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23章 极品魂棺

第123章 极品魂棺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闭嘴,不敢再妄下结论,而且一脸同情的看向刘主事,这就是典型的前车之鉴。

  刘主事被这些目光盯得窝火,就不信这个邪,偏要说话装逼,咬牙道:“真正的锻造大师,法宝等级直接成形,哪有一点点提升起来的,我敢断定,此魂棺止步于中品灵器!”

  有道理,但道理都不适用于张打脸,围观修士们捂着嘴,不敢做任何评价,明哲保身啊!

  显然,这些修士的决定是正确的,刘主事话音刚落,上品灵器的威压从铁匠铺散发而出,虽然还未最终成形,但张冶打造的魂棺,俨然压了天兵阁魂棺一头,毕竟,魂棺属阴宝,冥王铁与其更配。

  修士们看刘主事的目光,不再是同情,而是怜悯,都警告过不要妄下结论,提防打脸,不曾想,刘主事倔啊,硬要伸着脸被张冶打。

  修士们懒得再理会天兵阁四大主事,纷纷为张冶欢呼喝彩。回想一下,天兵阁四大主事联手欺负张冶,结果还是被张冶追赶了上来,打成平手,此等能力,委实令人敬佩!

  刘主事面红耳赤,心里那叫一个难受,正要再说点什么,其他主事小声劝阻道:“老刘,事情不对劲啊,还是不要再说话了!”

  “少说两句吧,你不嫌丢人,我还要脸呢……”

  其余主事面露苦涩,他们跟张冶无冤无仇,只是被刘主事拖上了船,本以为是能乘风破浪的战舰,不曾想,是一艘浪头一打就翻的破船。

  所以,其他主事对刘主事也恨上了。

  天兵阁四大主事,尴尬的从铁匠铺正门让开,因为别人看张冶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割着他们,不能不让啊。

  修士们盯了张冶一会儿,有些奇怪,明明魂棺都已打造完毕,可张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有人按捺不住,询问司马会长:“会长,张大师还要做什么呢?”

  “不知道。”司马会长是个老学究,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干脆利落。

  修士们失望中带着错愕,连司马会长都不知道,看来没有人知道张冶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不对,修士们忽然反应过来,刘主事不是“全知全能”吗?虽然每次说的都是错的,但当听个乐子嘛。

  有修士问道:“刘主事,您知不知道张大师还要做什么啊?”

  刘主事刚想说话,其他几个主事叮嘱道:“老刘,谨言慎行啊。”

  刘主事有一丝愤懑,也有一丝赌气,拍着胸脯:“放心,这次绝逼错不了!”

  其他主事还是不太相信,稍微站远了点,意思是,刘主事接下来的言论,与他们无关。

  刘主事咳嗽一番,说道:“张冶要将魂棺打造成极品灵器,大家鼓掌!”

  极品灵器?以张冶精炼出极品灵鼎的本事和目前的表现来看,并非不可能,但众人有些不解,刘主事一直在损张冶,为何会突然对张冶寄予厚望呢?

  天兵阁的其他主事瞬间就明白过来,竖起大拇指,小声夸赞道:“老刘,高招啊!”

  刘主事得意一笑,他之所说张冶要打造出极品魂棺,就是想捧杀张冶,一旦张冶打造不出,丢脸的绝不是刘主事,而是张冶。

  不得不说,刘主事学聪明了。

  其余修士也不傻,片刻就想明白了刘主事的打算,虽然卑鄙,但无可厚非。

  修士们还是为张冶欢呼助威着,不管他是否能打造出极品魂棺,但以一敌四,令人敬佩。

  张冶打造的魂棺,只有一尺来长,比天兵阁打造的魂棺小了不少,但气势更盛。

  不知不觉间,天道城上空笼罩着一层乌云,电闪雷鸣,一道仿若瀑布般的雷霆倾斜而下,张冶举起手中的道器铁锤,吸收着雷威。

  极品灵器的锻造,不同于极品法器,需要张冶调用雷劫锤炼法宝,方能成就极品!

  这声势浩大的一幕,众人闻所未闻,不对,有一个人见过,刘主事!

  当日张冶将玄黄宝鼎精炼成极品灵器,不就是这么一招吗?

  刘主事面如死灰,难道张冶真能将魂棺打造成极品灵器?本想捧杀张冶,不曾想,一语成谶!

  张冶蕴含雷威的一锤,狠狠砸到魂棺之上,整个魂棺都变得红烫起来,电弧四散开来,不少修士被电得口吐白沫。

  司马会长当机立断,以阵法隔绝雷霆,这才让围观的修士得以喘息,但他们心有余悸,握草,看张冶打个铁,差点死个人……

  当电光褪去,魂棺静静地摆在张冶的铁砧上,但极品灵器的威压和魂棺特殊的气势,让众人觉得里面躺了一个修罗恶鬼……

  张冶托着魂棺,走出铁匠铺,适时,乌云散开,一道阳光正好照在张冶的身上,竟然让修士们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锻造好了。”张冶声音淡淡。

  “张大师威武!”修士们的欢呼仿若山呼海啸,哪怕先前排斥张冶是外地人的修士,这一刻也被他的本事深深折服。

  司马会长先前觉得失败是成功之母,张冶经历挫折,将会走得更远,不曾想,天才中的天才,从来不会失败。这一刻的司马会长,仿若喝醉了一般,捋着胡须,连连说好。

  天兵阁四大主事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儿,四人联手,还用上了四圣铁,结果被张冶炼出了极品灵器,直接碾压!

  此时,也有修士对刘主事伸出大拇指:“刘主事说中了,厉害啊!”

  “明知张冶能锻造出极品灵器,却还要上门挑战,勇气可嘉!”

  刘主事苦着脸,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得最难受的赞扬。

  “老刘,你为什么要害我?!”梁主事气不过,冲上来就掐着刘主事的脖子。

  找张冶算账,本来就是刘主事的责任,这下可好,全被拉下水了,能不气吗?

  司马会长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劝架,失败是成功之母,这都输不起,以后还怎能有上升的空间?

  司马会长清了清嗓子道:“我宣布,本场对决,张冶获胜!”

  虽然这是事实,但修士们还是跟着欢呼了好一阵子,他们可以预见,从今以后,张冶经营的神奇铁匠铺,将会成为继天兵阁、法宝协会后的又一个锻造势力!

  虽然神奇铁匠铺只有张冶一人,但这更显得神奇铁匠铺出类拔萃啊!

  张冶对修士们的阿谀奉承并未太放在心上,只是礼貌的点头回应。

  这使得修士们更是佩服,张冶年纪轻轻,身怀绝世本领,却戒骄戒躁,以后必然会成为天兵阁阁主那样的顶尖人物!

  司马会长也夸奖了一番张冶,随即走向闹作一团的天兵阁四大主事:“都给我住手!”

  鼻青脸肿的刘主事这才得以喘息,感激道:“多谢会长。”

  司马会长神色冷漠:“我不是来劝架的,我是来帮张冶索要赌注的,交出你们的锻造徽章,以及,一块下品仙石。”

  仙石的事情好说,但让他们交出锻造徽章,天兵阁四大分舵必将暂停营业,不仅会造成金钱损失,名誉损失更严重啊……

  几个主事脸都绿了,他们有心赖账,但司马会长是这场对决的主持,根本不敢赖啊!

  四大主事仿若死了爹妈一样交出锻造徽章和仙石,他们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去,这件事情,必将承包天道城未来百年甚至千年的笑点。

  离去前,刘主事忽然想到了什么,找到三尸宗的巫建:“那啥,你不是钱不够么,我收你两块下品仙石的订金,后面再凑三块仙石过来拿魂棺。”能挽回一点损失是一点。

  巫建这才从一场排山倒海的**中回过神来,看向刘主事,一耳光就扇了过去:“滚!”

  见识了张冶的极品魂棺,他哪还看得上天兵阁的魂棺啊。

  “嘿,你敢打我?”刘主事捂着脸,一脸懵逼,他们天兵阁一直高高在上,从未被人打过。

  但巫建是化神高手,他也不好发作,忍着怒火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然我就把魂棺收入藏宝殿了昂!”

  “赶紧滚蛋。”巫建先前有求于刘主事,明知被宰也态度恭敬,但有张冶这个更好的选择,自然不会再给刘主事好脸色。

  “你……”刘主事一甩衣袖,恨恨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要不,两块下品仙石卖给你得了!”

  巫建一脚就把刘主事踹出去老远。

  这一脚,将被载入史册,成为天兵阁逐步失去天道城垄断地位的开端。

  巫建把天兵阁四大主事赶走,挤到前面:“张大师,魂棺卖给我好不好,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为了获得这场对决的胜利,张冶从系统商城购买了冥王铁,消耗巨大,正愁不知该如何处置这极品魂棺,有人买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能出多少?”张冶琢磨着,怎么也要把成本捞回来吧。

  巫建当即拿出两块下品仙石:“目前有两块下品仙石,差多少,后面我再回去拿。”

  “成交!”张冶干脆利落,接过下品仙石,递出魂棺。

  巫建看着手中的极品魂棺,他觉得有些不真实,欣喜过后,他问道:“张大师,您还没说差多少仙石呢?”

  “这就够了!”冥王铁价值虽大,但两块下品仙石绰绰有余,况且张冶爱财,取之有道,不做生儿子没小勾勾的事情。

  这一幕让众人感动不已,先前天兵阁区区上品魂棺就敢要价五块下品仙石,而张冶的极品魂棺只卖两块下品仙石,业界良心啊,以后谁要是再敢说神奇铁匠铺收费贵,老子撕了他的嘴。

  最为感动的莫过于巫建,在天道城这等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想到还能碰上张冶这么本性纯良的年轻人,呜哇一声,巫建抱着魂棺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