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91章 宇宙之心

第291章 宇宙之心

  “此物蕴含天地本源,猜测诞生于鸿蒙……”

  “我曾偶然在杂记中看过一物,倒是与其有些相似,那便是盘古心,凝聚鸿蒙的力量……”

  白云海结合现在看到的,以及一些文献记载,推理这蓝色晶体是什么,特性又如何,但如何利用,他倒是不知道了。

  虽然白云海没有给出终极答案,但总司大人一脸赞许,盘古心他听说过,但从来没往那个方向去想,听白云海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相似。

  这给了总司大人极大的启发,只要往盘古心上面去研究,总比无头苍蝇乱撞好吧,必然能有所收获。

  其实让所有锻造师参与讨论,并不指望谁能给出终极答案,只要能给出启发和独到的见解,这就达到了研讨会的意义。

  “白总管,你侄子很不错。”总司大人称赞了一声。

  白总管谦虚了一句,但他眼中有一抹得意,盘古心的猜想是他发现的,只是让自家侄子来出这个风头罢了,他相信,就凭盘古心这个论断,就能让白云海斩获两万的贡献值悬赏。

  盘古心的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锻造师们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说此物如此深奥,原来是盘古心啊!”

  “白公子不愧是名家之后,就凭这份眼力,必成天界大师啊!”

  听着从上到下的赞誉,白云海一点都不脸红,反而有些沾沾自喜,他向总司和总管大人们告了声谢,就准备退下。

  但他蓦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张冶:“张兄,给你托梦的那个老者,可有说这是盘古心?”

  张冶还没有说什么,一直关注着白云海的锻造师们掀起波澜,议论纷纷,总司大人更是好奇,开口问道:“什么托梦的老者?”

  白云海故意露出惶恐的样子,告了声罪,随即才说道:“总司大人,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先前张掌炉说他昨晚做了个梦,梦中有个老者拿了一块石头,正是这匣中之物,还与我打赌,说他必然知道这匣中之物的来历和功用……”

  听到这话,在场数千锻造师哈哈大笑起来,做梦能当真么?吹牛逼也不打草稿啊!

  总司大人也有一抹笑意,但眼中更多的是失望,他听说过锻造坊出了个潜力无穷的掌炉,锻造灵宝,百分百的成功率,只算这一点,比他这个总司还要厉害。

  而且张冶还破了丹炉爆炸案,找出真凶,的的确确是个人才。

  可惜,今日一见,没想到是个如此孟浪之人!

  也有人出声询问张冶和白云海赌的什么,白云海不好意思道:“也没什么,张掌炉说要是他说得不准,就喊我三声爷爷,本来我是极不情愿的,但拗不过张掌炉,只好答应了下来……”

  放屁,明明是白云海缠着张冶打赌来着,但他故意这么一说,掀起轩然大波:“白公子,张掌炉是要跟你认亲戚啊!”

  “哎,狡猾如张马屁,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众人嘲笑挖苦着张冶,但张冶并没有慌张、惶恐,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儿,甚至,他的眼中也有一抹嘲笑。

  这白云海故意说出这些,不就是想让张冶下不来台么?但等会儿真正下不了台的,恐怕另有其人吧!

  白总管见场面有些乱,呵斥了一声:“研讨会上,不得讨论其他!”

  会场这才收敛了一点,不过锻造师们窸窸窣窣,依旧时不时的笑话一句张冶。

  白云海已经查看完了蓝色晶体,轮到张冶了,但白云海并未离去,而是站在一旁,想要亲眼看见张冶出糗的样子。

  张冶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他按捺住自己的心情,走上前去,从匣中拿出蓝色晶体。

  张冶的脸色,本来很轻松的,但蓦然变得凝重起来,甚至有些害怕,一把将蓝色晶体放回了匣子,并心有余悸的盖上了盖子。

  白云海见张冶这副样子,笑问道:“张掌炉,此物可与梦中老者所说一致?”

  张冶看都没有看白云海,他皱眉思索片刻,随即凝重的看向总司大人。

  总司大人被张冶盯得有些不自在,开了口:“可是有何发现?”

  张冶收回目光,沉吟片刻:“敢问总司大人,您能否打造鸿蒙至宝?”

  张冶此话一出,全场破口大骂:“混账!”

  “不知天高地厚!”

  王主事也吓了一哆嗦,张冶先前说有人托梦就算了,然而现在,总司大人开口问他有何发现,结果张冶反问一句总司大人能否打造鸿蒙至宝,你丫这不是来抬杠的吗?!

  众所周知,哦,可能刚飞升仙界的人不太清楚,鸿蒙至宝在整个天界只有四件,仙妖魔佛各掌握一件。鸿蒙至宝之所以有鸿蒙二字,说明是天地初生时自行诞生的至宝,根本不是人为打造的。

  你问总司大人能否打造鸿蒙至宝,就像在问一个男人能不能生孩子,这不是骂人吗?

  所以张冶犯了众怒,被众人喝骂,王主事连忙跑上高台,替张冶求情。

  总司大人有着上位者的气度,倒不至于因此惩戒张冶,反而有些好奇:“你为何这么询问?”

  张冶已经得到了王主事的传音,知道自己闹了个笑话,但是,他这么询问是有理由的。系统对蓝色晶体的解析非同一般,恐怕只有鸿蒙级锻造师才可以理解,否则就算张冶说出实情,也没有人会信的。

  顺带一提,掌炉、执事、主事、总管、总司,这只是灵宝司内的锻造师等级职称;若要放到整个天界,锻造师的级别分为先天级、混元级、混沌级、以及传说中的鸿蒙级。

  譬如张冶,就算今日获得了两万贡献值,成为执事,但他只能锻造先天灵宝,因此拿到外面去说,他还是先天级的锻造师。

  总司大人再次询问,王主事一个劲给张冶传音,让他不要乱说话,张冶也有些头疼,不知该如何解释,最终,张冶觉得还是要实话实说:“倘若总司大人不到鸿蒙级,可能无法理解我接下来的话。”

  在场众多锻造师本来已经算了,把张冶当个逗比就好,结果听到此话,再次激得破口大骂。

  “你特么就一个掌炉,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的话总司大人不能理解!”

  “我看你现在的话才不能让人理解!”

  王主事脸色煞白的看着张冶,论作死,他从来没见过张冶这么能作的人,王主事已经无能为力。

  白云海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张冶,他故意整了张冶一发,想让其下不了台。结果张冶猛啊,自己整起自己来,那叫一个狠,白云海都自愧不如。

  白总管呵斥道:“找死不成?”

  张冶的行为,已经有了犯上作乱的嫌疑,就算处死他也不为过。

  但张冶并不畏惧,直勾勾的盯着总司大人的眼睛:“事关天界安危,在下死不足惜!”

  诚然,张冶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很冒险,但是,他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所以,他并无退让。

  白总管本就不爽张冶,伸出手掌就要毙其性命,但就在这个关头,总司大人出声道:“住手。”

  不管是总司大人被张冶的气势感染,还是因为好奇,总司大人决定给张冶一个机会,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

  制止了白总管,总司大人继续说道:“虽然我不能打造鸿蒙至宝,但我曾负责修缮过中央仙庭的乾坤镜,算得上是半个鸿蒙级的锻造师。”

  乾坤镜,就是仙界掌控的鸿蒙至宝。

  总司大人顿了顿:“现在你能和我说说到底发现了什么吧?”

  总司大人这么说已经很给面子了,但张冶那副样子好像有些嫌弃半个鸿蒙级不够格似的,又是引来众人咬牙切齿。

  不过张冶总算开了口,没有再卖关子:“此物名为宇宙之心,它不是从鸿蒙之中诞生的,也不是什么盘古的心脏,是它创造了宇宙,创造了世界,乃世界之根基!”

  “草木、山川、风雷雨电,万事万物运行的能量都来源于宇宙之心,甚至我们修士、仙人所参悟的天道,也是宇宙之心衍生的……”

  张冶的这个说法,旷古烁今,虽然匪夷所思,但所有人都听得呆了。

  最后,张冶总结道:“宇宙之心,可以创造一个世界,但同样,它也能毁灭一个世界!”

  “这宇宙之心,被人为改造过了,成为了毁灭之心,将会摧毁我们的天界和其下辖的所有世界!”

  这也是张冶起先拿到宇宙之心时露出害怕神情的原因,更是张冶不顾一切想要把这个事实告知总司大人的原因。一旦宇宙之心引爆,不仅天界,还有其下辖的所有修真界统统都得完蛋!

  张冶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全场鸦雀无声,但过了片刻,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怒斥。

  “放屁,妖言惑众!”

  “我天界联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才抢夺了此物,你竟然说这是个祸害?”

  众人喊打喊杀,张冶不为所动,若是不把宇宙之心送出天界,迟早一死,也没什么好怕的。

  总司大人不像其他锻造师那样反应激烈,因为以他的层次知道的东西比别人更多,譬如这蓝色晶体来得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