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382章 不死传说

第382章 不死传说

  张冶来不及思考更多,包围圈越发严密,张冶虽然竭尽全力,但他已经被打了好几拳。

  若非实力高深,早就炸成血雾了。

  张冶使出浑身解数,既杀不了黑魔神,也逃不出去,等到十头黑魔神并拢的时候,就是张冶的死期!

  ……

  一天后,希望之城那边,矿工们陆续反回,一个个心有余悸,但也将矿区的消息带回。

  南宫烈第一时间知道消息,欣喜若狂:“儿啊,为父总算杀了张冶,为你报仇了啊!”

  “张大师……张大师为了救我们,一个人拖住了十头黑魔神,张大师是个好人!”

  铁匠铺这边,苏锦知道了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崩溃了,画儿也是一脸后悔害怕,早知道那是黑魔神的陷阱,也绝不敢让爹爹去这么冒险啊。

  苏锦眼睛红红的,说道:“画儿,你好好在家,我去看看你爹爹!”

  画儿说道:“我也去。”

  苏锦犹豫片刻,点了点头,便想带着画儿去接应张冶,但还未出门,门口响起敲门声,苏锦开了门,愣在原地。

  “城主?你来做什么?”苏锦认出对方是希望之城的城主,当即将画儿护在身后。

  南宫烈换了面孔,所以苏锦并不知其真实身份。

  南宫烈说道:“张大师的事情,我听说了,深表遗憾,此次过来,就是想请夫人到我城守府,与众多仙帝强者,商讨救援事宜!”

  苏锦以为希望之城要帮忙,心道人多力量大,便道了声谢,但刚走两步,苏锦又退回铺子。

  南宫烈问道:“夫人为何不走?难道不想救张大师了?”

  苏锦自然想去支援张冶,但不代表她急昏了头,此事有些蹊跷,所以苏锦说道:“有劳城主挂念,但小女子决定自己去救张大师。”

  说着话,苏锦就要关门,但南宫烈一把按住,仿佛受到了侮辱,气愤道:“莫非夫人是信不过在下?”

  苏锦咬牙,索性说道:“是!敢问城主,那么大一个黑魔石矿,所有人都去挖掘,为何单单城主麾下,一个人都没有去?”

  苏锦心思玲珑,矿区没有出事的时候,她还不怎么在意这件事,现在矿区出事了,此事必然与城主势力脱不了干系。

  南宫烈怔了怔,嘿嘿笑了笑,为了不让手下损失,倒是百密一疏,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侄女不愧是南天尊家的大小姐,心思聪颖,伯父佩服啊!”南宫烈的声音,不再隐藏,笑着赞叹了一句。

  苏锦脸色一白,虽然南宫烈改头换面了,但这声音他认了出来:“你……你是北天尊南宫烈?”

  “念无极,原来如此!”苏锦想到南宫烈的化名,就明白南宫烈是为其爱子复仇的。

  苏锦一咬牙,奋力想将铺门合上,铁匠铺被张冶布置了阵法防御,只要关上门,南宫烈这个仙帝中期也不一定能攻进来。

  但是,南宫烈死死抵着大门,苏锦的力量比之小了不少,无法关上。

  南宫烈先前想骗苏锦出铁匠铺,就是知道铁匠铺有防御大阵,但现在看来,好似只要不关上门,阵法就不能启动。

  南宫烈心下大定,一步跨入铁匠铺:“侄女,我儿无极那么爱你,你却背叛了他,不过伯父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的。”

  南宫烈目露凶光:“给我儿陪葬吧!”

  苏锦牵着画儿,一步步后退着,满眼的惶恐与无力。

  南宫烈更是心头大定,直接进入了铁匠铺,看着柔软无力的苏锦,心中又冒起了邪火,这么娇滴滴个小美人给我那死儿子陪葬也太可惜了,不如就替自己的儿子,好好鞭笞这小贱人几年。

  至于苏锦身边的那小妮子,虽然不知道跟张冶什么关系,不过养几年,又是个大大的美人。

  想到这儿,南宫烈嘿嘿笑了起来,准备伸手拿下这对大小美人,但此时,苏锦眼中的畏惧忽然消失,她伸手一点,铁匠铺内霞光道道!

  霞光化为锁链,将南宫烈里三层外三层的捆了起来,铁匠铺的阵法防御,可不仅仅只是防御超绝,还能制敌。

  苏锦先前佯装柔弱,就是让南宫烈步入这陷阱。

  当南宫烈被锁住,苏锦衣袖一荡,一柄混沌仙剑握在手中,刺向南宫烈。

  而画儿手中多了柄匕首,亦是杀向南宫烈,虽说那匕首平平无奇,但身上散发着天尊强者的威能。

  画儿来天界时日虽短,但也奇遇不断,更何况这天界大变,她也曾获得过黑魔石提升自己的修为,所以小小年纪,便已有天尊修为。

  二女发起了致命一击,南宫烈眼中流露出一抹惊讶,但随即,他哈哈大笑起来:“以为这样能困住我么?”

  南宫烈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仙帝后期的威压排山倒海,铁匠铺的霞光锁链顿时散去,而苏锦和画儿如遭重击,喷出一口血,飞退倒地。

  “仙帝后期?”苏锦喋血,一脸不敢相信,南宫烈竟然藏得这么深!

  作为希望之城的城主,手中的资源比想象中的还要丰富,那城内的假张冶凭借坑蒙拐骗都能晋升仙帝,他一个城主,又为何不能是仙帝后期呢?

  虽然凭借黑魔石的仙帝后期算不得真正的仙帝后期,但也能算是大灾变前的仙帝中期,就算碰上了以前的四大仙帝至尊,也能斗上一斗,不会轻易落败。

  张冶的铁匠铺防御,能压制仙帝初期,但南宫烈显然已经不在此列。

  “倘若张冶在,或许我还会忌惮几分,但可惜,张冶已经死了。”南宫烈极为享受这复仇的一刻,脸上笑眯眯的,一步步走向苏锦。

  苏锦说道:“张冶不会死的,就算你杀了我,他也会为我报仇的!”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得住我?”南宫烈冷笑一声,隔空一甩,啪的一声,苏锦漂亮的脸上浮现出好大一个掌印。

  “臭东西,有本事你冲我来!”画儿受了重伤,但咬牙切齿的骂道。

  南宫烈看都没看画儿,声音幽冷:“不着急,等会儿慢慢收拾你。”

  随即,南宫烈蹲下,看着苏锦的脸蛋,啧啧两声:“这么漂亮的姑娘,倒是舍不得再打你脸蛋了……”

  南宫烈的目光游走在苏锦妙曼的身姿上:“我儿好像没有享受到你的滋味,那为父的,就帮帮我那可怜的儿子吧。”

  “不仅如此,我还要把你剥光丢在希望之城,让所有人都来尝尝张大师夫人的滋味,嘿嘿……”

  苏锦脸色惨白,她宁愿死也不愿受到此等侮辱。

  就在苏锦下定决心准备施展绝圣弃智,与南宫烈同归于尽时,忽然,苏锦脸色有一抹喜悦:“夫君!”

  南宫烈冷哼:“死到临头了,还玩这种小把戏,有意思么?”

  南宫烈伸手就向苏锦的胸前抓去,但还未碰到,一道黑光从南宫烈的后背穿胸而过。

  这是张冶的骨刀!南宫烈惊鸿一瞥,认了出来,吓得半死,顾不得身体被洞穿的重伤,当即伸手抓向苏锦。

  不得不说,南宫烈这样的枭雄脑子转得就是快,他受了重伤,甚至没有耽搁时间回头或者用神念去看张冶是否真正回来了,而是想着将苏锦抓住要挟,只有这样才能有活命的资本。

  但是南宫烈的手还没有碰到苏锦,黑光再次从莫名的角度射来,南宫烈的手臂齐肩而断,痛得他直接呼了出来。

  那神出鬼没的骨刀,连仙帝都无法窥视,南宫烈心生退意,不敢再拿苏锦,准备跳墙而走。

  但此时,只听一个声音,幽冷肃杀:“来都来了,还想走么?”

  南宫烈心头一个咯噔,的确是张冶的声音,不过他想着,自己一心想逃,你能耐我如何?

  然而,碰的一声,南宫烈撞到了一个无形屏障上,头上撞出好大一个包,摔落地面。

  南宫烈打了几个滚,知道自己受了伤已经无法突破铁匠铺的防御了,便想从来时的大门逃出,但一把黑得滴水的骨刀,蹭的一声来到南宫烈面前,在其眉心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南宫烈咽了咽口水,不敢轻举妄动,这才看向张冶,他眼中有些不敢相信,张冶怎么可能从十头黑魔神手中回来的呢?

  当然,南宫烈更多的是后悔,并非说后悔与张冶作对,而是后悔没有去查验张冶是否真正死去,就急不可耐的针对苏锦。

  “张……张大师,这都是误会!”南宫烈说道。

  然而张冶看都没有看南宫烈,径直走向苏锦,将其抱在怀里:“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苏锦眼泪花花的摇了摇头:“夫君,你平安无事就好。”

  画儿在那儿小嘴一瘪,呜呜哭着爬了过来,也要抱抱。

  张冶心道我抱我媳妇儿,你丫凑什么热闹,准备一脚踢开,但苏锦却是将画儿抱在了怀里,安抚道:“不要怕,爹爹回来了。”

  张冶一脸懵逼:“什么爹爹?”

  铁匠铺遭此一劫,苏锦心神慌乱,倒是说了漏嘴,此刻很想说出画儿的身份,但画儿连忙和苏锦打眼色,苏锦只好说道:“我已将画江山收为义女,你不就是她干爹么?”

  “干爹?”张冶一阵无语,不过还是接受了,只要媳妇儿开心就好。

  再说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张冶觉得画江山也挺可爱的,总是让张冶想到自己的女儿,倘若画儿在的话,按照妖族的年龄,差不多也这么大了吧?

  张冶查看了二人的伤势,给她们服下丹药,随即说道:“等我一下。”

  张冶的面孔,前一刻还如阳春三月,这一刻突然变成了寒冬腊月,杀气四溢的走向南宫烈。

  南宫烈明明是个后期仙帝,但被张冶这么盯着,觉得自己真是没有了半点反抗之心。

  “你……你要做什么?”南宫烈的声音,有些颤抖。

  “城主大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张某自问没有得罪你,为何要趁我不在,欺负张某的家眷?”张冶的声音,冷冽得像九天之上的寒风,足以冻住万物。

  张冶回家的时候,倒是没有听到南宫烈的身份。

  南宫烈哪敢答话,苏锦在一旁说道:“夫君,他是北天尊南宫烈,南宫无极的爹。”

  张冶恍然大悟,身上的杀气更甚了:“怪不得你叫念无极,原来是想你的那死鬼儿子了,也罢,本座就送你去见他!”

  既然其中没了误会,张冶自然要痛下杀手了,况且,张冶也猜测,先前城外开店的那些麻烦事,说不得也是这南宫烈暗中使袢子呢。

  新仇旧恨,唯有一杀方能解决。

  张冶正要动手,南宫烈嗷嗷叫道:“张冶,你,你不能杀我!”

  张冶莫名想到南宫无极死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心道连杀人家父子俩,便准许他说个遗言吧:“你有什么遗言交代?”

  南宫烈其实也想不出不杀自己的理由,先前威胁苏锦的那些话,恐怕张冶都听见了,倘若自己是张冶,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南宫烈犹豫片刻,问道:“矿区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南宫烈知道难逃一死,但格外困惑这件事,倘若弄不清楚,死不瞑目。当然,他想问的是张冶怎么活着回来的,但怕激怒张冶,所以只问矿区的事情。

  张冶冷笑:“怎么,你安排杀我的陷阱,难道还要问我?”

  黑魔神揪着张冶不放,加上南宫烈欺负上门,所以张冶怀疑是南宫烈布置的一切。

  南宫烈说道:“矿区是个陷阱没错,但并非老夫布置的,老夫自问没那般大的能力。”

  “不是你布置的?”张冶将信将疑,说得也是,黑魔神不近人情,没道理会听从南宫烈的吩咐吧?

  张冶犹豫片刻,便将当时的事情,娓娓道来,算是让南宫烈死个明白。

  原来,当时的张冶被黑魔神十方夹击,情况危急,张冶犹如笼中之鸟,无处可逃。

  索性,他就不逃了,施展了绝圣弃智,与那几个黑魔神同归于尽了。

  不过那些黑魔神很强大,仙帝级的绝圣弃智,只炸死了俩,其他的缺胳膊断腿,还是生龙活虎的。

  黑魔神们见张冶死了,就准备离去,不料,张冶又活了过来,黑魔神们仿若见鬼,吓了一跳,但再次张牙舞爪的去进攻张冶。

  张冶吸了一口气,又施展了绝圣弃智,再次炸死了几个黑魔神。

  剩余的黑魔神一脸懵逼,他们见过仙人的绝圣弃智,但从没见过能发出两次绝圣弃智的仙人啊。

  或许这次张冶死透了吧?黑魔神们发现张冶炸成了渣渣,便拖着残破的身躯,准备离去,但猛然,张冶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