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77章 太一正气

第177章 太一正气

  张冶乃元婴高手,怎会被粪桶砸中,当即向前一步,轻易避开。更新最快

  但他随即发现,落脚的地方有些松软,必然又是一个陷阱,张冶提气,硬生生飞跃起来。

  然而,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张冶无路可退,只好拔刀,一刀劈碎了这天网,稳稳落地。张冶看着院子内目瞪口呆的弟子,笑道:“你们就是这么欢迎新教习的?倒是有趣。”

  弟子们这才回过神来,他们本想捉弄张冶,结果他轻描淡写就化解了环环相扣的陷阱,本事不凡。而且神奇道人以德报怨,一笑了之,这让他们有些脸红,但一个个假装奋笔疾书,或者诵读经文,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张冶。

  张冶并没有生气,丁班的上任教习王教习意外身亡,弟子们一时半会不能接受张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张冶走上讲台,敲了敲桌子:“各位弟子,我是你们新来的教习,我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叫神奇道人,你们可以称呼我的名字,或者叫我神奇教习都可以。”张冶顿了顿,“不管大家是修行上、还是生活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帮忙,我一定竭尽所能……”

  张冶刚说到这儿,有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胖墩儿举了手:“神奇教习,我想提问。”

  总算碰到个捧场的,张冶微笑道:“但说无妨。”

  小胖墩儿站了起来:“修行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你帮忙是吗?”

  张冶的确是这么说的,便点了点头:“没错。”

  “神奇教习,太一正气剑法好难,你可不可以指点我一下?”胖墩说完,狡黠一笑。

  其他弟子也停下手中的事情,不怀好意的看着张冶。

  太一正气剑乃天道宫的入门功法之一,是天一院众多新人弟子的主要功课,往往需要研习数年才略有小成。

  神奇道人刚刚加入天道宫,并没有系统学习过太一正气剑,而且神奇道人公布的擅长领域是刀法,所以,丁班弟子认为他必然不会太一正气剑,故意让其难堪。

  张冶略微思忖就明白了这群小家伙的目的,但他仿佛没有察觉,老实巴交道:“太一正气剑,本教习没有学过啊。”

  丁班弟子哄堂大笑,但是胖墩没有笑,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神奇教习,那可怎么办啊,我还指望太一正气剑能助我在竞赛上进入前三呢!”

  太一正气剑只是很普通的入门剑法,凭它可进不了竞赛的前三,张冶笑看胖墩的表演。

  就在此时,又有几个弟子说道:“神奇教习,我们听说,您的靠山是执法堂定远长老,所以您只是来天一院历练的,咱们想跟你商量件事……”

  “您名义上还是我们丁班的教习,但我们实际上跟乙班的小茹教习修行,竞赛上我们努力表现,获得个好点的名次,您有了升迁的功绩,而我们也能真正学到东西,百利而无一害,您说好不好?”

  张冶打量着这些弟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竟敢这么和元婴大能说话。不过脑子挺好使的,要不是张冶自诩有几分真本事,说不定还真被他们说动了。

  “这个意见非常有创造性,但我还是决定要亲自教你们。”张冶斩钉截铁的说道。

  弟子们面色黯然,小胖墩不服气道:“神奇教习,您连太一正气剑都不会,拿什么教啊?”

  其他弟子愤然附和,这简直就是误人子弟。

  “我现在是不会,但一炷香后我就会了。”张冶来到小胖墩面前,“把你的正气剑借我。”

  入门功法,都会有辅以练习的统一制式武器,正气剑就是太一正气剑法的专用飞剑。

  “一炷香你就能学会?真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呢!”元婴修士,学习太一正气剑肯定比他们这些炼气修士快,但也不可能是一炷香的时间那么快,小胖墩认为张冶吹牛。

  其他弟子纷纷附和,关系户也就算了,还这么不要脸,越发讨厌起这个神奇教习来。

  张冶没有辩解什么,拿了小胖墩的正气剑,说道:“大家先上自习。”便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弟子们哪有心思上自习,等张冶一走,骂声一片。

  张冶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窗,四下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人偷窥,才用灵气化火,按照正气剑的比例和材质,一比一的打造出了一把自己的正气剑。

  张冶只能对自己打造出的刀剑进行刀剑衍武,所以才这么做。

  因为正气剑的品阶很低,张冶根本不需要熔炉铁砧,直接凝空炼制而成,张冶握着正气剑,开始了刀剑衍武。

  “叮咚,领悟太一正气剑法!”系统提示过后,张冶收了剑,笑眯眯的走到院子。

  看到张冶出现,弟子们停下了吐槽,但依旧神色不善的盯着他。

  张冶来到小胖墩面前,自信满满道:“太一正气剑法,一共九节,你是觉得哪里难?”

  先前张冶说一炷香,结果现在只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难道就学会了太一正气剑?绝不可能!小胖墩犹豫一番说道:“第三节的几个剑招,我怎么都连贯不起来。”

  “这有何难?”张冶手执正气剑,“你且看好!”

  弟子们不用提醒,早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冶,想要看看他等会儿怎么下台,至于张冶是否真的领悟了太一正气剑,他们压根没往这个方向想。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张冶剑势忽起,丁班弟子们被这浩大的意境冲击,齐齐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张冶将太一正气剑的第三节完整演练,丁班弟子,无不目瞪口呆。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入门剑法,但在神奇教习的手中,气势磅礴,丝毫不比那些高级剑法弱,这足以证明,神奇教习将太一正气剑融会贯通!

  “可有明白?”张冶收剑,潇洒而立,丁班弟子,这才回过神来,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真在一炷香内的时间学会了太一正气剑?”

  “不对,确切说是在一盏茶的时间内!”

  “听说神奇教习在入门测验中睡了一觉就领悟了刀诀,先前我不信,现在信了!”

  丁班弟子眼中,除了惊骇,还充斥着一种敬畏,没有那般排斥张冶了。

  小胖墩几次欲言又止,毕竟神奇教习的太一正气剑,找不到任何缺点,比小茹教习都还要厉害。

  小胖墩不信邪,他一定要撵走神奇教习,沉吟片刻:“多谢神奇教习赐教,但我突然想起来,除了第三节不会,五六七八节也不会!”

  小胖墩觉得,神奇教习只是刚好学会了第三节,说不定会在其他阶段露馅!

  张冶哪能不明白小胖墩心头的小九九,洒脱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从头到尾给你演示一番。”说罢,张冶剑如,太一正气剑被完整展现出来。

  话说这太一正气剑,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绝对是最正气的剑法,一剑舞罢,张冶的形象也跟着高大起来,丁班弟子们无不敬仰的看着他,哪还有半点厌恶的意思。

  “好!”丁班弟子们再也忍不住,为张冶鼓掌叫好。

  “好什么好,都给我停下来!”小胖墩有些气急败坏,他本想借着太一正气剑让神奇教习难堪,不曾想,倒让神奇教习收服了众人。

  当然,小胖墩对张冶的本事也是服气的,但上任王教习就是为了救他意外身死,所以王教习在他心中是独一无二的,不想被神奇教习取代!

  张冶看了一眼小胖墩,还是没有发火,只是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儿,大家都去吃饭吧!”

  张冶本领过人,现在又提前下课,弟子们彻底沦陷,开开心心的说了句神奇教习再见,便不再理会胖墩,冲向食堂。

  “你们这群叛徒!”胖墩望着绝尘而去的小伙伴,痛骂了一句,也准备离开。

  张冶说道:“小胖子,你等等,刚才不是你向我请教太一正气剑吗?现在我已经教了你,练不会今天不许吃饭。”

  “不用担心,我会陪你,好好练,竞赛上,我还指望你给我拿前三呢!”张冶依旧保持着那副慈祥的笑容。

  胖墩脸色都绿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在此时,一个女修士来到丁班的庭院,小胖墩眼前一亮,哭嚎着扑了过去:“小茹教习,您来得正好,神奇教习欺负我!”

  来人正是乙班的小茹教习,别看她敢和天一院院长叫板,但对待弟子倒是,连忙拿出手绢为小胖墩擦拭眼泪,问道:“怎么了?”

  小胖墩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架势指着张冶:“神奇教习让大家都去吃饭了,却留我一人。”

  小茹教习神色不善的瞪了张冶一眼,随即对小胖墩说道:“乖,那你去吃饭吧。”

  “谢谢小茹教习!”小胖墩回头对张冶做了个鬼脸,飞奔而去。

  “你……”张冶正要说两句,小茹教习叉着腰,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过来:“你什么你,堂堂一个教习,就应该公平公正,怎能针对小胖?你说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的把丁班交给你,我要去找院长告状,让你卷铺盖滚蛋!”

  “说够了?”张冶没有插嘴,等小茹骂完之后,才正色说道,“小茹教习,我对你的教学能力深表怀疑!”

  小茹骂累了,本想歇一会儿,顿时又炸了:“你这个关系户,好意思说我?”

  “怎么不好意思?我留小胖下来,是因为他想要找我请教太一正气剑,况且现在本来就没有到下课时间,我和他一起练习剑法有何不可?”

  “你堂堂一个教习,不问青红,就妄下结论,纵容顽皮弟子,这就是你的教学能力体现?”

  “再说了,丁班现在是我带,你有什么资格插手?”张冶说到这儿,把小茹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我要去找院长告状,让你卷铺盖滚蛋!”

  张冶有理有据,说得小茹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