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408章 神来之手

第408章 神来之手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宝来阁那边忽然乱作一团,只因张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跟踪自己两个人的尸体放到了宝来阁的正门前。

  不多时,铁匠铺的大门被人敲得哐哐作响,张冶素来早起,直接开了门:“哟,吴掌柜起得好早。”

  吴掌柜眼睛有些红,指着身后的两具尸体:“你杀的?”

  张冶看了一眼,故作惊讶道:“吴掌柜何意出此言?昨天我店门口也被人摆了尸体,说不定是同一个变态所为,建议吴掌柜去报官。”

  万界市场有执法者的,否则这么多仙人聚集,岂不乱套。但吴掌柜一听,当下气得半死,明白人的确是张冶杀的,可报官有个屁用,没有证据啊。

  最让人气愤的是,张冶明知杀虬髯汉的是宝来阁,现在死了宝来阁的人也推卸到宝来阁头上,还当着吴掌柜的面骂变态,真是打碎了牙齿往嘴里吞,不得不气啊。

  “很好!”吴掌柜咬牙,“我很期待等会儿张大师与宝来阁的第二场锻造切磋!”

  “既然我昨日开了口,那是绝不会食言的,尽管放马过来吧。”张冶背着手,气定神闲。

  “哼!”吴掌柜当即领着人返回了宝来阁,虽然昨日已经做了准备,但今天必须得万无一失,再次准备一番。

  “刘大师,等会儿的对决切莫轻敌,那张冶邪性的狠,竟然把我派去的探子给杀了!”吴掌柜对着面前一个黑衣老者说道。

  这黑衣老者是宝来阁的一级锻造师,擅长打造混沌灵宝,这种层次的锻造师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的,吴掌柜请求了许久他才同意与张冶切磋的。

  刘大师好似并不重视,轻描淡写道:“吴掌柜无需多言,本座自有分寸。”

  吴掌柜虽然是宝来阁的老板,但对这些一级锻造师可不敢呵斥,见这刘大师漫不经心的样子,吴掌柜只好叹息一声,说道:“刘大师,我还有个请求,到时候赌注之中,加入生死。”

  “那张冶竟敢杀我的人,就算交出铺子也无法泄我心头之恨。”

  刘大师自视甚高,觉得张冶怎么都会输的,加什么赌注都无所谓,应了下来。

  吴掌柜得到了刘大师的同意,当即重新起草赌约契书,等待天亮后对决。

  至于为什么要等天亮,吴掌柜要在万众瞩目中,让宝来阁击败张冶,挽回先前的名誉损失。

  否则就算赢了或者杀了张冶,也无法为宝来阁带来荣誉。

  ……

  日晒三竿,万界市场活了起来,特别是灵宝片区,人群络绎。

  不为别的,只因为宝来阁与神奇铁匠铺在今日有一场决战,到底是宝来阁一雪前耻,还是神奇铁匠铺再次爆冷门获胜呢,众人不得而知,议论纷纷。

  “听说宝来阁今日派出的锻造师是刘大师!”

  “外号一宝难求的刘大师?他竟然愿意出手,料来张冶必败无疑了。”

  “我看也不一定,昨日王大师与张冶切磋的时候,还不是说张冶必败无疑,结果却是王大师输了,我看张冶藏得很深,是个有大本事的人。”

  “大本事的人?再大本事能有刘大师的本事大?”

  铁匠铺和宝来阁还没有开始对决,场外的观众颇有大打出手的架势。

  铁匠铺内,吴掌柜带着一票手下和那个刘大师前来,吴掌柜说道:“张大师,咱们还是按照昨天的老规矩,切磋锻造之术,用两间铺面添作彩头如何?”

  昨天赌的是一间铺子,现在赌两间,吴掌柜是准备把昨天失去的一间铺面连本带利拿回来了。

  张冶没什么问题,因为这样的话,代表他可以再拆宝来阁的两间铺面。

  吴掌柜见张冶同意,便继续说道:“另外,我们宝来阁的刘大师出一次手不容易,而且刘大师有一个习惯,但凡与人切磋,总喜欢赌上生死,因为锻造师的荣耀便是生命!”

  “所以新约定一行,加入生死条款,胜者生,败者死。当然你放心,这只是刘大师的习惯,你输了的话,只要说几句好话,刘大师必不会当真的。”

  不这样说,吴掌柜怕张冶不答应。

  张冶看了刘大师和吴掌柜一眼,自然不会相信这个鬼话的,不过别人送上门来,哪有不收下的道理。

  张冶答应了下来,看来今天不仅要拆两间门面,还要再拆一个一级锻造师。

  双方签字画押,锻造术的对决即将开始。

  但在此时,张冶忽然说道:“且慢!”

  吴掌柜在一旁冷声说道:“张大师,难道你想反悔不成?咱们白字黑字,可是立了字据的。”

  吴掌柜今日必杀张冶,夺回店铺,是不会让张冶反悔的。

  张冶笑道:“不是,昨天那个小厮解说得很好,不如再请他来助兴如何?”

  昨天吴掌柜为了宣扬宝来阁的名声,就让一个小厮站在门口与外面的观众解说,结果闹了个灰头土脸,今天就不想多此一举了。

  但听张冶这么要求,吴掌柜一想,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有刘大师出手,必然万无一失,所以就把昨日的那个小厮叫了过来。

  “诸位看官,刘大师想必就不需小的细说了,那可是咱灵宝片区数一数二的锻造大师,曾参与过万界市场的城池塑造……”明明说不需要多说,结果那小厮还是洋洋洒洒的说了数千言。

  最终,小厮把话语放到了张冶身上,不过他不像昨日那般恶意贬低,毕竟张冶的实力,已经得到了证明。

  “张冶,仿佛从天而降的一个男人,虽然之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他在昨天正面击败了宝来阁的王大师,一鸣惊人,灵宝片区,无人不识他的名字!”

  小厮说到这儿,被旁边的吴掌柜眼睛一瞪,不敢再多说下去,便话锋一转:“不过今天,他的神话必将终结在刘大师的手中,因为刘大师的双手,被称作为上苍之手,他是当之无愧的灵宝之王!”

  虽然小厮的解说还是在偏袒宝来阁,但张冶听着就是觉得舒服,很有氛围,把材料准备完成后,张冶的状态也调整好了。

  这个对手是个难得的锻造大师,与其切磋,说不定有所收获,所以张冶认真了起来。

  至于那刘大师,始终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很让人怀疑他仰着头怎么锻造。刘大师从头到尾都没说话,或许是不屑于说话,但当开始锻造的时候,刘大师也专注了起来,一双手仿佛抚琴的少女之手,轻快而又准稳。

  这便是真正的大师,可以傲慢万事万物,但唯独对自己热爱的事物充满了敬畏。

  虽然那刘大师自称是混沌级灵宝大师,但像张冶这样的行家一看就知道刘大师是在锻造鸿蒙至宝。

  或许这便是吴掌柜的精明之处,表面上锻造混沌灵宝,不管张冶能否打造,实际上刘大师都会打造出鸿蒙至宝,造成碾压性的差距。

  张冶看破不说破,毕竟这也没有违规。而且看刘大师的操作,想必是近期才掌握鸿蒙至宝的炼制的,不甚熟练。

  所以张冶装作不知,继续锻造着手中的混沌级灵宝。

  吴掌柜是个商人,不会锻造灵宝,但他经营此道,眼力还是有的,一眼便看出张冶还在傻乎乎的锻造混沌灵宝,而刘大师的鸿蒙至宝已经几欲成形。

  吴掌柜很得意,就算你张冶会锻造混沌灵宝又如何,真以为本掌柜没多做点打算?

  此时,门庭处的小厮继续向着外面做着解说:“张冶的灵宝初具雏形,那是……”小厮嘶了一口气,“张大师的灵宝,竟然极品混沌灵宝!”

  但凡能打造混沌灵宝的,都是大师,更何况张冶成就的是极品混沌灵宝,小厮情不自禁的将直呼张冶的名字更改为张大师。

  门外看客也发现了这一幕,纷纷心头赞叹:“不愧是能和宝来阁叫板的人物,果然没看走眼!”

  这一下,就算张冶失败,也必然没人敢轻视,能炼制极品混沌灵宝的人物,势必得到众人尊敬。

  那小厮回过神来,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张大师最为关键的时刻,他要灌注本源之力了,众所周知,本源之力的灌注要恰到好处,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每个锻造师在这一步无不小心翼翼。只见张大师将本源之力从晶核中吸取出来,我的天啊,张大师竟然特别粗鲁的将本源之力强行塞入极品混沌灵宝中,完全没有前戏,以我解说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一下恐怕会前功尽弃……”

  弃字还未说完,小厮再次倒吸一口凉气,疯了似的咆哮道:“不对不对,极品混沌灵宝炼制成功啦!张大师看似随意的灌输本源之力,恐怕这一招是大道至简、返璞归真的手法,所以才那般的拙劣,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口齿生津、余音绕梁的神来之手!”

  小厮似乎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阵营,对张冶叹为观止,那醉心于锻造鸿蒙至宝的刘大师也被众人的欢呼惊动,瞥了张冶一眼,眼中有些讶然,极品混沌灵宝,的确不错。

  不过随即,刘大师眼中又有一抹戏谑,等自己的鸿蒙至宝成形,必将六宫粉黛无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