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56章 冤家路窄

第056章 冤家路窄

  黄斗眼尖,惊呼道:“血神教的人。”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为眼红,灵台修士纷纷拔出佩剑,就要去和血神教厮杀。

  但张冶说道:“不用管他们。”第七层的巨龙已经消失,说不定正一层一层的找了过来,哪里有时间理会这血神教的人。

  张冶驱使巨牛,换了个方向继续飞奔。

  血神教众人回过神来,有人问道:“血子,还追杀他们吗?”毕竟,灵台修士掌握了一只兵兽。

  血子一咬牙,虽然不知怎么回事,但他拥有灵器,又是金丹修为,倒也底气十足:“一头兵兽而已,他们故意避开,定是怕了,给我追!”

  “遵命!”

  ……

  “张冶,血神教追上来了。”韩灵儿看向后方,眉头一皱。

  “他血神教来找死,我灵台宗还怕了不成!”黄斗抽出上品飞剑,“张老板,灵儿师姐,在下愿打头阵!”

  “我也愿意!”灵台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上品法器傍身,战意雄浑。

  若是血神教追不上,张冶就不打算管了,但不知道那些修士是打了鸡血还是怎么的,蹿得比兵兽还快,反正迟早得碰上,不如早点解决这个麻烦。

  “都好好坐着。”张冶一拍牛头,“阿牛,撞死他们!”

  灵器兵兽堪比金丹巅峰、半步元婴的存在,对付几个筑基修士罢了,一头就能撞死大片。

  巨牛哞了一声,当即调转身形,狠狠撞向以血子为首的血神修士。

  血神修士们见到兵兽杀来,脸色一白,只有血子稍微淡定点,一咬牙,当即祭出一把灵器,全力催动,与巨牛来了一次正面交锋。

  轰隆一声巨响,仿若天崩,巨牛不断后退,撞塌了好几座山峰,灵台修士也纷纷跌落地面。

  张冶抱着韩灵儿,落定地面,皱眉道:“金丹巅峰?灵器?”

  血子为了击溃兵兽,暴露了金丹巅峰的实力。

  “卑鄙的血神教,竟然混进来一个金丹巅峰!”

  “我们一定要上报宗门,找你血神教讨个说法!”灵台修士聚集在一起,拿出上品法器,严阵以待。

  “杀光你们,就不需要什么说法了。”血子先前还担心出动全力会导致结界崩溃,现在看来,结界比想象中的稳固。只要杀掉在场的灵台修士,事后灵台宗也不知道金丹高手进入过结界。

  血子准备下令杀人,但韩灵儿忽然开口:“你是血子?”

  血子愣了愣,看向韩灵儿:“美女,你认识我?”

  韩灵儿神色凝重:“不认识,只是看你年纪轻轻,就有金丹巅峰的修为,所以猜测到了。”

  “没错,本座正是血子!”血子桀桀笑了起来。

  先前听到韩灵儿的询问,灵台修士心中就是一咯噔,现在听到血子自己承认了身份,无不后背发凉。

  传闻血子是血神教的继承人,年幼的时候,就放进妖魔洞中厮杀,只有活着回来的那个,才能成就血子之位。

  所以,每个血子无不是天资卓绝、比妖魔还要凶残狠辣之辈,没想到血子亲自进入结界,灵台修士只觉得凶多吉少。

  就在此时,有血神教修士认出了张冶,说道:“血子,那就是伤了宇文长老的张冶!”

  血子看向张冶,有些疑惑,这个炼气修士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他犹豫了片刻,说道:“张冶,离开灵台宗,为血神教效力,我饶你不死。”

  血子身为未来的继承人,高瞻远瞩,想要拉拢张冶这个能打败宇文化的锻造师。

  “我本就不属于灵台宗的人。”张冶说道。

  灵台修士诧异的看着张冶,虽然张冶说的是事实,但他们一直以为张冶是自己人,失落不已。

  韩灵儿心中苦楚,不过张冶能活下去比跟着自己一起死的好。

  “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血子本以为要多费口舌,没想到张冶如此识相,当即夸赞了一句,随即又看向韩灵儿,桀骜道,“你这么聪明,杀了可惜,不如也归顺我吧,本座正好缺个炉鼎。”

  血子出言不逊,但灵台修士敢怒不敢言。

  就在此时,一个更加狂傲的声音响起:“但灵台宗有人属于我。”张冶一把握住韩灵儿的手,凶狠的看向血子,“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信不信老子灭了你?”

  张冶的话,霸气森然,韩灵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张冶说自己是她的女人?

  灵台修士也是齐齐一愣,原来张老板一开始就没打算归顺血神教,而且在这等关头,张老板对韩灵儿不离不弃,让人又相信爱情了!

  “张老板,纯爷们!”

  “铁血真汉子,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

  灵台修士备受鼓舞,张冶一个炼气修士尚能怒骂血子,他们怂个屁啊,要死也要死得有尊严,再次升起战意。

  “张冶……”韩灵儿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额……”张冶刚才一激动,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面红耳赤的解释道,“内个,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店员,身为老板,当然保护你啦!”

  韩灵儿抿着嘴唇,笑意盈盈,一把挽着张冶的胳膊:“是,老板大人。”

  这话酥的,张冶险些丢了魂。

  血子回过神来,看到这一幕怒气冲天:“张冶,你想灭了我?信不信本座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我捏死你,连一个手指都不用!”张冶收起旖旎,开口喝道,“阿牛,没死的话就给我起来叫人!”

  先前巨牛被打昏了,张冶故意拖延时间,就是等它苏醒。

  血神修士大惑不解,谁是阿牛?叫什么人?

  就在此时,巨牛兵兽从碎石中爬起,仰头哞哞叫个不停,翻译过来,差不多就是:“哎哟卧槽,碰到硬茬子了,兄弟们赶紧过来削人!”

  “装神弄鬼,给我杀光他们!”血子不相信张冶能和兵兽沟通,但也怕迟则生变,当即下令杀人。

  战斗一触即发,地面却隆隆颤抖起来,修士们站立不稳,摔倒一片。

  不多时,大地恢复了平静,血子斥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

  不过,血神修士们只是仰着头,对血子的话置若罔闻。

  血子好奇,也抬起头,这一看,冷汗直流。

  上百只山丘大小的兵兽遮天蔽日,它们低着头,眼珠子都比人还大,凶残的盯着众人,獠牙森森。

  巨牛哞哞不停,兵兽们又将目光看向张冶,眼中充满了敬畏,纷纷低头行礼。

  血子看到这一幕,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想起先前灵台修士乘兵兽而行的场景,莫非张冶,真能御使兵兽?

  “全部杀光!”张冶就像万兽之王,一声令下,兵兽们怒吼一声,开始动手杀人。

  血子打了个寒颤,他虽是金丹巅峰,又有灵器相助,但也不敢和这么多灵器兵兽打架,现在他总算明白张冶为何说一根手指都不用就能碾死他,连忙喊道:“张老板且慢,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卧日!”

  张老板且慢个鬼,血子本想跟张冶谈谈条件什么的,却见张冶带着灵台修士,早就乘着巨牛跑没了影。

  “快撤!”血子躲避着兵兽攻击,当机立断。

  “血子大人,怎么撤啊?”血神教修士欲哭无泪,他们已经被兵兽围得水泄不通,根本撤不了。

  “大家合力一处,我掩护你们先走!”血子拿着灵器,一刀斩退一只兵兽,吩咐着众人。

  “血子大人仗义,今日之恩,属下没齿难忘!”血神修士们聚集在一起,紧随血子的脚步。

  但就在此时,血子忽然调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天而起。

  兵兽们没有理睬逃掉的血子,把脚狠狠跺向地面的血神修士,毕竟,杀一群比杀一个舒坦。

  血神修士们被兵兽踩得口吐鲜血,他们临死前才反应过来,这是被血子当做诱饵坑了!

  “血子,你不得好死!”血神修士们愤怒出声,但他们很快就被踩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血子左突右闪,凭借金丹修为和灵器之利,还真从百十头兵兽的包围中脱困而出,飞向高空。

  不得好死?血子看着地面冷笑道:“我福大命大,怎么可能会死,你们为我献出生命,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血子看着张冶几人消失的方向,就算知道张冶可以御使兵兽,但他吃了这么大一亏,肯定不会放过张冶,当然,他不会再明刀明枪的对上,暗杀,才是血子最擅长的手段。

  想到这儿,血子得意一笑,准备追向张冶,但此时,天空蓦然一黑。

  血子狐疑,转过头来,吓得魂飞魄散,一只巨大的龙头正与他大眼瞪小眼,而龙身藏入云中,仿佛没有尽头!

  “张冶,你他妈欺人太甚!”血子有些想哭,你让兵兽来群殴咱也就算了,弄来一条龙,这才是真正的作弊好吧!

  血子只来得及嚎叫一声,巨龙一口将他吞下。

  巨龙看了看地面颤栗磕头的兵兽,随即神龙摆尾,朝着张冶离开的方向追去。

  “张老板,为何我们要逃?”黄斗觉得有兵兽相助,根本不需要逃嘛,而且等血神教修士死后,把他们的乾坤袋捡来,定能发笔横财。

  “不为什么。”张冶回头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心里莫名瘆得慌,催促道,“阿牛,若是你能再跑快点,我封你当长腿将军!”

  “哞!”巨牛累得口吐白沫,但速度真加快了不少。 更晚了,谢谢支持。话说回来,今天来了好一波新大佬,求个票票,求个打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