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79章 宗主出马

第079章 宗主出马

  “小恩?”苏锦心中一跳,张冶要找自己?

  “小恩是我给她起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她原名为何……”张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什么线索都没有,“灵台宗能帮我找到她吗?”

  苏锦忍着心中的悸动,美眸看向张冶:“你找她做什么?”

  不等张冶回答,苏锦的声音温润玲珑,继续问道:“是不是你喜欢她呀?”

  小恩活泼可爱,住在铁匠铺的那些日子给张冶带来了不少乐趣,他喜欢小恩,但是属于对小妹妹的那种喜欢,不过张冶没理解到苏锦的意思,擦了擦鼻子,笑道:“当然喜欢了。”

  苏锦心跳个不停,虽然戴着面纱,但也看得出她脸红了。

  “宗主,你不舒服?”张冶发现了苏锦的异样,出声询问。

  “没……”苏锦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以无上神功强行压住心头的悸动,她的声音恢复了冷冽,“好,我尽力帮你找。”

  有了苏锦的承诺,张冶心中一松,灵台宗掌管这片地界,怎么都能找到小恩的下落。

  “对了张冶,我帮你找人,你得请我吃饭。”苏锦的眸子,有一丝回味。

  张冶很想问一句炼虚大能需要吃饭吗?不过他点了点头:“行,我请你去灵兽酒楼,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座。”

  灵兽酒楼,是灵台镇最好的饭店,仙酿珍兽,应有尽有。

  “不必了,你做饭给我吃。”苏锦背着小手,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做饭给你吃?”张冶愣住,“不好吃你打我怎么办?”

  苏锦没再理会张冶,而是轻车熟路向着后院走去。

  “哎,宗主……”张冶叫不住苏锦,只好关了铺子向后院追去。

  穿山甲没日没夜练习着刨墙,见到院子里来了陌生人,诧异的撇过脑袋,忽然,穿山甲眼前一亮,扑棱着小爪子就跑了过来,站在苏锦面前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张冶吓了一跳,呵斥道:“滚一边去。”随即张冶又对苏锦不好意思道,“这家伙看到美女就要抱抱,您别跟它一般见识。”

  “呵呵,随它主人。”苏锦意有所指的笑了笑,也没什么架子,一把将穿山甲抱了起来,随即对张冶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做饭啊!”

  “行!”张冶愣了愣,只好去厨房生火做饭了。

  等张冶一走,苏锦拧着穿山甲,声音肃杀:“小家伙,你认出我了?”

  穿山甲打了个寒颤,点了点头,又连忙摇头。

  “少来,要是敢跟你主人说出我的身份,本座灭了你!”苏锦亮出小粉拳,威胁道。

  穿山甲想起了曾被小恩支配的恐惧,连连点头。

  随即穿山甲指手画脚了一番,询问她最近去哪儿了。

  苏锦心头一暖,但她轻声喝斥道:“你管我去哪儿,话说回来,你怎么又重了几斤?”

  苏锦抱着穿山甲说个没完没了,还时不时的咯咯作笑,张冶做饭期间偶尔瞄上一眼,心中焦急,宗主不会要吃穿山甲吧?那可如何是好。

  不过张冶显然多虑了,一直到三菜一汤做完,苏锦都没有说要吃穿山甲的事情。

  话说回来,张冶看着苏锦玩穿山甲,就莫名想到以前小恩追着穿山甲满院子跑。

  张冶笑了笑,说道:“宗主,饭菜做好了。”

  苏锦把穿山甲丢放在一边,盈盈走来落座,她嗅了嗅,食指大动,就要动筷子,却见张冶站在一边,她疑惑道:“你不吃么?”

  “你吃吧,我不饿。”苏锦是炼虚高手,怎能和她同桌而食,这是对强者起码的尊敬。

  “这样啊……”苏锦愣了愣,“本座恩准你跟我一起吃饭。”

  说完恩准一词,苏锦就后悔了,张冶给她起名小恩,就是因为她成天把恩准挂在嘴边。

  苏锦偷偷看了一眼张冶,见他神色如常,心里松了口气。

  张冶的确神色如常,但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怎么和小恩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

  张冶一琢磨,坐了下来,给苏锦呈上碗筷:“宗主,请用。”

  张冶直勾勾的盯着苏锦的面纱,这是阿花的神念都不能窥破的,但吃饭你总不可能还戴着它吧?

  苏锦仿若未觉,也没有避讳,直接摘下了面巾。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张冶瞬间愣住,可他随即就避开了目光,心中失落不已,的确是自己想多了,宗主果然不是小恩。

  苏锦眼中有一抹得意之色,身为炼虚高手,会点易容手段有何困难?

  可苏锦又有些疑惑,张冶明明都看呆了,为何又情绪低落了?苏锦问道:“怎么,本座可是不好看?”

  张冶心道你今天莫不真是来诱惑我的,他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好看。”

  “那你为何叹息?”苏锦声音不悦。

  “在下心有所属,宗主请自重。”

  看着张冶这副欠抽的样子,苏锦却又气不起来,便不再理会张冶,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

  张冶也拿起碗筷,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东西,两人没有了话题,倒是有些尴尬。

  张冶想了想,开口说道:“宗主,不知你可曾吃过蛟龙烩饭?”

  苏锦神色一动:“没吃过,怎么了?”

  “没什么,听一个女孩说起过,说蛟龙烩饭很美味。”张冶停箸,没了食欲。

  苏锦想了想:“但我肯定没你烧的饭菜好吃。”

  “当真?”张冶权当安慰,哈哈大笑起来,“还是宗主识货啊!”

  就在张冶和苏锦吃着饭的时候,一朵黑云缓缓飘到了灵台镇上空,血神宗主潜伏其中,杀意滔天。

  血神宗主前来,就是为了亲手杀掉张冶,不杀张冶,难以解他心头之恨。

  至于血神宗主为何大晚上的前来,他也怕被灵台宗苏锦发现啊,上次的万里追杀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呢。

  血神宗主打定主意,斩杀张冶后,就用秘术逃回血神教,就算苏锦发现,也奈何不了他。

  打着如意算盘,血神宗主举起刀,炼虚境的力量猛然爆发,他一刀斩下:“张冶,拿命来!”

  至于血神宗主出声爆喝,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是他杀的,起到一种威慑作用。

  轰隆一声爆响,炼虚大能的一刀,将铁匠铺所在的整条街都斩塌了,血神宗主本想一击得逞就撤,可他现在,倒要亲眼看看化为粉碎的铁匠铺。

  大风一吹,尘烟消散,整条街都沦为废墟,唯有铁匠铺屹立不倒。

  “卧槽!”看到这一幕饶是炼虚大能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血神宗主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铁匠铺有这么结实?

  既然一刀不行,那就再来一刀,血神宗主不信邪,挥刀欲斩,但就在此时,一个蒙面的青衣少女从铁匠铺冲天而起。

  “我的妈呀,苏锦怎么在这儿!”血神宗主看清来人,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敢逗留,施展血神遁,化为红光飞射而走。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苏锦一剑斩去,只听红光中发出一声闷哼,一条手臂脱落,但红光速度加快,瞬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苏锦懒得再追,冷哼一声:“看你还能蹦哒几天!”

  铁匠铺门口,张冶端着碗,看着一条街都毁了,不由得后背发凉。

  苏锦落回地面,看到铁匠铺毫发未损,这使得她越来越好奇,不过苏锦没有询问,只是说道:“倒是疏忽了,没想到血神教宗主会亲自前来杀你。”

  血神宗主?张冶吓了一跳,自己这些日子是不是太拉仇恨了?不过张冶随即想到,这个血神教的宗主也真是倒霉,不仅没有杀掉自己,反而被苏锦斩断一条胳膊,估计回去得哭死过去吧?

  “张冶,这段时间,要不你搬进我灵台宗吧?”苏锦担忧问道。

  “不碍事,铁匠铺结实着呢。”张冶嘴上没说心里想,铁匠铺的防御比你宗门大阵结实多了,还是待家里安全。

  “行,我会安排几名弟子保护你的安全。”苏锦想到张冶的铁匠铺连虚空穿山甲都刨不开,的确不用过多担心。

  “那就多谢宗主了。”张冶礼貌道谢。

  ……

  血神教,血神宗主脸色煞白的回到主殿,元婴长老忽然跳了出来:“宗主凯旋,大家鼓掌欢迎!”

  血神宗主惨白的脸色一红,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在?

  血神修士拍着马屁,随即询问道:“宗主,那张冶可有碎尸万段?”

  “哎,可惜,让他死得太痛快,若是把他揪回来,抽筋扒皮,断他胳膊腿,折磨上万年才好!”

  “咦,宗主你受伤了?怎么少了只胳膊!”

  “都给滚!”血神宗主什么都不想说,没有杀掉张冶,反而自己断了胳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修士们噤若寒蝉,知道事情不对劲,连忙退下。

  后面一经打探,得知血神宗主没能杀掉张冶,反而被苏锦斩断胳膊,血神教上下一片惨然,宗主出动,连个打铁的都奈何不了,我大血神教,要完了啊!

  就在血神教上下都弥漫着一层悲戚的氛围时,一个天道宫的修士找到了血神教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