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04章 愿赌服输

第004章 愿赌服输

  “呀,真的修好了!”韩灵儿兴奋得小脸通红,当即运转御剑口诀,飞剑仿若一道白色的闪电,又折回了铁匠铺,围绕着韩灵儿滴溜溜的转着,仿若跳舞……

  独孤策表情狰狞,脸上红得发烫,先前他一口咬定飞剑没有修好,但飞鸿剑一飞冲天,不亚于狠狠抽了他一耳光。

  “不,这绝不可能!”哪怕事实摆在眼前,但独孤策依然不愿相信张冶这个凡人能修好飞剑!

  “输了就是输了,怎么?难道你想反悔不成?告诉你,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可吃。”张冶淡淡一笑,把独孤策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随即就不再注意独孤策,将目光看向韩灵儿,仙子舞剑,这般难得而又赏心悦目的场景,自然要大饱眼福了。

  但在独孤策的看来,张冶分明就是不把他看在眼中,这让他更是恼怒,把手按在剑柄上,准备不顾一切,杀掉张冶这个屡次羞辱他的铁匠,大不了,被门派责罚闭门思过罢了,毕竟张冶只是个凡人。

  独孤策的杀气惊动了韩灵儿,她秀眉一蹙,就在独孤策拔剑杀人时,韩灵儿一声轻斥:“去!”

  飞鸿剑快得看不清影子,仿若惊鸿一瞥,锵的一声,就将独孤策手中的剑击落在地。

  “师妹,你!”独孤策杀人未遂,而且还是被师妹阻拦,这让他无地自容。

  韩灵儿一直都是副温婉的模样,可这一刻冷着脸:“师兄,张冶帮我修好了飞剑,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独孤策不知如何解释,其实他和张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恼羞成怒罢了,但总不能跟师妹实话实说是因为自己没有容人之量吧?

  忽然,独孤策灵机一动,义正言辞道:“师妹,张冶毫无修为,却能修复飞剑中的法阵,这说明他并非凡人,只是隐藏了实力,我怀疑,他极有可能是北域派来的细作,别有居心!刚才,师兄这一剑,就是为了试探他!”

  “当真?”韩灵儿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独孤策,又看了看张冶,她一头雾水,涉世不深的她,无法判断谁是谁非。

  “那是当然,我们应该禀报宗门,将这个别有居心的铁匠,带回宗门审讯!”独孤策见韩灵儿有些迟疑,又加了把火,“师妹你快去通知宗内高手,师兄缠着他……”

  张冶静静的看着独孤策给自己扣屎盆子,他知道,先前那一剑绝非试探,而是成心要他的命!

  虽说张冶依旧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但心中怒火滔天,他知道灵界比凡界更凶险,所以那个修好飞剑的赌约本想当个玩笑算了,可没想到独孤策为了赖账竟然想杀他,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张冶不义!

  “这位仙子,在下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张冶不想和独孤策争辩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他准备从人品不错的韩灵儿入手。

  “师妹,你别听他妖言惑众,快回去禀报师门,就说抓到了北域的细作!”独孤策盘算着,只要师妹一离开,自己就杀掉张冶,对外称他想逃跑,那样自己不用承担一点责任!

  韩灵儿皱了皱眉,直觉告诉她,张冶不像北域的细作,便说道:“张冶,你想说什么?”

  “某人怀疑在下是北域细作,无非觉得在下刻意隐藏修为,可我若是证明,没有修为的凡人,一样能修复飞剑中的法阵,是不是就能洗脱我的嫌疑?”张冶不卑不亢,用某人指代独孤策,代表了自己的愤懑和孤傲。

  “呵,笑话,没有修为,怎么修复法阵!”独孤策本以为张冶只是想博取师妹的同情,没想到是要证明凡人能修复法阵,独孤策转念一想,法阵要用灵力铭刻,凡人断然无法做到,所以他夸下海口,“那好,要是你能证明凡人也能修复法阵,我就饶你一命!”

  张冶只是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韩灵儿,根本没把独孤策这条疯狗看在眼中。

  韩灵儿略微沉吟,点了点头:“张冶,那就委屈你了。”

  韩灵儿从本质上是感激张冶帮她修好飞剑的,只是拗不过师兄的纠缠,加上她也很好奇张冶到底是如何修复飞剑内部的法阵的,所以对张冶说委屈了。

  从韩灵儿这,张冶感受到并不是所有修士都那么狠毒,沉吟片刻后说道:“其实要证明我的清白很简单,请仙子仔细感知一下飞鸿剑中的法阵,自然就明白了。”

  独孤策一副戏谑的神态,法阵就是法阵,难不成它能帮张冶说情不成?

  韩灵儿将信将疑,闭上眼睛,通过灵力仔细感知飞剑内的法阵,过了片刻,韩灵儿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喜道:“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师妹,你的善良可不要被坏人利用了!”独孤策脸上的笑容凝滞起来,觉得肯定是韩灵儿故意放水,当即拿过飞剑,也要感受一下法阵之中到底有什么猫腻。

  韩灵儿没有阻拦,但她厌烦的看了一眼独孤策。独孤策不管不顾,运用灵力感知飞剑内部的法阵,这么一检查,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可能,原来的法阵不是坏了么,怎么又可以运转了?”

  没错,飞剑内部的法阵,依旧是原来的法阵,从头到尾,张冶都没有重新刻阵,毕竟他没有修为。但系统赠送的锻造技能,神乎其神,通过锤炼,将原本损坏的内部法阵也修复了,并不需要重新铭刻。

  “有什么不可能的?先前我说过,法阵之所以不能运行,是因为地精这种材料的分离导致的,我用锻造技艺,将地精重新融合进其他金属,法阵自然就能运作了。”张冶顿了顿,“最顶尖的修复,不是胡乱添加东西,而是让飞剑保持原有的模样,唯有如此,才能保证其原本的价值!”

  张冶的话掷地有声,韩灵儿听完,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这把飞鸿剑,是母亲生前送给她的,拥有极大的纪念意义,若是因为修复过程中,改变了飞剑的模样、材质、或者内部阵法,相当于抹去了母亲的印记,飞鸿剑就失去了原本的价值。不曾想,张冶用神乎其神的技法,完美复原了飞鸿剑,这能不让人感动么?

  “张冶,谢谢你。”韩灵儿泪水濛濛,再次抱拳施礼。

  独孤策一张脸扭曲的可以,在张冶这个凡人面前,他一败涂地,正当他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韩灵儿冷冽的盯着独孤策:“师兄,身为灵台宗内门弟子,请注意自己的言行。”

  韩灵儿虽然没有说破,但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独孤策愣住,师妹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这么重的话,这让他如坠冰窖。

  “我……”独孤策好几次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始终说不出口,最终恨恨的看了一眼张冶,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慢着。”张冶出声说道,“灵台宗的某人,是不是忘了什么?”张冶知道得罪一个内门弟子不划算,但独孤策差点害死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独孤策想起了和张冶的赌约,行走的脚步一滞,回过头来狠辣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不等张冶说什么,韩灵儿说道:“师兄,愿赌服输。”韩灵儿觉得自己的师兄就是太高傲了,若能借着这个机会,磨砺一下他的脾气也好,所以帮着张冶说话。

  “师妹,你!”独孤策拳头握得死死的,怒目圆睁。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要是觉得‘张冶好帅,手艺顶呱呱’难以启齿……”张冶顿住,有些若有所思,独孤策眼中有一抹得意,心道你要是识相就趁早放弃这个赌约。

  张冶一拍脑门,仿佛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这样吧,你叫我三声爸爸也行。”

  “去你娘的!”独孤策修真以来,自觉涵养不错,从未骂过脏话,此刻被逼得爆了粗口,准备拔剑杀人,但韩灵儿站到了张冶的身前,严阵以待,轻斥道:“师兄,别让我看不起你!”

  独孤策面部狰狞,说明了他内心的挣扎,最终,他不敢在师父唯一的女儿面前放肆,一咬牙,走到铁匠铺门口,大声吼道:“张冶好帅,手艺顶呱呱!”连喊三声后,独孤策面红耳赤,再也无法忍受围观者的目光,遁剑而起,化作白光,一飞冲天。

  “灵台宗的高徒,果然气势不凡!”

  “话说回来,灵台宗和这家铁匠铺有什么关系,内门弟子都说好!”

  “看来铁匠铺的手艺让他满意炸了,不然不会连喊三声顶呱呱吧!”

  ……

  就在众人讨论间,一张虚影大手在空中凝聚成形,就像拍苍蝇一般,啪的一声就把遁剑飞行的独孤策给击落地面,雷霆般的声音响起:“灵台镇,禁止飞行!”

  张冶看到这一幕,感叹不已,人贱自有天收,古人诚不欺我。

  韩灵儿见师兄被坐镇在灵台镇的长老击落,有些担心,想要前去看看情况,便对张冶说道:“张冶,那我就告辞了。”

  “且慢。”张冶对韩灵儿还是有几分好感的,提醒道,“飞鸿剑的修复,只是暂时性的,毕竟地精这种材料,时间久了又会分离出来,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还需精炼一番。”

  韩灵儿点了点头,询问道:“那你可以帮我精炼一下么?”张冶的完美修复技术,让韩灵儿非常信任。

  张冶微微一笑,指着门口的告示牌,上面有句话:“因为心情不好,其他业务一律不接。”

  韩灵儿怔了怔,听说真正的大师脾气都有些古怪,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她莞尔一笑:“那么张冶,你什么时候心情会好?”

  “过几天吧。”张冶背着手,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其实心情不好只是个借口,他压根还不会精炼这个锻造技术。

  韩灵儿想了想,只好说道:“那我过几天再来找你。”随即,她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交给张冶,“忘了介绍,我叫韩灵儿,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捏碎玉简我就会出现。”

  “最后,张老板的心情可要快点好起来哦。”韩灵儿笑着说完,化作一道香风消失在了铁匠铺。

  摸着手中温润的玉简,张冶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