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340章 天骄之体

第340章 天骄之体

  近几天,南天府城发生了一件又一件的怪事,仙人们只觉脑子不够用了。

  首先,张冶在仙界灵宝交流会上夺魁。

  其次,天尊纳张冶为女婿。

  结果最后,张冶带着锦儿小姐私奔。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都不相信故事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

  南天府城很大,天尊的爪牙不可能一间宅子一间宅子的搜捕,不过用神念过滤,效率挺高的,不到一天,就把南天府城筛查了三遍。

  但是,张冶和苏锦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没有半点音信。

  “天尊大人,莫非张冶已经离开南天府城了?”手下向南天尊汇报。

  南天尊自然是不信的:“再给本尊找,任何一处角落都不要放过,倘若找不到张冶和锦儿,就别回来见我!”

  就在南天尊大发雷霆之时,天尊府附近的一处民宅中,张冶备了一桌酒菜:“今天是你我大喜之日,虽然没有宾客,岂能无酒?”

  苏锦甜甜一笑,在她眼中,或许有张冶就够了。

  这处民宅,张冶布置了混沌级阵法,可以隔绝神念窥视,而且地处天尊府的附近,又会让人放松警惕。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正是如此。

  所以张冶和苏锦,安安心心完成了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婚礼,拜天地,交杯酒。

  喝了些许仙酒,苏锦的脸蛋很红,也可能是羞赧的,在傍晚的霞光之中,显得格外诱人。

  张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连饮三杯仙酒也无法解渴,他喉头微动:“夫人,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们歇息吧?”

  苏锦的小脸越发红晕了,甚至不敢看张冶,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张冶只觉得这一刻洪荒之力爆发,将苏锦横抱而起,向着卧室行去。

  正所谓芙蓉帐暖,春宵一刻值千金。

  “等等,我有话与你说。”苏锦可能还是有些害羞,缩成一小团,紧紧捂着被子。

  张冶衣服褪了一半,哪能说停就停得下来,苏锦嘤咛一声,吓得连忙说道:“夫君,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这一声夫君,融化了张冶这个凶兽,虽然有些不甘心,但眼前的佳人,迟早都是自己的,来日方长嘛。

  张冶略微老实了些,但手上并不老实,揽着苏锦说道:“夫人,能不能长话短说?”

  苏锦觉得张冶的咸猪手好不安分,白了他一眼,但二人已经结为夫妻,倒是不好再拒绝,便靠在张冶怀里,温婉说道:“既然你我二人结为夫妻,有些事情,我不想瞒你。”

  “嗯,我听着呢。”张冶见苏锦的声音有些郑重,也没有儿戏,认真答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跟我说过,我注定会成为仙界最强的女子,那时我只以为自己天赋极佳,便努力修炼,不辜负父亲的期待。”

  “然而,我的修行资质只是中等偏上,花了很多年,很多资源,只能修行到金仙巅峰之境。我感到很沮丧,便去找到父亲,我想请求他原谅,因为我觉得辜负了他的期望。”

  “但父亲听完却哈哈大笑,他让我不要着急,说我迟早会成为仙界最强的女子。”

  “当时我很困惑,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天骄之体。世间的特殊体质,有万万种,而我的体质,却是最特殊的一种。”

  “天骄之体,遇强则强。”苏锦的美眸望着张冶,“你明白这什么意思吗?”

  张冶不是刚来天界,对于一些秘闻是知道的,这天骄之体,说白了就是最适合做道侣的体质,只要另一半有多强大,她就能有多强大。

  张冶按捺住惊讶,点了点头,苏锦便继续说道:“因为我的这份体质,激起了父亲的野心。”

  “我在父亲的眼中,就是未来的仙后。但当今仙帝年老体衰,必然不会娶妻纳妾,所以父亲便盯上了未来可能成为仙帝的人。”

  “南宫无极?”张冶明白了什么,脱口而出。

  苏锦答道:“没错,正是南宫无极。南宫无极同样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纨绔、混吃等死的富家公子,实际上,他的天赋很高,高过了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个仙人。”

  “很早的时候,南宫无极便到了天尊之境。父亲看到他的潜力,便与北天尊定了婚约,等南宫无极突破仙帝境界时,就是我和他的成婚之日。”

  “届时,南北天尊联手,而我与南宫无极都会拥有仙帝的实力,整个仙界甚至未来的天界,都将在我们手中。”

  张冶听到这儿,只觉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怪不得自己这般杰出,天尊依旧不肯将苏锦嫁给自己,原来是在下这么大的一盘棋。

  还有那南宫无极,既然提前来娶亲,说明他提前突破了仙帝境界?

  苏锦说道:“但是,我不喜欢南宫无极,而且知道父亲的阴谋后,我觉得他很可怕,所以我逃到了下界。”

  “在我逃走后,父亲发现我并非她控制的筹码,一边寻找我的同时,一边做着另一手的准备,或者,早就开始了另一手的准备。”

  “那便是与佛国合作,父亲想要今后推翻仙帝之时,以及在他和北天尊瓜分仙界时,佛主能出手。”

  “而父亲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佛国要建立六道轮回的无数魂魄,于是父亲就拿出了南天府域管理的十个下界,交给佛国,这就是修真界为何不能飞升的根源。”

  ……

  一切的谜团,就此解开,但张冶却更困惑了,权力真的那么重要么?不惜拿女儿的幸福、三界众生来换取权力?

  张冶愤怒的同时,又觉得力不从心,天尊背后牵扯的势力太过庞大,大得就像时代的车轮,已经停不下来,永远向着前方滚动。

  任何想要阻挡这个车轮前进的人,都会成为碾死在车轮之下的臭虫。

  苏锦眼中哀婉,凄凉的看向张冶:“我跟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是一个会带来不幸的人,如果你害怕的话,就趁早离开我。”

  苏锦是天尊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张冶抢走了苏锦,那就是在与南天尊、北天尊、佛国、以及南宫无极这个新晋仙帝作对!

  苏锦等待着张冶的回答,那么张冶会如何回答呢?

  张冶思索片刻:“既然你对我开诚布公,我也有些事情不想瞒你。”

  “以前我在下界开铁匠铺,有人欺负我修为微薄,有人觉得我太装逼,说要弄死我的大有人在。”

  “其实我很害怕会栽在这些人手中,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作死就好爽……”

  本来情绪哀伤的苏锦,被张冶这话逗笑,笑得花枝招展的。

  不仅是张冶的话好贱好想打他,那也是张冶对苏锦的回答和承诺。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会害怕那些天尊、佛国以及什么南宫无极,但他会一直作死下去,绝不会因此抛弃苏锦。

  这便是张冶,他的傲骨,绝不会为任何强权而折腰,这也是吸引苏锦的地方。

  而这些话,在苏锦耳中,比什么山盟海誓、海枯石烂,要动听得多。

  苏锦眼中,柔情似水,就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张冶,张冶的确忍不住了,一把将苏锦扑倒。

  莫名又想吟诗,但还没想到该吟哪首诗,一个声音仿若雷霆,滚滚传遍整个南天府城:“张冶,我知道你还在南天府城,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倘若不出来,我便让铁匠铺寸草不生。”

  张冶忽的坐起,南宫无极!

  起先,张冶认为铁匠铺是官方背景的势力,虽然是自己建立的,但自己只是一个总管,天尊的怒火不可能把铁匠铺牵连其中。

  但是现在,南宫无极这个臭不要脸的,找不到张冶,便想屠杀无辜,逼张冶现身。

  而且南宫无极敢这么说,证明这个行为已经得到了南天尊的许可。

  苏锦的手,抓着张冶的胳膊,摇着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张冶又何尝不知道一旦出去,就是送死。但铁匠铺,是张冶的心血,里面的锻造师虽然不是张冶的亲人,但他们都追随张冶而来,而且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干系。

  更何况,里面还有张冶的领路人,王主事有恩于自己,张冶不可能不在意他们的死活。

  不得不说,张冶并非以往那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心态。南宫无极抓住铁匠铺,就抓住了张冶的软肋。

  张冶的思想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他不敢去怀疑南宫无极只是说说而已,顶尖的仙人,是漠视生命的,也是不会在乎别人看法的,真的屠了铁匠铺,对于南宫无极来说也只是杀了几只蚂蚁。

  可张冶一旦现身,又会把自己搭进去。所以张冶现在,进退两难,如坐针毡。

  铁匠铺这边,喜庆的红色布置还没有拆除,锻造师们被集中起来,畏惧的看着那个站在屋顶的年轻人。

  “阁下若是觉得可以利用我们逼大总管现身,那就大错特错了!”王主事朗声说道。

  南宫无极俯视着他,饶有兴趣道:“哦?但闻其详。”

  “因为我们都讨厌大总管,天天骂他张扒皮,试想一下,大总管怎么会为讨厌他的人而现身?”王主事说到这儿,看向全场锻造师,“大家说是不是啊?”

  锻造师们明白了什么,纷纷附和,虽然他们崇拜、敬仰张冶,但只有说这些违心的话,才有可能保护自己,保护大总管。

  所以锻造师们破口大骂,骂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狗血淋头,但他们眼中却很平静,甚至,还有些释然。

  就算骗不过南宫无极,大总管听到我们这么骂他,或许他就不会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