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13章 浮出水面

第213章 浮出水面

  城守府,地牢。

  白眉老祖托着下巴有些苦恼,怎么掌门还没有派人来救自己?难道天道宫的护山大阵不需要本座修复了吗?什么几把破掌门!

  白眉老祖心里正在抱怨,一个合体境的修士被扭送进了大牢,关在白眉老祖的隔壁。

  “这位小友,想向你打听一件事……”白眉老祖的这一层地牢许久没有新面孔,当即询问外面的情况。

  那合体境修士看到白眉老祖,怔了怔,当即大礼参拜:“老祖,我是小光。”

  “小光?”白眉老祖反应过来,这是炼器堂的人啊,兴奋道,“你怎么进来了,你是来救我的吗?”

  那个小光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才说道:“老祖,属下救不了您,我故意被抓,是想通过这个方式跟您联系的。”

  小光见附近没有外人,便把天道宫最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白眉老祖,特别是神奇道人抢炼器堂生意,建立了新的护山大阵,又把炼器堂给拆了,最后还当上了钦天监的主事长老之类的事情。

  “老祖,您再不回去主持大局,我炼器堂的威名将毁于一旦啊!”小光声泪俱下。

  白眉老祖气得浑身发抖,怪不得掌门不派人来救自己,原来都是定远长老和神奇道人联手搞的鬼,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竟然翻了天!

  天道宫和城守府的关系非常微妙,但白眉老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口含天音:“天地四方,镇狱贪狼,紫薇星君,言出法随,破!”

  这是白眉老祖当年给地牢设置阵法时留下的后门,密咒一出,地牢的阵法顿时瓦解,关押其中的无数修士恢复法力,纷纷破牢而出。

  白眉老祖吩咐道:“走,趁乱杀出去!”

  因为城守府一直实施铁腕政策,地牢里关押了不少顶尖的修士大能,一下放出,哪怕城守府有捆仙索相助,但又能捆住多少人呢?捆住一个,扑过来十个,普通官兵,死伤无数。

  守尉大人也被几个大能抓住,虽然不敢杀了他,但也少不了一顿猛削,这些修士把城守府闹得天翻地覆,随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这一天,张冶感知到了韩灵儿捏碎玉简召唤自己,便找了个借口,回到铁匠铺。

  “灵儿,你找我?”韩灵儿乃魔道之主,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解决的?张冶疑惑。

  韩灵儿说道:“城守府被攻破了,死伤无数,守尉大人先前来找你,我说你不在家,他就回去了。”

  张冶告知过韩灵儿哪些势力是敌人,哪些势力是朋友,这个守尉大人,绝对算得上是张冶的朋友。

  韩灵儿又补充道:“你帮帮他吧。”

  不用韩灵儿说,张冶也得帮城守府,毕竟二者都有一个共同目的,那就是反抗天道宫。

  张冶来到城守府,情形比想象中更为凄惨,目光所及之中,皆是残垣断壁,哀鸿遍野。热心的市民正在救助伤者,但也杯水车薪。张冶不由自主,一股怒气升腾。

  找到守尉大人时,他也不复往日的潇洒风度,头上包着纱布,鼻青脸肿,腿骨也被打断了,正拄着拐杖指挥救援工作。

  “守尉大人。”张冶上前,“先前我在外面,接到内子通知,就立刻赶了过来。”

  守尉大人看着张冶,眼睛有些红,嘴唇颤抖了许久也没能说出什么,最后说道:“张大师,里面请。”

  张冶要去扶守尉大人一把,但守尉大人很要强,一定要自己走。

  来到唯一一处完好的房间,守尉大人打下一道阵法,随即扑通一声给张冶跪了下来。

  “守尉大人,您这是做什么?”张冶还是挺敬重守尉大人的,当即去拉他。

  但守尉大人不肯起身,声音有些哽咽:“张大师,我率领城守府与天道宗门抗衡,真的错了吗?”

  张冶大概知道守尉大人为何如此一说,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毁于一旦,心里肯定受了不小的打击。

  “你没有错,只是天道宗门,太过强大。”张冶安慰了一句。

  “既然张大师觉得我没有错,那您能否再助我城守府一臂之力?”守尉大人眼睛血红的看着张冶,一副不答应就长跪不起的姿态。

  张冶一直都在帮助城守府,但从来都是一副局外人的态度,守尉大人的跪地请求,是要张冶能够和城守府结成同盟,共同进退。

  张冶思索,若是和城守府结成同盟,那就竖起了反抗天道宫的旗帜了,虽然这也是张冶的目的,但他觉得时机欠佳。

  守尉大人也觉得有些难为张冶,便继续说道:“经过调查,城守府被攻破,是白眉老祖瓦解了地牢的阵法,才让那些修士大能倾巢而出。加入我们,并非说让您前往战斗的第一线,只是想让您成为我们城守府坚实的后盾,我不想再看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张大师,只要您能站到我这一方,任何条件我城守府都愿意接受!”

  白眉老祖轻易瓦解地牢阵法,算是给守尉大人敲响了警钟。城守府的一切都是天道宫给的,除了知道护城大阵私藏能量、地牢大阵有后门,鬼知道还有什么不安全的因素。张冶加入城守府,作用就是排除这些不安因素,给城守府提供一个固若金汤的堡垒或者无限提供捆仙索之类的法宝。

  否则,一旦天道宫出手,城守府的努力都将付之流水。这也是天道宫没把城守府放在眼中的原因。

  守尉大人越挫越勇的心态让张冶钦佩,加上看到城守府死伤一地的官兵也起了恻隐之心:“大人的豪情壮志,令在下佩服,张某愿助大人一臂之力!”

  张冶决定帮助城守府,也并非热血上头,主要是觉得自己隐藏太久了,是该有所动作。

  细数之下,如今的张冶,有城守府的协助,神奇道人的身份,还有韩灵儿这张王牌。准备得这么充分,要是依旧畏首畏尾,那还修个几把的真!

  守尉大人得到了张冶的承诺,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府库里还剩下不少东西,您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张冶一阵无语,自己给人的形象就是这么贪财的么?

  张冶说道:“既然张某与城守府结为同盟,今后城守府只需提供锻造所需的成本,无需额外报酬。”

  要帮城守府,那就得拿出诚意嘛。听到这话,守尉大人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如释重负。

  就在此时,一个修士叫嚷着冲进密室:“守尉大人,我早就说不要去招惹天道宗门,这下可好,整个城守府都毁了,我要上报天道宫,你就等着引咎辞职吧!”

  这个修士,张冶还认得,以前查看护城大阵时出来阻挠过的监察使,天道宫的走狗。

  守尉大人看着监察使的喋喋不休,拔出腰间佩刀,一刀削下了他的狗头。

  监察使的头颅咕噜噜的滚了好几圈,眼珠圆瞪,估计到死都不相信守尉大人敢杀他?若非说不出话了,恐怕他还得再搬出天道宫来吓唬守尉大人呢。

  守尉大人一脚将监察使的人头踢到户外,声如雷滚:“杀狗祭天!”

  本来面露绝望的官兵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拳头紧握,长啸阵阵。

  因为城守府深得人心,各方势力,有钱出钱,有人出人,城守府很快得到重建。张冶花了两天时间,给城守府重新布置阵法,除了无法替换的护城大阵,都被张冶掌握手中。

  随即,张冶又为城守府打造了一批捆仙索,虽然这批捆仙索无法捆一劫老祖,但胜在数量庞大,让城守府的官兵人手一个。

  同时,张冶还在做一件事情,既然无法替换天道宫布置的护城大阵,干脆将护城大阵的范围延伸,最好延伸到天道宗门的山脚,扩大捆仙索的使用范围。只要那些宗门下山就能被城守府管制,想想就令人开心。

  不过这个工程量极为庞大,一时半会也无法完成,只能循序渐进了。

  身为钦天监主事长老,不能离职太久,张冶忙了几天,化为神奇道人,重返天道宫。

  不在的期间,天机仪并无异常,张冶屏退左右,开始改造天机仪。

  本来,天机仪每天是要消耗一百下品仙石的,但经过一番改造,只需要五十下品仙石即可维持运转。省下来的五十仙石肯定不会上交宗门,张冶算是薅了天道宫的羊毛。

  ……

  另外一边,城守府重建后,立刻发函天道宫,责问天兵老祖为何要破坏城守府的地牢阵法,并出示了各项证据。这种事情赖不掉,但天道宫也没有太过重视,只是承诺帮城守府重建阵法,只字未提赔偿或者处罚白眉老祖。

  城守府有了张冶加入,根本不指望天道宫重建阵法,只是想让世人看看天道宫的德性。

  虽然天道宫对外强势,玉虚真人还是把白眉老祖臭骂了一顿,毕竟死了那么多人,天道宫是要承担舆论责任的。

  后面,白眉老祖在天道宫夹着尾巴做人,更是亲自开炉炼器,准备重振炼器堂的声威,又或者,在蓄谋一场复仇大计。

  如此过了几天,天机仪发生异动,上苍又要下达指示?不过这一次的张冶十分期待,他改造了天机仪,说不定可以看清上苍的样子。

  启动了天机仪,高大的人影形象出现,依旧模糊,不过在张冶悄悄打下一道指诀,画面逐渐清晰。

  一个肥头大耳的黄衣僧,目光冷漠。张冶心头惊讶,天道宫不是道门么?怎么和佛门有勾结?

  +1更,谢谢大佬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