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68章 寒阴绝脉

第068章 寒阴绝脉

  “大长老英明!”从始至终,都是那李星辰作死,而且这是生死台上的较量,不管谁生谁死,都不担当责任,修士们为大长老的判决,喝彩鼓掌。

  二长老怒视这群修士,喝道:“都给我闭嘴!”

  随即,二长老阴鹜的看着李如龙:“大长老,辰儿就算不是你的弟子,但也是灵台宗的门人,你就要这样包庇凶手么?”

  “虽然本座对李星辰之死感到惋惜,但这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大长老声音郎朗。

  “好一个咎由自取!”二长老拳头紧握,“李如龙,别以为我会怕你,我必杀张冶为辰儿报仇!”

  “怎么,想与我练练?”大长老气势冲天。

  灵台宗的两个元婴老祖,目光成电,煞气喷涌,一时之间,风云变色。

  修士们打了个寒颤,要是这两人打起来,那还不天翻地覆啊?

  但就在此时,一个青衣少女降落生死台,虽然她轻纱覆面,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拥有倾世容颜。

  不过在场的修士,除了张冶,没人敢看,包括灵台宗的两位元婴老祖,皆是低头抱拳:“见过宗主!”

  这是灵台宗的宗主?张冶见到这个青衣少女的一刹那,虽然看不到面容,但隐隐觉得,她和小恩好像,可是,二者的气质又截然不同。

  听修士们称呼她宗主,张冶倒也没再胡思乱想,也跟着抱了抱拳,算是见礼。

  青衣少女,月亮般的眸子盯着张冶看了好久,随即呵斥道:“身为元婴老祖,竟然要动手打架,不害臊吗?”

  大长老恭敬道:“属下知错。”

  二长老则面有欣喜:“宗主,这张冶杀我弟子李星辰,大长老包庇真凶,还请宗主为属下做主!”

  灵台宗主,那是有口皆碑的护短,好比前段时间,韩灵儿被血神教的弟子伏击了,苏锦便去把血神教宗主的半边身子砍了。二长老觉得,宗主必然会站在他这一边!

  灵台修士也觉得大事不妙,倘若苏锦要杀张冶,大长老就真的拦不住了。

  大长老眉头一皱,想要解释什么,苏锦呵斥道:“滚回去,闭关百年!”

  二长老神色一喜:“李如龙,你还不滚!”

  大长老面有悲戚,歉意的看了张冶一眼,宗主之令,他无法违背:“张小友,老夫对不住你……”

  张冶眉头紧皱,不会要栽在这儿吧?他握着骨刀,手心紧张得出汗。

  苏锦的眸子,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旋即,她转过身,看着二长老:“叫你滚回去,难道没有听见?”

  敢情宗主没有让大长老滚,而是让二长老滚啊,这剧情翻转得让人大脑梗塞,修士们呆若木鸡。

  二长老本在暗爽,但突然被苏锦叫滚回去,他好不甘心,这还是那个护短的宗主吗?不会是个假冒的吧?

  “宗主,我滚回去没问题,可张冶他杀了我们灵台宗的弟子啊!”二长老鼓起勇气,出声提醒。

  “所以呢?”苏锦一如既往的冷漠。

  “所以……”二长老见苏锦拔剑,打了个寒颤,当即改口,“所以属下这就滚回去。”

  二长老一溜烟就消失了身影,甚至都不敢对张冶甩句狠话。

  虽然不知苏锦为何性情大变,但大长老躬身一礼:“宗主英明。”

  其他修士也附和道:“宗主霸气!”

  但苏锦并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赞誉,只是美眸盯着张冶。

  张冶一愣,你看我干啥,小爷虽帅,但也不喜欢活了几千年的妖精啊!

  张冶拱了拱手:“多谢宗主相助。”

  苏锦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睛都眯成了月牙,但她声音威严:“张冶,这次你杀我灵台弟子,事出有因,本座不与你计较,但敢有下次,本座必然杀你!”

  张冶心道,哼,我还杀了独孤策呢,但他一脸真诚:“宗主请放心,灵台宗,是我家,团结友爱你我他!”

  苏锦要不是知道张冶杀了独孤策,还真信了,翻了张冶一记白眼,说道:“都散了吧。”

  “是!”修士们面带笑容,张冶杀了李星辰,全身而退,他们也为张冶感到高兴。

  苏锦就要飞走,张冶忽然说道:“小恩?”

  苏锦神态自若,毫无反应,化为青虹,消失天际。

  张冶叹息一声,看来真不是。

  而飞行中的苏锦,笑骂道:“小滑头,差点着了你的道,哈哈!”

  吴长老安排外门弟子收拾着战局,张冶这个始作俑者倒是无事一身轻,修士们上前拍着马屁:“张老板刀剑双绝,二长老嘴都气歪了!”

  “张老板,不知你是否婚配?小女十八,刚好待字闺中。”

  “张老板,你腿上缺挂件不?”

  ……

  张冶打着哈哈敷衍着,径直走到韩灵儿身前:“灵儿,咱们回家。”

  韩灵儿心事重重,被张冶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张冶疑惑道:“又要请假么?”

  韩灵儿欲言又止,最终说道:“张老板,我想辞职。”

  张冶一愣,很想问一句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但张冶随即想到,韩灵儿现在是筑基巅峰了,在铁匠铺打工,的确有失身份。

  再说了,张冶得罪了二长老,说不定韩灵儿忌惮呢?

  所以,张冶并没有劝阻,而是点了点头:“行,我把你这个月工钱结了。”

  韩灵儿目露惨然,她辞职,主要是觉得现在的张冶太优秀了,太耀眼了。而她一直都被张冶关照,就像个花瓶一般,什么都帮不上。而张冶直接批准了辞职,这让韩灵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果然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不用了。”韩灵儿是个要强的女孩,转身离去,出了镇子,御剑飞起。她一直没有回头,因为不想让张冶看到自己流泪,同时,韩灵儿下定决心,一定要追上张冶的脚步……

  张冶挠了挠头,他感觉到韩灵儿不开心,可自诩自己没有招惹到她啊?难道李星辰是韩灵儿暗恋的人?不对啊,韩灵儿喜欢的不是我吗?

  张冶正在困惑时,系统叮咚一声:“成功斩杀李星辰,获得防具锻造大礼包(法器级别)。”

  无数防具的设计思路和锻造工艺源源不断的注入张冶的脑海,张冶将韩灵儿的事情暂且放下,仔细消化着这门新的锻造技术。

  回到铁匠铺,张冶情绪不高,关门歇业。可是一闲下来,就会心乱如麻,张冶索性去试试防具锻造。

  张冶取出一面断成两半的盾牌,这是当初和韩灵儿遇到血神教伏击时获得的战利品,张冶叹息一声,开始修复。

  不多时,盾牌修复成功,中品法器,足以抵挡金丹大能的徒手攻击。这便是防具法器的迷人之处,你拿着中品飞剑不一定能杀死金丹,但拿着中品防具,金丹大能也不一定杀死你,所以防具法器,弥足珍贵。

  “哟,看不出来,你除了会刀剑锻造,还会修复盾牌?”阿花出声夸赞。

  张冶情绪不高,没有搭理阿花,将意识投入材料商城,他现在得罪的人太多,想要打造一件贴身防具保命。

  张冶花光了这段时间存下的所有积蓄,购买了一些稀有材料,不多时,一件锁子甲打造完毕,张冶心情好了不少,立马贴身穿了起来。

  “张冶,我知道你怕死,但有本座在,炼虚之下都不是问题。”阿花大包大揽。

  “保命手段,多多益善。”张冶笑了笑,没有过多解释。

  很快到了夜晚,张冶翻来覆去睡不着,阿花被折腾得也没能好好休息,抱怨道:“张冶,不就一个女人嘛,有什么放不下的?”

  “哦,你放下凝香公主了?”张冶一句话就怼了回去。

  凝香公主,就是阿花以前的老婆,这让阿花有些哑口无言。

  但随即,阿花不服气道:“我与凝香不一样,她有我的骨肉,而且我们生死与共,那韩灵儿为你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张冶若有所思,过了许久才说道:“当初,我一个人来到灵台镇,无依无靠,若非韩灵儿帮忙,恐怕我也活不到现在。”

  阿花不是外人,张冶也没什么顾忌,继续吐露心声:“虽然现在的我,看起来混得不错,好像韩灵儿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从来没有忘记,在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只有她,会伸出援手……”

  有的时候,爱情就是这般简单,阿花是条经历过爱情的龙,明白了张冶为何放不下,就好比凡间的那些状元郎,功成名就,不忘糟糠。

  “行,我收回先前的话。”阿花顿了顿,“不过,你们能分开,我觉得是一件好事。”

  “此话怎讲?”张冶不满问道。

  “上次从神兵结界出来,碰到韩灵儿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问题,当时我说这女孩眼瞎了才看上你,其实并不是我想说的……”阿花叹息一声。

  张冶怔了怔,呵斥道:“有话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寒阴绝脉。”阿花说完这几个字,见张冶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说道,“这是一种罕见的先天绝症,活不过二十。”

  张冶脑袋里嗡的一声,仿若五雷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