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12章 飞来横祸

第112章 飞来横祸

  天兵阁,首席长老和刘主事静候在高阁之下,就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高阁门开,一个白衣胜雪的青年人从中走出。

  “阁主!”首席长老和刘主事连忙行礼。

  这个白衣青年正是天兵阁当代阁主,别看相貌年轻,实际上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只是驻颜有术罢了。

  “唤本座提前出关,可是玄黄宝鼎的事情?”阁主声音空远,气质超尘。

  刘主事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师尊,长生宗那边……”

  刘主事话未说完,阁主赞誉道:“做得不错,本座记你大功。”

  长生宗玄黄宝鼎受损,阁主借口闭关,而让刘主事去修复玄黄宝鼎,一切都是阁主的安排。这样做,既能将长生宗置之死地,又不会给天兵阁落下一个见死不救的恶名。

  刘主事看了看旁边的首席长老一眼,他实在不敢说出真相。

  一旁的首席长老叹息一声,拱了拱手:“阁主,玄黄宝鼎修好了。”

  阁主愣了愣,恶狠狠的瞪着刘主事:“长本事了啊,上品灵器都被你修好了?”

  “师尊,不是我修好的。”刘主事连忙解释。

  但阁主一脚就把刘主事踹翻在地:“不是你修好的,玄黄宝鼎自己好的啊?”

  首席长老连忙说道:“阁主息怒,刘主事按照计划,将玄黄宝鼎修复成为下品灵器,但长生宗还请了一个锻造师,是一家铁匠铺的老板,名叫张冶。”

  “他把玄黄宝鼎重新修复为上品灵器了。”

  刘主事在一旁也委屈道:“师尊,这真不关我的事啊!”

  阁主怔了怔,手下人倒不至于合起伙来骗自己,可一个铁匠铺的老板,何德何能能修复好玄黄宝鼎?阁主觉得自己都无法做到。

  “他凭什么能修复上品灵器?根本不存在与玄黄宝鼎同根同源的灵魄啊!”阁主大惑不解。

  刘主事苦涩说道:“当时我也问了,那张冶说修复器灵受损,除了上中下三乘办法,还有顶乘办法,那就是将受损的器灵回归魂源,反哺器灵……”

  “阁主,您可知这是什么修复技术?”一旁的首席长老插了一句。

  阁主怔了怔,他知道个卵,但他作为东域最道:“这是上古传下来的秘术,没想到除了本座,这世上还有人会!”

  刘主事一直觉得天兵阁掌握着时间最顶级的锻造技术,直到遇到了张冶,让他的信念崩溃于无。但听到阁主的话,他精神大作,原来阁主也会这顶乘修复技术!

  “阁主,这等重要的技术,为何不传与门内弟子?”首席长老提问道,这样的话,天兵阁实力必将再次上升一截。

  阁主想了想:“我为什么不传授这等秘技,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啊……”

  “因为使用这等修复手法,不亚于竭泽而渔,灵器再无成长上升的可能!”阁主叹息一声,“在我们锻造师眼中,每一件法宝都是有生命的,怎能如此对待它们。”

  首席长老对阁主的情怀表示佩服,但随即他眉头一皱:“不对啊阁主,张冶用了顶乘修复术后,他将玄黄宝鼎精炼成了极品灵器。”

  刚刚说没了上升可能,那这如何解释?

  阁主有些脸烫,精炼成了极品灵器?那张冶到底是何方神圣?

  阁主实在无法自圆其说,咳嗽一番,忽然指着刘主事说道:“你怎么没有佩戴锻造徽章?”

  这个话题的转移太硬了,但首席长老不好插嘴,刘主事吓了一哆嗦,战战兢兢道:“和张冶打赌,输给他了……”

  “你把我天兵阁的脸都丢尽了!”阁主气得又是踹了刘主事几脚,首席长老劝了好一阵子,阁主才勉强息怒。

  “对了阁主,您还没说张冶如何把玄黄宝鼎精炼成极品灵器的?”首席长老为了转移阁主注意力,连忙出声。

  阁主愣了愣,也为了转移注意力,又把刘主事痛打了一顿。

  如此这般了好几次,刘主事鼻青脸肿,总算看明白了,揪着首席长老哭道:“长老啊,您是帮我还是要害我啊,再问下去,我可真没命了。”

  首席长老也琢磨过来,咳嗽一番:“阁主,那我们应该如何处置张冶?”

  这次话题倒是换对了,阁主气恼道:“如今张冶名噪一时,我天兵阁要是堂而皇之的针对他,必然引来诟病,说我天兵阁没有容人之心!”

  “那也不能放任不管吧?”首席长老可以预见,假以时日,张冶必然会成为天兵阁的大敌。

  “打乱本座的计划,当然不能轻饶!”阁主忽然看向刘主事,“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知道该怎么做吧?”

  “弟子知道,多谢师尊开恩!”刘主事连忙磕头告谢。

  灵台宗,张冶早早起床,正准备去吃饭,一个弟子慌张来报:“荣耀长老,不好了。”

  “发生了什么事?”张冶心里一咯噔,专程跑来通知自己,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韩无双长老被人打伤,昏迷不醒!”弟子焦急说道。

  张冶大惊失色,大长老昨天说要把韩无双召回来的,怎么就被人打了?

  “快带我过去!”张冶平复了心情,变得肃杀沉着。

  弟子在前带路,张冶来到了药殿,韩无双面色煞白的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荣耀长老。”药殿弟子小心翼翼的行礼。

  “郑长老,他怎么样了?”张冶脸黑如墨,粗略看了一下韩无双的情况,内甲都被打裂了,可见其伤势之重。

  药殿的郑长老欲言又止,最终说道:“韩长老五脏六腑被震碎,生机断绝,属下无力回天,还请荣耀长老责罚!”

  张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虽然韩无双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这个女婿,但他是韩灵儿的父亲,张冶觉得自己有责任要照顾好他。

  若是韩无双死了,今后怎么面对韩灵儿?

  张冶知道现在发火也没什么用,强行让自己冷静,问道:“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起死回生的?”

  张冶是荣耀长老,宗门的资源他都有权使用,只要能救回韩无双,在所不惜。

  “回禀荣耀长老,宗门灵丹妙药是有不少,但并不能救韩长老,除非……”郑长老叹息一声。

  “除非什么?”张冶急道,“有话直说。”

  “除非能有长生宗的续命丹!”郑长老之所以叹息,那是因为长生宗乃一流宗门,而且续命丹极其珍贵,怎么可能会给灵台宗。退一万步讲,就算给,这一去一回,韩无双早咽气了。

  “续命丹?我有啊!”张冶松了口气,当即拿出一个小玉瓶递给郑长老。

  郑长老拿着玉瓶有些错愕:“荣耀长老,我说的是长生宗的续命丹,并非其他丹药……”他以为张冶听错了,再次强调道。

  “对,正是长生宗的续命丹。”张冶上次给长生宗修复玄黄宝鼎,长生宗主死活让张冶收下了这瓶丹药,他本以为续命丹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想到派上了大用场,“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岳父服用啊!”

  “这……”郑长老将信将疑的打开盖子,发现里面真是续命丹,而且不是一粒两粒,这么贵重的续命丹,竟然装了满满一瓶,起码有十几粒。

  郑长老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但他连忙回过神,没有去问张冶如何来的丹药,而是立刻给韩无双服下一粒。

  “锁魂十三针!”服下丹药后,郑长老一声令下,当即十三个药殿弟子手持银针站出,以银针激穴。

  除了续命丹,郑长老又拿出好几种丹药,作为辅药,折腾了许久,郑长老满头大汗,收了银针说道:“续命丹果然不凡,韩长老的命,保住了。”

  张冶松了口气,连忙道谢,韩无双还未苏醒,但很明显呼吸健稳了不少,并无性命之忧。

  张冶这才杀气腾腾的问道:“有谁能告诉我,韩无双是被谁打的?”

  先前救人要紧,张冶倒是没有探究,现在韩无双保住了性命,张冶自然要追究倒底!

  有个额头包扎纱布的弟子出列说道:“启禀荣耀长老,是无极宗的人打的……”

  原来,这些天韩无双在矿区坐镇,统筹灵石开采事宜,就在昨晚,灵台弟子在共公开发区挖掘到了一块下品仙石,韩无双准备亲自护送下品仙石返回宗门。

  不料无极宗找来说仙石是他们先发现的,要求韩无双归还。韩无双自然不肯,双方大打出手,无极宗有个元婴老祖在场,将韩无双打成重伤,夺走了下品仙石。

  怪不得韩无双的内甲破损,原来是元婴老祖出的手,张冶怒火腾腾:“好一个无极宗!”

  郑长老害怕张冶气昏头做傻事,连忙劝道:“长老切莫冲动,适才已通知了大长老,等他来处理。”

  张冶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无极宗必须得给出一个交代!

  就在此时,一个嚣张的声音宛如炸雷:“灵台宗管事的给老子出来,打伤我无极宗弟子,得给一个交代!”

  张冶杀意冲天,还没找你要个交代,你倒来找我要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