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74章 宗主判决

第074章 宗主判决

  “张冶,你干嘛?”韩无双气恼不已,张冶虽说有护甲法宝,但血神教用了破甲符,一物降一物,张冶本身不过一个筑基修士,又不要元婴符,这不找死吗?

  韩无双正要去把张冶拉回来,但他被两个血神修士缠住,根本无法脱身,只能干着急。

  “来得正好!”张冶被重点关照,有四个金丹高手向张冶杀来,“别弄坏了护甲法宝!”

  至于能不能杀死张冶,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关心张冶身上价值连城的防御法宝。

  领头的金丹巅峰挥刀欲杀,但张冶手中的骨刀,蓦然爆发出强大的威能,血神修士手中的刀齐齐一颤。

  金丹巅峰满眼惶恐:“王器?怎么可能!”灵台宗和血神教都没有王器,但一个筑基修士拿着王器杀人,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疯狂的?!

  然而他话音未落,张冶一刀划过,金丹巅峰的头颅冲天而起,血喷如泉!

  张冶一击得逞,并未停下,快如鬼魅,挥舞着骨刀,就像索命修罗,一个接一个的头颅冲天而起,杀完四个血神金丹,刚好两息。

  韩无双那边,早已催动元婴符,轰杀了一个金丹修士,而剩下的那个金丹巅峰,本来快把韩无双斩杀了,但看到张冶这一幕,吓得呆住当场。

  韩无双得以喘息,但也震撼莫名,张冶不会是被哪个妖魔夺舍了吧?不对,韩无双注意到张冶手中的骨刀,他瞳孔放大,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我的妈呀,王器!”

  被这声音一激,血神修士回过神来,虽然他也害怕,但知道想要活命,必须擒住韩无双!

  韩无双因为被张冶震撼到,反应慢了一拍,眼见血神修士就要砍杀到自己,他避无可避,不过死到临头,反而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张冶了。

  但就在此时,张冶呵斥一声:“去!”

  骨刀化为白虹,赶在韩无双被杀前,射穿了最后的血神修士。

  随即,骨刀在目瞪口呆的韩无双面前晃了一圈,仿佛在嘲笑韩无双先前追杀张冶的事情,随即飞回张冶的手中。

  张冶松了口气,走上前来:“没事吧?”

  韩无双受了些伤,并无大碍,但这一会儿他有些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才试探道:“张冶,既然你能杀掉他们,为何先前不动手?”

  “装逼效果好啊!”张冶随口打了个哈哈。

  韩无双一阵无语,但他忽然想到,张冶凭借王器是能杀光所有血神修士,可这需要一定的时间,韩无双必然撑不过去。

  所以,张冶先前以伤换命,就是为了降低韩无双的生命危险。

  想到这儿,韩无双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生不起一点仇恨。

  张冶盘旋了一圈,把先前重伤昏迷的血神修士补上一刀,顺便把他们的乾坤袋收了过来,张冶也没细看,抓出其中几个递给韩无双:“来,分赃。”

  金丹修士的乾坤袋何其珍贵,张冶分出一半,眼睛都不眨一下,这让韩无双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

  见韩无双怔住,张冶露出一副肉痛表情,多给了韩无双一个乾坤袋:“嫌少啊?看你是未来岳父的份上,就多给你一个吧,但最多就这一个啊!”

  韩无双自从妻子去世后再也没笑过,加上后面唯一的弟子也死了,整天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但这一刻,他实在没忍住,开怀大笑:“哈哈……”

  “看你财迷的,不就多分了一个乾坤袋嘛,至于高兴成这样?”张冶一脸嫌弃。

  韩无双被这话呛住,咳嗽了老半天,随即将乾坤袋一把递还张冶手中,恶狠狠道:“用几个乾坤袋就想收买我,告诉你,你杀独孤策的事情没完,跟我回灵台宗接受制裁!”

  张冶叹息一声,看来终究躲不过啊,他犹豫是否要跑路时,韩无双补充道:“不过,你杀了这么多血神教的金丹高手,我会替你向宗主求情的。”

  “这样啊……”张冶感觉到韩无双的态度转变了,而且灵台宗大长老挺讲道理的,犹豫片刻,“行吧,我跟你回灵台宗!”

  ……

  灵台宗正殿,大长老和二长老闹得不可开交,二长老像个无赖一般,哪怕被打得鼻青脸肿,攥着大长老死活不肯撒手,所以闹到了宗主苏锦这儿。

  “宗主,二长老这样,你也不管管?”大长老欲哭无泪,张冶一定是性命关头才召唤他的,耽搁了这么一阵子,恐怕人都凉了!

  苏锦觉得这一幕有趣,但声音威严道:“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一万岁了,还和小孩一般胡闹?”

  “张冶性命攸关,二长老却不让我前去,这哪是胡闹?”大长老又踢了二长老两脚。

  “张冶?”苏锦眉头一皱,正准备亲自前往铁匠铺时,忽然有弟子通报:“宗主,韩无双求见。”

  二长老心中舒坦,不枉自己挨了这么多揍,哈哈大笑道:“大长老,你不用去了,那张冶杀了独孤策,肯定被韩无双做了!”

  张冶杀了独孤策?大长老咬牙喝道:“子虚乌有的事情,那韩无双胡闹,你这个当二长老怎么跟着胡闹?”

  苏锦心头一惊,韩无双怎么知道是张冶杀的独孤策,她眉头一皱:“宣!”

  不多时,韩无双领着张冶走进大殿,二人都有些狼狈,看来定是狠狠打了一架。

  看到张冶没事,苏锦和大长老松了口气,二长老则有些懵,老子不是给你一道元婴符的么,怎么不把张冶杀了?

  韩无双仿佛没有看到二长老质问的目光,当即躬身一礼:“见过宗主,大长老,二长老……”

  张冶也跟着抱了抱拳。

  “免礼。”苏锦说了一声,随即明知故问道,“韩无双,你带张冶来这儿所为何事?”

  “启禀宗主,张冶是杀害独孤策的凶手,我带他来,是为接受宗主审判。”韩无双恭敬回答。

  苏锦以往包庇张冶,说独孤策是被一个老魔头杀的,韩无双把张冶带来,必然找到了什么证据,当然,只要苏锦不重提老魔的事情,其他人就装作没有这件事。

  更何况,万一是宗主没有推衍出真凶,为了面子,随口一说的呢?

  “张冶,本座问你,独孤策真是你所杀?”既然张冶都被拖来了,苏锦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是。”张冶倒也坦然。

  “果然是你,真是胆大包天!”二长老蹦了出来,喝道,“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且慢!”苏锦还没说出口,韩无双却如此说道。

  韩无双不应该大呼爽快么,喊住手做什么?

  不等众人询问,韩无双继续说道:“不过张冶杀了九名血神教的金丹修士,理应将功折罪。”

  二长老一脸懵逼,任何人为张冶求情都说得过去,可不应该是韩无双啊!

  “张冶杀了九个血神金丹?开什么玩笑!”二长老忽然反应过来,虽然不知道韩无双为何会为张冶求情,但他一定要置张冶于死地,不然今天的打,真白挨了。

  苏锦也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韩无双,张冶虽然能杀了李星辰,有些本事,但也不应该能杀九个血神金丹。

  韩无双说道:“回禀宗主,准确来讲,我们遇到了十个金丹高手伏击,我用二长老赠送的元婴符杀了一个,剩下的都被张冶杀了!”

  二长老赠送元婴符?大长老怪异的看向二长老,这老不死的,摆明是想给韩无双用来杀张冶的!

  二长老有些心虚,但把元婴符给晚辈也说明不了什么,只是冷笑道:“韩无双,你吃熊心豹子胆了是吧,竟敢谎报军功?碰到十个金丹高手,别说杀了他们,你们能否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

  二长老话音未落,韩无双从乾坤袋中取出九具尸体:“其中一个金丹修士被张冶打爆了,剩下的九个都在这儿。”

  金丹修士,那是一个宗门的精锐,没想到韩无双和张冶真杀了这么多血神金丹,真是大功一件!

  二长老瞠目结舌,他前一刻还说韩无双和张冶不能活着回来,可他们不仅活着回来,还把九具尸体都带回来了,讲道理,几千岁的脸皮不应该这么疼。

  “做得不错,大长老,给韩无双记一等军功!”苏锦错愕过后,称赞了一句。

  “多谢宗主。”韩无双没想到能混个一等军功,甚是欣喜,但他明白,要是没有张冶帮忙,这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

  韩无双问道:“宗主,那张冶如何处置?”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想要知道宗主是否会考虑将功折罪。

  “死罪!”苏锦的声音不容置喙。

  二长老一听,哈哈大笑:“敢杀我灵台宗弟子,就该死罪!”

  张冶腹诽,这活了千年的女人果然是蛇蝎心肠,若是哪天落入自己手中,一定让她扫地洗衣,而且不给她饭吃,饿死她!

  大长老正要劝两句,苏锦接着说道:“可免,活罪难逃!”

  敢情宗主说的是死罪可免啊,这断句断得也太吓人了吧!在场几人无奈的笑了笑,心中一松。

  苏锦看到张冶擦冷汗,心中得意,姐玩得就是心跳,哈哈!

  二长老的笑声格外尴尬,说好的死罪呢?不过还好,有个活罪难逃,相信宗主,一定会严惩这张冶!

  猜猜宗主如何惩罚张冶?我猜苏锦会说:“罚你给我暖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