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434章 此心如冰

第434章 此心如冰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界王察觉到张冶并非普通的仙帝,但她并无畏惧,一声轻喝,冰封万里。

  不仅界王宝殿,连带着整个飞雪城也被冰封其中,人们还维持着正在做的事情,但统统定格,可见这界王手段不凡。

  然而,一道火光从冰封中喷出,就像岩浆喷涌一般,轰隆一声,那冰封万里的寒冰就像琉璃般碎裂成渣,城里的仙人们被释放出来,心有余悸的看向界王宝殿。

  先前的冰封万里,绝对是界王发出的手段,那么现在的赤焰九天,又是哪位大能的招数?

  张冶引爆了鸿蒙大阵,不过以他现在的锻造术足以将爆炸的威能控制在一个范围内,不用与其同归于尽,也不会波及到城里的无辜人。

  界王首当其中,哪怕道君的修为也支撑不住,惨嚎一声,当即求饶:“我认输!”

  张冶恨不得杀她,但还需要她去释放韩灵儿,所以将灵宝爆炸的余威散去,界王露出真容,她不复先前的骄横跋扈,身上插着三四把还未爆开的鸿蒙至宝,若非道君的修为强横,恐怕早已死去。

  张冶喝道:“还不把韩灵儿放了!”

  界王眼神中怨毒而又畏惧,谁能料到一个仙帝拥有着击杀道君的力量?不过,面前的男子以鸿蒙至宝结成大阵,才将自己重伤,这等手段,必然无法再施展一次。

  界王正在心里打着算盘,只见张冶伸手一挥,又是几十件鸿蒙至宝飞出,不对,起码有上百件。

  界王小腿一软,连忙说道:“这边走!”

  进入了地底的密道,七拐八弯,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大厅,一颗硕大的心形冰晶中封印着韩灵儿的身体,这和玉简中记录的情形一模一样。

  张冶心痛不已,当即御使鸿蒙至宝斩向那蓝色冰晶,然而锵的一声,鸿蒙至宝被弹了回来,这蓝色冰晶竟然比鸿蒙至宝还要坚硬?

  那界王说道:“这是寒冰之心,鸿蒙至宝可奈何不了它!”

  张冶怒火喷涌:“把她放出来,否则,我让你陪葬!”

  界王说道:“既然人是我弄进去的,自然有办法将其放出来,不过,我有个条件,事后你不得杀我,否则,我宁愿一死。”

  这界王自知放出韩灵儿之时便是她的死期,所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此开出条件。

  张冶好生气,但一咬牙:“我张冶起誓,若你能将韩灵儿完好无损的交给我,我不杀你!”

  界王松了口气,又看向一旁的慕容红妆:“还有你!”

  虽然慕容红妆只是个仙帝,但万一她也会使用灵宝大阵杀人的手段呢?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这界王心机缜密,张冶还真做的这个打算。可为了救出韩灵儿,慕容红妆也只好起了个心魔大誓。

  界王放下心来,当即掐了道指诀,以秘法打向寒冰之心。

  寒冰之心散发着幽幽蓝光,韩灵儿的身子正在从寒冰之心里面慢慢向外挪动,要不了多久就可离开寒冰之心。

  可就在此时,韩灵儿忽然睁开了眼睛,绽放出强烈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而那界王啊呀一声,喷出一口血,施法中断。

  张冶叫了几声灵儿,可韩灵儿好似听不见,整个密室都在剧烈的颤动起来,张冶询问那界王怎么回事。

  界王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韩灵儿好似要和寒冰之心融为一体了!”

  “有什么后果?”张冶再问。

  毕竟这关系到界王能否活命,所以她认真思索了片刻:“性命应该无碍,但她的意识,可能会被寒冰之魂所控,变成另外一人!”

  “你的意思是……”张冶睚眦欲裂,拿着鸿蒙至宝欲一剑杀了界王。

  可就在此时,那寒冰之心忽然消融,韩灵儿就像海绵吸水一般,将寒冰之心全部纳入体内。

  她的身躯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而她的双眼如寒冰一样冷漠,这深深刺痛了张冶的心,张冶试探道:“灵儿,我是张冶!”

  韩灵儿将目光看了张冶一眼,仿佛万年冰山一般,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这是根本就不记得张冶了。

  那界王趁着张冶发愣的机会,化为虹光欲要逃离,可韩灵儿伸手一指,那界王变成一坨冰块从空中落下,摔得四分五裂。

  一个道君初期的界王,竟然被韩灵儿一指点死,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慕容红妆心头一惊,护在张冶的身前,现在的韩灵儿没有自我意识,又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是得格外小心。

  但张冶却拦住了慕容红妆,眼睛血红,一步步走向韩灵儿:“灵儿,我不相信你不记得我,我是张冶,灵台镇那个打铁的……”

  韩灵儿的内门毫无波动,甚至在她的身后,浮现一片冰锥,寒光熠熠,不用怀疑这些冰锥的威力。

  “夫君,你不能再往前走了!”慕容红妆焦急道。

  张冶回首,挤出一个笑脸:“小妆,灵儿不会伤害我的。”

  说完,张冶毅然决然,大步走向韩灵儿,嘴里继续说道:“你不记得了么,那年我开铁匠铺帮你修复飞剑,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我便送你回灵台宗,月光下的你好美,从那时起我便爱上了你……”

  “后来,我们在灵台宗外遇到伏击,其实当时我怕得要死,但我想着,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认怂吧,所以我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没想到,我把那两个人都杀了,那是我第一次杀人,吐了好久……”

  “又后来……”

  张冶说着一切和韩灵儿的过往,韩灵儿的眼神似乎有一丝闪烁,但猛然,韩灵儿一声轻斥,那无数冰锥仿若暴雨般砸向张冶,慕容红妆吓得惊呼:“张冶,小心!”

  然而,那无数的暴雨冰锥,虽然罩着张冶,却无一例外避开了张冶的身子,插满了他的周身地面,却不伤其分毫。

  慕容红妆捂着嘴,一脸后怕,看来,韩灵儿正在逐步恢复意识,她的本意不愿伤害张冶。

  张冶仿若未觉,眼睛都没眨一下,踩着地面的冰锥,走向悬浮在空中的韩灵儿:“在神兵结界里,我被阿花吃了,但我能听到你在外面的哭泣,你说你想和我一起去死,你个傻女孩,当时我就想着,此生非你不娶……”

  张冶来到了韩灵儿的面前,韩灵儿呼吸急促,就那般愣愣的看着张冶。

  张冶伸出手,摸到了韩灵儿冰冷的脸蛋,韩灵儿眼睛红红的,声音有些呢喃:“张……张冶?”

  慕容红妆擦了擦眼泪,这个疯子,还真把韩灵儿的意识唤醒了。

  但猛然,慕容红妆惊呼道:“小心!”

  可根本来不及,韩灵儿手中凝聚了一把冰剑,一剑从张冶的心口刺了个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