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08章 一鸣惊人

第108章 一鸣惊人

  玄黄宝鼎越涨越大,一直涨到了长生宗所在天道峰的山腰,才停下了生长趋势,金色光芒逐渐消退,玄黄宝鼎重新化为山峰,其上树木生长,百花绽放……

  此情此景,蔚为壮观,但众人来不及欣赏此等瑰丽,茫然的看向张冶:“张老板,这真的是极品灵器?”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张冶知道极品灵器有些骇人听闻,可以这么说,整个天道城,极品灵器就此一件!

  其实,张冶一开始也有些不敢暴露极品灵器,害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但来天道城的时间久了,发现天道城其实挺安全的,而且长生宗品性不错,所以张冶有心帮一把。

  另外,张冶一直憋着一股火,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开铁匠铺,那好,精炼出极品灵器,让那些看不起铁匠铺的人再也高攀不起!

  张冶点了点头:“的确是极品灵器。”

  虽然众人早已认了出来,但得到张冶的亲口承认,众人才觉得这不是做梦,一个个兴奋得面红耳赤。

  “张老板,你结婚了吗?我有个晚辈,长得可水灵了!”

  “张老板,我长生宗缺个首席长老,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张冶虽然修为不咋滴,但凭精炼极品灵器丹鼎的这手绝活,对于长生宗来说,作用不小于长生老祖!

  试想一下,长生宗要是人手一个灵鼎,综合实力那可不止上升一个台阶,假以时日,恐怕都能和天道宫平起平坐!

  所以,以长生宗主为首的一群人,竭尽所能的拉拢张冶。

  “那个啥,不好意思,严格意义来讲,我是灵台宗的。”张冶婉言谢绝。

  “灵台宗是哪个门派?”长生宗主一时没想起来,但这不妨碍他嫉妒,奶奶个腿的,竟然抢先一步把张冶挖走了,太可恶了。

  手下长老有知道灵台宗的,连忙给宗主汇报,长生宗主听完消息,一个计划浮现心头。

  既然张冶是灵台宗的人,那就趁灵台宗现在百废待兴,长生宗雪中送炭,永结两宗之好,不就相当于拉拢张冶了吗?

  就在长生宗主感叹自己太聪明的时候,错愕中的王修士回过神来,喃喃问道:“给峨眉山月提供极品法器的张大师,就是你?”

  这几天,峨眉山月每天都拿出一对极品法器出来拍卖,闹得满城风雨,而峨眉山月只透露了一个信息,说是一个姓张的锻造大师打造的极品法器。

  张冶精炼出了极品灵器,这很难不让人把他和那个张大师联系在一起,毕竟二人都姓张!

  “哦,极品法器,只是练手之作,让诸位见笑了。”张冶背着手,一副高手寂寞的姿态。

  握草,极品法器虽然是法器,但有极品二字啊,谁敢笑你,不等你出手,早就来一群人抽死他丫的。

  不过以张冶能锻造极品灵器的造诣,说极品法器见笑,毫不为过,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

  听张冶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张大师,刘主事苦涩的笑了笑,他已经预见到自己将会是天道城最大的笑柄,直接昏迷了过去,坠落高空。

  若是早知道张冶就是那个张大师,打死他也不敢和张冶杠上,昏迷过去,反而没有没有那般尴尬了。

  长生宗主一指定住了下坠的刘主事,要是天兵阁的六星丹师摔死在长生宗范围倒是有口说不清,吩咐道:“来人,把刘主事送回天兵阁。”

  一个长老出列,抓着刘主事腿,像提条死狗一般飞向天道城。

  随即,长生宗主想请张冶小住几天,以宗门大礼招待。

  这让张冶想起刚来长生宗的时候,刘主事仿佛众星拱月,自己则被冷落一边,而现在形势反转,张冶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都怪我太优秀了啊!张冶叹息一声,谢绝了长生宗的好意,在上万长生宗弟子的护送下,张冶回到了天道城。

  张冶忙活了一晚上,打着呵欠直接上床睡觉,刚闭上眼睛,一个重物就轧到了张冶身上,好像感觉,是个人?

  “鬼压床?”张冶惶恐的睁开眼,却见慕容红妆在旁边呼呼大睡,一条腿搭在了张冶身上。

  张冶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慕容红妆,你在我床上做什么,快醒醒!”

  慕容红妆揉着眼睛醒了过来,看到张冶的一刹那,忽然捂着眼睛,声音带着哭腔:“张冶,你来我房间做什么,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房间?对你做了什么?张冶愣了愣,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当即披上外衣,喝道:“这里是我房间,你好意思问我?”

  “你房间?”慕容红妆稍微清醒了点,智商逐渐上线,一拍脑门道,“我是说睡着怎么那么不舒服!”

  慕容红妆伸了个懒腰,继续说道:“先前你不是让我帮你关门嘛,你钥匙没有给我,锁不了门,我怕有小偷来偷东西,便帮你看家呗,结果就睡着了……”

  “你确定你不是那个小偷?”张冶一脸不相信,有那么心好?

  “你有什么东西好偷的?”慕容红妆轻蔑的看了一眼张冶的下半身,“比如贞操?”

  “滚犊砸!”张冶把慕容红妆撵了出去,慕容红妆冷哼一声,骂了句恩将仇报,便返回隔壁宅子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天道城热闹了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长生宗的玄黄宝鼎,成了极品灵器!”

  “你丫没睡醒吧,昨天你还说玄黄宝鼎出问题了呢!”

  “爱信不信,长生宗请来一个铁匠铺的老板,不仅把玄黄宝鼎修复好了,还精炼成了极品灵器,这是一个长生宗弟子亲口说的!”

  “你继续编!”

  一开始,没有人会相信,但说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长生宗的丹师亲口证实了这一点,这下可炸开了锅,没有人再敢怀疑。

  “听说了吗,精炼玄黄宝鼎的那个张老板,就是给峨眉山月提供极品法器的张大师!”

  “怪不得能碾压刘执事,怪不得能精炼极品灵器!”

  “张老板的铁匠铺在哪儿?”

  “听说就在城南天兵阁分舵附近,咱们一起去吧!”

  天道城本来人口就密集,加上其他区域的修士涌入城南,一时之间,整个城南水泄不通。

  城守府都被这汹涌的人潮惊动,派出人手疏通街道,累得要死要活,得知他们都是为了去找张冶,城守府的官兵恨不得把张冶丢出天道城,谁让他制造了这么大麻烦。

  铁匠铺外,更是人头攒动,人们高声呼喊着张冶的名字,只可惜,今天的铁匠铺没有开门,张冶一大早见机不对,就出了天道城,回灵台宗避风头去了。

  “吵死啦!”慕容红妆从铁匠铺隔壁的宅子出来,看到人满为患的街道,有些目瞪口呆。

  听这些人口中所说,竟然都是来找张冶锻造法宝的,慕容红妆的第一个反应,都是请来的托!毕竟铁匠铺前些日子还冷冷清清无人问津,怎么一下来这么多人?

  慕容红妆询问了几人,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这才知道,张冶就昨晚上的功夫,吊打天兵阁六星锻造师,更将玄黄宝鼎精炼成了极品灵器,握草,这么厉害?

  张冶一次次刷新了慕容红妆的认知,慕容红妆连忙从侧门去找张冶,却见门上贴了张纸:“我出去几天避风头,你自己去外面吃饭。”

  慕容红妆气得牙痒痒,老娘可是给了伙食费的,她恨恨的来到街道外边,灵机一动,喊道:“你们是要找张大师锻造法宝吗?”

  “对啊,张大师怎么还不开门?”人们虽然不满,但没有人肯离去,张冶能精炼极品灵器,而且收费才一百上品灵石,联想到峨眉山月卖出的天价极品法宝,他们打死也要等到铁匠铺开门,买到就是赚到啊!

  “大家听我说,张大师有事出去几天,想要锻造法宝的,把钱给我预约!”慕容红妆得意一笑,张冶你敢坑我伙食费,我就坑你收益。

  “你是谁啊,我们凭什么要把钱给你?”修士们也不蠢。

  “我是……”慕容红妆准备说是张冶的房东,但这好像也没什么说服力,灵机一动,“我是谁?我是张大师的老婆啊,你们看,房产证上写的就是我的名字!”

  慕容红妆出示了铁匠铺的地契,上面还真是慕容红妆的名字,修士们相信了,纷纷拿出钱来:“那张夫人,不知张大师能否锻造极品灵剑?我要预约两把!”

  “灵刀呢,我也要预约!”

  “张夫人,我是法宝销售行的,想与张大师合作啊!”

  ……

  慕容红妆一边收钱一边哈哈大笑:“什么都可以,什么都会做,别挤,排队交钱!”

  张冶悠哉悠哉的前往灵台宗,他其实也很矛盾,没名气的时候,苦恼没生意,太有名了,又有些扛不住,张冶准备等这个势头过去再回铁匠铺。

  只是他不知道,就因为自己出走了几天,平白无故多了个老婆。

  另外一边,尹文斌师兄妹天还没亮就回到了天兵阁所在的山峰,等待宗门长老的召见,他激动得走来走去,迫不及待的要报告极品法器的事情了。

  可惜,就这一夜,已经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