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七二九章 离恨宫

第七二九章 离恨宫

  关荷娘虽察觉出他的神色反应有异,但并不知道他对林渊曾经交代过什么。

  只以为是交代过林渊不要冒险进神狱,结果林渊没听告诫,因而惹的这位不高兴了而已。

  仅仅是以为林渊不顾惜自己性命冒险让这位不高兴了,不认为这位真的会见死不救,反而在那疑惑,“神狱防守如此严密,这小子是怎么闯进去的?”

  张列辰没了任何回应,整个人犹如瘫在了那,犹如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脸上浮现着难以掩饰的哀伤……

  “怎么样?消息属实吗?”

  见到陆红嫣睁开了双眼,刑乎在旁问道。

  都兰约、明耀辰、何深深等人皆在一旁,此时皆在阴暗暗的冥界的一座山中藏身。

  一个个紧盯陆红嫣,大家所关注的皆是林渊杀了杨真的消息。

  陆红嫣点了点头,神色艰难道:“不会有错了,确认了,消息属实。”

  众人面面相觑,惊讶亦惊叹,还真把杨真给杀了?

  刑乎嘿嘿一声,“这小子还真够能耐的,居然能闯进戒备森严的神狱去行凶。”

  何深深问:“林渊人如今在哪?”

  陆红嫣:“应该是被困在了神狱。”

  都兰约沉声道:“杀了杨真,仙宫岂能罢休,必然会切断一切和外界的通道进行围剿,他怕是有危险了。”

  陆红嫣又何尝不知道,她心里比谁都焦虑,不时回头看看石榻上沉睡的睡奴,真的很想现在就让睡奴联系一下,可又不知道林渊目前的情况,担心睡奴突然让林渊进入睡梦中会害了林渊,这也是林渊先前交代过的。

  可想而知,现在围剿的状况一定很激烈。

  忧虑的不止是她,都兰约和明耀辰亦心忧,他们有家人落在了仙庭的手上,还不知道会遭什么罪……

  一片虚空,一片山崖,山崖上一座冷冷清清的宫殿,被虚空包围着。

  这里没有日夜之分,上空是永恒的星空,四周则是无尽的黑暗。

  宫殿的匾额上写着:离恨宫。

  黑暗虚空波动,一道人影闯入,落在了山崖上,缓缓迈步向宫殿走去,不是别人,正是昆一。

  宫殿内出现了两名宫女,快步走来行礼,“陛下。”

  昆一偏头示意,两名宫女立刻退开在旁,目送了他一步步登上台阶进了殿内。

  穿过了殿堂,来到了一座内院,院子里有荧光醒目的琼花玉树。

  树下一张织机,旁坐一白衣如雪的女子,满天星辉下体态纤盈,神态柔和,貌美倾城,晃荡着衣袖推动织机织布。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云华神女,昆一的妹妹,也是杨真的母亲。

  昆一走到织机旁,负手观望了一阵,开口了,“又在织布做衣裳。”

  云华并未抬眼看他,继续忙自己的,声音柔美道:“闲着也是闲着,上次的衣裳,杨真还喜欢吗?”

  昆一:“没说喜不喜欢。”

  云华:“他穿了吗?”

  昆一嗯了声,实际上他很清楚,杨真根本没穿,自己这个妹妹把杨真从小到大的衣裳都做了,这边也给杨真送去了,可杨真来到仙界知道了衣裳来历后,似乎是为了表明态度,这里送去的衣裳都被杨真给扔了。

  当然,又被他命人捡起收集了起来,毕竟是自己妹妹一针一线的心血,岂能扔了被人乱糟践。

  默了默后,昆一道:“以后别做了,真不用那么麻烦,他想要什么衣裳没有,外面的世道变了,一些新潮的东西你也做不出来,他也未必喜欢,以后还是算了吧。”

  云华:“我一丝一线织布做的,不一样,从小到大没照顾过他,又见不到他,我总得为他做点什么吧。”

  昆一脸颊绷了绷,“不是不让你们见,我也时常告诉他,让他过来看看你,可他自己不肯来。”

  云华手中动作僵住了,低幽道:“还在怨我吗?”

  昆一:“成长环境的原因吧,他心思重,内心里真正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未必是恨你,也许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云华又慢慢推动了织机,“今天怎么有闲心雅致过来?”

  昆一:“问你点事。”

  云华:“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昆一直管问自己的:“根据一些传闻,上古玉女的手上,除了‘玉女梭’外,还炼制有‘情丝’,所谓情丝难断,传言坚韧无比亦锋利无比,可织就天罗地网,落入网中者在劫难逃。按理说这两件东西是成套配在一起的,你确定你当年只得到了‘玉女梭’没有得到‘情丝’,没有把‘情丝’送给他?”

  云华:“怎么,嫂子还在念念不忘那个?还以为是你偏心,以为是我得了本属于她的东西?”

  昆一:“云华,我在问你。”

  云华:“没有。我说了,什么都没有给他,玉女梭被我搞丢了。”

  昆一嘴角绷了绷,缓缓道:“最近仙界出现了一件杀器,极细的丝线,法眼难辨,锋利无比,杨真的结拜兄弟有三个死在了此物手上。我不想强迫逼问你什么,也知道逼问不出来,我只想提醒你,东西乱给人,若是害了杨真,我怕你追悔莫及!”

  云华手上再次停顿,沉默许久后,摇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用在我身上花什么心思。”

  昆一:“云华,你太固执了,有些事情你为什么就不明白?若你当年乖乖听话了,把东西交给了你嫂子,你嫂子也不至于怨恨至今,也许你一家三口早就团聚了,又何至于酿成今天这般局面?”

  云华:“她当年要整肃规矩,要杀杨郎,我交出了东西,她就能放过他吗?”

  昆一:“我既然能保你和杨真,难道还保不下他吗?”

  云华:“哥,你太不了解当时的自己了,当时你正在严禁私自下凡,若被你们抓到了杨郎,铁证如山,那么多人看着,你是不会带头坏规矩的。还有嫂子,你也太不了解女人的嫉妒心了,你当我不知道我私自下凡的事是谁闹得人尽皆知逼得我没退路的吗?若能保,又何至于将我囚禁至今?还不是为了你们所谓的规矩。交出了东西,杨郎和杨真必死无疑,拿不到东西,嫂子才会留杨真当人质好继续要挟我,不然杨真活不到今天。”

  昆一甩袖冷哼,“胡思乱想,一派胡言!”

  云华平平静静道:“无需恼羞成怒。”

  昆一有点火大,转身大步而去。

  云华却突然喊道:“等等。”

  昆一停步回头,只见她起身,快步去了屋里。

  再出来,云华手上抱了几件叠好的衣裳,走到他跟前送上,“帮我交给杨真。”

  昆一接到手,嘴角用力抿了一阵,忽叹了声,“不要再做这些个衣裳了,你等的人,没了顾忌,也许很快会来找你。”说罢转身而去。

  衣服他收下带走了,杨真已丧命的话,他几次到了嘴边,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反倒是给了个未必是好消息的好消息。

  云华愣在了原地,因兄长的话变得惊疑不定,忐忑不已。

  她对外面的情况一概不知,不知兄长说的是不是自己想的……

  神狱大牢内,身在监控中枢的李如烟身心充斥着悲哀,怕什么来什么,一来就获悉了老六的死讯。

  他没想到,才离开不久,才离开这么点时间,才一天不到,老六竟然就也遇难了。

  为什么?他不明白,但却知道这是他们兄弟此生遭遇的一场浩劫。

  悲痛,亦强忍悲痛,真正是在化悲痛为力量,他要报仇。

  他在紧盯神狱地图查看,他在地图上标出了霸王的逃逸路线,反复审视查看,一定有问题,他本能的认为霸王这样不躲不避的公然逃逸肯定有问题。

  看着看着,他渐渐发现了问题所在,他发现霸王不管是往左逃还是往右逃,总体的逃向却未改变,指向了一个方向。

  他迅速趴在地图上朝那个方向研究,一路延伸查看,将一路会出现的地点细细查看,细细研究。

  忽然,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一个地名上,忽抬头喊道:“深墟!是深墟,霸王想逃往深墟!”

  监控中枢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站在监控光幕前的折欢猛回头看来,之后大步走来,沉声道:“怎讲?”

  李如烟立刻指着自己划出的左左右右的逃逸路线图,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折欢听后一把推开了他,亲自趴在图前,按照李如烟说的参详了起来,看着看着忍不住慢慢点头,“不错!就是深墟,他这跑来跑去的都是障眼法,真实目的就是逃往深墟,也只有深墟的复杂环境才适合他继续拖延躲藏。”

  忽又击掌而赞,两眼冒光,“知道了他的最终目的地就好办了。”

  的确,不然的话,锁定不了目标,一堆手段都无法提前预设,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解决不了问题。

  李如烟附和,“没错!可想办法将他抵达深墟的时间控制在晚上,晚上大量水流会汇集在深墟内,我们可在深墟中布下‘九龙翻海阵’,一旦陷入此阵,他手上的第八代巨灵神也无法突围,定可将他拿下。这次,他跑不掉了!”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