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78章 用人之际

第178章 用人之际

  小茹好几次想反驳,但这件事情上,她的确有错。

  小茹想到,神奇道人的靠山是定远长老,而且小茹的父亲早就想找个理由把她调走,一旦神奇道人去告状,说不定她真的会永远离开她热爱的教习工作。

  想到这些,小茹顿时焉了:“神奇教习,刚才是我不好,请你不要去找院长告状。”

  张冶本来是有些生气的,但听小茹教习这么坦诚的承认错误,倒是消了气:“如果道歉能解决问题,还要执法堂做什么?”

  小茹恨得牙痒痒,是不是男人,这么点小事,都道歉了,还要怎样。

  张冶思索片刻:“这样吧,我从今天早上都没吃饭,你请我吃顿饭好了。”和同事的关系不要太生硬,张冶给她个台阶下。

  小茹愣了愣,虽然有些不想和这长相猥琐的神奇道人一起吃饭,但若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倒也没什么。

  “好,去哪儿吃?”小茹已经做好了破财免灾的准备。

  ……

  不多时,天一院的食堂,张冶端着餐盒吃得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坐他对面的小茹看到这一幕都觉得饱了:“你让我请吃饭,就来食堂?”

  “不然呢?”张冶不再说话,专注的吃着东西。

  这让小茹生了些许好感,看来这神奇道人,也不是那么坏嘛。刚想到这儿,一个脏兮兮的饭盒递到她面前,张冶说道:“再来一份。”

  小茹硬着头皮,帮张冶打了十来份饭菜后,终于爆发了:“钱我可以出,你就不能自己去打饭么?”

  “让别人知道我吃这么多,会被笑话的。”张冶继续狂吃。

  “那你就不怕别人笑话我作为一个女的这么能吃吗?”小茹崩溃了。

  “你?”张冶瞄了一眼她的胸脯,“是该多吃点,有助发育……”

  张冶想开句玩笑缓和一下气氛,但小茹拔剑就要和张冶拼个你死我活,但张冶忽然撇下餐盒,正色道:“等会儿,有弟子打起来了!”

  小茹顺势望去,的确有弟子聚众闹事,只好暂时咽下这口气,和张冶赶了过去。

  一个小胖墩被人踩在脚下,他的身上被倾倒了不少剩饭剩菜,但还是认得出,这就是张冶班上的那个刺头小胖墩。

  一个国字脸的高大弟子踩着他的胸口,一耳光一耳光的扇着,嘴里骂道:“丁班的杂碎,敢抢老子的座位?谁他妈给你的豹子胆!”

  “座位本来就是公用的,凭什么就你能用?”小胖墩虽然挨着打,但性格比较倔,硬着头皮说道。

  “哟呵,还敢还嘴?”国字脸抓着一张凳子就准备砸胖墩脑袋上,就在此时,张冶挤开人群,爆喝道:“住手!”

  国字脸见张冶穿着教习的着装,不敢再下手,便对着胖墩呸了口口水:“算你走运!”

  张冶检查了一番胖墩的伤势,用灵气去掉他身上的污秽和淤血:“怎么回事?”

  胖墩从没想过,是神奇教习来救了他,这使得他没有那般讨厌张冶了,不过他也没有告状,要强的爬了起来:“你别管。”

  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个丁班弟子忍不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冶。

  原来,打人的那个叫龙傲天,筑基巅峰了好几年,但一直没有突破金丹从天一院毕业,不过他倒是在天一院混得风生水起,称王称霸,毕竟比他厉害的都毕业了。

  这个龙傲天立了很多规矩,要是哪个弟子不听从,就会挨他的打,譬如胖墩今天的挨打,就是因为在食堂坐了龙傲天的“御用宝座”。

  “这样的弟子,天一院不管么?”张冶将质问的眼神看向小茹。

  “弟子之间的竞争,是被默许的。”花盆里养不出参天松,所以天一院默许弟子间的争执,小茹无奈说道。

  “竞争?那也要建立在同等实力之下啊,筑基巅峰打炼气初期,恃强凌弱,这就是天一院想要告诉新人弟子们的道理吗?”先前小茹插手丁班,张冶都没发这么大的火,骂得小茹抬不起头。

  张冶看着丁班的弟子,说道:“从今天开始,谁敢欺负我们丁班的弟子,老子跟他没完!”

  龙傲天带着一群小弟,就要耀武扬威的离去,张冶站起身,喝道:“谁他妈让你走的,给我滚过来!”

  张冶的这一声爆喝,蕴含着元婴之力,龙傲天站立不稳,脚一软就跪到了地上。

  但他并没有害怕,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从地上爬起:“弟子间的事情,教习不太适合插手吧?”

  “把人打成这样,我就插手了怎么的?”张冶伸手一吸,龙傲天飞了过来,被张冶拎在手中,一耳光一耳光的扇着。

  每扇一耳光,张冶就问一句:“龙傲天是吧?恃强凌弱是吧?现在体会到被欺负的滋味了吧?”

  围观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倒吸着凉气,还真敢打啊?小茹觉得神奇道人身为教习,大庭广众打弟子有些不好,劝了几句,但张冶手上不停,硬是把龙傲天打哭了。

  “我是甲班的,你敢打我,我们教习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得不说龙傲天就是龙傲天,打哭了都还这么狂,张冶手上的力道越发加重。

  “我打你,你们教习还得感谢我,要是不思感激,我连着你们教习一起打,都教的什么几把玩意儿!”张冶把龙傲天揍成了猪头,从今之后,估计他得改名猪傲天了。

  张冶要不是看龙傲天晕了过去,估计还不会撒手。几个龙傲天的小跟班在一旁噤若寒蝉,张冶喊道:“把你们老大带回去,医药费我出了!”

  张冶一摸乾坤袋,钱财都被系统清空了,他看向一旁的小茹,重新说道:“医药费,小茹教习出了。”

  小茹教习一脸懵逼,你打的人,关我卵事?

  不过小茹心善,觉得龙傲天被揍得太惨,拿出一块上品灵石递去。

  “以后要是再敢恃强凌弱,我不介意揍个十块钱的!”看着离去的龙傲天等人,张冶吓唬了一句。

  “好!”弟子们回过神来,也不知谁开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那龙傲天无法无天,好多人都被欺负过,敢怒不敢言。别的教习不管,没想到这个新来的神奇教习管了,还管得这么大快人心!

  特别是神奇教习最后的那句“我不介意再揍个十块钱的”,虽然钱是小茹教习出的,但听得人热血沸腾,不少弟子决定要把这句话列为座右铭。

  至于丁班的弟子,激动得语无伦次,一个个炫耀似的对旁人说道:“这就是我们丁班新来的教习!”

  丁班最开始排斥神奇道人,但现在觉得神奇道人能做他们丁班的教习太他妈幸福了,看以后还有哪个敢欺负咱们丁班!

  连最排斥张冶的那个小胖墩,也热泪盈眶,说了句谢谢。

  小茹看着这一幕,五味陈杂,她现在倒是放心把丁班交给神奇道人,毕竟神奇道人太护犊子了。可是,神奇道人不顾身份,暴打弟子,她又有些担心丁班弟子的生命安全,真是纠结。

  因为丁班弟子们完全接纳了张冶,有弟子关心道:“神奇教习,那龙傲天是甲班教习最宝贝的一位弟子,您打了龙傲天,当心甲班教习对你报复。”甲班教习乃元婴巅峰,神奇道人看起来只是元婴中期,差了不少。

  “报复?也不看看我是谁!”张冶豪气万丈,全场气氛推向**。

  张冶继续说道:“就算不认识我,也不看看我后台是谁!”

  噗嗤……弟子们笑作一团,这句话才是重点吧?你后台是定远长老,看把你嘚瑟的!不过张冶能这么说,弟子们对他关系户的身份没了偏见,拉近了距离,小茹教习也彻底放下了对张冶的成见。

  ……

  夜,张冶在自己的房间内打坐,如今的他,已经算是在天道宫站稳了脚跟,但张冶不得不思考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

  起先,他对天道宫所有人都是仇视的,但逐渐发现,天道宫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坏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虽然张冶克制着自己,不与天道宫修士走心,但不可能不打交道。万一真到了那一天,需要与这些熟悉的人反目成仇吗?

  思索良久,张冶最终有了决定。天道宫的阴谋,只有极少部分人知道和参与,等到了后面,张冶只针对那批人复仇即可。不过若是天道宫的真面目被揭开后,普通修士还是愿意助纣为虐,那张冶也就无需留手。

  想通了这些,张冶松了口气,话说回来,身处天道宫,每天都过得很压抑,不仅是因为他需要处心积虑扮好神奇道人,更是觉得这几天一直都有人在监视自己。等再过些时日,自己得回铁匠铺打两天铁,舒缓一下身心。

  张冶渐渐入睡,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黑衣人影一闪,飞向天道宫正殿。

  “回禀掌门,这是对神奇道人今日的监视记录。”黑衣人呈上一枚玉简。

  白袍老道正在挑灯夜读,他正是天道宫的当代掌门,玉虚真人。

  听到黑衣人禀报,玉虚真人放下手中的书卷,接过了玉简,细细感知了一番,说道:“继续监视,若是三天后依然没有异样,就不用监视了。”

  “是!”黑衣人领命,告辞离去。

  玉虚真人看向远方,喃喃自语:“天道宫正值用人之际,你这个三甲评级,能否脱颖而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