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55章 月黑风高

第155章 月黑风高

  不多时,守尉大人解释了其中的误会,张冶才收了捆龙索。更新最快

  穆千户顾不得先前张冶把他捆得口吐白沫,反而一脸没有捆够的样子:“真能捆大乘高手?给我试试。”

  张冶一指,又把穆千户捆得死去活来,连连求饶。

  “张大师,这些铁链是你打造的,不如你给重新起个名字吧。”要是还叫捆龙索,那得多掉价啊,守尉大人提议道。

  “就叫捆仙索吧。”张冶起名癌,只是换了个字。

  “捆仙索?”守尉大人赞誉道,“大乘高手都能被捆,当得起这个名字!”

  天道三百宗门闻风丧胆的捆仙索,就这样诞生了。

  张冶加班到深夜,一共打造了二十副捆仙索,随即收工下班。

  “张大师,明天我派人来接你,不,我亲自来接你。”守尉大人决定打造个几千条捆仙索,到时候看哪个宗门敢不听城守府的。

  “二十条捆仙索够了,多了护城大阵带不动。”也就是说,只能有二十条捆仙索。

  守尉大人叹息了一声,有得必有失。不过捆仙索这么逆天,相当于城守府多了二十个大乘高手,在天道城内足以和天道宫叫板了,已然知足。

  而且,捆仙索只发给心腹使用的话,倒也足够分配。

  “张大师,那就多谢了。”守尉大人一语双关,不仅谢张冶打造捆仙索,还谢张冶点出了护城大阵的问题。

  不过张冶接下来一句话,守尉大人忽然觉得没那么感谢张冶了。

  因为张冶说:“不用谢,一共二十块下品仙石,谢谢惠顾。”

  一条捆仙索一块下品仙石啊?好贵!守尉大人的脸有些抽抽,不过想到捆仙索的确值这个价,当即给了张冶二十块下品仙石。

  张冶心满意足的走出城守府,这是他第一次宰人,但没有半点愧疚的感觉,城守府的钱都来自于税收,张冶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张冶心情不错,想要吟首诗,但憋了半天,只来了一句“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张冶满意的点了点头,快步向铁匠铺走去。

  张冶应该是为了能快点回去睡觉,便抄了条小路,走到一处巷子,忽然飞射出三个人影,刷刷几剑,张冶甚至来不及惨叫,被切成碎片。

  天兵阁的几个长老收剑而立,老泪纵横:“阁主,属下总算为你报仇了!”

  几个长老平复了一下心情,虽然张冶已被砍得稀碎,但准备把这些碎块带回去继续折磨,否则恨意难消。

  “咦……”首席长老抓起一块碎肉,硬硬的,不像血肉,倒像是某种金属,“傀儡?”

  首席长老恍然大悟:“上当了,张冶没有死,小心!”

  三个长老背靠着背,严阵以待。

  没错,张冶并没有死,天兵阁三老杀的只是张冶炼制的一具傀儡法器。

  顺带一提,张冶从杀了天兵阁阁主父子开始,他就提防着天兵阁的暗杀,打造了一系列法宝,傀儡只是其一。

  除此之外,张冶还打造了一批纸鹤法器,盘旋在张冶上空几里,用以侦查潜在的危险,就像张冶的眼睛一般。

  今天上午从佣兵协会出来,张冶本来准备出城的,但通过纸鹤发现了天兵阁三老,所以,他决定折回铁匠铺。而被粉丝簇拥,也是张冶故意为之,防止天兵阁三老刺杀。

  而从城守府出来,张冶又通过纸鹤探查到蹲守在外的天兵阁三老,但他不需要再逃避了,所以,张冶决定跟他们玩个游戏。

  回到现在,张冶从暗处走出,似笑非笑的看着天兵阁三老:“怎样,杀得开心吧?”

  “张冶!”首席长老恨不得生啖其肉,但他疑惑道,“你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张冶向天上招了招,纸鹤啪嗒啪嗒的扇着翅膀降临,围绕在天兵阁三老的头顶。

  天兵阁三老都是锻造大师,瞬间明白了纸鹤的作用,勃然大怒,一剑斩出,那些纸鹤化为飞灰。随即,首席长老冲张冶吼道:“那又怎样,要是你不出现我还拿你没办法,但你现在死定了!”

  张冶将手伸入乾坤袋,首席长老冷笑道:“你以为召唤长生老祖就能吓到我?告诉你,我们三个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在长生老祖到来前,你必死无疑。”

  天兵阁三老之所以说这么一会儿话,就是为了确认张冶是否又是一具傀儡,现在确定,是张冶的真身无疑,话音刚落,三人举剑杀去。

  张冶看着三个合体境大能杀来,他没有半点畏惧,只是笑道:“谁说我要召唤长生老祖了?”

  张冶从乾坤袋抽出三条铁链,正是捆仙索,他给城守府打造捆仙索的同时,不妨碍给自己留下那么几条。至于张冶说护城大阵只能供应二十条捆仙索完全是扯淡的,不这么说,张冶肯定会累死过去。

  天兵三老不认得捆仙索,只道是张冶不召唤长生老祖就再好不过了,这样的话,杀了张冶,他们还能全身而退,眼中充满欣喜。

  天兵三老速度很快,但张冶御使捆仙索也不慢,在天兵三老靠近时,三条捆仙索仿佛灵蛇出洞,射向三人。

  “哼,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天兵三老挥剑就砍,觉得这铁链不堪一击。

  但当他们劈砍中铁链时,已然感觉不对劲,这几条铁链虽然是极品法器,但也不应该扛得住他们合体境大能一击啊!

  有问题!天兵三老经验丰富,当机立断准备撤离,但可惜,捆仙索宛如跗骨之蛆,缠上他们的剑,随即将几人死死捆住。

  其中两人,因为捆仙索将他们和剑捆到了一起,硬生生被自己的剑切死了过去。首席长老动弹不得,看到这一幕悲愤出声:“张冶,我与你不死不休!”

  首席长老说完,浑身发光,一股恐怖的力量即将爆发。

  合体境大能要自爆?张冶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欣喜,将极品王鼎丢了过去:“团子,吞了他!”

  隐约听到团子骂了句:“张冶日你个先人板板!”但极品王鼎迅速变大,将首席长老吞入鼎内。

  轰隆一声巨响,极品王鼎鬼裂开来,从缝隙中爆发出耀眼的白光,合体境大能自爆,威力相当于大乘高手全力一击,极品王鼎凭借道器之躯,差点没能抗住。

  张冶拿出锤子,连忙修复着极品王鼎,经验值蹭蹭上涨,果然是个漏洞。

  团子欲哭无泪:“张锅,求你了,让我干点正事,比如炼个丹啥的,这本来就是丹鼎该做的事情,天天让我吃这个吞那个的,我委屈……”

  团子是丹药成精,但它本身特别排斥炼丹,整天想打架,但经过这次事件,它觉得能安安心心炼个丹太他妈幸福了。

  张冶将极品王鼎修复之后,又好好安抚了一阵:“你想炼丹,我也不会啊,这样,改天我找长生宗要几本丹书,你自己学啊。”

  团子欲哭无泪,没听说过器灵需要学习炼丹的,但他也只好认了,总比张冶动不动让他去抗揍强。

  一代丹神,没想到是因为害怕挨打而诞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