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56章 嚣张至极

第156章 嚣张至极

  天兵阁,阁主没了,只能老祖坐镇。更新最快如今的天兵阁风雨飘摇,天兵老祖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让天兵阁正常运转,门人的情绪也逐渐稳定。

  “天兵阁三大长老去哪儿了?”阁内这么忙,天兵三老有两天没见到人了,天兵老祖表示非常不满意。

  “回禀阁主……”一个门人欲言又止,他是天兵阁首席长老的弟子,是唯一知道天兵三老动静的人,犹豫片刻,他还是决定如实告诉老祖,“师尊和其他两位长老,去刺杀张冶了。”

  “你怎么现在才向本座禀报?”天兵老祖大惊失色,“不是说了这段时间别去招惹张冶吗?”天兵老祖太气愤了,一掌拍在座椅的扶手上,檀木座椅顿时化为飞灰,而天兵老祖没反应过来,一屁股墩坐到了地上,可见他的错愕。

  弟子跪拜在地,战战兢兢道:“师尊说不让您知道。”

  天兵老祖从地上爬了起来,眼中有一抹哀色,他明白天兵三老是报仇心切,所以不顾自己的禁令去杀张冶的。

  虽然张冶该死,但真的杀不得啊!至于天兵三老能不能刺杀张冶,天兵老祖不用怀疑,毕竟张冶只是个元婴初期,偷袭之下,张冶必死无疑。但关键是,张冶死了,长生老祖必然会出现,杀天兵三老泄愤。

  如今的天兵阁风雨飘摇,为了张冶一人再损失天兵三老,得不偿失啊。

  “他们现在在哪儿呢?”希望天兵三老还未动手,天兵老祖想要赶过去阻止他们的刺杀行为。

  “弟子……不知。”门人无奈回答,首席长老只是向他交代了后事,具体的刺杀计划他一概不知。

  天兵老祖站起来徘徊两步,决定自己去天道城找出天兵三老,他们无非在张冶附近蹲守,不难找到。

  天兵老祖正要出门,一个弟子慌慌张张来报:“报告老祖,二长老和三长老……回来了。”

  “回来了?那就好!”天兵老祖喜出望外,但是,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大长老呢?”

  “大长老他……”弟子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大长老自爆了,什么都没剩下;二长老和三长老身死道消,他们的尸身,已经运了回来。”

  天兵老祖踉跄了几步,他站立不稳,想要坐下,但是忘记椅子已经被自己拍碎,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张冶可有死亡?”天兵老祖虽然悲愤,但若张冶死了,天兵三老也算死得其所。

  门人面露哀色:“张冶没死,毫发无损。”

  天兵老祖气得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三个合体境长老折了,张冶依旧活得好好的?血亏啊!

  “看来是那长生老祖提前赶到救了张冶吧?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天兵老祖咬牙切齿。

  “回禀老祖,根据现场勘查,并无渡劫大能的修为波动……”门人将调查结果递上,“甚至,当场就只有张冶和天兵三老,并无第五个人出现,属下推测,是张冶通过某种手段杀了天兵三老!”

  “张冶杀了天兵三老?”天兵老祖打死都不相信啊,但他沉吟一番,“可有证据?”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些傀儡法器的碎片,判断出是张冶的手法打造的。”

  天兵老祖思索片刻,忽然叫了一声好,吓了门人一跳。

  阁主父子死了,天兵三老死了,天兵老祖却叫好?这是受不了刺激疯了不成?门人面面相觑。

  “带着长老的尸首,随老夫去城守府!”天兵老祖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去城守府告张冶行凶,虽然这会让天兵阁颜面扫地,毕竟天道城的规矩是宗门的事情宗门了。但却是能置张冶死地的好办法,而且,天兵阁的颜面已经所剩无几,不怕丢这一点。

  就这样,天道城一件轰动全城的案子揭开序幕,张冶杀了天兵阁三大长老的事情,人人都在讨论。

  “你们听说了吗,张冶杀了天兵阁三大长老!”

  “张大师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那么厉害吧?天兵阁三老可是合体境大能!”

  “谁知道呢,反正天兵老祖带着尸体去城守府告状了,一口咬定张冶是杀人夺宝,守尉大人亲自接的这个案子。”

  “天兵三老杀人夺宝还差不多,摆明了就是天兵阁诬告嘛……”

  张冶因为昨晚杀了天兵阁三老,决定缓几天出城,看看天兵阁的反应,大早上,就听说了天兵老祖去城守府告张冶杀人夺宝。

  张冶没怎么放在心上,继续帮人锻造法宝,直到城守府的官兵过来传人。

  领头的正是老熟人乔领队:“张冶,你又栽我手上了。”乔领队和张冶算是老熟人了,他这么说只是开句玩笑。

  “等我把这件法宝打造完就跟你走。”张冶继续打造着法宝。

  “行,不着急。”乔领队一行人就坐在铁匠铺的门槛,慢慢等张冶。

  排队修士无语,张冶的面子也太大了吧,城守府拿人什么时候还要等的,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刑事案件。

  不多时,张冶忙完了手上的活,关了铺子,才跟着乔领队往城守府走去。

  “张冶,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天兵三老怎么可能是你杀的,别担心,有兄弟在,一切有我给你撑着……”乔领队安慰着张冶。

  “天兵三老是我杀的。”张冶忽然一句话差点让乔领队把舌头咬了。

  “张冶,你这逼装得有点过分了吧?”乔领队打死都不相信,“天兵三老都是合体境大能,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

  “天兵阁阁主乃大乘高手,还不是被我给炼死了?”张冶白了乔领队一眼,“天兵三老想要给他们阁主报仇暗杀我,但被我反杀了。”

  “行,你牛逼……”乔领队觉得张冶还真不能用常理揣度,他沉吟片刻,“如果你真是自卫杀人,最多罚点款,守尉大人不会偏袒天兵阁的,无须担心。”

  张冶没有半点担心的样子,甚至嘴角挂着笑容,就算不是自卫杀人,想必守尉大人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毕竟捆仙索只有自己会锻造。

  至于天兵阁想借城守府杀张冶,看来只能自取其辱了。

  不多时,张冶跟着乔领队来到了城守府正殿,守尉大人端坐高堂,两旁的兵役都是元婴大能,看来这件杀人案的开审,规格很高啊。

  “大人,张冶带到。”乔领队复命,随即站到兵役的队列,示意张冶不要紧张。

  张冶紧张个卵,甚至都没看天兵阁的几人,拱了拱手:“守尉大人,不知传唤在下,有何贵干?”

  守尉大人看着张冶,天兵阁告张冶杀了天兵三老,传唤张冶来,只要张冶说一句不是他杀的或者自卫杀人的,守尉大人就准备把这件案子压下,毕竟,张冶对于城守府来说,太重要了。

  守尉大人说道:“张冶,天兵阁告你杀了天兵阁的三大长老,你有何话要说?”

  “人……”张冶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天兵老祖,“是我杀的。”

  天兵老祖眼中怒火喷涌,向守尉大人拱了拱手:“既然此獠已经承认了行凶之事,还请大人主持公道!”

  天兵阁不敢杀张冶,但城守府以律法杀张冶,长生宗也没办法,这就是天兵老祖打的如意算盘。

  守尉大人有些头疼,张冶怎么就承认了呢?他给张冶使着眼色,说道:“那你为何要杀天兵三老?”潜台词就是,你赶紧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本大人就判你。

  但张冶好像没看到守尉大人的提示,转头对天兵老祖问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杀天兵阁三老?”

  “哼,当然是谋财害命,杀人夺宝!”天兵老祖知道张冶是自卫杀人,但他捏造了一系列证据,要把张冶置之死地,等张冶反驳,就开始出示那些谋财害命的证据。

  张冶听了天兵老祖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对守尉大人说道:“大人,我就是谋财害命,杀人夺宝!”

  守尉大人差点从高堂跌落,他知道张冶这么说就是仗着城守府不能杀他,有恃无恐,可是,你这么说本大人好难办啊!

  一旁的天兵老祖面色狂喜,本以为还要多费功夫才能把张冶的罪名坐实,不曾想张冶自己就承认了,能不高兴吗?

  天兵老祖一拱手:“大人,既然张冶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还请依照天道城的律法,判张冶死罪!”

  守尉大人嘴角苦涩,要是杀了张冶,捆仙索怎么办?护城大阵爆了怎么办?

  守尉大人琢磨一番,说道:“此案必有隐情,等调查清楚后,择日再审!天兵阁这边,你们回去等通知。”

  天兵老祖一脸懵逼,张冶都承认是他杀的人了,还有什么隐情可言?回去等通知,多么敷衍的一句话!

  守尉大人不是最公正的人吗?什么时候会包庇罪犯了?天兵老祖走出正殿看了一圈,这里是城守府没错啊!

  “守尉大人,张冶都承认了自己谋财害命,还有什么隐情?”天兵老祖身为一流宗门的老祖,自降身份来城守府告状,要是不能把张冶给告死,那天兵阁将没有半点颜面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