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55章 真正无畏

第255章 真正无畏

  万仙盟建立了一个临时总部,高层聚集,商讨对策。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和互相指责,天道宫首当其冲,要不是他们还有四位老祖撑着,恐怕天道宫要被灭门。

  天道一祖的声音盖过所有人,呵斥道:“我天道宫上了张冶的当,镇魂柱的丢失我们的确存在责任,但万仙盟倾巢而出,这可不是我天道宫的决定!”

  这话一说出口,瞬间将金刚寺、玄机阁、光明宗拉下了水,其他宗派再气愤也不敢同时得罪几大宗门。

  天道一祖见稳定了局势,继续说道:“现在不是推卸责任和内斗的时候,当下需要解决两个问题。首先,如何恢复轮回大阵;其次,如何反击!”

  没错,这是当务之急,与会人员无不点头,有人问道:“天道一祖既然点出关键,莫非已有了对策?”

  天道一祖眼中有一抹得意之色,他之所以积极的建言献策,除了保护天道宫,还有另一层目的,三大宗门将天道宫踢出局,天道一祖想要重回权力巅峰。

  三大派没有说话,示意天道宫说下去。

  天道一祖继续说道:“先说反击的事情,这个好解决。飞升台阵营虽然人多势众,但顶尖战力还是我们这边占优势。以往的时候,我们拿飞升台阵营没办法,既是我们没有认真对待,也是因为飞升台阵营东躲西藏,难以一网打尽!”

  “但现在就不同了,飞升台阵营占据了我们万仙盟的总部,肯定舍不得撒手,会以此作为他们的据点。诚然,他们的防守力量会增强那么一点,但我们还有三件道器和超过他们一倍的渡劫高手,只要全力一击,就能将飞升台阵营一网打尽!”

  天道一祖透过现象,分析本质,万仙盟众人恍然大悟,没错啊,飞升台阵营抢了咱们的总部不假,但也将他们束缚在了北域,只要万仙盟用精锐反击,飞升台阵营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就好像猎人趁狮子不在,占领了狮洞,等狮子回去的,看咬不死他!

  修士们对天道一祖的分析赞扬了一番,又问道:“那轮回大阵的事情该怎么办?”

  轮回大阵,需要四根镇魂柱才能发动,现在不见了一根,飞升计划破产,想想都让人头疼。

  天道一祖已经把控了全场,更是气度不凡:“轮回大阵,也好解决。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咱们灭了飞升台阵营,逼问张冶镇魂柱的下落。不过,以张冶的手段,说不定早已将镇魂柱毁了,此举有待斟酌。”

  “所以,我推荐第二个办法,四大派都可以请动天人相助,镇魂柱既然是天人赐予的,找他们再要一根想必不是难事,只是,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天道一祖顿了顿,“不过诸位放心,东镇魂柱既然由我天道宫负责,那么代价,也由我天道宫承担!”

  天道一祖三言两语解了万仙盟的燃眉之急,众人欢呼阵阵,唯独三大派的老祖,脸色极为不好看。

  因为他们知道,那个所谓的代价,无非就是天人会要求增加人魂数量。

  天道一祖一副所有代价由天道宫来负责的样子,实际上,人魂总数不达标,谁也别想打开飞升之门,所以,那个代价还不是得所有人一起承受?

  不过,几大派没有反对天道宫出头,请天人出手,风险也不小,若是触怒天人,当场被杀也是有那可能的。

  至于天道宫想要借着这个机会,重新回到万仙盟的权力巅峰,三大派心知肚明,但天道宫负责弄到一根镇魂柱,他们就勉为其难的给一个机会,又或者,准备来一场新的过河拆桥。

  算计与被算计,处处都在上演,就看谁技高一筹了。天道一祖,笑容很深沉。

  后面,天道宫联系了天人,天界的佛门大能做出了承诺,十日内送一根新的镇魂柱到天道宫手中,但代价是,天道宫得多背负五十万修士魂魄的任务量。

  天道宫对杀五十万修士性命无所谓,反正整个万仙盟都得帮着完成,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天道宫重回权力巅峰,万仙盟的修士也秣马厉兵,等待镇魂柱就位,就展开对飞升台阵营的反击,除了一雪前耻,还要一举完成飞升计划。

  北域般若城,本是金刚寺管辖的修真城市,后来成为了万仙盟的总部,但现在,已经被飞升台阵营的修士掌握手中。

  不少修士,算是第二次来到般若城,因为前段时间,他们刚从万仙盟逃走。

  不过,这一次的到来,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充满希望的。虽然时刻准备着万仙盟的反扑,但般若城上下,充满生机活力。

  张冶这边,并不参与佛城或者飞升台阵营的管理,既是因为张冶不擅长,也是因为韩灵儿和慕容红妆将一切控制得井然有序,张冶毫不担心。

  他将铁匠铺临时迁移到了般若城,专心打造法宝。这里妖、魔、人汇聚,顶级法宝需求量大。当然,低阶法宝、妖器的需求也不少,不过张冶将这些法宝交给天工族打造,自己则专攻仙器以上的法宝,经验值蹭蹭上涨,锻造等级的提升,指日可待。

  这一天,张冶下了班,一个人待在铁匠铺,闲极无聊。可能有人会问,坐拥两大美人,怎么会无聊呢?先不说韩灵儿和慕容红妆还没有熟络到二女共侍一夫的局面,就说现在,万仙盟时刻准备反扑,二女四处奔波,布置防御,哪有闲功夫陪张冶玩。

  话说这个般若城和天道城类似,灵气充裕,修士们需要吃东西来抵御身体的负担,张冶一个人,也懒得做了,易了容,到城里下馆子去。

  至于为什么要易容,张冶可是当今天下的名人,既是防止引起混乱,也是怕万仙盟派人行刺,外出易容,有备无患嘛。

  张冶听人说起过有一家饭馆叫半月斋,斋菜是天下一绝。张冶便准备去尝个鲜。

  还没到饭点,半月斋内,已人山人海,妖修和人修都有,飞升台阵营的修士们早已习惯这种局面,见怪不怪。

  张冶运气好,刚好找到了一张空桌子,点了一壶茶,几个斋菜,滋润的吃了起来。

  没多久,半月斋后厨发出喧闹之声,一个人被厨师丢到了大街上,或者说,是半个人。

  因为那个被丢大街上的人,四肢都不见了,也就是所谓的“人棍”。

  不过,张冶觉得有一丝好奇,因为这个四肢缺失的人,是一个修士,而且是一个到达了化神境的修士。元婴修士就可以断肢重生,何况这还是一个化神高手?

  这个没了四肢的化神高手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凭借腰部的的扭动,好不容易翻过了身子。

  他的面相,国字脸,浓眉大眼,很刚毅,若是手脚健在,倒是个仪表堂堂的人。

  只听那厨子骂道:“徐世林,都说了多少遍,这儿没有你能干的活,有多远滚多远!”

  其余食客,见怪不怪,张冶倒是好奇,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那厨子见张冶询问,恭敬道:“客官见笑了,这徐世林,以前得罪了金刚寺的一个僧人,被其用佛法斩断了四肢命脉,再也长不出来。”

  “没了手脚,一身化神修为也无法施展,倒是可怜。”

  张冶皱眉,又问道:“那你们为何打他?”

  厨子叹息一声:“说起来,我们也不想打,但这徐世林脾气怪,饿死也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硬是要用劳动来交换,您也看到了,他这副样子,能做什么啊。”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天天来捣乱,碍手碍脚的,轰他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张冶看着那个在地上蠕动的徐世林,哪怕路人指指点点,他依然坚定的前行,不知怎的,张冶莫名有一丝触动。

  张冶没有再说什么,吩咐厨子退下,自己吃了几口斋菜,就结账离去。

  张冶远远跟着那个徐世林,只见徐世林爬过一条街的所有店铺,想要找活干,但都被轰了出来,也有店家心善,给徐世林一些食物,但徐世林拒绝了:“我没有乞讨。”

  徐世林继续前行,到了后面,他从主街离开,来到了一处小巷,蓦然,前方出现一个人,正是张冶。

  张冶还未说话,徐世林率先说道:“阁下跟了我一路,若是要施舍我,还请回吧;若是杀我,感激不尽。”

  张冶听到这话,觉得有趣:“我若杀你,为何你感激不尽?”

  徐世林神色黯然:“因为活着没意思。”

  “活着没意思,你又为何要活?”张冶追问。

  “既然活着,管他有意思没意思。”徐世林一句话,张冶愣了许久。

  张冶之所以跟着徐世林,出于好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被他的求生意志所震撼。

  按道理,一个高高在上的化神大能,失去四肢,成为废人,受尽白眼,早就自裁了。但这个徐世林依然想要活下去,而且,还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活下去。至于他说感激杀他的人,说明徐世林处于极大的痛苦之中,很想结束这样的日子,但他依旧选择努力的活着,这份战胜自我的勇气,令人动容。

  多少人,因为半点挫折,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这个徐世林,也给张冶上了一课,真正的无畏,是面对生命的态度。

  张冶犹豫了许久,说道:“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份工作。”

  “你知道的,变相的施舍,我不会接受的。”徐世林一直在找工作,但他傲然拒绝了张冶。

  “一个体面的工作。”张冶顿了顿,“加入飞升台大军,对抗万仙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