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299章 御下不力

第299章 御下不力

  当张冶得到通知要在今夜子时去拜见主帅大人时,他和工匠营千户大人一般错愕,自己这种小角色,哪轮到主帅大人召见?

  张冶向千户大人打探了一下风声,千户大人也说不知情,张冶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到子时降临。

  子时刚到,就有中军士兵过来接人,张冶跟随,想要套点话什么的,结果人家压根不鸟他,看来军中不像其他机关那般好说话,张冶只好讪讪作罢。

  来到主帅营帐,里面灯火辉煌,时不时有军士出入,看来就算子时,主帅大人也事务繁忙。

  士卒进入帅帐汇报片刻,一个声音传出:“进来。”

  张冶整理了一番衣衫,进入帅帐。

  第一眼看到这个主帅时,张冶心中感叹,好一个威武大元帅,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仿佛就是天生的大将军,也怪不得能将飞云军治理得井井有条。

  “属下见过主帅。”张冶在玄仙面前,依旧只是一只蚂蚁,恭敬行礼,

  主帅正拿着玉简分析军情,等他放下手中的一枚玉简后才看向张冶,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双道意军刀是你打造的?”

  “正是属下。”张冶回答。

  “倒是个人才。”主帅赞叹了一句,继而说道,“从今过后,就为我飞云军效力如何?”

  张冶心头一跳,自己就一个小小的锻造师,用得着主帅亲自拉人?另外,灵宝司和军队比起来,虽然灵宝司内勾心斗角,但也比军中滋润啊,不是张冶怕死,好吧,就是张冶怕死,绝不敢长期待在军中。

  以飞云军主帅的力量,张冶相信他有能力把自己永远留在飞云军中,但张冶思索片刻,婉拒道:“属下欣赏飞云军的士气,仰慕主帅治军有方,但属下志不在此,还请主帅恕罪。”

  可能主帅就随便一说,见张冶拒绝,也就没有强求:“我这次深夜见你,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询问。”

  “属下知无不言。”见其没有强留自己,张冶松了口气,回答个问题罢了。

  “轮回念珠想必你也见过了,有没有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主帅的声音,有一种信任力,让人听了,恨不得对他掏心挖肺。

  张冶差点没忍住说出轮回之力的事情,但其心头一跳,强行打住,故作不懂的问道:“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主帅盯了张冶片刻:“本帅虽然不擅长灵宝锻造,但也能看出轮回念珠并非普通的灵宝,有一种不属于天界的力量夹杂其中,你能炼制双道意灵宝,难道看不出来?”

  看来哪怕有双道意灵宝克制轮回念珠,但主帅依旧想要寻根问底。

  张冶不敢说没有看出来,更不敢说轮回之力,现在的张冶太弱小了,有些事情藏在心头比较好。

  “原来主帅说的是这个,不仅属下看出来了,灵宝司上下锻造师都看出来了,只是无法去追踪那不明力量的来源,还请元帅恕罪。”

  主帅目光灼灼的盯着张冶,仿佛要看透他,但张冶神色如常,看不出端倪。

  主帅有些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退下吧。”

  “属下告退。”张冶呼出一口浊气,告辞离去。

  主帅看着张冶的背影,提笔写下一字:“假!”也不住主帅是从哪儿看出张冶在说假话的,但他并没有叫住张冶,放任离去。

  张冶回去的路上,也在思索主帅大人询问轮回念珠本质的用意,是为了检测自己是否知道太多而杀人灭口?还是单纯的想要追本溯源?

  不管是哪种目的,张冶现在都不敢掺和,本本分分,做完任务就功成身退。

  随后几天,张冶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营帐内锻造,除了吃饭的时候去一趟伙房,基本不会离开营帐。

  飞云军工匠营,一些锻造师注意到了张冶这个身份特殊的锻造师,因为有些事情属于秘密,更是引人好奇,众说纷纭。

  “那个张执事就算是灵宝司的执事,也不过相当于我工匠营中的百夫长,凭什么有独立营帐,还有十名军士护卫?”

  “你们听说了吗?这个外来的灵宝司锻造师,飞云军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他凭什么啊!”

  工匠营内,更多的是嫉妒,排外心理,人皆有之。

  “白老弟,你以前也是灵宝司的,这张执事到底什么来头?”有锻造师想起了什么,向一旁的白云海询问。

  这几天,白云海已凭借高超的手腕,融入进了工匠营这个新环境,此刻听人询问,白云海沉吟片刻,神秘道:“有些事情,不能说。”

  白云海越是藏着掖着,越是让人好奇,经过再三追问,白云海才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那我说了你们可要保密哦。”

  “白老弟放心,我们的嘴严实呢!”锻造师们拍着胸脯保证。

  白云海这才小声说道:“张执事以前为南天府城驻军打造过一批丹炉,炸了,百死千伤,听说过这事吗?”

  “听说过,但那不是灵宝司一个姓钱的执事主谋吗?”有人问到。

  “屁,那是背锅的。”白云海瞪了说话人一眼,“我跟你们讲,张执事上面有人,他来飞云军,纯粹就是为了捞钱捞功劳的,我有确切的消息,他一件中品灵宝可以获得的利益是我们的数倍,而且等他回灵宝司就能升主事了!”

  白云海一知半解,通过其二叔,知道张冶是因为一项军事机密而来到军营,但他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恶意抹黑、中伤。

  听到白云海的话,工匠营的锻造师们深信不疑,本来就对张冶不满,这一下更是激起众怒。

  “岂有此理,当我飞云军什么了!”

  “坚决不能让此等败类继续为祸我工匠营!”

  “走,我们去找千户大人评理去!”

  飞云军治军严明,坚决抵制一切丑恶现象,锻造师们群情激奋,一拍即合,当即向着千户大人的营帐走去。

  白云海眼中有一抹得意,不管张冶来飞云军是做什么的,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做不下去!

  今日,千户大人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例行去找张冶拿今天锻造好的双道意灵宝,但刚出门,就被手下的各个锻造师堵了,什长有数十个,百户长也有好几个。

  千户大人看到众人神色不善,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千户大人,属下斗胆问一句,那张执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帅大人明令,飞云军中一切皆按规矩法度行事,那张冶不就仗着上面有人,竟然来我工匠营剥皮,我们不服!”

  ……

  众人七嘴八舌,千户大人逐渐明白过来,敢情这群家伙以为张冶是关系户过来镀金的!

  飞云军中纪律严明,任何人都可以检举不法行为,所以这些什长、百户联袂而来,为了讨个公道。

  千户大人有些无语,张冶的事情属于主帅大人首肯的军事机密,岂是你们闹一闹就能阻挡的?

  这些家伙也有认为是千户大人在以权谋私,使得千户大人更为气恼,懒得解释,呵斥道:“张冶的事情不是你们可以了解的,都给我滚,谁敢再来闹事,杀无赦!”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千户大人这么一呵斥,众多锻造师虽然不敢闹腾了,但心里更气了,甩袖离去。

  “这千户大人摆明心头有鬼,我们得找主帅大人检举!”

  “以我们的级别,是见不到主帅大人的!”

  “咱们罢工,把事情闹大,主帅大人必然过问,看这吴千户到时还有没有那么猖狂!”

  “此言有理!”

  自古以来,军中哗变的事情屡禁不绝,任何一点小事都可能是哗变的诱因。其实这些锻造师平日里不敢这么做,但被白云海一挑拨,既是嫉妒,也是热血上头,所以咽不下这口气。

  为了仙界抛头颅洒热血,还敢有人来我们来头上作威作福,没这个道理,锻造师们心中这般想着,一拍即合,决定来个工匠营大罢工。

  当白云海得知了众人的打算,心头吓了一跳,他本只想煽动众人逼走张冶,却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一旦出事,他这个始作俑者肯定逃不了干系啊?

  不过,白云海想了想也没阻止,自己不就说几句话罢了,后面的事情可不是本少爷发动的,倘若事情闹大,真坏了张冶的好事,岂不妙哉?

  白云海如此想着,并无悬崖勒马,反而推波助澜。

  第二天,吴千户接到工匠营全体罢工的消息吓了一哆嗦,连忙前去视察,果然,锻造师们安安静静的坐在炉位前,就是不开工。

  “放肆,你们这是找死!”吴千户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千户大人,我们为仙界抛头颅洒热血,只想要一个公平!”

  “仙府各部门黑暗、以权谋私也就算了,没想到有人会把魔爪伸到飞云军,我们不服!”

  有人开口出声。

  吴千户听到这些话,更是气得不行:“胡闹!”吴千户知道事情闹大了,很想解释一番,可是此等机密,又不能公开,急得他跳脚。

  就在此时,一个金甲的将军进入工匠营,吴千户看到来人,吓得脸色一白,当即以军礼单膝跪地:“主帅大人,属下御下不力,还请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