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28章 开始逃亡

第228章 开始逃亡

  “都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企图控制局势,但那些大宗门,根本没有停手。

  “张冶,别费力气了。”玉虚真人负手而立,“诚然,你很有本事,冒充神奇道人,将天道宫玩弄于股掌,但是,你真以为只有我天道宫在做这样的事情吗?”

  “我告诉你,东域天道宫,中域玄机阁,北域金刚寺,南域光明宗,以及修真界的大多数一流宗门,都是飞升计划的参与者!”

  “你,拿什么和我斗?”

  天道宫已经暴露,玉虚真人索性将全部宗门拉下水,傲然说道。

  张冶面色煞白,起先的他,认为只要揭露了天道宫的真面目,东域和整个修真界都会联合起来,覆灭天道宫。

  但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修真界不是凡界,比的不是人数,而是顶尖势力!自诩为修真界正道四大门派的天道宫、玄机阁、金刚寺、光明宗,竟然都是飞升计划的执行者,加上他们的附属势力,无人可以撼动这么庞大的一个组织!

  “张冶,也不怕你笑话,我修行前,是个养猪的,看着那些猪,成天吃了睡,睡了吃,它们谁也不知道过年的时候就是死期,每天都过得格外开心。”玉虚真人笑了笑,“可是你,却非要让这群猪知道本质真相,可知道了又如何?只能让他们的余生都活在恐惧之中罢了,所以,你才是罪魁祸首啊!”

  “如果这样说,你们在天界的眼中,又何尝不是一群猪!”张冶怒吼了一句。

  玉虚真人怔了怔,仿佛被激怒:“修行,本就是弱肉强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来人,给本座拿下张冶!”

  “掌门,属下乐意效劳!”先前那些准备背弃天道宫的长老、弟子,这一刻像打了鸡血一般,扑向张冶,急于证明自己的忠心。

  看到这些人,又看着那些嗷嗷求饶,愿意归顺天道宫的散修和小势力,张冶的脑海里有些空,难道,自己真错了吗?

  就在此时,一个青衣女子站到了张冶身边:“你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罢了。”

  “宗主……我……”张冶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说过,我会帮你的。”苏锦的声音,温润如玉,张冶心头剧烈跳动,不由得想起青年锻造大会的时候,天兵老祖要杀自己,苏锦也是站在自己的身边,从未离弃。

  张冶伸出手,握住苏锦的小手,以往的张冶,他逃避这段感情,但现在,他不想在掩藏。苏锦浑身一颤,她也没有抗拒,与张冶联手击杀敌人。

  就在此时,韩灵儿和一群身穿甲胄的官兵冲上天道宫,将天道宫的包围打开一道豁口,守尉大人一声爆喝:“快,都去天道城!”

  散修和小势力合力杀出重围,与城守府汇合,迅速向天道城撤离,韩灵儿则杀到了张冶身边。

  “你们……”韩灵儿看到张冶和苏锦牵着手,有些懵。

  “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向稳重的苏锦有些慌乱,想要将手抽回。

  但张冶死死攥着她,对韩灵儿说道:“灵儿,加一个,就加一个!”

  加一个是什么意思?以前张冶和韩灵儿保证过,除了她,只有小恩和慕容红妆两个红颜知己,现在加一个,就是说把苏锦算上喽。

  韩灵儿明白过来,一阵无语。

  “张大师,你快点,我们撑不住了!”守尉大人带着官兵维持着出口,焦急喊道。

  韩灵儿回过神,一掌拍向偷袭来的几个天道宫修士,那几个修士瞬间冻成冰渣,韩灵儿说道:“跟着我,出去再说!”

  张冶嚎了句媳妇儿伟大,拉着苏锦跟上:“灵儿特别厉害,不用怕。”

  苏锦脸红红的,她低声咕哝道:“我也很厉害啊。”

  “什么?”场面有些乱,张冶没听清。

  “没什么。”苏锦见韩灵儿人挡杀人,鬼挡杀鬼,默默将手中的剑放下。

  ……

  见张冶就要离开天道宫了,玉虚真人喝道:“别管那些散修了,拿下张冶!”

  那些宗派大佬,放弃了对散修的屠杀,祭着极品仙器,轰向张冶。

  韩灵儿准备上前硬抗,张冶说道:“这个我来!”一把将韩灵儿拉到身后。

  “张大师,谢谢你为我们打造的极品仙器!”宗派大佬们眼中讥讽,认为张冶被几十上百的仙器轰杀,必死无疑。

  “不客气!”张冶礼貌的回应了一句,也没看他有什么动作,那些极品仙器倒飞而回,把那些宗派大佬插得要死不活。

  这诡异的一幕,全场都愣住了。

  趁着这个机会,张冶一手拉着一个女孩:“快走快走,等会儿就不灵了。”张冶身为这些仙器的打造者,岂不留一手?

  “咚……”就在此时,宏大的钟声响起,不管是天道宫修士,还是散修,所有人都站立不稳,境界低点的,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张冶抬起头,不知何时,东皇钟幻化为金色囚笼,将整个天道宫包裹在内,无人可以离去,若非敌我混淆一起,恐怕那九位老祖,早就以道器镇杀所有人了,而不是单纯的封锁。

  韩灵儿一掌打在钟壁上,除了发出一声钟鸣,东皇钟岿然不动,不愧是东域的镇域道器!

  天道宫的修士以半弧形的阵容围住被困散修,但没有急着动手,并非他们心软,而是玉虚真人吩咐道:“想活命,也不是不可以,你们谁能杀掉张冶,本座就网开一面!”

  玉虚真人恶趣味发作,想要散修们自相残杀。

  散修们的神经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听到这话,不少人都将目光看向张冶,韩灵儿面色一寒,呵斥道:“谁敢!”

  韩灵儿实力卓绝,一时之间,倒是把众人吓住,但是,也吓不了太久。

  “张大师,这可如何是好?”守尉大人急得满头大汗,先前,得知神奇道人就是张冶时,兴奋得热血冲头,带人来接应,没想到,全都得栽在这儿。

  “我来试试。”

  张冶和苏锦看向对方,二人竟然异口同声。

  苏锦脸蛋一红,张冶挠了挠头,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造型奇异的斧头,玉虚真人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东皇钟可是你能破开的……”

  玉虚真人话音未落,张冶已经用斧子斩出一个洞口,这个洞口也并非说是把东皇钟凿穿,好像斩开了虚空,直达天道城!

  张冶也想开辟更远的通道,但他修为不足,只能用时空之斧开辟通往天道城的通道。

  “快撤!”张冶又砍出几个虚空通道,散修们告了声谢,化为虹光,遁入其中。

  玉虚真人脸色一僵,有没有搞错,东皇钟都困不住你?

  天道宫的修士当即去追,刚钻进去一半,虚空通道忽然关闭,这些人被虚空撕扯成碎片。

  九位老祖收了东皇钟,天道宫修士准备杀向天道城,玉虚真人说道:“不用追了,以为躲进天道城就安全了吗?自寻死路!”

  玉虚真人拿出一枚玉牌,这是白眉老祖给天道城打造护城大阵时,留下的控制令牌,通过此令,可以让护城大阵爆炸,毁灭整个天道城。

  如今的天道城,人满为患,别说百万,千万都有,超额完成任务啊!玉虚真人想想都觉得兴奋,启动了令牌。

  ……

  天道城这边,乱作一团,守尉大人本来启动了护城大阵,封锁天道城,以隔绝天道宫的进攻,但修士们认为天道城要炸了,不管守尉大人如何劝说,他们都闹着要出城,险些和城守府发生冲突。

  最后,是张冶吩咐道:“把阵法开启,让大家逃命去吧。”

  “张大师,您不是说,这护城大阵,乃万仙阵,修士越多,威力越强,要是修士们走了,天道城不就完了吗?”天道城是守尉大人的心血,他不想就这么糟蹋。

  张冶说道:“再强也强不过东皇钟啊,撑不了多久的。”

  守尉大人叹息一声,只好开启了护城大阵,修士们化为虹光飞遁。守尉大人命令城守府官兵,维持秩序,在所有人撤离前,不许任何人擅离职守,要坚守到最后。

  就在此时,张冶忽然感受到有人下达了护城大阵的毁灭指令,他看向天道宫的方向,若非自己通过白眉老祖的破解符,改造了护城大阵,说不定这一刻还真的炸上天了。

  玉虚真人启动了令牌,迟迟不见天道城爆炸,手下长老说道:“掌门,天道城的修士正在撤离,还是直接动手吧!”

  玉虚真人不知道护城大阵出了什么毛病,想必又是张冶搞的鬼,气得七窍生烟,便准备安排人手去进攻天道城。

  但在此时,一个声音传到天道宫:“天道宫倒行逆施,罪大恶极,本座最后通牒,良知之士,迅速脱离天道宫,一盏茶之后,本座将以无上法力,覆灭天道宫!”

  这是张冶的声音,玉虚真人气得破口大骂,长老们说道:“属下这就去把张冶的头颅提来孝敬掌门。”

  “慢着!”玉虚真人说道,“你们现在离开天道宫,什么意思?”

  长老们吓了一哆嗦:“掌门,我们不是脱离天道宫,是去杀张冶啊!”

  “不管你们是不是,一个都不许离开天道宫!”玉虚真人恶狠狠的看向天道城的方向,“本座就要看看,他怎么覆灭我天道宫!”

  掌门真人这是被气昏了头啊?长老们面面相觑,但不敢再说什么。

  天道宫上下修士,得知了门派的秘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与之同流合污,不少良知之士,悄悄撤离,特别是张冶以前的那些学生,没有一个人留下。

  一盏茶的时间,很快结束,张冶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阵柱,这是给天道宫布置护山大阵时留下的后门,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当即注入法力。

  “轰隆”一声巨响,烟尘遮天蔽日,天道宫仅剩的半个山峰,彻底夷为平地……

  “张冶,你个王八蛋!”玉虚真人撕心裂肺的吼声,传遍整个天道城。

  这场爆炸,不至于将天道宫修士灭绝殆尽,但毁了天道宫的山门,也算出了口恶气。

  而张冶,早已跟着灵台宗的修士撤离天道城,逃亡,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