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64章 道器聚集

第264章 道器聚集

  “你们被骗了。”最终,张冶打破了这个沉默,做了结论。

  结论,一般是正确的论断,如果不正确,就不叫结论。

  从张冶最开始知道这个飞升计划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猜测飞升计划很有可能是个圈套,搅动整个修真大陆的圈套。

  那个佛门的什么六道轮回,可能是真的,但绝不会因为万仙盟的协助,而打开飞升之门。

  先不谈这方世界飞升之门为何会被关闭,以及天界的佛门有没有能力打开,从本质上讲,天界佛门是没有必要帮助人类修士的。

  为什么这么讲?就比如说,一只蚂蚁找到你,说要跟你商量个事,给你一块金子要你帮它一个你也会觉得难办的忙。

  你起先会说好,等拿到金子后,你会对蚂蚁做什么?一巴掌拍死?那是傻,会说话的蚂蚁,当然拿去卖掉,肯定值钱。

  万仙盟和天界的佛门,就像这会说话的蚂蚁和人,总而言之,万仙盟赔了夫人又折兵。

  万仙盟的那几个老祖,也隐约觉得自己上了当,但他们不愿意相信,就像祖龙考验的那样,有的人活在梦里,自己不愿醒来,你打死他都没用。

  “张冶,你胡说八道!”几位老祖声嘶力竭的怒吼一声,随即,他们拍出一口心血,飞上天际。

  张冶知道这是做什么,召唤天人嘛,他本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张冶也不怕,拥有祖龙之牙,有恃无恐,他也想看看那个天人会作何解释。

  张冶传令下去,让飞升台阵营的修士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

  不多时,一个僧人的虚影倒印在天幕,和苏锦上次击败的那个和尚是一个人,只不过这次的僧人气色有些不好,料来被苏锦重创后,还没有全然恢复。

  “圣僧,魂魄数量已经超额完成,敢问飞升之门,为何没能打开?”几名老祖恭敬询问。

  那倒映在天幕的僧人,表情冷漠,过了许久才说道:“哦。”

  哦?杀了这么多人,就一个字?

  万仙盟的老祖们愣了愣,极不甘心,再次问道:“圣僧,你别哦啊,飞升之门呢?”

  那僧人宝相庄严,说道:“天界近来发生了许多事情,需要疏通很多关系才能打开天界之门,这样吧,你们再给本尊送一百万人魂,必然能开启飞升之门!”

  百万复百万,都杀了好几百万人了,还要一百万?莫非要等到修真大陆再也没有人了才可以吗?

  万仙盟大多数老祖仿佛丢了魂,呆滞当场,有几个脾气烈的,直接破口大骂:“秃驴,你言而无信!”

  那僧人前一刻还宝相庄严,这一刻,面如恶鬼:“阿弥陀佛,看来尔等不愿被我佛度化,既然如此,本尊者送诸位一程!”

  僧人伸手拍下,那手掌化为天幕巨手,涵盖了在场的所有修士。

  万仙盟的人悲愤交加,却又无可奈何,一个个颓废的坐在地上,死了,对于他们来说是个解脱,不用承受骂名。

  飞升台阵营的修士就不甘心了,凭什么要给万仙盟当垫背的,但那僧人的手掌,遮天蔽日,他们无法逃出这一掌的范围。

  天人,真要覆灭整个修真界吗?

  就在此时,张冶声音郎朗:“我修真界的命运,永远不能交给他人,诸君谨记。”

  万仙盟的修士,脸上火辣辣的,这一切后果,都是他们造成的,但也有人恼羞成怒的骂道:“张冶,你现在说教有个鸡毛用,大家都得玩完!”

  张冶压根没有理会这些人,看着从天而降的佛手,他手掌一翻,多了一枚金色的匕首。

  那金色匕首,在佛手的威压下,不断生长。就像倔强的小草,任凭风吹雨打,顽石欺压,终有一天,小草也会破石而出。

  金色匕首,最终成长为三丈獠牙,四海龙族最先认出,既是错愕又是惊喜:“祖龙之牙,可杀天人!”

  修士们被掌威压得伏地不起,但听说了祖龙之牙的事情,一个个仰天狂啸,艰难站起,身上的骨头咔咔作响,但哪怕骨头断裂,他们依然要站起来。

  修真大陆,绝不服输,人定胜天!

  张冶手心中的道字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能,祖龙之牙,携带着所有修士的愿景,冲天而起。

  ……

  也不知飞了多久,噗嗤一声,祖龙之牙就像穿过了一张纸一般轻易,洞穿了佛手,但那创口,那么渺小,比之无边无际的佛手,那么的微不足道。

  修士们神色黯然,难道,人终究无法胜天?

  然而,那道微小的创口,就像点燃的火焰,迅速扩散,整个遮天大手,眨眼间就被燃烧殆尽。

  修士们可以重新看见倒映天幕的僧人,那僧人的神情,充满了惊讶,他看着自己血淋漓的手掌,有些错愕:“你们,做了什么?”

  张冶没有回答,向着天空伸出中指,其他修士有样学样,上百万的中指,携带着整个修真大陆的嘲讽,传达到了天人和尚的那儿。

  “你们,找死!”和尚被激怒,准备再次发动攻击,但这时,祖龙之牙已经飞到天幕,嗖的一声,从僧人的眉心穿过。

  那天界僧人,眉心淌血,惨嚎一声,消失不见。

  天界,佛国,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中,有个僧人正宝相庄严的打着座,忽然,他眉心淌血,栽倒在地,哼都没哼出一声,气机断绝。

  祖龙之牙,不仅攻破了天人投影,还将力量传达到了天人的本体,神魂俱灭。

  修真界,天人消失,晴空万里,祖龙之牙闪烁着金色光辉,徐徐落入张冶手中。

  这三丈獠牙,像一把长得过分的刀,但张冶拿在手中,又显得那么地融洽、威风凛凛。

  张冶将祖龙之牙对着万仙盟几个老祖,只说了两个字:“可服?”

  飞升台阵营的修士,再也忍不住,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正义,终究迎来了他迟到的胜利。

  以往的万仙盟,披着飞升计划的狼皮,铲除异己,祸害苍生,结果,他们不仅败给了飞升台阵营,事实也证明,他们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们是修真大陆的罪人,一辈子都别想抬头,至于万仙盟的各个老祖,更是罪魁祸首,甚至无数年后,都将被历史铭记,唾弃他们的坟墓。

  有的老祖,脚一软就跪了下来,抱头痛哭,但也有的老祖,可能从骨子里都烂掉了吧,依然挺直了腰杆:“张冶,我承认,我们败了,但我们是为了打破天地桎梏,任何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倘若我的牺牲可以换来飞升之门,我也二话不说,愿意去死!”

  听到这话,修士们破口大骂,做错了事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断美化自己的罪行,这种人最为可耻。

  张冶沉默片刻,说道:“任何牺牲都值得?那我先前让你们牺牲一下五域道器,为何不可?”

  张冶的话,一针见血,揭开了这群老祖美化自己的外衣。什么打破天地桎梏,什么为了天下苍生,都是借口,权力和私心,才是四大派根本考虑的东西!

  甚至从刚开始接触飞升计划,四大派认为,若能由他们领导,打开飞升之门,将会建立不世功劳,让他们的宗门,再次延续辉煌数万年。

  等到飞升台阵营与万仙盟旗鼓相当之时,他们不愿意交出五域道器给张冶尝试,既是害怕失去了道器就不是超级宗门了,也更是害怕张冶会成功。

  总的来说,他们的心理,就是抱着一种自己不好过,别人也不能好过的心理,一错再错,闹到了现在的局面。

  这一刻,就连万仙盟的修士,也反过来指责、揭发他们的老祖,不管是良心发现,还是急忙撇清关系,万仙盟的老祖们,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天道一祖和张冶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哪怕这种局面,他依然不肯低头,咬牙切齿道:“张冶,是,你运气好,所以我们输了,但,你就真以为你能打造飞升台,开启飞升之门吗?”

  “飞升台同样是个骗局,是张冶为了报自己的私仇,蒙骗你们为他卖命,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失败者,哈哈……”

  飞升台阵营的成立,核心就是飞升台,倘若飞升台无法打造成功,或者无法协助修士飞升,张冶,也必然下不了台。

  天道一祖这么说,无非就是死也要拉张冶当垫背的。

  修士们都知道张冶并非天道一祖说的那种人,但他们还是疑惑的看向张冶,毕竟,天人都无法打开飞升之门,飞升台,真的能行吗?

  “飞升台能不能打造成功,以及能不能帮修士飞升,这不是你该操心的。”张冶对这些冥顽不化的老祖不想再说什么了,吩咐道,“拿下万仙盟所有老祖、掌门级人物,其他人按罪发落,所有罪魁祸首、战犯,在飞升台建成之日,杀之祭天!”

  万仙盟这边虽然投降了,但不杀几个人,无以谢天下!

  飞升台阵营将万仙盟老祖们制服,封印修为,并将他们手中仅剩的光明刀也夺了过来交给张冶。期间,没有人敢反抗,或者,反抗也无用。

  张冶终究聚集了五域道器,可以打造飞升台了。

  “清理战场,三日之后,就在此地打造飞升台,以慰千万亡魂!”张冶的声音,滚滚传出,那份从容自信,让所有人心中安定,因为张大师,从未失信,从未失手。

  天道一祖哪怕被封禁修为捆了起来,依旧大喊大叫:“张冶就是个骗子,飞升台是假的!”

  也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抓了只臭袜子塞到了天道一祖口中,再也听不到这聒噪的声音。

  修士们安静的打扫着战场,将尸体收集起来,登记身份,统一焚烧,就地掩埋,很快,战场变得干净起来。

  但那些血染的土壤,记录着这一幕,千年万年,都不可能恢复正常的颜色。

  张冶伫立在原地,闭着眼睛,一步未动。也不知是在默哀,还是在为飞升台的打造养精蓄锐,无人打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