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84章 掌炉翻天

第284章 掌炉翻天

  “好,我无条件配合你,一定给我查个水落石出!”主事大人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样的惊天阴谋,他也想水落石出,“不过,你做什么都得尽快,明日午时前拿到证据,才能让王执事幸免于难!”

  张冶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主事大人不住点头:“行,这些事情就交给我。”

  得到了主事大人的支持,张冶松了一口气,但也不能太过放松,后面才是重戏上场的时候。

  张冶准备告辞,主事大人把虚妄灵宝交还张冶前,冷不丁对灯笼说道:“我很帅。”

  估计还想测试一下准确性吧。

  灯笼发出红光,张冶装作没看见,尴尬的撇过头去。

  主事大人一脸黑线的把灯笼交给张冶:“后面千万不要出错。”

  “好。”张冶拿回灯笼,一溜烟就跑没了影。

  ……

  第二天大早,掌炉们有说有笑的进入锻造坊,当他们看到张冶的时候,就像见了鬼:“你怎么还没走?”

  张冶在锻造坊等候多时:“主事大人说,让我留在锻造坊。”

  “胡说八道……”掌炉们正要动怒,主事大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经过查验,丹炉爆炸案的确与张冶无关,是王执事保管不力,张冶可继续在锻造坊任职。”

  掌炉们敬畏的向着天空拱了拱手:“属下遵命!”

  随后,掌炉们不甘心的看了张冶一眼,这小子福大命大啊,这都能没事?

  有人小声说道:“昨晚我见张冶去找主事了。”

  “腚沟交易?”

  “有这可能!”

  掌炉们说的话很难听,但张冶仿佛没有听见,忽然,他走向李日天。

  “日天兄,我为昨天的事情向你道歉。”张冶拱手一礼。

  李日天愣了愣,他有些心虚,强自挤出个笑脸,连忙说道:“无妨,既然误会已经解开,大家共勉吧。”

  “日天兄大义!”寒暄了两句,张冶话锋一转,“对了日天兄,王执事问斩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在新执事上任前,你觉得哪位执事最有可能分管锻造坊?”

  李日天眼中有一抹谨慎:“上面的事,哪是我敢议论的,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开始打造灵宝了。”

  “日天兄还是对我有所提防啊!”张冶笑了笑,随即小声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想跟下一个执事打好关系,日天兄资历老,比我看得清局势,还请指点迷津。”说着话,张冶塞了几块天石到李日天手中。

  李日天眼中的谨慎微微减少,但他没有接天石,沉吟片刻:“在新执事上任前,我觉得主事大人会将锻造坊暂且交给孙执事分管。”

  “孙执事啊?倒是好几天没见到他了,日天兄最近见过他吗?”张冶话锋一转。

  “这些大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哪能轻易见到啊。”李日天摇了摇头。

  张冶将虚妄灵宝缩小,一直握在手心里,这一刻发出绿光,证明李日天最近的确没有接触过孙执事。

  其实灵宝司很大,部门众多,掌炉们十天半个月见不到其他部门的执事也是应该的。

  而张冶套话,就是想知道李日天最近和哪些执事接触过。

  张冶又问道:“欧阳执事难道不能兼任锻造坊吗?我觉得他的资历比孙执事老啊。”

  “资历老不代表能力出众,欧阳执事已经退居二线,我小半年都没见到他的影子了,难得你还知道欧阳执事!”李日天渐渐放下了警惕,开始卖弄起自己的见识。

  张冶从主事那儿拿了一份名单,近几天留在灵宝司的执事一共十位,张冶慢慢套话,通过灵宝灯笼检测李日天是否与他们有过接触。

  “日天兄,我怎么觉得你在忽悠我,听说昨晚你去找了钱执事,不会他才是最有可能兼管锻造坊的执事大人吧?”钱执事是最后的人选了,倘若还没有线索,那就麻烦了。

  李日天神色不变,笑道:“谁在造我的谣,我和钱执事八竿子都打不着!”

  张冶手中,红光闪闪,李日天在说谎,他和钱执事必然有关联。而张冶瞬间判断,钱执事很有可能就是幕后主使。

  假如李日天和钱执事是普通关系,那也没必要否认,急忙撇清关系,无疑证明有猫腻。所以张冶做出如此判断。

  “小张,我理解你现在急需找个后台的心情,所以我不会骗你,去找孙执事,绝对错不了!”李日天拍着胸口保证。

  张冶已经要到了想要的信息,避免打草惊蛇,他没有戳破,反而一脸喜色的拱了拱手:“多谢日天兄指点,我这就去拜会孙执事!”

  张冶转身离去,李日天眼中有一抹讥诮。其他掌炉凑了过来,以神念交流:“李日天,你干嘛要和他说话?说多错多你不知道?”

  “这张冶就是个马屁精,想继续卖腚罢了,我自有分寸!”李日天又说道,“要是什么都不说,反而还会引起怀疑!”

  “大家都别自乱阵脚,主事大人已经盖棺定论了,就算张冶想查,什么也查不到!”

  掌炉们用神念讨论了一阵子,认为张冶不足为虑,殊不知,张冶已经有了关键线索。

  张冶离开锻造坊后,没有去找孙执事,而是直接来到了钱执事的财务处。

  钱执事正在看账本,张冶敲了敲门。

  钱执事抬起头来,眼中有一抹疑惑,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想要转化神情,但刹那间又放弃了,依旧维持着疑惑的样子:“小张?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张冶留意着钱执事的每个微表情,忍着心头怒火,让自己保持平静。

  张冶踏步上前,将虚妄灵宝放置在钱执事的案头:“钱执事,我昨晚打造了一个灵宝,您给掌掌眼?”

  钱执事眉头一皱,有些不满,但还是看向张冶的灵宝,犹豫片刻,问道:“虚妄之道?”

  “是,此灵宝没有别的功效,唯独可以判断人言真假。”张冶没有卖关子,因为时间不允许,而且,这也是他的策略,“直说了吧,钱执事,我已经从掌炉们那儿知道,丹炉爆炸案是你主使的!”

  钱执事神色明显不对,但他很快平复,继而又化为怒色:“胡说八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灯笼灵宝亮起红光,张冶眼中寒意更甚,丹炉爆炸案,果然是钱执事做的!

  张冶说道:“忘了说,红光是假话,绿光是真话。”

  钱执事愣了愣,想要开口说什么,但这灵宝杵在这儿,说多错多,他伸出手,想要一掌拍掉这灯笼灵宝,但又忽然停住。

  因为钱执事觉得,自己这么做反而显得心虚,钱执事冷静下来,想到了对策。

  钱执事的手,没有拍在灵宝上,而是顺势拍到了桌子上:“大胆,污蔑上级,可是死罪,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张冶眉头一皱,他拿出虚妄灵宝,说明功能,就是给钱执事施加压力,但这钱执事很狡猾,避而不谈,直接以职权压制。

  不过,这一点张冶早已料到,他没有半点惧怕,表现得有恃无恐,神情狂傲:“那么,钱执事为何不杀我呢?”

  钱执事的手,青筋暴起,几乎就要动手,张冶看都没看他,自顾自的说道:“因为你在顾忌,小小的张冶凭什么敢来当面质问你!”

  钱执事冷笑:“本座只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你是锻造坊最有潜力的锻造师。”

  灵宝灯笼亮起红光,张冶啧啧一声:“看来还是我说对了。”

  钱执事眼中有一抹恼色,他之所以没有立刻下杀手,还真是在想张冶凭什么敢来质问他!

  这虚妄灵宝,真踏马灵验!

  钱执事被激怒,不管有什么后果,先把张冶做掉再说,反正丹炉爆炸案,天衣无缝,张冶不可能有实质证据,一个掌炉,杀了最多罚点钱!

  钱执事刚要出手,张冶手中一晃,多了个铁皮碎片。

  钱执事硬生生收了手,直勾勾的盯着那铁皮碎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张冶轻描淡写道:“这是爆炸过的丹炉,留下的碎片。”

  “不可能有残留的碎片!”钱执事下意识说了一句,忽然又闭了嘴。

  张冶逼问道:“哦?钱执事口口声声说丹炉爆炸案与你无关,那你怎么知道不可能有残留碎片?”

  钱执事眼神怨毒,在这个虚妄灵宝面前,真踏马有压力。但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因为钱执事清楚,只要丹炉爆炸,所有东西都会化作飞灰,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块碎片残留?

  “我听说过那场爆炸,威力之大,仙人炸死了一百多,不可能还有碎片残留!”钱执事自圆其说了一句,接着说道,“况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找到了碎片又能如何?”

  钱执事的话,模棱两可,滴水不漏。

  张冶没有灰心,更没有着急,继续瓦解着钱执事的意志:“世事无绝对,昨晚我去了爆炸地点,现场找到的这碎片。”

  “若钱执事觉得我在骗你,那我用虚妄灵宝试试啊。”张冶对灯笼灵宝说道,“这是丹炉爆炸后残留的碎片!”

  灯笼灵宝亮起绿灯,钱执事拳头紧握。

  张冶没等钱执事回答,继续说道:“这碎片对于我来说无法解读,的确没用,但若交给总司大人,想必谁做了手脚,一清二楚!”

  钱执事的拳头明显颤抖了一下,总司大人是南天府域最顶尖的锻造师,哪怕只是一块小小的碎片,的确能顺藤摸瓜查到他。

  可是,不应该会有碎片残留啊,但若这是假的,为何虚妄灵宝又会判断为真实?

  钱执事思绪如麻,他的意志没有先前的那般坚定了,但他还是滴水不漏的说道:“哦?那你可要把这碎片保管好,倘若落到坏人手里,就无法为王执事平反了!”

  钱执事说这话的时候杀机显现。

  张冶背着手,仿佛没有听出钱执事的威胁之意,坦然说道:“一共有两枚碎片,要是我死了,另一枚碎片自然会有人帮我交到总司大人那儿!”

  灯笼灵宝亮起绿灯,证明张冶说的又是真话。

  钱执事的杀气荡然无存,眼神中终于有了一丝恐惧,但他想到了什么,逼问道:“既然这样,你就把碎片交给总司大人啊,早些拿到真凶,为王执事平反啊!”

  张冶没有把碎片交给总司大人,因为碎片是假的,灯笼灵宝之所以判定为真,主要是张冶对其做了手脚,想让它亮什么颜色就亮什么颜色,以此瓦解钱执事的意志。

  但很可惜,这个老狐狸滴水不漏,到现在都还保持着清醒。

  不过张冶也早已料到这一环,谈话继续深入。

  “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吧。”张冶顿了顿,“良禽择木而栖,我也不会傻到为王执事舍命。钱执事,你给我一笔钱,我保证不会告发你!”

  钱执事一拍桌子:“污蔑上级也就算了,竟然想勒索我?!”

  张冶的脸上,挂起一抹邪性的笑容:“钱执事,这是交易,怎么能说成是勒索呢?拿了你的钱,你也放心不是?”

  钱执事的心理剧烈挣扎着,张冶握着碎片就像握住了他的命门,至于钱执事有没有怀疑过这碎片是假的,他起先是有怀疑,但这虚妄灵宝准确无比,没有哪一次判断错了,让钱执事不敢去赌碎片的真实性,而且,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正如张冶所说,只要他拿了钱,屁股就不干净了,不可能再去告发自己!

  钱执事想了许多,张冶没有催促,神态自若。

  最终,钱执事绷不住了:“多少?”

  张冶眼神深处有一抹喜悦,但他并没有喜形于色,淡定道:“钱执事,你也知道我们当掌炉的不容易,这样吧,一百块上品天石。”

  钱执事摇头:“贪心不足蛇吞象!”

  张冶笑道:“拿少了你能放心?”

  钱执事脸色有些黑,想了想,摸出一个乾坤袋,数了好几遍。钱执事很有钱,但也是个惜财如命人,多一个子也不肯,最后数了整整当当一百块上品天石,丢给了张冶。

  张冶检查了一番,揣进怀里,喜上眉梢:“多谢钱执事。”

  钱执事很深沉,伸出手,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显,索要碎片。

  张冶一副我明白的样子,就要把碎片给钱执事,但忽然又缩了回去,一脸好奇:“对了钱执事,话说您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瞒天过海,让王执事都无法发觉?”

  碎片还在张冶手中,而且张冶拿了钱,算是自己人了,王执事犹豫片刻,就说出了实情,甚至,脸上还有一抹自得:“其实,任何外力的破坏,在你的丹炉上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瞒不过王执事。之所以能瞒过他,本座用了化生锻造术,临摹了一批你的丹炉。”

  张冶在学徒的时候就听说过这化生锻造术,是灵宝司的不传之秘,需要很高的贡献值才能换取秘籍,修成之后,可以临摹别人的灵宝,以假乱真。

  倘若钱执事在张冶的丹炉上动手脚,会破坏其整体性,再高明的手段估计也瞒不过王执事。但若是钱执事自己打造的丹炉,那就可以完美隐藏气息,因此,钱执事用自己仿制的丹炉替代了张冶的丹炉,交了上去。

  虚妄灵宝发出绿光,证明王执事说的是真话。

  张冶松了口气,眼神中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钱执事,好狠的手段,真是防不胜防!”

  钱执事拿出一枚玉简:“我已经记录了你勒索我的全部过程,把碎片老实拿来,否则谁也落不了好。”

  这老玻璃还挺有一套的啊。

  张冶没有说什么,将碎片丢了过去:“接好。”

  钱执事接过碎片:“还有一片呢?”

  “你先看看这一片,若是需要的话,我再拿给你。”张冶声音幽冷。

  什么意思?钱执事连忙检查,一把将碎片搓成粉碎:“你骗老子?”

  “没错,从来就没什么碎片。”张冶摊了牌。

  “找死!”钱执事再也忍不住,就要一掌拍死张冶,但就在此时,主事大人和一个穿着甲胄的军官忽然出现在张冶面前,一掌就把钱执事打得爬都爬不起来。

  钱执事浑身颤栗,来不及呼痛,连忙说道:“主事大人,张冶勒索我!”

  主事大人一耳光扇去:“你个畜生,先前的对话我和千户将军都听到了,张冶这么做是我授意的,若非这样,还真让你得逞了!”

  钱执事神色惶恐,他已然明白自己上了张冶的当。张冶压根没有证据,但诈出了证据,最关键的是,这证据还是钱执事自己提供的!

  化生锻造术,以及留在身上还未处理的张冶炼制的丹炉,这些更是实锤啊,想到这些,钱执事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

  王执事问斩前刻,忽然来了赦令,无罪释放。

  “多谢主事大人相救!”王执事也没料到自己还能活命,向着主事大人躬身一礼。

  主事大人笑了笑:“你该谢张冶,若非他,谁能知道是钱执事的毒手?”

  王执事意味深长的看着一旁的张冶,谁又曾想到,张冶这个小小的掌炉,真把天翻了!

  “张冶,谢谢你。”王执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他昨天可把张冶打得不轻。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小爷我是为了自证清白!”张冶学着王执事一贯凶巴巴的样子,呸了口口水。

  王执事难得又笑了,这一次的他,笑得还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