家业,成为嫡系。只不过虎兔敦汗和粆图台吉的父亲死得太早,没有即位就死了。所以虎兔敦汗继承的是爷爷布延彻辰汗的大位,而布延彻辰汗死的时候,虎兔敦汗才13岁,粆图台吉才多大?根本不可能即位。

  而现在,粆图台吉作为幼子,完全有资格继承汗位,成为北元第25代大汗。

  但是他没有当大汗的实力蒙古大汗,也是兵强马壮者为之的。而实力,则可以用血统和声望赢得!

  所以粆图台吉现在缺得就是声望,而打败朱由检,就能让他得到足够的声望!

  和粆图台吉一样想要得到声望的豪格却没有他那么猴急《三国演义》不是白看的。现在豪格觉得自己已经有点老奸巨猾了,虽然比不上诸葛孔明,但是比起江东周郎是不差的等打完这一仗,他就是辽东金郎了!

  “台吉,”辽东金郎看了一眼有用无谋的粆图台吉,冷冷一笑,“小皇帝骁勇善战,手下还有孙大炮这样的妖人,是不可力敌的!”

  后金当然知道“孙大炮”了后金是有汉奸特务的!

  在老哈母林战役后,范文程再次出马,装成和尚去打听消息,终于知道了有个广东来的孙大炮投到了小皇帝帐下,这人最善用大炮,发炮快,打得又准,跟习了妖法似的

  而豪格这些满洲勇士也不知怎么了,一听“孙大炮”三个字儿就心神不宁啊!所以豪格是不会带兵去硬打有孙大炮相助的朱由检的。

  一看就笨头笨脑的粆图台吉问:“贝勒爷,不可力敌,那要怎么打呢?”

  “当然是智取了!”豪格笑道,“本贝勒在插汉脑儿立营,而不在九十九泉立阵,就是为了方便智取。”

  还是没说明白粆图台吉只好继续追问:“如何智取?”

  豪格笑道:“先来一个诈降之计!”

  “诈降?谁诈降?”粆图台吉问。

  “当然是你诈降了!”豪格说,“本贝勒是大金天聪汗的儿子,要诈降也没人相信啊!”

  粆图台吉心说:我还是蒙古大汗的继承人呢!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只能答应:“好,我去诈降”

  “不是你去,而是让小皇帝来!”豪格说。

  “他肯来?”粆图台吉将信将疑。

  “只要诱惑够大,他一定肯来!”豪格笑道,“你派使者去和小皇帝说,现在多罗大福晋和她的部众就在你手里,你准备把多罗大福晋献给小皇帝只要小皇帝能封你一个顺义王,并且准你聚集万户部众,去内套草原游牧即可。

  如果小皇帝同意,就请来插汉脑儿受降。如果不同意,你就去西林河投靠大金国这样他就不敢不来了!”

  现在虎兔敦汗留下的遗产或者是遗孀,就是大金和大明争夺的对象这事儿乍一看有点荒唐,但是蒙古草原上的规矩就是这样,要不然也不会有二十多岁的满都海夫人嫁给四岁的达延汗这种事情发生了。

  粆图台吉眉头皱着:“小皇帝来了插汉脑儿,咱们就你取胜了?”

  豪格笑道:“不能让他的军队抵达插汉脑儿,得在半道上截他!因为插汉脑儿和九十九泉之间的一百多里草原非常干旱,没有可供大军使用的水源。我们只要趁着小皇帝的大军在插汉脑儿和九十九泉的中间位置时加以阻拦,让他们无法接近水源,就能渴死小皇帝的大军了。”

  “渴死?怎么可能”粆图台吉摇摇头,似乎不同意豪格的想法,忽然又换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了明军不是咱们蒙古人,他们不会驱赶牛羊行军,而是带着干粮行军,一旦没有水源,就真的得渴死了!”

  蒙古草原上并不到处都有水源,但只要有草,可以养活蒙古人的牲口,他们就能羊奶、牛奶、马奶,暂时没有水源也没问题。

  而明军耐受干渴的能力就差多了,一旦失去水源,随身携带的饮水又耗尽,就只能等着渴死了

  “你回去告诉我哥哥,就说苏泰大福晋、窦土蛮福晋已经跟随万岁爷了,额哲台吉已经封了顺义王,没有他的份了!如果他还想留着一条命享受荣华富贵,就把囊囊大福晋交出来。一个享清福的侯爷,我这个大贵妃还是可以替他保下来的!如果他还冥顽不灵,想要投靠杀兄仇人建州女真,还想把大嫂献给仇人,那就别怪我不顾兄妹之情也不用皇帝陛下出兵,我自己就带兵去插汉脑儿取他的性命!”

  九十九泉,兀良哈大公主的大营内,大公主正用威胁的口吻在对一个被粆图台吉派来的使者训话。

  多罗大福晋会跟着粆图台吉一起到插汉脑儿,而且还被粆图台吉所制,成了后者手中的一个筹码,的确大大出乎了兀良哈大公主的预料。

  因为太了解自己的这个二哥,所以她也没想到其中可能有诈。于是在打发了粆图台吉的使者后,就立即召集部将,宣布了新的命令不在九十九泉等候粆图台吉了,而是连夜出兵,直扑插汉脑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多罗大福晋落到黄台吉手里!

  她可早就答应过朱由检的,一定会把这几个极有价值的嫂子,都弄到朱由检的后宫当妃子的!

  这事儿眼看就要办成了,可不能节外生枝,少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