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1061章 六万大军,三面埋伏(求订阅)

第1061章 六万大军,三面埋伏(求订阅)

  “回大帅的话,摄政王不,是多尼那反贼已经率领大军日夜兼程往盛京,不,是往沈阳去了!”

  那名俘虏哪里敢蒙骗秦明涛?当然是倒豆子似的,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去沈阳?为什么?”秦明涛并不知道黄得功、田意卿两人指挥的一万多骑兵已经大摇大摆在沈阳城外转悠了。

  原来满洲第一巴图鲁鳌拜因为摸不清虚实,只敢死守城池不出,所以沈阳城外就成了“五万明军”撒野的地盘了。

  当然了,鳌拜的避战并不是因为无能,恰恰是在战争中处于弱势的一方应有的谨慎。鳌拜手头的一万前锋营骑兵主要是由老满洲组成的,是“三兴”的大清国手中最重要的本钱只要这支军队还在,大清国哪怕退到黑龙江流域,也能再苟延残喘一阵子。

  如果这万余前锋营骑兵在沈阳外围折损殆尽了,那么大清国连苟延几年的本钱都没了!

  所以在率军抵达沈阳后,鳌拜就成了只缩头乌龟,坚决龟缩不出,一心等待多尼的主力抵达。

  而和鳌拜的“胆怯”相反,黄得功、田意卿二人的胆子却肥得不行。在发现清军只敢坚守,不敢出战后。他们干脆继续虚张声势,在沈阳城东的沙岭墩建立了大营。同时还将手中大部分的骑兵散成了一个个加强连(加强了喀喇沁部蒙古骑兵),在沈阳城周围到处撒野,抢人抢粮,有时候还会抓一些有名有姓的大汉奸公开处决!

  结果把沈阳周围折腾的人心惶惶,不管是大小汉奸还是普通的清军军眷,全都不敢在乡下呆着了,纷纷弃了才收割了一小半的麦田向东或向北逃难。

  还有一些住着比较靠南面的汉奸或军眷不敢往北跑,而是选择了南逃,大概是想逃到鸭绿江对岸的朝鲜去暂避一时这些人并不知道朝鲜国已经变天了,还以为那里是多尔博的地盘呢!

  而选择难逃的这些人中,有不少人走岔了道,和北上的多尼的主力大军撞上了,所以多尼军中也有许多人知道了明军主力已经攻入了盛京府的消息!

  “当然是去和攻打沈阳的官军大兵交战了”那老实交待的俘虏说到攻入盛京府界的官军大兵,也忍不住抖了一下。

  官军大兵都跑到沈阳城下烧杀了,三兴起来的大清国还能有个好吗?大清国死不死的和他关系也不大,可是他的家眷也在沈阳城附近居住,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官军杀了?

  “官军大兵”秦明涛轻轻点头,他知道那俘虏说的是黄得功率领的一万多骑兵。

  一万多骑兵居然打出了主力的威风秦明涛心说:东虏真是越来越不禁打了!

  “那你们又怎么回事?”秦明涛问,“你们怎么不去沈阳啊?”

  “唉,”那俘虏叹了口气,“我们本来也是要去沈阳的,可是才到哈喇河就得到急报,说是有四五千官军在辽河河口登陆,还奇袭了梁房口关。所以梅勒章京图海就奉命带着小的所在的牛录南下抵御官军。没想到”

  “你们有多少人?”秦明涛追问。

  “有多少人小的不知,小的只是个达旦章京”那俘虏偷眼打量了一下秦明涛,看见他脸色正往下沉,连忙改口道,“不过小的知道图海是带着八个甲喇南下的。”

  师参军长李少文插了句话,“师帅,现在东虏的一个牛录有250人,一甲喇包括甲喇衙门有1300人,八个甲喇应该有万余人刚刚好啊!”

  万余人不多不少,正好消灭

  “这八个甲喇中有几个是骑兵甲喇?”秦明涛又问。

  “都是步兵甲喇,”那俘虏道,“现在东虏的骑兵不多了只万余人的前锋营和万余人的骁骑营是骑兵马队。还有山海关、海参崴、锦州、义州、黑龙江、黑山等处的昂邦章京所部都配了马。至于图海所率的八个甲喇都是由农兵组成的,所以没有马。”

  现在满洲的农兵和大顺的府兵是不一样的。后者虽然也以土地为根基,但是四川、云南人多,他们可以吃地租,而且大顺又严格实行利出一孔的政策,使得府兵们可以把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用在练习战技上。

  而满洲的农兵没有佃户可以剥削,得自己种地。而且他们自己还是满洲贵族剥削的对象满洲的农兵在服役的同时还要缴纳租税,负担非常沉重。因此没有多少时间联系武艺特别是马背上的功夫。即便家里有马,也是用来拉车耕地的,根本不舍得骑。

  而且多尼也没要求这些农兵自备马匹服役这些农兵家里的马都是生产工具,现在卖力气的壮丁当兵去了,再把马牵走,农事可就要荒废了。

  秦明涛点点头,“等审完了其他的俘虏,如果口供一致就出兵!”他顿了顿,“除了第六团,其他人马各部官兵马上休息咱们也去眯一觉,睡足了以后再吃上顿好的,再去追杀东虏!

  敌人是跑不掉的!”

  实际上敌人没打算跑!

  因为敌人不知道明军的青年近卫师官兵有多能跑除了极少数可以骑马行军的中高级军官,这个师的大部分军官和战兵都非常年轻,而且都无一例外经历了多年的严格训练,身体素质一流,体力极佳。

  而图海手头的万余人中多半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干农活还行,在满洲军官的组织下也能战斗,但是要拼急行军比体能那就比明军的青年近卫军差太多了。

  不过图海并不知道他面对的敌人有多可怕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而是知道一点了。

  因为他手下的甲喇章京鄂善所部在今天白天的时候被数量只有他们一半的明军青年近卫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一千二百多人的甲喇没了六七百,跑回来的也都是丢盔卸甲,不像样子了。

  “鄂善,你这诈败也太像真的了吧?”

  在梁房口关以北的一处临时营地当中,图海看着东倒西歪的五六百残兵,忍不住就数落起鄂善了

  “诈败?我哪儿是诈败?我是真败,差一点就把命送了!”鄂善是镶黄旗出身的老满洲,是得胜淀战后放弃了北京的四合院跑到东北来跟随多铎、多尼的。在关内的时候和明军也算交过手,但是今天遇上的明军却刷新了他的认知。

  “太厉害了”鄂善连连摇头,“不过五百余人,我还想先给他们来一下狠的,然后等他们的大队上来再诈败,谁知道一上来打火枪对射就不行了他们会派出小队散开,猫着腰从麦田里逼近,然后突然就放枪,一打一个准!

  没一会儿功夫就打没了我一百多人!剩下的人吓都吓死了趁着咱们混乱,他们的大队又逼近了放枪,没一会儿就打得咱们大乱,然后他们就发起冲击。根本挡不住啊!”

  图海吸了口气,道:“看来这一股明军就是他们的精锐了不过这样也好,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六万大军,三面埋伏,就等咱们把他们引过去就能一举痛歼了!”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一阵密集的枪声就从南面的旷野中传来!

  图海脸色一沉,低声道:“来了!来得好这是祖宗保佑,咱们可以再打出一个萨尔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