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46章 神兵结界

第046章 神兵结界

  时间一天天过去,没有人知道小恩来自哪里,不过张冶倒是习惯了小恩的存在,觉得她不过是刁蛮任性了一些,倒也好相处。

  这几天,灵台镇发生了一件大事,内门前十的独孤策,被人杀掉暴尸桃花溪,这让灵台宗高层大怒,责令门内全力缉凶,整个灵台镇筑基以上的修士都被筛查了一遍。

  万幸张冶有隐藏修为的能力,灵台宗的弟子看他只是个炼气期,问都懒得问。

  不过几天过去,独孤策的死,一点头绪都没有。

  灵台宗,独孤策的尸首停放在执法堂,大长老亲自前来查看。

  韩无双守着独孤策的尸身,眼睛血红,这几天就像老了几十岁,头发斑白了许多,他见到大长老,连忙起身行礼:“大长老。”

  “免礼。”大长老叹息一声,韩无双也真是可怜,妻子离他而去,唯一的弟子也撒手人寰,宗门能做的,就是帮忙找出真凶。

  大长老查验了一番独孤策的尸身,一旁的执事长老解说道:“经过查验,独孤策受到两次伤害。第一次,是后背的重伤,但他用了金钟符,没有致命。第二次,就是贯穿胸口的剑伤,这是致命伤。”

  “一举击溃金钟符护身,只能说明是上品以上的法器所为,执法堂正在排查所有拥有上品法器的修士,包含散修和宗内修士。”

  大长老点了点头,认可了执法堂的做法。

  “可推测过杀人动机?”大长老询问。

  “独孤策的乾坤袋和其他物品都在,不是杀人夺宝。”执事长老报告道。

  “那就是仇杀了?”大长老若有所思,随即看向韩无双。

  韩无双苦涩的摇了摇头:“策儿为人和善,不曾与人结仇。”

  大长老没做评价,他见过独孤策,绝非和善之人。

  “无双,若是再过些时日依旧没有线索,我会请宗主以神通查出真凶,一定还你公道。”大长老做出承诺。

  “多谢大长老!”韩无双跪拜一礼,咬牙切齿道,“到时候,还请大长老让我手刃那凶手,为策儿报仇。”

  大长老颔首应允,这是宗门应尽的职责,大长老离去前再次看了一眼独孤策的伤口,这等剑伤,让他不由得想起张冶的极品法器来。

  但随即大长老摇了摇头,张冶只是个炼气修士,不可能杀了独孤策,况且,又不是只有张冶才拥有神兵利器。

  一切,都等宗主回来定夺吧。

  韩灵儿那边,千辛万苦采回无情花,却得知独孤策身死的噩耗,这让她格外悲哀,毕竟和独孤策一起长大,就算没有擦除爱情的火花,也情同手足。

  全宗上下,笼罩着一层悲戚,唯有一个人获得了意外之喜,那就是好久没有出现的黄斗。

  张冶得罪李星辰,黄斗觉得是自己的原因,一直努力修炼,想要到时候阻拦李星辰。

  这次内门比试,因为实力不错,加上一点运气,让他成为内门的第十一名,但也止步于十一,这让他惆怅了许久。

  结果独孤策死了,宗门懒得重新选拔,直接让黄斗候补了前十的位置。

  “也就是说,我能进神兵结界了?太好了!”黄斗高兴得跳了起来,只有每年的内门前十,才有资格进入神兵结界,若能在里面获得一番机遇,就能实力大涨,缩小与李星辰的差距。

  看着众人怪异的目光,黄斗反应过来,毕竟他是因为独孤策死了才候补上来的,故作悲愤道:“独孤师兄,既然你选择了我,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其实黄斗对独孤策的死没有一点感觉,毕竟每年都要死那么多弟子,也伤心不过来,而且独孤策整天在宗门里耀武扬威的,欺负过不少人,活该他作死。

  甚至,黄斗对那个杀掉独孤策的凶手有点莫名的感激。

  ……

  韩灵儿陪着父亲办了丧事,才面有戚戚的回到铁匠铺上班。

  “她是谁?”韩灵儿和小恩相见,异口同声的向张冶问道。

  张冶没来由一阵心虚,咳嗽一番说道:“灵儿,你请假的这几天,我捡了个丫鬟。”

  “小恩,这是韩灵儿,还不打招呼。”

  张冶简单介绍完,小恩若有所思,这几天她被张冶调教得服服帖帖,虽然还是改不了刁蛮任性的脾气,但认可了丫鬟的身份,当即对韩灵儿施了一礼:“见过主母……”

  “卧槽……”张冶面红耳赤,连忙训斥道,“小恩,错了,韩灵儿只是我的朋友,现在在店里帮忙。”

  随即,张冶又一脸窘迫的对韩灵儿说道:“这丫头受了伤,脑子不好使,后面我一定狠狠教训她。”

  韩灵儿怔了怔,她觉得这个小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仔细一想,又不知道以前哪里见过。

  韩灵儿被小恩称呼主母,她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开心:“小嘴儿真甜,你今年多大啊?”

  小嘴甜?张冶尝过,那可是深有体会。

  “十六。”小恩想了想回答道。

  随即,韩灵儿上前拉着小恩的手:“不介意的话,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

  小恩除了性子有点野,倒也是个容易相处的人,甜甜一笑:“灵儿姐姐。”

  就这样,两个女孩一下就拉近了距离,聊得热火朝天,倒把张冶晾在了一边,根本插不上话。

  张冶宽慰的看着这一幕,不管是小恩还是灵儿,在铁匠铺打个伴也好,而且两个女孩站在一起,花枝招展的,也格外的赏心悦目嘛。

  没过几天,灵台宗的前十弟子在长老的带领下,来到一处乱石林立的古地,血神教也有长老护着年轻弟子前来。

  这片古地,就是神兵结界的入口,而神兵结界,是一处奇妙的场所,传说里面拥有无数神兵利器,谁要是获得神兵认可,就有可能传承一门功法,实力暴涨。

  譬如韩无双,他年轻的时候进入过神兵结界,侥幸获得中品法器无双剑,但最重要的,他通过无双剑得到了无双剑法的传承,因此一举突破金丹,立下赫赫威名。

  当然,也并不是每个进入神兵结界的人都能满载而归,就像韩灵儿,她进去过不止一次,但什么好处也没捞着。

  顺带一提,神兵结界是灵台宗和血神教的先辈共同发掘的,因为利益巨大,两个门派兵戎相见,高手尽出,斗了无数年,两方都伤亡惨重,神兵结界也险些崩溃。

  为了可持续发展,两个门派一商量,最终决定每年只开启三天的神兵结界,各自筛选门内十个筑基境的弟子进入,寻找机缘。

  血神教那边,领头的长老是个皮包骨头的老者,他阴阳怪气道:“老不死的,这次你怎么想着带队过来?”

  以往的时候,金丹长老带队即可,不过这次的灵台宗,却是元婴境的大长老亲自领队。

  “我日你的坟。”大长老冷哼一声,他先是接到血神教由元婴老祖领队的消息,害怕门内弟子吃亏,才亲自动身前来。

  两个元婴境的长老斗上了嘴,双方弟子也充满敌意的看着对方,进入神兵结界,除了获取机缘,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杀掉对方宗门的天才。

  “这次灵台宗的内门前十,质量不高啊,难道后继无人?”不知何人开头,血神教的弟子开始起哄。

  “到时候别被爷爷碰到,否则一定要你好看!”

  血神教的弟子,无法无天惯了,出言不逊。

  灵台宗这边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个弟子斥道:“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血神教的十个天才,只回去了一个……”

  这话一说出口,血神教那边噤若寒蝉,去年李星辰进入神兵结界,杀了血神教的九个天才,只有一个逃出了神兵结界,而且还疯了。

  “哼,你们又不是李星辰!”血神教那边回过神来,叫嚷道,“听说这次灵台宗的内门第一是个娘们……”

  “我为你们感到羞耻,灵台宗必将全军覆没!”

  “好想把灵台宗的内门第一压在身下,那滋味肯定销魂……”

  听着血神教的鬼吼鬼叫,韩灵儿面沉如水,一道红光闪过,叫得最凶的血神教弟子只觉口中有些腥,一条舌头带着血水就喷了出来。

  “上品法器?”血神教弟子那边愣了愣,随即拔出佩刀,叫骂道,“竟敢动手伤人,真以为血神教怕了你们不成?”

  “住手!”大长老一声爆喝,灵台宗这边当即收手,血神教也被他们的长老喝止。

  “李如龙,还没进入结界,你的门人就动手伤人,得给我一个交代!”血神教长老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如龙,是大长老的名字,听对方这么一说,大长老眉头一皱,看向韩灵儿:“你为何割人舌头?”

  韩灵儿还没有说话,其他弟子纷纷说着当时的情况,阐明是血神教出言不逊在先的。

  大长老点了点头:“下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你不应该割人舌头。”

  韩灵儿收了剑,抱拳道:“大长老教训得是。”

  “你应该直接杀了他。”大长老轻描淡写的说完,凝空一指,那断了舌头的血神教弟子瞬间头颅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