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005章 雷击有木

第005章 雷击有木

  其实张冶透露飞鸿剑需要精炼的事情,既是好意提醒,也是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毕竟得罪天台宗内门弟子,只有同为内门弟子的韩灵儿才能保住自己,玉简在手,小命无忧。

  不过,韩灵儿愿意把玉简交给自己这样的凡人,还是让张冶感激不已。

  算了,不想其他,张冶连忙摸出乾坤袋,准备数数灵石,毕竟这是他来到灵界赚的第一桶金。

  打开袋子的一刹那,张冶面上的笑容僵住,里面只有十块下品灵石,根本没有一百?张冶懊恼不已,当时琢磨着来人是灵台宗的内门弟子,应该不会作假,便没有细细检查。可没想到独孤策这么无耻,只给了十块灵石,亏大发了啊!

  就在张冶长吁短叹的时候,脑海中的系统发出声音:“系统提示,宿主每次收费,本系统会自动抽取九成收益。”

  “敢情九十块灵石是被你拿了?”张冶恍然大悟,骂骂咧咧道,“我累死累活,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收走九成?把钱还我!”

  “本系统提供锻造用具以及所需的一切的材料,拿走九成收益非常合理。”

  “提供用具不假,但你并没有出什么材料啊?”这次修复飞剑,全凭锻造技法,的确没有消耗材料。

  “哦。”系统回答了一个字,就没了下文,这把张冶气得跳脚。

  “随着宿主的锻造等级提升,分成比例可以适当调整。”系统说完这番话,张冶才稍微好想了点,盘算着每单只赚十块灵石,完成十把飞剑的修复,还是够交租金的。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第一笔生意,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是否使用?”也不知系统是不是为了补偿张冶,赠送了一次抽奖机会。

  “抽奖?”张冶精神一振,系统的东西都没有凡品,当即说道,“使用。”

  “抽奖成功,获得奖励,修为提升一阶。”系统冷冰冰的提示完,张冶只觉得浑身一轻,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斥丹田,他明白过来,这就是灵力!

  本以为要完成修复十把飞剑的任务才能成为修真者,没想到这次额外抽奖,提前进入了炼气初期。想当初父母教授了张冶十年都没有摸到炼气的门槛,系统说提升一阶就提升了,委实牛逼。

  张冶被系统剥削的心情好了不少,虽然只是最底层的修士,但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大了不少,脑袋也更灵光了,目光所及之处,皆能看得一清二楚……怪不得人人都想得道成仙,原来修士的滋味如此奇妙。

  系统又报告了一次当前属性。

  “宿主属性如下:

  姓名:张冶

  修为:炼气初期

  锻造等级:1

  锻造技能:修复飞剑(法器下品)

  经验值:10/100”

  张冶发现经验值增加了十点,想必是修复飞剑获取的。正在张冶感叹锻造系统的神奇时,独孤策灰头土脸的回到了灵台宗。

  “独孤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有个内门弟子见状,连忙赶来献殷勤。

  “没什么,刚才去万兽谷历练了一番,和一头筑基巅峰的兽王打了一架!”独孤策自然不肯说是因为在灵台镇飞行被打了,随口吹了个牛。

  “哇,独孤师兄威武!”一旁的师弟满口赞誉,“那行,就不打搅师兄修行了,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师兄尽管吩咐。”

  独孤策作为成名已久的内门弟子,天赋惊人,极有可能在十年内突破金丹,成为真传弟子,所以巴结他的人很多。

  独孤策点了点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准备回洞府修整一番,但刚走两步,忽然回过头:“马师弟,师兄还真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那个师弟见状,就像哈巴狗一般摇着尾巴上前:“能为师兄效劳是我的荣幸,只是师兄,我姓牛……”

  “牛马一家,何必那么见外。”独孤策从来不把杂鱼的名字放在心上,打断了师弟的自我介绍,将胳膊搭在牛师弟的肩膀上,“听说,你有一把雷击木打造的飞剑?可不可以借我看看。”

  牛师弟有些疑惑,但还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紫色的木质飞剑交给独孤策:“师兄,这把飞剑只是下品法器罢了,难不成还能入您的法眼?”虽然牛师弟这般说,但表情格外肉痛,生怕独孤策开口索要。

  这把飞剑是下品法器不假,但珍贵就珍贵在雷击木上面,对付妖邪的时候,威力甚至比一般的中品法器还要厉害,所以牛师弟宝贝得紧。

  “瞧你那副样子,难不成师兄会吞了你的飞剑?”独孤策满意的看着飞剑,白了牛师弟一眼。

  牛师弟悬着的心才落下,只要不强行索要这把飞剑就行,但还没等牛师弟反应过来,独孤策拔出佩剑,将雷击木斩作两断……

  “师兄啊,您这是做什么呢?”牛师弟就像死了爹妈一般,抱着断成两截的飞剑嚎啕大哭。

  独孤策阴恻恻的说道:“不就一把下品飞剑么,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师兄后面赔你一把!”

  “当真?”牛师弟将信将疑。

  ……

  张冶这边,营业的第一天,除了做成了韩灵儿这笔生意,后面的顾客,进门问问价格就走了,毕竟收费一百下品灵石,还真不如去买件新的下品法器。

  夕阳西下,张冶索性早早关门,到后院做了顿饭,犒劳一下自己,毕竟做生意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张冶刚打开门,两个灵台宗的内门弟子就堵在了门口,一个是独孤策,另一个胖滚滚的,倒是不认识。

  张冶眉头一皱,以为独孤策是来复仇的,当即摸出玉简,只要独孤策敢有任何轻举妄动,他就捏碎玉简,召唤韩灵儿。

  独孤策一眼就看到了张冶手中的玉简,妒火中烧,但他强自忍耐道:“张冶,本座给你介绍生意来了,还不好生接待?”

  “生意?”张冶自忖和这个独孤策结了怨,会有那么好心?

  仿佛为了验证独孤策的话,牛师弟叹息着取出一把只有半截的飞剑:“老板,你看我这飞剑能修复吗?钱不是问题。”

  真是送上门的生意?张冶将信将疑,伸手接过了飞剑。

  脑海中的系统立刻给出了飞剑信息:“

  名称:藏雷

  类别:飞剑

  级别:下品法器

  材质构成:雷击木

  故障:断裂

  特性:对阴邪秽物有压制作用”

  张冶点了点头:“雷击木做的飞剑?可以修复。”

  “张老板好眼力,我就等你这句话!”独孤策跳了出来,继续说道,“忘了说,断掉的那截飞剑找不到了,只有剩下的这截,不过张老板既然说可以修复,想必是不会食言的?”

  张冶怔了怔,明白过来,怪不得独孤策这么好心给自己介绍生意,原来是下套,断成两截的飞剑倒是可以续接,可若是只剩下半截,那还怎么修?

  见张冶错愕,独孤策怒道:“张老板,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若是你敢戏弄我师弟,当心我一剑劈了你!”

  牛师弟虽然不知独孤策和铁匠铺老板有什么矛盾,但还是听从吩咐,将佩剑拔出,做出一副气恼的模样。

  灵台镇的规矩,不能无端杀人,若是事出有因,倒是情有可原,所以,独孤策想通过这样的办法除掉张冶,到时候不管是韩灵儿或者宗门追责,都说得过去。

  就在此时,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道:“系统可提供修复所需的雷击木。”

  听到这个声音,张冶心下大定,镇定自若道:“飞剑能修,先给钱。”

  “哼哼,张冶,我发现你这个人,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啊?”独孤策知道张冶有点锻造技术,但雷击木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飞剑缺了那么大截,怎么修补?

  “好,钱我出了,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修复!”独孤策相信张冶只是在强撑,当即掏出一个乾坤袋丢到了柜台,随即,他阴恻恻笑道,“钱我给了,如果你修复不好,我就杀了你。”

  张冶拿过乾坤袋,现在他有了修为,用灵力一感知就知道里面的灵石数量,的确有一百块,张冶说道:“要不,咱们打个赌,还是老规矩,我若修复不了飞剑,任你处置,但若我修复好了,你到门口喊三声‘张冶好帅,手艺顶呱呱’。”

  独孤策想到了昨天的耻辱,面色红胀,他有些迟疑,张冶不会真能修好吧?

  “我师弟修剑,为什么要我来接赌?”谨慎起见,独孤策如此说道。

  “因为你要杀我啊,怎么,不敢?”张冶轻蔑说道,但眼神中故意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

  作为筑基后期的修真者,独孤策捕捉到了这一幕,认定张冶是在装大尾巴狼,想要唬退自己,咱堂堂一个筑基后期的高手,还会怂?当即笑道:“好,一言为定!”

  独孤策说完,拿出一枚玉简:“刚才我们的谈话,已经被我记录下来,到时候就算我要杀你,不管是师妹还是灵台宗,都不会出手干预!”

  “彼此彼此。”张冶也拿出一枚玉简记录,防止事后独孤策赖账。

  独孤策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那还等什么,开始修复飞剑吧。”

  一旁的牛师弟很少说话,虽然他是站在独孤策那边的,但他倒非常希望张冶能修复好飞剑,毕竟,雷击木飞剑可是他最宝贝的法器。

  张冶来到后台,将半截的雷击木直接丢进了三味真火中,这一幕让牛师弟心疼不已,木头怎么经得住火烧?

  牛师弟想要出声阻拦,但独孤策拉住了他:“静观其变!”反正这把飞剑又不是独孤策的,巴不得那熔炉直接烧毁雷击木。

  而张冶的手中,出现了另一块紫色木头,系统的声音响起:“此块雷击木取材于当前飞剑的原木上,同样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洗炼而成……”

  只有同根同源,才能完美续接飞剑,张冶将手中的半截雷击木也抛进了熔炉,三味真火,可熔炼世间万物,自动调节了火候,非但没有烧毁雷击木,反而让其柔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