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熟睡之后 > 24.开始检查卫生

24.开始检查卫生

  咚

  【奖励时间:课间休息】

  古钟与字幕一同出现。

  牧苏很想借用他们几分钟课间时间,也很想看小丑原地爆炸。奈何下课钟一响它们就起身陆续出门。

  心中怀揣着早晚要占用课间休息时间的伟大理想,牧苏回到办公室。

  这些玩家仍执拗认为办公室是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杜绝出门。甚至透明桥几人也是如此。如无必要不会出去。

  “做得好。”问完课堂上发生的一些事,透明桥点头。它们没有拒绝就说明默认同意。接下来潜移默化让它们认同身份就可以了。

  一名叫迪奥卡修的玩家凑到牧苏身边,透明桥记得他是音乐老师。也就是下一节课。

  他诉说来意。

  迪奥卡修是想牧苏接下来的梦境中能替他去上课。作为报酬,他会给牧苏一只替身娃娃。

  替身娃娃虽好,但总要有命去留下。他不认为自己能在那群怪物手中活上几分钟。

  “好”

  牧苏正要一口答应,透明桥插话,直视迪奥卡修:“一只替身娃娃换替你上课到副本结束……不觉得有些少吗。?

  迪奥卡修面带苦色:“我已经没有了……”

  他只剩那一只替身娃娃。

  透明桥沉吟:“我需要你之前获得的随机消耗道具。”

  “这个不行。”迪奥卡修摇头不肯:“我只能交出替身娃娃。而且如果我去上课并死了,自由活动时间增加,你们也要承担一定程度的风险。”

  看来他还不是很傻。

  透明桥心想,转向牧苏:“会勉强吗。”

  “没问题。”牧苏底气十足。自觉那群学生已经调教的差不多。

  透明桥重新看向迪奥卡斯,抿嘴轻道:“我们答应了。但是有一个条件。一旦牧苏在音乐课上死亡,约定终止。我们可以帮你,但不能在失去报酬后继续冒险。”

  “可以。”迪奥卡斯点头,并干脆将替身娃娃交给牧苏。

  算上炽神那一只,牧苏此刻已经有五只替身娃娃。

  现在他可以对着sp173眨五次眼了。

  10分钟转瞬即逝。

  临走前牧苏特地嘱咐透明桥几人,让他们叠一些小红花出来。

  教室中,学生们各自坐好等待老师出现。而很快它们就发现,进来的依然是牧苏。

  “音乐老师也请假了,这一节改成卫生课。”

  牧苏说道。他只恨自己不是语文老师。不能名正言顺改课。

  与此同时

  “闻香卡莲君莫笑,我建议你们在安全范围内尽力表现自己。”

  办公室,透明桥向余下三名同伴提出建议。

  “为了称号?”闻香猜到透明桥的意思。在得到透明桥认可后,几分犹豫说:“我们该怎么做。牧苏那样……完全学不来啊。”

  “发挥自身的特点就可以了。”

  闻香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可你知道……我的特点是我没有特点啊……”

  君莫笑感觉自己也中了一枪。

  “这样就好。”出人意料,透明桥没有帮她指出自身特点:“留下两只替身娃娃防身,余下一只给牧苏保存。然后放开手脚去正常授课。”

  “我也要这么做吗?”卡莲小声问。

  闻香点头。

  ……

  “上一节课我分配了班级干部。那么接下来我会检查下同学们的个人卫生。合格的同学会获得一朵小红花,不合格的同学明天我会进行检查。直到我认为合格为止!”

  想到新玩法……啊不,新的授课任务的牧苏一本正经说完,从讲台下来。

  “先从小丑开始。”

  自认为避开爆炸危险的小丑陡然瞪大眼睛。

  即使再坏的学生,身为老师也有责任去教导。尽管牧苏对这位成见很深,但在课堂上,他就要保持老师的身份。所以牧苏做作的声音轻柔:“别紧张,不是针对你。只是先从第一个开始。”

  信你才怪。

  小丑心想。

  牧苏走到小丑桌前,冲它努嘴:“张嘴,我看看你牙齿。”

  他的一只手放在096的肩膀上。

  小丑百般不情愿咧开嘴,露出残次不齐,黑黄歪倒不似人般的锐齿。

  “该去做个矫正了。”牧苏弯腰凑近看了看,随即长叹一声:“唉……一看就是长期不注意个人卫生导致的。”

  目光在前额微微一顿,牧苏摇着头走向第二桌:“没其他问题了,小丑奖励一朵小红花。”

  小丑昏黄眼珠发直,似乎不敢相信牧苏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自己。

  还给了自己一朵小红花!

  内心怔然时,它听到走过的牧苏小声嘟囔声。

  “年纪轻轻怎么就秃顶了呢……”

  第二个是阿蕾莎。她一切都符合卫生要求,因此小红花轻而易举到手。

  又来到勺子杀人狂面前。与这位自己人交换一下眼神,牧苏装作样子检查一下,说些轻描淡写的话奖励个小红花,随即看向最后一排的玩具熊弗莱迪。

  它肯坐在座位真是罕见。

  牧苏走到桌前,它抬头看他,眼珠带着冰冷寒意。

  与异形女皇相同。没有人类思维,性格冷血的它无法利用人类社会心理学来实施攻略。

  在透明桥的计划中它没有被拉拢的必要。置之不理就好。

  与之同样待遇的还有异形女皇和sp173和sp096。后者和前者有些区别,但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的它同样属于不需要拉拢的行列。

  牧苏忽略掉它,冷哼一声转身看向弗莱迪。

  这货正用金属爪钩扣着牙缝肉丝。不只是他,前座的裂口女在用剪刀修剪指甲,沙耶用触手清理身体。

  见牧苏望来,弗莱迪匆忙坐直装什么也没做。

  “你这脸……”牧苏眉头一皱,拉起长音。

  “被人烧的。”

  牧苏转而打量他那竖条纹毛衣。

  “我妈妈织给我的。”

  轻啧一声,牧苏死鱼眼上移,落在那顶棕黑色礼帽。

  “我没头发,脑袋坑坑洼洼吓人。”

  一言不发继续打量弗莱迪,落在那只金属锋利的右手上。

  “我也不想的,但你知道我没了手指。”

  将牧苏的质疑全部堵住的弗莱迪,满脸都写着我要小红花。

  “行吧,弗莱迪奖励小红花一朵。”

  随意敷衍了一句,牧苏不管他如何,走到裂口女身边。

  裂口女收起剪刀,怀揣忐忑与牧苏对视。

  “裂口女奖励小红花一朵。”

  他随意看了眼便迈步走开。

  费尽心思得到小红花的弗莱迪登时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