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奇铁匠铺 > 第166章 龙纹骨刀

第166章 龙纹骨刀

  这个老道士穿着天道宫的服饰,而且修为深厚,天狼眼皮子一跳,当即赔笑道:“道长说哪儿的话,我兄弟喝多了,胡言乱语罢了。更新最快”

  “对对,我喝多了,还请见谅。”醉酒的团员知道闯祸了,附和了一句。

  老道士冷眼看着天狼佣兵团,嘴角挂起一抹笑容。

  ……

  天黑的时候,张冶返回鬼门关,不少人围在酒肆外指指点点,张冶凑过去一看,十几个头颅一水摆开,全是天狼佣兵团的人,张冶觉得脑海中嗡嗡作响,还没分别一天,怎么全都死了?

  不对,没有小桃的头颅,张冶心头焦急,千万不要有事。

  张冶先将众人的尸首收入乾坤袋,开口向四周询问,但他发不出声音,便以神念爆喝:“谁能告诉我这他妈谁干的?”

  张冶乃元婴修士,神念如山,围观修士承受不住,纷纷喷出一口血,可见张冶的怒火之盛。

  修士目光畏惧,哪怕见识到张冶修为也不敢说出口,徐徐退去,最终有个别修士可能与天狼佣兵团关系不错,战战兢兢的指着酒肆里边。

  张冶当即冲进酒肆,并无人影,便手持飞剑,踹开一间又一间的客房。

  就在此时,二楼的一间房门打开,一个老道士抱着衣衫不整的小桃走出,声音冷傲:“不用找了。”

  张冶看到这一幕睚眦欲裂,道人忽然将小桃丢下,张冶飞身接住。

  小桃遍体鳞伤,眼神空洞,不敢相信她经历了什么,张冶用神念安抚着她,脱下外衣将其裹好,但在触碰到她手的那一刻,张冶浑身一僵。

  小桃虽然睁着眼睛,却断气多时,不知是否感应到张冶,眼角留下一行泪水。

  张冶悲痛莫名,捂上小桃死不瞑目的双眼,随即恶狠狠的盯向老道士。

  “你的妞?”老道士正了正衣襟。

  张冶没有回答,将小桃的尸身收入乾坤袋,手握飞剑,剑气喷涌。

  老道士仿佛没有看见,自言自语道:“我帮你用过了,很润,只是可惜……”老道士眼神冷漠的盯向张冶,“打到死都不会**,扫兴。”

  “死!”张冶神念怒吼,酒肆里的坛坛罐罐尽数炸裂,他一剑飞向老道士。

  “不自量力。”老道士轻描淡写的伸出一掌,他已察觉张冶是元婴中期的修士,微不足道,唯独手中的飞剑有点意思,但那又怎样,飞蛾扑火罢了。

  就在张冶的飞剑与老道士的掌力即将触碰时,一把龙纹骨刀忽然从老道士的后背袭来,他的整个左肩连带左臂都被龙纹骨刀搅碎。

  老道士目瞪口呆的看着龙纹骨刀,惊讶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他身为化神修士,神念可以覆盖五里方圆,这把刀是什么时候杀到背后的,为什么感知不到?

  要不是他身为化神高手,反应迅捷,在这龙纹骨刀与身体接触的一刹那位移了两步,否则击碎的就不是左肩,而是整个身躯。

  此刻,刀气从左臂伤口灌入,震荡着老道士的五脏六腑,老道士目光凝重,一边后退,一边摸出丹药服下,稳住伤势。

  张冶握住迎面而来的龙纹骨刀,又是一刀射出,但他并没有丢向老道士,而是朝着一个莫名的方向甩出。

  龙纹骨刀乃螭吻的骸骨打造,免疫神念,所以修士根本感知不到龙纹骨刀的存在,张冶这么做,就是为了方便下一次偷袭。

  老道士也隐约明白了张冶的目的,虽然他是化神修士,但也不敢和龙纹骨刀接触,便疑神疑鬼的警戒着四周,注意力根本没有放在张冶身上。

  张冶趁此机会,一道剑气劈中他,老道士喷出一口血,愤怒不已,正准备对张冶下死手,结果龙纹骨刀神出鬼没,老道士的另一条手臂也被斩碎。

  老道士心生退意,再也不敢逗留,撞破屋顶,飞上高空:“老夫记住你了,等着天道宫的报复吧!”

  就在此时,龙纹骨刀再次出现,老道士震碎了一件防御法宝才堪堪抵住,但也喷出一口血。

  老道士知道敌不过那邪门的龙纹骨刀,干脆利落,化为虹光,射向天边。

  “好!”鬼门关的修士们看到这一幕激动不已,先前他们眼睁睁看着天道宫的化神修士天狼佣兵团而无能为力,结果一个元婴修士出来将老道士重伤打跑,鬼门关的佣兵们齐齐叫好。

  也有人对张冶劝道:“年轻人,敬你是条汉子,但得罪了天道宫,快离开东域吧。”

  天道宫的修士不轻易出山,但每次出山,不管是杀人放火,都没有人敢阻拦,横行无忌。镇守鬼门关的将士完全一副不管不问的样子,只因天道宫乃东域第一宗门,没有人得罪得起。

  所以,修士们劝张冶立刻离开。

  但张冶目光冷漠,伸手一招,龙纹骨刀蓦然出现手中,张冶化为火龙,一飞冲天,追向天边的老道士。

  老道士损耗元气施展了天道宫的遁术,速度惊人,他此刻松了口气,又开始愤怒起来。自己身为化神修士,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逼成这样太过丢脸,回去之后,一定请宗门高手尽出,灭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元婴修士。

  老道士打着如意算盘,不经意回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这元婴修士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追上了施展遁术的自己,这不可能!

  就在这慌神的一刹那,张冶斩出一刀刀气,老道士喷出一口血,堪堪抵住,但他无法维持遁术,跌落高空。

  张冶俯身而下,穷追不舍。顺带一提,他能追上老道士完全是凭借龙纹骨刀的力量,龙纹骨刀除了有螭吻骸骨免疫神念的特性,而且和极品王鼎一样,乃道器级材质打造,至少速度方面,和活着的螭吻有得一拼。

  这是老道士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而且还是被一个元婴修士逼的,他心头虽然害怕,但反应足够快,当即祭出一件压箱底的法宝,光华笼罩住全身。

  有了光罩的辅助,老道士稳稳落到地面,他盘膝而坐,看向张冶:“这是我天道宫的天道守命符,足以抵挡一个时辰的大乘高手攻击,刚才我已通知宗内高手,不足半个时辰就会赶来,你能拿我怎样?”

  张冶始终没有说话,当即施展龙纹骨刀硬砸,轰隆一声巨响,烟尘散去,那光罩有了一道细微的裂口。

  老道士心惊胆战,这把龙纹骨刀还可以再猛点吗?不过他觉得天道守命符还是能撑到救援的到来,便觊觎的看向张冶手中的龙纹骨刀,元婴修士就能以此刀施展出超过大乘高手的杀伤力,若是能落得自己手上,那还不无敌了?

  张冶再次劈砍几刀,虽然这光罩的裂口越来越多,但速度还是太慢了,张冶一定要杀他为小桃报仇。

  老道士一边疗伤,一边桀桀笑道:“虽然不知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你杀不了我,等我宗门援手到来,你必死无疑!”

  张冶没有搭理他,一翻手,手中多出一鼎,迎风就长,将老道士吸入其中。

  老道士有些深思,在鼎盖合上的刹那,他终于想起了什么,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是张冶?!”

  张冶用丹鼎炼死天兵阁主的事情家喻户晓,老道士终于猜到了张冶的身份,没了先前的自信,吓得浑身颤抖,哀嚎求饶。

  “给老子炼死他!”张冶神念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