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 杀人之夜

杀人之夜

  刘大傍:“她对陛下尚且是那样,那对底下的人……自然是想如何就如何了,在炎灵郡主眼中,荆王他们或许连狗都不如吧。”

  “可恶!实在是可恶!”东桑帝想到之前炎灵郡主对自己的不尊重,心中早已气炸!

  刘大傍又道:“所以荆王恨炎灵郡主是真,至于炎灵郡主说您不听话要换了您这样的话……怕是得仔细探查一番便是。”

  东桑帝点点头,他自然不是荆王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

  “宣太子。”东桑帝冷笑一声:“按照荆王的说法,炎灵郡主找他合谋不成,反而生怒,但有一个现成的最佳合作对象,炎灵郡主难道不会去找么?!”

  那个人就是太子冷夜枭。

  既然要换了他这皇帝,炎灵郡主第一个选择的合作对象肯定就是冷夜枭了。

  刘大傍笑着点头:“陛下睿智!”

  东桑帝摆摆手,心里还是难过的。

  因为这是两输的局面。

  若是证明荆王所言是真,那炎灵郡主就真的打定主意要换了他这位皇帝了,怎么换?还能怎么换,自然不可能让他安然无恙退位,病死是最好的手段。

  如果证明荆王所言是假……那自己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拜把子兄弟,就太让自己失望了!

  在东桑帝心里……他是相信荆王的,但又希望荆王说的是真的。

  人性,就是如此复杂。

  冷夜枭在自己府中安坐,很快,刘大傍亲自带人来迎接他入宫。

  见到刘大傍的冷夜枭,心中暗暗感叹,自己的父亲……当真是天下第一谋士,这些事他竟谋划的丝毫不差。

  刘大傍见到冷夜枭的时候,冷夜枭也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刘公公!”

  冷夜枭见到刘公公,当即大声道:“您怎么来了?”

  刘公公疑惑:“这大晚上的,殿下这是要出门?”

  冷夜枭点头:“要进宫一趟。”

  刘公公:“何事如何焦急?明日进宫不行么?”

  冷夜枭急道:“此事事关重大,关乎我们东桑国江山社稷,半刻也等不得,必须立即进宫。对了,刘公公,您这是……”

  刘公公顿时改了口:“陛下关心殿下,派奴婢来看看殿下过的是否安好。”

  冷夜枭一脸恳求:“过的如何且先不提,刘公公,可否带孤进宫见陛下一面?”

  身为太子的冷夜枭,是可以自称孤的。

  刘公公似乎有些为难,但最终点头答应下来。

  他必须不能剧透,只有这样,太子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所以他没有让太子看出来,他就是陛下派来接冷夜枭进宫的。

  皇宫内。

  “父皇!”冷夜枭见了东桑帝后,当即跪下:“父皇,儿臣有罪,陛下重重惩罚儿臣吧!”

  君武帝盯着冷夜枭:“你何罪之有?”

  冷夜枭道:“儿臣……儿臣……也不知道炎灵郡主竟然会来,而且还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父皇,儿臣绝无二心啊!”

  东桑帝冰冷眸子盯着刘公公,难道他剧透了?!

  刘公公急急摇头,表示他并没有。

  东桑帝的视线这才又落到冷夜枭身上,冷淡开口:“炎灵郡主说了什么,竟将你吓成这样?你好歹也是太子,遇事要沉稳一些。”

  冷夜枭哭道:“父皇,儿臣这次沉稳不了啊!炎灵郡主她有不臣之心啊!”

  哐当!

  东桑帝手中茶杯哐当落地。

  “你说什么?!”东桑帝从位子上走下来,来到冷夜枭面前,那双眸子死死盯着他:“你再说一遍!”

  冷夜枭带着哭腔,似乎害怕极了。

  “父皇,那炎灵郡主疯了,她真的是个疯子啊!儿臣跟她关系并不好!儿臣绝对不可能会和她沆瀣一气,儿臣……”

  东桑帝看出冷夜枭急于撇清,摆手道:“朕相亲你是无辜的,行了,你说说炎灵郡主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冷夜枭道:“父皇,那炎灵郡主她居然说……她居然指责父皇您不够资格当皇帝,她说她要写信回去告诉她父亲,让他父亲允许她自己找一个人当皇帝,她口中的那个人就是儿臣……”

  “父皇在儿臣心中如天神一般,神圣而又伟岸,是父皇您在儿臣小的时候,手把手教儿臣……这份恩情,岂是一个皇位能换的?”

  “炎灵郡主还威胁儿臣,如果儿臣不答应,她自会找其他人来当这个皇帝,甚至她自己来当这个皇帝,至于儿臣……反正她杀老二也一点事都没有,杀儿臣自然也是轻轻松松的。”

  “放肆,放肆!”东桑帝大怒,大吼出声!

  如果说之前他对荆王的话只信了三分,那么现在他已经信了五成了。

  冷夜枭脸上的表情就像和荆王练过似的,悲泣道:“父皇,她真的这样说,她真的威胁儿臣……父皇,儿臣该怎么办?儿臣不想死啊。”

  东桑帝深吸一口气:“放心,朕不会让你死的。”

  “不过,朕会传炎灵郡主过来,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他要和炎灵郡主对质了?

  这一对质,谁说真话,谁说假话,不就可以看出来了吗?

  冷夜枭不由在心中暗暗夸了一声荆王,与此同时,他出声:“父皇,若是将炎灵郡主传来,您只稍稍一问,立马就会惊动她,这叫打草惊蛇!”

  东桑帝狐疑的目光瞥了冷夜枭一眼,不让请炎灵郡主过来?太子之前说的那些,难道都是谎言?

  冷夜枭自然看出东桑帝眼中的怀疑,不过此事他早有准备。

  “父皇,之前炎灵郡主来找儿臣的时候,儿臣担心她对儿臣不利,所以早早用上了神化石,所以炎灵郡主找儿臣时说的话,甚至她的影像,全都记录在这里面了,请父皇过目。”

  还有这样的事?

  东桑帝将神化石取过去,定眼一看,很快他就看到了神化石里的画面。

  炎灵郡主确实提议要和冷夜枭合作,将他这位帝王从帝位上拉扯下来。

  画面录制的不多,但仅就这些画,就足以让东桑帝愤怒了。

  然而东桑帝不知道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