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24章 首席长老

第224章 首席长老

  其他长老能怎么说?听闻神奇道人要自己找死,自然举双手双脚支持啊,这样就可以空出两个部门的主事长老,何乐而不为?

  除了极少数的长老表示质疑,大多数长老通过,玉虚真人无奈:“那这件事情,就交给神奇长老了。”

  众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神奇道人,认为他必死无疑。但张冶信心满满领了任务,弄死别人难,弄死自己,那还不简单?

  很快,天道宫神奇道人要挑战张冶的事情传开,但天道城并没有掀起波澜,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

  “神奇道人?整风运动的那个家伙吧?”

  “他想挑战张大师,呸,提鞋都不配!”

  “天道宫,自取其辱!”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冶会拒绝这个没有意义的挑战时,结果张冶放出话来:“三日之后,等你来战。”

  得知这个消息,修士们先是愣了愣,随即就释然了,无不笑道:“张大师也是个有恶趣味的人啊。”

  神奇道人那边,借口闭关,从天道宫消失。实际上,他化为张冶真身,返回铁匠铺营业锻造。

  毕竟,后面可能要假死一段时间,趁着这三天,把该赚的钱都赚进荷包,至少要凑够一万上品仙石。

  期间,守尉大人找到张冶,询问是否要像上次那样大操大办,张冶婉言谢绝。守尉大人想了想也是,打败神奇道人,没什么好炫耀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第三天,铁匠铺门口贴了告示:“今日对决,歇业半天。”修士们才想起来,张冶和神奇道人在今天有一场对决!

  这场对决,修士们觉得索然无味,所以前来观礼的人很少,稀稀拉拉,只在铁匠铺外围了一圈人。

  巳时,神奇道人出现在天道城,围在铁匠铺外的修士戏谑的看着他,但还是为其让开一条道路。

  神奇道人神色不变,来到铁匠铺的大门,敲了敲门:“张大师,我是神奇道人,如约来战!”

  张冶的声音在铁匠铺内传来:“请进。”

  韩灵儿将正门打开一道缝,放神奇道人入内,随即,大门紧闭。

  修士们愣了愣:“以为能看张大师打脸呢,竟然什么都看不见,白来一趟。”

  “罢了,看不看结果都一样,神奇道人必败无疑。”

  “话说回来,神奇道人和神奇铁匠铺都有神奇二字,可惜啊,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神奇道人进入铁匠铺后,与韩灵儿相视一眼,韩灵儿点了点头,拿出声影球,播放张冶先前录制好的声音。

  “既然是你挑战本座,本座允许你来选题。”

  ……

  天道宫,玉虚真人和其他长老观看着一面铜镜,这面铜镜呈现出铁匠铺外的场景。

  “定远长老,你比较了解神奇道人,你说他能坚持多久?”某长老顿了顿,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连忙改口,“你说他能不能打败张冶。”

  定远长老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该长老:“神奇道人为我天道宫的荣誉而战,你这么诅咒他,良心过意得去吗?”

  长老们吵了起来,最后玉虚真人呵斥道:“都闭嘴,好好看。”

  ……

  铁匠铺外,修士们只听得见张大师和神奇道人的交谈,不知发生了什么。过了没多久,铁匠铺内传来一声痛吼,神奇道人夺门而出,定睛一看,他浑身焦糊,几乎看不出人样。

  修士们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哈哈大笑:“不自量力,知道张大师的厉害了吧!”

  天道宫正殿,长老们神色不一,有人说道:“神奇长老,真把我天道宫的脸都丢尽了!”

  定远长老也觉得脸上无光,黯然的站在那儿。

  玉虚真人脸色铁青,最终说道:“行了,就这样吧。”

  执事弟子就要去收铜镜,然而就在此时,韩灵儿推开了铁匠铺的大门,对着门口的执勤官兵说道:“快拦住他,张大师被他杀了!”

  不管是铁匠铺外还是天道宫正殿,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鸡。

  铁匠铺外的执勤官兵面色尴尬,拱了拱手:“夫人,这玩笑开不得。”

  韩灵儿戴了冰晶面具,不知相貌姓名,但官兵们知道她是张冶的道侣。

  韩灵儿抹着眼泪,急道:“我像在开玩笑吗?那神奇道人和张大师比试御火之术,张大师被他的火烧成灰烬了!”

  众人面色一僵,看向铁匠铺内,地上有一堆黑灰,又想到神奇道人浑身焦糊的逃了出来,难道张冶真被神奇道人杀了?

  官兵们虽然难以置信,但良好的训练让他们迅速反应过来,捏碎玉简,联络城守府。

  守尉大人被惊动,封锁护城大阵,全城搜捕张冶,一时之间,天道城乱作一团。

  天道宫正殿,长老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懵逼,定远长老率先反应过来,激动呼喊:“神奇道人成功了,还请掌门派人去接应他!”

  玉虚真人回过神,当即捏碎一枚玉简:“我已经联系九祖,他自会去接神奇道人返回天道宫!”

  “多谢掌门!”定远长老松了口气,随即耀武扬威的看向其他长老,“谁说神奇道人不行的?给老子站出来!”

  长老们噤若寒蝉,被定远骂得狗血淋头也不敢还口,毕竟,神奇道人立了这么大功,得罪不起啊。

  张冶化为的神奇道人,在天道城里四处逃窜,躲避官兵,他身上的烧伤,是自己烧的,毕竟若是真的对决,不可能毫发无损。

  天道城的护城大阵,和他预计一样会被封锁,只能等待天道宫的接应。其实张冶也有能力打开阵法回天道宫,但那样就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在天道宫援手到来前,他只能四处躲避。看到昔日的盟友满城追杀自己,张冶也很无奈。

  不得不说,城守府的官兵对天道城太过熟悉,加上军民一心,硬是把张冶逼到了绝路,围堵在一处小巷。

  守尉大人眼睛血红的来到前面,恶狠狠的盯着神奇道人:“你真杀了张冶?”

  张冶一阵无语,你们不要这么爱戴我啊!

  张冶沉吟片刻,说道:“我与张大师公平对决,他技不如人,所以死了,这是生死状!”张冶出示了一份真实的生死状,但愿守尉大人是个讲道理的人。

  “放屁,你要是没有用阴谋诡计,怎么可能会害得了张大师!”守尉大人一声令下,“给我抓住他,不,就地格杀!”

  守尉大人已经气昏了头,根本没有考虑原则问题。

  看着官兵们围堵上来,张冶一阵无语,话说回来,天道宫的援手该来了吧?

  就在官兵们准备一拥而上时,一道白光洞穿了天道城的护城大阵,化为人影,落在张冶身前,正是九祖。

  九祖看了看张冶,赞许道:“做得不错!”

  随即,九祖望向城守府官兵:“公平对决,生死自负,我天道宫白眉老祖死得,难道张冶就死不得?”

  守尉大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说不出话来。

  九祖哈哈一笑,这口气出得爽,携带着张冶,再次洞穿了护城大阵,返回天道宫。

  这想来就来,想走即走的姿态,气得守尉大人一口血喷出:“张大师,我对不住你!”守尉大人晕了过去,被官兵们抬回城守府医治。

  一路上,九祖可劲的夸着张冶:“上次你把鲲兽引到天道城,本座就觉得你能干出一番大事,没想到把张冶做了,果然没有看错你。”

  九祖,你真的看错了,我就是张冶啊,张冶心里吐槽了一句,吃下九祖递来的疗伤圣丹,连连告谢。

  九祖带着张冶进入天道正殿,众人见礼之后,九祖说道:“这个年轻人不错,玉虚掌门,记得好好赏赐!”

  “谨遵九祖吩咐。”玉虚真人看了神奇道人一眼,能得老祖青睐,此子前途无量啊。

  九祖临走之前,给了神奇道人几件东西作为赏赐,看得出来,九祖真的很开心。毕竟,九祖在张冶面前吃过亏,神奇道人帮他出了气,能不高兴么?

  九祖走后,正殿的众人仿若看鬼一般看着张冶,许久都没说话。

  “启禀掌门,属下幸不辱命,已杀张冶!”张冶开口说道。

  众人这才回过神,马屁如潮,毕竟神奇道人立下如此大功,又得九祖青睐,地位水涨船高。

  玉虚真人赞扬了几句,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毕竟,二人的对决,都在铁匠铺内,无人看到。

  张冶回复道:“其实,这也算是运气吧,属下早些年得到过一种异火,许久才将其收服,这次和张冶的对决,就是比御火之术。”

  “我们尝试控制对方的火,张冶的火的确有一套,属下险些被烧死,不过属下的异火,更难控制,直接将张冶烧成飞灰……”

  说到这儿,张冶将三味真火稍稍放出来一丝,在场大佬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世间竟有如此恐怖的火种?顿时深信不疑!

  上次的张冶,剩下半个身子活了过来,但烧作飞灰,你总不能活了吧?

  “哈哈,做得好!”玉虚真人称赞了一句,接着问道,“你立下如此大功,想要何等赏赐?”

  张冶看向定远,定远激动得浑身一颤,上前说道:“玉虚掌门,前面您说,谁要是处理好了张冶的事情,谁就位列首席长老。”

  玉虚真人沉吟片刻,神奇道人乃两个部门的主事长老,又立下奇功,九祖也发了话,虽然修为差了点,位列首席也不是不可以。

  玉虚真人看向张冶:“神奇道人,本座问你,可愿担任首席长老?”

  张冶再次看向定远,定远激动的点头,神奇道人这是准备把功劳让给自己啊,太他妈感动了。

  张冶向着玉虚真人拱了拱手:“属下……愿意。”

  定远长老已经准备好发表入职感言了,但听这话,脸色一僵,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