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19章 巅峰对决

第219章 巅峰对决

  白眉老祖正在闭关研究天道宫的护山大阵,但手下人催得紧,便极不耐烦的出了关:“若非天塌的大事,本座跟你们没完。”

  手下弟子愣了愣,随即说道:“老祖,还真是天塌大事啊!”

  手下弟子将张冶成为十星锻造师和九星丹师的事情如实报告,白眉老祖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但当所有弟子都这么说的时候,他愣在当场,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玉虚真人的一道掌门谕令传来,声如洪钟:“白眉,务必妥善处置张冶的挑战,否则,唯你是问!”

  张冶成为十星锻造师,不仅尴尬了白眉老祖,整个天道宫都在被人笑话,所以玉虚真人责令白眉老祖处理好这件事情。

  被掌门批评,白眉老祖的脸色更是难看,他犹豫片刻,咬牙切齿道:“张冶,天堂有路你不走,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散出消息,就说白眉老祖,接受张冶的挑战!”也不知白眉老祖是自信还是气急败坏,准备接受张冶的挑战。

  炼器堂弟子面面相觑,若是以往,白眉老祖接受张冶挑战,众人会觉得没有必要,张冶算哪根葱!但现在,炼器堂弟子有种白眉老祖不配和张冶挑战的感觉。

  “还愣着做什么!”白眉老祖气得脸色煞白,吼了一句。

  “弟子领命!”不管怎样,高层间的事情,不是他们这些小弟子该操心的,当即领命离去。

  没两天,白眉老祖应战张冶的消息,在天道城传得沸沸扬扬,守尉大人亲自来通知张冶。

  张冶打造完手上的法宝,淡然一笑:“区区八星锻造师。”

  张冶以七字回应,就没了后文,更是宣布铁匠铺歇业,张冶悠哉悠哉的上灵台宗去了。

  修士们一头雾水,先前不是张冶要挑战白眉老祖么,现在白眉老祖应战了啊,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稍微了解张冶的人,恍然大悟,笑而不语。旁人一再催问,知情人才说道:“先前,白眉老祖以‘区区五星锻造师’七字拒绝张大师的挑战,而现在,张冶以‘区区八星锻造师’拒绝白眉老祖,既是实力打脸,也是反客为主,让白眉老祖来挑战他!”

  挑战这个词,有点由低对高的感觉,就像某元婴悍不惧死、挑战炼虚大能一样,挑战者通常是略微差点的那个。

  张冶这么做的意义,是让白眉老祖重新来挑战他,别看结果是一样的,但对白眉老祖的羞辱力,绝对是加倍的。

  如今的张冶,乃十星锻造师,说这话,也的确有这个底气!明白过来的修士,哈哈大笑,将张冶的回应,迅速传开。

  天道城因为张冶和白眉老祖的争执闹得沸沸扬扬,张冶却无事一身轻的样子,来到了灵台宗。

  如今的张冶声名大噪,灵台弟子们难得见到张冶一次,呼朋唤友,将张冶团团围住,一个个高兴得像过年一样。

  张冶亲切的和灵台弟子们打过招呼,找到苏锦。

  “宗主。”张冶拱了拱手。

  “韩灵儿没和你一起过来?”苏锦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张冶把韩灵儿藏得严严实实的,但还是没能逃过苏锦的眼睛,索性也不瞒着了:“内子乃魔道中人,倒是不便进山,还请宗主见谅。”

  听到内子二字,苏锦的眼神明显有些哀婉,但她很快恢复,说道:“韩灵儿一朝为我灵台宗弟子,一生皆是,不管如今的身份如何,想来即来,不必拘束。”

  张冶心里一暖:“我代内子,谢过宗主。”

  随即,张冶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柄极品仙刀:“我知道灵台宗不擅刀法,但仙剑的打造,还在练习,以后补上。”

  苏锦第一时间就知道张冶在法宝协会的表现,但亲眼看到极品仙刀,让她微微动容,不过苏锦笑道:“我可买不起你的仙刀。”

  张冶面有窘色,以前拮据,是坑过苏锦不少灵石,但这仙刀,张冶不准备收钱,他说道:“为感谢灵台宗这些年的照顾,仙刀不收费。虽然不及宗主的剑,还请务必收下。”

  苏锦心头一暖,但又有些惊讶,自己的剑,伪装得很好,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张冶是怎么看出它比极品仙刀更好的?

  以往的张冶的确看不出,但随着锻造境界精深,张冶有理由相信,苏锦的剑,绝对比圣器厉害,甚至,能和道器相提并论!

  苏锦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收下了张冶的仙刀:“不管你后面闯下了多大的祸,灵台宗,永远是你的后盾。”

  张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又被宗主识破了。如今的他,叫板天道宫白眉老祖,灵台宗,必须要站在自己这一边。

  得到了苏锦的承诺,张冶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去。

  苏锦看着张冶的背影,声音喃喃:“天道宫,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但你要和它斗,我一定会帮你的。”

  ……

  白眉老祖那边,也知道了张冶的回应,气得暴跳如雷,揪着执事弟子的衣襟,质问道:“他张冶以为自己是谁?”

  执事弟子有些惶恐,你气张冶,对我发火干啥?执事弟子心道白眉老祖既然问他,不能不回答啊,便弱弱说道:“十星锻造师?”

  白眉老祖面色一僵:“老夫乃天道宫炼器堂主事长老,他张冶凭什么敢这么嚣张?”

  “九星丹师?”执事弟子再次弱弱回答。

  白眉老祖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过了好半响才怒吼道:“我不相信这些虚的,定是他买通了法宝协会和丹药协会!”

  “极品仙刀?极品圣器?”执事弟子心道这些是实际的了吧?但见白眉老祖又一次僵住,难道是理由依旧不够充分?执事弟子一拍脑门,“老祖,还有那个不知品级却能获得第十测验满分的福袋!”

  白眉老祖本来就发一通脾气,没想到被一个小小的执事弟子怼得哑口无言,看着执事弟子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倒也狠不下心来打他。

  白眉老祖放下了执事弟子,也是放下了自己的骄傲,但声音肃杀:“通知张冶,我白眉老祖,三日之后,向他发起挑战!”

  白眉老祖也不是没想过忍气吞声,但掌门已经发了话,必须正面处理好这件事情。而且,白眉老祖觉得,丢失的荣耀,就应该自己再拿回来!

  执事弟子从白眉老祖身上感受到了和平常不一样的气势,以往的白眉老祖,是个善于钻营权术的圆滑老头,总是给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但现在的白眉老祖,傲骨铮铮。

  同样身为锻造师的执事弟子,明白自家老祖为何发生这样的变化,因为白眉老祖,重拾匠心!

  “弟子领命!”执事弟子迅速离去,脚步稳了不少。

  ……

  张冶回到铁匠铺,刚好碰到了炼器堂的执事弟子。

  “张冶,我家老祖说了,于三日之后挑战你,这是挑战书!”执事弟子递上一封烫金折子。

  张冶看了看,爽朗一笑:“回去告诉你家老祖,本大师,接受挑战!”

  这一场旷世之战,终于确定了下来,天道城的修士,奔走相告。

  守尉大人考虑到张冶和白眉老祖对决是为了给城守府报仇,在征得张冶同意后,就在城守府正门的大街上,搭起一方擂台,作为三日之后,二人切磋的战场。

  为了能亲眼看见两个顶级锻造师的对决,哪怕三日之期还早,天道城的修士,已经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但就那么大块地方,能站下多少人?天道城又不允许长时间滞空,可把修士们急坏了。

  许多商家铺面灵机一动,地上站不下了,就站楼顶啊,便开始出租屋顶观光位,海赚了一笔。

  这几日,不少刚来天道城的修士都会发现一个奇景,屋顶上,密密麻麻全是人。

  这些修士想飞上屋顶去问问怎么回事,结果刚一落脚,就有人来找他们收钱。

  天道城,到底抽了什么疯?!

  三日之期的凌晨,韩灵儿温柔的为张冶整理着衣衫:“答应我,实在不行的话,认输也罢。”

  张冶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哪有这么诅咒夫君的?”

  韩灵儿脸蛋一红,但她严肃说道:“我是认真的。”

  张冶也收起了玩笑心,白眉老祖敢挑战他这个十星锻造师,必然有其过人的本领,的确不能轻敌。

  “嗯,我会小心的。”张冶承诺了一句,在韩灵儿的额头吻了一口,“等我回来。”

  韩灵儿不能陪同前往,毕竟今天和白眉老祖一战,万众瞩目,要是被暗中观查的那些度劫老祖识破,韩灵儿就危险了。

  大街上早已人满为患,嗯,屋顶上也是一样。不过看到张冶,人群自发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当然,众人也不时的喊两嗓子张大师加油,张冶没什么架子,笑如春风,一一点头致意。

  擂台四周,有城守府官兵把守,以防围观修士蹿到台上,见到张冶到来,才打开一道缺口,让张冶入场。

  张冶刚登上擂台,排山倒海的欢呼席卷而来,张冶与众人致意,随即背着手,静立擂台,闭目养神。

  不多时,一个眉发须白的老者从天而降,穿着天道宫的道袍,正是白眉老祖。

  张冶睁眼,眼中有一丝玩味,用真身和白眉老祖相见,还是第一次呢,说不定,也可能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