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五百五十二章 无法界定

第三千五百五十二章 无法界定

  塔奇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宿醉的头疼,毕竟是粮食酒,后劲大,但是不伤人。

  “昨天晚上最后谁赢了。”塔奇托揉着双眼询问道,而一旁的护卫从水桶里面咬了一碗水递给塔奇托,塔奇托豪爽的灌了下去。

  “当然是军团长赢了,您最后将池阳侯他们喝翻了,据说池阳侯最后的抱着柱子在哭,您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将对方安抚好。”护卫笑着说道,塔奇托闻言一愣,随后回忆了一下,模模糊糊的记得李傕确实是抱着柱子在哭,还问自己要马。

  不过详细的东西并没有想起来,毕竟当时真的喝大了,可就算只是回忆到这么一点,塔奇托还是颇为得意,闻言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滑,干翻了这三个家伙,无论如何心情都不会太差。

  “走走走,去看看池阳侯他们,这三位毕竟年纪有些大,不知道缓过来没有。”塔奇托笑着说道,一顿酒喝下来,塔奇托和三傻的关系近了不少,当然最主要的是先喝趴下的是李傕他们。

  另一边李傕正在辱骂樊稠,没办法,他们哥仨之中,第一个喝翻就是樊稠,而李傕哪怕最后也被喝翻了,可那个时候塔奇托好歹也顶不住了,要是樊稠能爬起来,在吨吨吨三碗,他们就能为所欲为了。

  樊稠无可奈何,他也没想到塔奇托这么猛,居然顶住了这么长时间,不过谁让他是第一个趴下的,也没资格辩解,只能无可奈何的装死,任由李傕在那里破口大骂。

  “咋整,继续喝吗?”郭汜同样很难受,对面的沙雕吃自己的,喝自己的,还将自己喝翻了,实在是太伤心了。

  “不行,塔奇托这货怕不是内气离体极致,而且他可能真的不想比我们先倒下,所以顶到了最后,哥仨怕是需要成为内气离体。”李傕恼怒的说道,这实在是太丢人,太难受了。

  “内气离体这个我们现在想搞一个也没地方啊,神乡倒是有名额,但是现在能飞过去吗?”装死的樊稠一脸抑郁的表情,“快快快,无敌的稚然,快快发动你的巫术脑子,想出来一个答案。”

  “巫术脑子?”李傕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踢了一脚一旁的伍习,“去,给我将巫祝找过来。”

  三傻现在大致也知道巫祝可能是李优或者贾诩给他们找的一个用来处理内务的外置大脑,毕竟对方的能力真的很强,不过对方总是不说名字,所以大家也都巫祝巫祝的叫着。

  伍习赶紧跑路,没办法,他们这些人昨天真的不行,加了麻沸散的酒实在是太顶了,而且李傕这仨根本就是牲口,为了表现出真实度,直接没给伍习,宋果这些人招呼,结果和罗马将校同归于尽了不少。

  以至于现在知道了三傻计划的伍习等人颇为尴尬,你们早点告诉我的话,我有点防备,绝对不至于和对方的将校同归于尽啊。

  虽说同归于尽的时候大家都很嗨,可作为一个西凉铁骑,马才是最重要的,酒可以以后再喝。

  很快蒯越就被伍习找了过来,三傻将蒯越围住,一副怕蒯越跑了的神色,倒是蒯越依旧是那副视万物为草芥的拽样。

  “来来来,巫祝兄弟,有一个艰巨的任务,需要您策划一下。”李傕的大胳膊搂住蒯越的脖子,另一只手在空中狠狠一抓,一副这人物极其重要的神色。

  蒯越面无表情的从袖子里面抽出一份已经制作好的秘法镜,然后给递给李傕,李傕愣了愣神,他话都还没说完呢。

  “这是啥?”李傕不解的看着蒯越说道。

  “能给你换来马的东西,我已经用精神天赋确定过了。”蒯越随意的说道,然后将秘法镜塞给李傕,“九成以上的概率,塔奇托认了这件事,回去之后重新采购一批,至于说罗马财政那边什么想法,那边最近好像自顾不暇了,没时间管的。”

  蒯越的精神天赋很强,从第三方的视角,以绝对冷静的方式看待问题,得出来绝对客观而且正确的答案。

  罗马并不缺安达卢西亚马,只是因为拿这个作为主力,持续消耗太过让人心疼,而且罗马也并没有封锁这个战马不让出口,从马超那边得到的情报,蒯越其实已经将现状梳理的七七八八。

  到时候只要先斩后奏,将战马给换了,然后给罗马人一人塞两卷丝绸,这事就结了,之后再将淘汰的阿拉伯马丢给第九西班牙军团,塔奇托就算有些上头,也基本无济于事了。

  李傕不明所以的打开秘法镜,然后由蒯越收录的玩意儿都放了出来,而听着里面的哀嚎,以及李傕抱着柱子哭的声音,周围一群人皆是低头轻笑,而李傕的脸则是有些黑,不由自主的用眼刀剜了几下一旁站着就像是没事人的蒯越。

  当然,对此蒯越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反正看到适合内容的时候,李傕这家伙就算之前再不高兴,那个时候蒯越也会是他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果不其然,李傕看到后面,满脸的惊喜之色,成了,成了,有这个就成了,甭管是不是喝醉的时候说的,咱们这个时候讲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绝对不能不承认。

  李傕拉着蒯越的手,这一刻就像蒯越是他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一样,哪怕蒯越一早就知道李傕这个狗东西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可真等到见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发自内心的不适应,这家伙,实在是太狗了。

  “剩下的就交给我来解决吧。”蒯越吐了口气说道,这事要是让李傕等人来胡搞,说不定还得出点乐子,搞不好还得翻脸。

  “全权委托给你了,以后我们西凉铁骑到底是骑这种高头大马,还是骑驴子就看你了。”李傕抓着蒯越的手,一脸希冀的表情。

  “……”蒯越沉默了一会儿,他现在可以确定,李傕真的是一个狗东西,当初骑着蒙古马在中原纵横的时候,一副有匹马就是高贵的骑兵种,没有马你就是杂鱼步兵。

  那个时候肩高一米三的蒙古马对于李傕来说都是宝物,一副这马是老夫的,谁敢动打死谁的猖狂样子。

  后来来到了中亚,拿到了阿拉伯马之后,蒙古马就被李傕骂成了驴子,一副只有阿拉伯马才能配的我池阳侯的高贵身份。

  现在的话,有了更大的安达卢西亚马之后,阿拉伯马也被李傕骂成了驴子了,这一刻蒯越脑子里面生出来了一句话,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是李傕是真的不是东西。

  “我会解决的。”蒯越不喜欢说垃圾话,也不喜欢和李傕辩驳,自己能解决的问题,自己解决就是了,再说这事本身就没什么难度。

  至于说战马走私的问题,罗马军团长级别的巨佬搞这个,会有人管吗?丝绸不香吗?

  说起来中亚世家从葱岭过得时候,都会给李傕留点礼物,毕竟他们是需要三傻提供保护的,再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所以路过的时候都会给三傻送上一些礼物。

  丝绸作为各家共有的玩意儿,又属于非常适合作为礼物的东西,这几年下来葱岭的府库里面自然积累了不少。

  “那就全权交给你了,我去带罗马人去那边那座高山看看情况,测一测塔奇托和他麾下的能力。”李傕这一刻对于蒯越极其的满意,看看这个巫祝,多好的,简直就是工具人,哪里需要往哪里。

  蒯越瞟了一眼李傕,点了点头,懒得说什么,然后李傕眼见蒯越的冷淡神色,果断招呼人手,既然让蒯越去处理这事,那他最好将这些人全部拉走,给蒯越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处理。

  眼见西凉铁骑一群人离开了,蒯越摇了摇头,这件事以现在的情况真的不难,只要塔奇托的面子能过得去,那最后就会坐实了。

  至于说塔奇托挣扎什么的,没管,三傻等人做这事是能做的非常优秀的,什么打晕了捆住交给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其他人,然后一起运走什么的,翻脸是不可能翻脸的,以后还想继续呢。

  反正按照蒯越的估计,塔奇托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了,那绝对会反对,但如果等知道的时候已经到了安息旧土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撑死在那边大声的辱骂李傕三人。

  问题是那个时候听不到也见不到的李傕三人会在乎吗?不会的,他们只会骑着新的战马表示这马是真的拽啊。

  到了那个时候,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其他人肯定会安慰塔奇托的,毕竟有录像,外加当时人在葱岭,也就是在西凉铁骑的包围下,能拿着诚意满满的礼物离开,你还非得要对方打你一顿不成?

  毕竟直到现在法律依旧是没有办法界定,以抢劫的方式去拿东西,但是自身留下超过商品真实价值的财物,到底该怎么计算。

  你说我抢了你?我不是留下了足价的财物吗?再说你说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