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二十四章、希望

第二十四章、希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的海外利益不断增加,大国之间的相互摩擦、制衡,也变得越来越多,并且很多时候都是被动产生的。

  奥地利想要灭亡奥斯曼,以获得一个稳定的大后方,在不经意间将触角深入到了波斯,具备了威胁印度的能力。

  在海外殖民活动中,英奥互相制衡的地方很多,威胁是相互的。

  你能动我的奶酪,我也可以拿你的面包。大家都在相互克制,比如说:

  英国人的好望角,在奥地利眼皮子底下都没事;奥属阿拉斯加挨着加拿大,同样没有爆发冲突。

  今时不同往日,奥属阿拉斯加不再是一片啥也没有的冰雪国度,而是全世界有名的黄金产地。

  当然这个有名,不是说当地黄金产量多么逆天,主要是殖民政府广告做得好。

  进行排名的话,现在世界上主要的黄金产地分别是: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俄罗斯、西非,阿拉斯加只能排第七位。

  奥属阿拉斯加的名声主要气候条件恶劣,被奥地利诗人戏称为“上帝的考验”。

  缺人口的奥属阿拉斯加殖民政府,直接把这句话当成了宣传语。

  对外宣称:阿拉斯加有全世界自然条件最恶劣的金矿,是上帝留给人类的考验。

  只有经受住上帝设下的考验,才能够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当然,“自然条件最恶劣”这个说法俄国人可能不服,俄罗斯帝国气候恶劣的金矿也不少。

  说是上帝的考验也没错,要是没通过考验,真的会去见上帝。

  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每年都有超过四位数的淘金客,在淘金路上见了上帝。发了财的,都是极少数经历过考验的幸运儿。

  阿拉斯加每年数十吨的黄金产量,对维也纳政府来说,同样也是一块无法轻易割舍的肥肉。

  如果英国政府不是对印度太敏感,就会发现英奥之间相互牵制的力量,已经不小了。

  印度虽然美味,在没有十足把握吃下去之前,维也纳政府是不可能冒险的。

  潜在威胁的前提是“潜在”,英国人在印度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纸糊的。

  现在可是不列颠最巅峰时期,谁要是认为英属印度是软柿子好捏,傻乎乎的就冲上去,保管碰个头破血流出来。

  ……

  伦敦,维也纳政府释放出来的善意,把英国政府从慌乱中拉了出来。

  正所谓“你也怕,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奥地利还忌惮不列颠,那么就意味着印度暂时还是安全的。

  唐宁街首相官邸中,理性分析了其中的利弊后,格莱斯顿迷茫了。

  “你们觉得奥地利政府突然释放善意,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外交大臣乔治脸色大变:“奥地利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暂且还不能确定。不过接下来,我们恐怕就要有大麻烦了。

  奥地利愿意和我们签订一份保障性条约,只能证明维也纳政府暂时对波斯没有兴趣,不等于俄国人也没兴趣。

  国际局势风云变幻,奥地利虽然暂时领先了欧洲各国,但他们的欧陆霸主地位并不稳定。

  从维也纳政府对我们释放善意就可以看出来,奥地利人并没有坐稳欧陆霸主的底气。

  无论是野心勃勃的俄国人,还是傲气十足的法国人,都不会承认他们的地位。

  夹在法俄中间,奥地利的欧陆霸权就是一个笑话。或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至始至终维也纳政府从来都没有以欧陆霸主自居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俄两国都会恢复元气,到时候奥地利的麻烦就大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奥地利人是不会和法俄两国正面对抗的,多半又要玩儿矛盾转移的把戏。

  恐怕下一步,他们就要鼓动俄国人南下次大陆,挑起俄国人同我们的矛盾,然后专心对付法兰西。

  我们一手策划的北德意志帝国,恐怕也成为替奥地利把守西大门的卫兵。”

  阳谋之所以可怕,那是因为暴露了,事情还是会发生。

  俄国人的野心不是伦敦政府能够消除的。不同于俄奥关系从反法战争时期,两国就是盟友,一直磕磕碰碰维系到了现在,英俄关系那完全是一团糟。

  就算是把奥地利人的计划,放在亚历山大三世办公桌上,沙皇政府还是会高高兴兴的南下次大陆。

  伦敦政府发出警告只能起反作用,信任这玩意儿从来都是败坏容易,建立难。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俄奥两国通过三代君主,已经建立了基本的信任关系。虽然一样暗地里捅刀子,但是两国达成的约定最后都是履行了的。

  维也纳政府鼓动俄国南下,那是切切实实的利益,沙皇政府自然会信;英国人指出奥地利阴谋离间英俄关系,沙皇政府根本就不会当一回事。

  本来就没有过你东西,又何谈离间呢?

  北德意志帝国充当卫兵更加无解,那是地理位置决定的,他们夹在了法奥中间,想不当这个卫兵都不行。

  除非放弃北德意志帝国计划,让北德意志地区继续分裂下去,那么实力薄弱的德意志联邦肯定不顶事。

  这是最糟糕的选择,没有之一。外来压力也是促使一个民族团结起来的动力。

  除非伦敦政府亲自上阵帮忙顶住法国人的军事压力,要不然德意志地区那一堆小邦国分分钟倒向奥地利。

  犹豫了一会儿后,格莱斯顿叹了一口气:“奥地利能够开出的价码太高,俄国人很难拒绝。

  不过这是未来的事情,短时间内沙皇政府应该会安分一阵子。让印度总督做好准备,未来中亚和波斯地区就要不太平了。

  警告一下法国人,让他们按耐住自己的野心。要不然给奥地利人创造了机会,重组了反法同盟,他们就去哭吧!

  接下来大家就要提高戒备了,尤其是外交部更要重视。

  这次遇到的敌人和以往不一样,他们比法、俄两国要难缠的多,以往的经验在他们身上都用不上。

  未来的主战场已经发生转移,从真刀真枪的拼杀,转变成了外交上的博弈。”

  维也纳政府接二连三的出招,伦敦政府只能被动应战,这让格莱斯顿非常的不满。

  要知道不列颠一直都以外交强国著称的,现在居然被人牵着鼻子,想要反击都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外交大臣乔治信心十足的回答道:“放心吧,首相。前面只是我们对奥地利的警惕度不够,被他们钻了空子,才陷入被动状态的,后面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

  1882年11月18日,反土同盟在克孜勒河上顺利会师,奥斯曼帝国变得岌岌可危。

  安卡拉王宫中,此刻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已经急上了火,比上一次近东战争中奥地利飞艇在他头顶上往下投弹,都要严重十倍。

  英国老大确实很给力,支援了他们大量的物资,可这都是过去式了。

  小亚细亚半岛被一分为二后,西部地区就完全与世隔绝,四面都被反土同盟包围。

  再多的物资援助,也送不过来。理论上来说,英国人还可以用飞艇空投的。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英国人对奥斯曼的支援也是有限度的,直接派飞艇空投物资,那就是在挑战反土同盟的底线。

  万一激化了矛盾,把自己给牵扯了进去,伦敦政府就只能哭了。

  无论是奥地利,还是俄罗斯,都没有单独窥视印度地区的实力,可是两国一旦联手情况就不一样了。

  不说把英国人驱逐出去,至少将战火烧到印度腹地没有问题。同时对抗世界三大陆军强国之二,伦敦政府还没有发疯。

  为了保卫奥斯曼发动战争?估计建议刚刚提出来,唐宁街就要换主人了。

  惊慌失措的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宰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米德哈特心神不宁的回答道:“陛下,到了现在这一步,敌人是不会给我们活路的,想要保住奥斯曼,我们只能拼命。

  俄军距离安卡拉只剩下八十多公里,接下来我们要准备首都保卫战,陛下可以亲临前线鼓舞士气。”

  “我们还有赢的希望么?”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期待的问道

  他非常想听到,有人能够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米德哈特不是拍马屁的主,国内的烂摊子就让他心律焦脆,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曲意逢迎。

  “敌人的优势太大,我们赢得战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保住奥斯曼帝国还是有希望的。

  只要给反土同盟以最大杀伤,残酷的伤亡数字会令他们冷静下来,然后走上谈判桌。

  到时候付出一定代价,把敌人礼送出境,我们就能够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狠狠的说道:“好,我这就去巡视军营。”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即便是明知道希望渺茫,还是会有人忍不住尝试。

  到了这个时候,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期待值也下降了,保住奥斯曼帝国、保住皇位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