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1059章 多尼,你的萨尔浒来了!(求订阅)

第1059章 多尼,你的萨尔浒来了!(求订阅)

  辽河支流哈喇河畔有一座小小的城堡,名叫哈喇堡,正好卡在通往盛京的官道上。宽阔的官道从城堡中通过,两边都是看着都让人心急的往不着边的金色麦海。

  现在已经是秋收农忙的时候了,可是田里面熟透的麦子却只割了不到四分之一,看来这一季的麦子,大多要烂在地里面当肥料了这是因为辽河两岸这些农庄当中的壮劳力,大部分都跟着多尼从军打仗去了!

  低矮的哈喇堡城堡,这个时候已经升起了高高飘扬的白色大纛旗这就是大清摄政豫亲王多尼的大纛,也是如今这个三兴的大清国的最高全力象征。

  小小的城堡内,只有一条街道,这个时候正有大队大队白衣白甲的清军部步兵,还有骡马挽拽的西班牙进口或是海参崴的兵工厂仿造的青铜炮,隆隆的从哈喇堡内穿过。从军官到普通的士兵,个个都走得满头大汗,但是却没丝毫停步的意思。

  白色的队伍,从哈喇堡的南方的大平原的尽头一直延伸到了城堡北方的平原尽头,仿佛没有了止境。

  整个哈喇堡周围的大平原上,仿佛只剩下了他们。只收割了四分之一的麦田上看不见一个正在劳动的农夫,堡垒附近的村落也没有炊烟声起,多尼的大军仿佛正在通过一片被人遗弃的土地。

  摄政王多尼本人,也是一身窄袖的白色箭衣,站在哈喇堡的城头,举着望远镜四下张望,脸色越来越青。

  让他脸色发青的原因是哈喇堡周围的旗人百姓在几天前,因为小队的明军骑兵出现,就成群结队的往盛京逃跑了,连麦子都不收了他们去了盛京就不吃饭了?这些人到底在怕什么?

  而且明军骑兵为什么要驱赶这里的百姓?他们不是朝廷吗?不是官军吗?这样驱赶百姓,就不怕有御史弹劾吗?

  哦,现在的御史不管这个了。

  多尼想起来了,现在的御史只抓贪官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明朝的官军这样折腾老百姓啊!

  就在多尼为明军的军纪败坏而痛心疾首的时候,一个白甲兵的头目接到最新的情报,飞奔上城,大声的向多尼报告:“王爷,留守梁房口关的牛录报告,两日前有约两三百条大海船驶入了辽河河口,在距离梁房口关不足三十里处施行了登陆作战至少有一万名军由辽河口上岸,我军寡不敌众,在给予明军一定杀伤,斩杀一百数十人后主动后撤到了牛压驿,以等候援兵!”

  “胡扯!”多尼听完这白甲兵的报告,忍不住就骂了起来,“还杀伤一百数十人咱一个牛录才两百五十人,还能在明军万军之中杀伤一百数十?该不是被杀伤吧?”

  “王爷,大喜啊!”

  多尼的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人给他道喜了。多尼扭头一看,发现是刚刚从大凌河堡跑来的图海。

  图海和遏必隆一到大凌河堡就发现不对了明军根本没追来!而且也没向锦州包抄的迹象,那就说明他们很有可能往盛京去了!

  这可闹大了!

  五万明军直扑盛京啊!万一把盛京夺取了,那可就真的完蛋了所以图海和遏必隆也不敢在大凌河堡再呆了,立马就带兵往盛京而去,才到哈喇河就遇上了多尼率领的七万大军了。

  多尼回头横了他一眼,“大喜什么?是杀伤了一百多个明军,还是被人杀伤了一百多?”

  “王爷,”图海道,“辽河口登陆的明军最多一万多人,而且也不会有许多大炮和骑兵咱们这里有七万三千,五倍于敌啊!”

  多尼一怔,对啊!由海上登陆的部队一般不会携带许多战马和火炮除非有完好的港口可以用,否则战马、火炮很难装卸。

  而明军的优势,不就是骑兵和炮兵吗?想到这里,多尼又有点泄气了。弓马本来应该是塞外部族拿手的绝活,满洲虽然不是草原部落,但是马背上的本领也不弱,还有科尔沁草原供应良马,对上明军骑兵绝对可以占上风的。

  但是明朝却通过海外贸易引入了大量的天竺折耳马和阿拉伯马和那些大洋马相比,满洲勇士们骑的蒙古良马简直和小毛驴差不多。虽然“小毛驴”也有优势,吃苦耐劳量足,可以消耗马力打长途奔袭。

  可明军又整出了黑枪骡子兵用灵活的马上马下战术对付清军的游骑哨马,让清军在轻骑兵的消耗战中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老满洲不剩下多少了,怎么能和数量几乎无限的明军拼消耗?

  与此同时,大量实际上汉人农夫的新满洲加入清军后,清军变成了以西班牙步兵方阵为主的军队了。机动性大幅下降,基本上失去了大兵团长途奔袭的能力

  图海看见多尼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以为他在担心盛京,于是又劝说道:“有鳌拜率领一万前锋营入援盛京,盛京是无论如何不会失去的。现在的问题是盛京周围的沃土有可能被明军蹂躏咱们的兵士都是靠土地维持的,一旦盛京周遭残破,他们就会像当年失去了沈阳、辽阳、广宁等地的辽镇官兵一样穷困了!”

  扎根土地的军队,最怕的就是失去土地收入!

  别以为分了土地,军人就能为了保卫土地嗷嗷叫着拼命了分配土地后的军人,就是一个自负盈亏的经营实体!

  如果土地不能盈利,军人又要自己负担兵役的开销,很快就会穷死的。

  历史上辽东明军在李成梁时期的兴盛,其实就是因为李成梁担任总兵期间正好遇上了张居正改革,所以能抓住机会进行了清田和屯垦,按照熊廷弼在修复屯田疏》中所言:辽东十余万马步军丁无年例支给,全靠屯田收获供用。

  也就是说辽东的明军在丧失辽阳、沈阳、广宁之前,不需要朝廷花钱供养,靠屯田就能养活自己了。

  而失去了辽东营田的利益之后,以明朝当年的收税能力,根本不可能从全国各地搜刮到足以弥补辽镇在经济上的损失而辽饷加派和辽东军费对其余各边军费的挤占,又成了压垮明朝的沉重负担。

  现在,同样的情况就要出现在多尼这边了!

  “王爷,”图海说,“五万明军完全可以就粮于盛京周围只要他们搜刮到足够的粮食,然后深沟高垒,让盛京周围的战事旷日持久,让我们的百姓不得耕种,让辽河两岸的沃土化为白地,最多一二年后,我们就要穷困潦倒了!

  为今之计,只有抓住战机,打出一个萨尔浒,先不理直逼盛京的这一股明军大队,而是集中兵力将辽河河口的这一路明军歼灭。然后再伺机打击由小凌河进逼锦州之敌,再回头和由旅顺来犯之敌决一死战只要这几路来敌皆败,逼近盛京的明军主力就会感到孤立,就会撤退了。”

  多尼重重点头,“对!这一战就是我的萨尔浒打赢了,我就是太祖皇帝,打不赢我们就会变成昔日的辽镇军了!”

  图海说:“王爷,臣有一计,一定可以替王爷痛歼登陆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