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323章 总管一怒

第323章 总管一怒

  张冶这才将挡在脸上的铁锤拿下,铁锤上竟然有好几道刀口。

  众人也逐渐明白过来,是张冶锻造的北风灵宝爆炸了,只是区区一件下品先天灵宝,竟然就有如此威力,不愧是大总管!

  那络腮胡……好吧,一脸的络腮胡是一根毛都没剩下,干脆叫他大花脸吧。

  这些外伤倒不至于要了仙人的命,大花脸几人茫然的看向张冶,话到嘴边,好几次都没能说出口。

  最终,大花脸想到了什么,一声爆喝:“大总管,没想到你的手中,也会打造这种伪劣的灵宝,竟然爆了,算是长了见识!”

  这家伙,受了这么大个教训,还不忘诋毁铁匠铺?

  张冶说道:“这灵宝,属于一次性灵宝,在受到外力作用的时候,就会爆炸,先前我准备给你说说功效和作用,但转眼就被你拿走了,实在来不及。”

  “对了,这灵宝还有个名字,叫做专炸贱人,可有满足?”

  “哈哈,专炸贱人……”在场众人哈哈大笑,他们明白这是张冶的报复,谁让这大花脸故意挑事呢。再说了,这花脸先前可没规定灵宝的作用和功效,张冶不算违约。

  若是大花脸的脸没有花,这一刻想必极为好看,当然,花了更好看。

  大花脸想反驳点什么,但自己好像还真反驳不了,大花脸几人取出几套衣衫重新穿上,再次上前:“大总管的手段,在下佩服,既然如此,我还有一件灵宝,想要请大总管锻造!”

  有的人,就是不长记性,张冶已经给过他机会了,但是大花脸不懂得珍惜。

  张冶很想下令赶走这几人,但又怕他们后面没完没了,便准备来一记狠的。

  “我说过会满足你的。”张冶人畜无害的一笑。

  大花脸犹豫片刻:“下品先天灵宝,弓箭样式,别的没有要求,但只要求开弓回头箭!”

  有句俗话说的好,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大花脸想要打造开弓回头箭,这已经违背常识了好不好。

  不过围观众人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大总管从没让人失望过,纷纷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张冶果然没有拒绝,爽快答应:“去交费吧。”

  大花脸眉头一皱,难道张冶又会?不过他确信这可使不了巧,便派手下小弟去交了钱。

  大花脸拿回单据拍在张冶的炉位上:“大总管,还有一点要求,不能是一次性的灵宝,不许自爆,不能……”

  大花脸为了稳妥,一口气补充数百条要求,张冶笑道:“这叫一点要求?”

  大花脸反正已经没有脸了:“能不能做?”

  “能,顾客的要求,铁匠铺当然要满足。”张冶转过身,这次开了炉,毕竟要打造弓箭。

  虽然大花脸是来挑刺的,但张冶打造得很仔细,没有半点敷衍的意思,顾客们不住点头,这便是大总管的气度。

  经过这次找茬事件,铁匠铺的口碑想必又会好上不少。

  至于其他掌炉,也被张冶的气势所感染,工匠精神当如此!

  没多久,张冶打了一张弓,一壶箭,标标准准的弓箭灵宝,不掺和半点水分,灌注的道意也很高级,若是没有开弓回头箭的要求,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弓箭灵宝。

  “打造好了。”张冶将弓箭交到大花脸手中。

  大花脸开始有些害怕接,生怕和上次一样灵宝自爆,不过他随即又放下心来,因为他要求了许多,张冶可做不了手脚。

  大花脸翻来覆去的查看了一番弓箭,想要找点瑕疵什么的说道说道,可这弓箭的做工,真是挑不出毛病。

  大花脸说道:“不得不说,大总管的手艺是不错的,但我的要求是开弓回头箭!”

  听到这话,围观者都怒了,要不要脸,这么好的一套弓箭,转手就能卖出十几块天石,竟然还要咄咄逼人!

  不过张冶并没有发火,轻描淡写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没有做到?”

  大花脸再次检查了一番弓箭,和普通的弓箭灵宝差别不大,射出去的箭绝不可能倒着飞吧?

  大花脸没有再说话,当即张弓搭箭,拉了个满月,这是准备把箭矢射得越远越好?

  嗖的一声,利箭破空而出,蹿入天际,消失不见。

  众人心头感叹,好弓,好箭!

  但大花脸没有说好,埋怨道:“大总管,回头箭呢?”

  张冶正准备说什么,那大花脸哈哈一笑,再次朝着天际开弓,接连射出去好几支箭矢,一个都没有飞回来。

  “大总管,你输了!”大花脸尤为得意。

  张冶叹息一声,他本想出言阻止,却已来之不及,不得不说,有的人比张冶会作死。

  散仙们心头为大总管鸣不平,但看大总管不想解释的样子,料来大总管的确没有做到大花脸的要求,真是遗憾。

  就在大花脸准备撒泼闹事的时候,嗖的一声,一道利箭穿入了他的大腿。

  大花脸痛呼一声,大惊失色:“何人敢暗算我?”

  大花脸话未说完,又有一箭射来,穿了他的肩膀,大花脸捂着肩膀,恶狠狠的看着张冶:“我明白了,大总管输了就想杀人灭口?光天化日,郎朗乾坤,我的妈呀……”

  大花脸见天上七八道利箭落下,四处躲闪,有眼尖的散仙反应过来,惊讶道:“大花脸,那是你射的箭!”

  “神马?我的箭!”大花脸茫然看向插在身上的箭矢,卧槽,的确是自己射出去的箭,难道开弓真有回头箭?

  大花脸这么愣神的功夫,有四根利箭没有躲开,插入了他的后背,痛得他嗷嗷大叫。

  看到这幕场景,众人或笑或嘲,大花脸自己要打造回头箭的,真是自作自受。不过众人敬畏的看向张冶,这个灵宝司的大总管,一手锻造技艺实在是出神入化,炼风成宝,弓箭回头,还有什么不能?

  大花脸被自己射得只剩下半条命,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在他小弟的搀扶下,一句狠话都不敢放,灰溜溜的离去。

  那回头弓箭没有拿走,拿走也没用,自己射自己的弓箭,谁要谁倒霉啊。

  散仙们恭维了张冶两句,张冶谦虚一番,继续锻造,仿佛并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中途张冶唤来王主事,耳语一番,王主事就离开了铁匠铺,也不知王主事去了哪儿。

  傍晚,大花脸糊了满脸药膏,打了绷带,和几个小弟骂骂咧咧的往家里走去。

  “这铁匠铺有些难缠,不过等老子养好伤后,再去闹他个天翻地覆。”

  “没错,不报此仇枉为人!”

  “先放出风声,说铁匠铺大总管有龙阳之好,怎么恶毒怎么来!”

  “老大高明!”

  ……

  大花脸几人刚进入院子,却见张冶四平八稳的坐在他家。

  “大总管?”大花脸见到张冶以及好几个高手在自己家里,狐疑一声就准备退出去,但大门已经被地仙后期的王主事封锁,大花脸退无可退。

  “大总管,您这么大一个人物,怎能私闯名宅,知法犯法不是?”大花脸色厉内荏的说道。

  “一个南天府城的小瘪三敢跟我说法?”张冶笑了笑,“打,打到我想要的消息为止。”

  铁匠铺里不仅仅是锻造师,也有高手,对付大花脸这几个小混混,就像鲁班玩斧头,关公耍大刀似的。

  开始那大花脸还挺嘴硬,边嚎边骂,但到了后面扛不住了,连连说道:“大总管饶命,是二总管指示小的去铁匠铺闹事的。”

  “二总管会跟你这种小泼皮来往?我不信。”张冶吩咐再打。

  那大花脸连连说道:“是二总管的手下马主事找到小的,马主事说只要办好了这件事,小的可以进灵宝司人事部当个闲差管事,料来这差事是二总管吩咐的,不然也许诺不了这么大的好处!”

  这大花脸倒是机灵,明明是马主事找他办事的,却一口咬定跟二总管有关系,不管是不是真相,想以此震慑张冶。

  不过张冶听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二总管下的手。

  “看来自己,还是太温柔了。”张冶莫名说了这句话,就起身往外走去。

  大花脸说道:“大总管,小的也只是受人之托,还请放了小的吧?”

  “杀了。”张冶干脆利落的下了命令。先前已经通过王主事调查了这大花脸几人的身份,南天府城的泼皮无赖,平日里没少干坏事,他们撞到张冶的枪口上,算他们倒霉,杀了也是替天行道。

  大花脸吓得打了个寒颤,鼓起勇气道:“就算你是灵宝司的大总管,也不能随便杀人吧?”

  “杀完后,放出风声,人是我杀的!”张冶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霸气离去。

  大花脸死的时候,眼神一直保持着惶恐和后悔,灵宝司二总管虽然牛,但大总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杀几个瘪三根本不用承担后果。

  早知如此,何必蹚这浑水呢?

  ……

  其实几个瘪三犯不着张冶亲自下杀令,但他这么做,只为震慑南天府城的那些宵小,以后看谁还敢来铁匠铺闹事,否则如苍蝇一般,无穷无尽,只当杀一儆百。

  杀了几个瘪三,张冶的怒火依旧没有平息。

  张冶来天界不少时日了,也沉寂得太久,该展露棱角了。

  二总管的宠臣,人事部的马主事,这天下了班,约了三五好友,准备去喝点花酒,刚走出人事大厅,却见张冶带人汹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