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88章 又被抢了

第288章 又被抢了

  灵宝司内,靠近中心的位置有一个豪华院落。

  一个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他的长相,说不上好看,但也说不上难看,就是最普通人的长相,放到人群中,准没人会注意得到。

  但就这样一个男子,却是位高权重的灵宝司四大总管之首,白连山,白大总管!

  他的面前,正恭敬站着一个小年轻,白云海一脸激愤:“二叔,那张冶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明知订单任务是我的,却硬生生被他夺去!”

  “还有那个王主事,真把自己当个人物,竟敢偏袒张冶!”

  “二叔,你把那王主事撤掉吧,还有那个张冶,也不能放过!”

  ……

  听着白云海的抱怨,白总管笑眯眯的,没有多大反应,等到白云海说完了,他才轻描淡写道:“说完了?”

  白云海点了点头,白总管继续说道:“王主事,虽然是我的下属,但他也堂堂一个主事,而且又没做错事情,撤职是不可能的。如果我能随便撤一个人的职,总司大人不也能随便撤我的职了?”

  白云海有些不悦:“那张冶呢?”

  “张冶?”白总管喝了一口茶,才慢悠悠的说道,“我听说过他,锻造坊的第一能人,前阵子的丹炉爆炸案也是他破的。没想到这次能截了你的胡,倒是个人才。”

  白云海脸色臭的一比,白总管看到这一幕,笑道:“小王八蛋,这什么表情,你亲二叔当然会向着你的嘛!”

  “你将来可是要当执事、主事,甚至会接我班的人,怎么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那个张冶,我给你留着,是为了当你的垫脚石。”白总管看样子的确挺在乎白云海的,说了好一阵,最后才说道,“行了,你也不用太在乎张冶,后面我再给你弄几个任务过来,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白云海这才闷闷不乐的说了句:“多谢二叔。”

  ……

  一天过后,王主事又来到锻造坊公布任务了:“南方仙军的订单,打造一批重剑灵宝,要求灌注梦幻天道,一千贡献值每件,共需十件。”

  这任务真是越来越离谱了,前段时间吧,要求打造的灵宝和道之意境勉强能沾上边,但现在,打造重剑灵宝却灌注梦幻天道,一边砍人一边做梦呢?

  不过没有人敢议论,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白总管的手笔。

  话说上一次,张冶抢了白云海的任务,而且还完成得漂漂亮亮,不知这一次又会如何?掌炉们没有关注白云海,竟然更加留意起张冶这个变数来。

  王主事的心情非常微妙、矛盾,一方面,他希望由张冶领取并完成这个订单任务,反超白云海,成为锻造坊的执事。

  但是,上一次的张冶冒头,已经得罪了白总管,可能白总管大人大量,不与其计较,但若再来一次,绝对会把白总管惹毛。

  所以,王主事退缩了,并非说他怕白总管,而是的确不能再帮张冶了,否则就是害了他。就算看到张冶举起了手,也假装没看见,当机立断点名:“白云海,这次订单任务就交给你吧!”

  张冶完成过一次订单,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没必要再争下去,小命才是最重要的。王主事正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没有给张冶机会,直接点名了白云海。

  张冶微微讶异,但瞬间就明白了王主事的想法,也没有怪他。毕竟自己这么做,外人看起来的确像在找死。王主事这么做,也是出于担心张冶的目的。

  可是,张冶有不得不争的理由,至于白总管的报复,无非就是以职权打压,到时候的张冶,身为灵宝司执事,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官,总不能在灵宝司杀人吧?

  真正优秀的人,就要学会在逆境中崛起!

  王主事点了白云海的名,白云海正要答话,张冶又跳了起来,众人将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目光疑惑,王主事都把任务交给白云海了,难道张冶还要抢?

  白云海眼神冷漠,这一次,不管如何都不能给张冶机会。

  然而,张冶并没有据理力争,而是轻描淡写道:“哦,大家不要误会,我不是来抢任务的。”

  随即,张冶又轻蔑地看向白云海:“别紧张,这一次我让你就是,尊老爱幼嘛!”

  白云海起先还挺冷静的,听到这话,当即炸了毛:“谁要你让?”

  “众所周知,王主事是我的领路人,他问都不问我,直接把任务交给你,若不是我故意让你,王主事怎么会这么做?”张冶说道。

  王主事有些懵,自己没有跟张冶商量过啊,他这么做,就是不想张冶再把事情闹大。当然,王主事很欣赏张冶的争雄之心,但也要分对手嘛。

  王主事正准备呵斥张冶几句,那白云海却气炸了肺:“君子不吃嗟来之食,小爷不做了!”

  王主事隐隐明白了张冶这么做的原因,激将法!王主事又把张冶高看了一眼,竟然能把不利因素化为有利因素。

  “住口!”不过王主事还是呵斥了张冶一声,又难得充当了一次和事老,对白云海说道:“小海,别意气用事,这梦幻之道,只有你才能胜任!”

  白云海平日里心机挺深沉的,但今天被张冶激出了少爷脾气:“哼,王主事,一唱一和,看不出来很会演的嘛!”

  说完,白云海拂袖离去。

  王主事倒不至于低三下气去求白云海回来,见他离开,叹息一声,看着张冶,许久才说道:“小张,你出来一下。”

  锻造坊外。

  “我是告诉过你木秀于林,风必助之,但也要审时度势,不能逞一时之勇!”王主事痛心疾首的骂着张冶,“就算你现在争赢了白云海,当上了执事,但那又如何,就算白总管不下杀手,也绝对会封死你所有上升的路子,得不偿失!”

  在王主事说话的期间,张冶没有插话,因为王主事说的都没错,只要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都该收手。

  但张冶不是正常人,他的个性不愿服输,而且,也有更多的考虑。首先,和白云海争,的确有些困难,但比起张冶想要拐走天尊府的千金小姐来说,这简直就是渣。

  倘若这就能阻止张冶前进,那他也就别奢求后面的目标了。

  其次,张冶有锻造系统这个大利器,区区一个总管的威胁,恐怕也无法将其彻底打压。

  所以,张冶的态度就是,怼,怼死过去!

  “听我一句劝,该收手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王主事说到后面,有些苦口婆心的样子。

  其实王主事这么做也是在为张冶着想,不过出发点不同罢了,张冶沉吟片刻,终于开了口:“王主事,您说的我都懂,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

  “但是,我有不得不继续前行的理由。将士面临己方百倍的敌人,哪怕明知必败,但他们会退缩吗?不会!因为他们的身后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旦退缩,就什么都没了……而我也一样,背负了许多东西,无路可退!”

  “王主事,我也并非逞一时之能,我有把握渡过后面的难关,请你相信我,支持我!”

  张冶没有耍滑头,诚恳真切。

  王主事沉默了,但他的内心正在剧烈挣扎。张冶没有催促,在一旁静静等候,不管王主事的最终决定是什么,张冶都尊重他的决定。

  毕竟,这件事情王主事若要帮张冶,那就是和白总管过不去,所以就算王主事退缩,张冶也不会怪他。

  过了许久,王主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幽幽说道:“被你打败了。”

  不管是被张冶的决心打动,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既然张冶都这么要求了,王主事再拒绝就没有把张冶当朋友。

  嗯,没错,在王主事心中,张冶是个忘年交的好朋友,而且特别极对胃口的那种朋友。

  最终,王主事把订单任务交给了张冶。他这么做,必然会招来白总管的记恨,但若是为了朋友,就无需顾虑。

  就像当初王主事面临杀头,也是张冶顶着巨大的压力为其平反的。

  张冶也知道王主事这么做会承担一定的后果,所以他尤为感激:“多谢。”

  王主事反正已经答应了张冶,现在倒是没有那么纠结了,他叹息一声:“张冶,我觉得你这个人要是长命的话,将来肯定能成为全天界最高的树,比普通的大树要高得多。”

  “能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施一份沃土,是我该谢你才对。”

  张冶潜力无穷,唯一缺点就是太能作死,可是不折腾,又如何攀登高峰呢?

  ……

  白云海那边,觉得自己好委屈,边走边骂,又准备去找白总管告状,但走了一阵子,吹了些冷风,脑袋清醒了。

  “糟糕,中计了!”白云海转身就往锻造坊跑,其实只要他的少爷脾气不发作,心机城府都很不错。

  等白云海回到锻造坊附近,看到王主事正从锻造坊离开,他连忙上前:“王主事,属下刚才失礼了,愿意接受组织安排。”

  “什么安排?”王主事明知故问道。

  白云海愣了愣:“那批订单啊!”

  “哦,那批订单啊!”王主事恍然大悟的样子,“先前你不想做,我尊重你的决定嘛。军方催得急,我就交给张冶了。”

  白云海脸色发白,动作还能再快一点吗?还有,王主事的理由很值得玩味,强调是白云海不想做了,他才无奈交给张冶的。

  这要是让白总管知道白云海这么糟蹋他的心血,就算再亲的关系,估计也要挨一顿打吧?

  “王主事……我……”白云海有些慌了,准备说一句我还可以拯救一下的,哪怕和张冶一人做一半也行啊!

  结果王主事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了白云海:“你放心,我不会去找白总管打你小报告的,我还有事,下次再聊。”

  看着绝尘而去的王主事,白云海好久都没回神,你奶娘的,又被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