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我没事我真很好【二更】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我没事我真很好【二更】

  曾经的孟笃,如今的古云堂堂主古云子听到秦浩轩的一句‘去灭普队看看’,哪里还会有半点耽搁,连忙登上了白猿驾驶的那辆落地的仙云车,随后对白猿说道:“猿兄,你看不如我来驾车?”

  白猿能懂人言,自然知道这位古云堂的堂主在太初的地位,若是换了平时让一下驾车也没什么,可今天是给老大的主人驾车,这种荣耀八辈子也不见得能换来一次,怎么可能让?

  白猿冲着古云子龇了龇牙,一副就算你是紫种今天也别想抢我位置的表情。

  古云子眼见这白猿也不让位置,心说若是平日里还能拿紫种身份或者堂主身份压一下对方,现在金先生就在旁边看着,欺负他的小弟通常没什么好果子吃,而且老堂主也在,今天这马屁看来是没机会拍了。

  “你们十个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找辆仙云车?”古云子冲着十名发呆的弟子说道:“灭普队的地头知道怎么走吧?”

  十名弟子这时间也都反应过来,连忙快速点头,转身发足狂奔去找最近的仙云车地点。

  秦浩轩再次上了仙云车,白猿驾车腾空而起。

  古云子人在车上感觉有些不真实,老堂主居然真的回来了!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他想开口跟秦浩轩说话,却发现自己当年面对老堂主时就是个怂包,刚刚情绪激动时的胆量还大点,现在……

  古云子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怂包的状态,甚至连正眼去直视老堂主的勇气都没了,只敢站在一旁偷偷的去看。

  秦浩轩心中暗叹,自己当年因为李靖的事情,对门下弟子要求的十分严格,导致这紫种天骄的胆量都变小了很多,现在看来当年确实管教的有些过分了。

  小金挂在秦浩轩的身上,给了古云子一个看不起对方的眼神,同样又露出得意洋洋的一面,自己就敢这么挂着主人。

  秦浩轩也不想古云子太尴尬,而且自己好容易回到太初,心境跟当日在太初总是要装老成持重又有了不同,干脆自己先打开了话题。

  “小孟啊,你现如今修为如何了?”

  古云子愣了一下,小孟?哦!这是我以前的名字!已经有多少年,没人唤我这个名字了?

  “老堂主,弟子现在修为道宫三座……”

  “紫种怎么才三座?你这速度有点慢啊。而且还是道宫……”

  古云子像是一个被私塾先生在抽查功课的孩子,很是局促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虽然自己是紫种,可这紫种毕竟不是自己生而带之的,很难跟真正的天生紫种相提并论,而且三座道宫的速度其实也并不是很慢了。

  “回头,咱们聊聊,你有什么境界上想不通的事情,我跟你说说。”

  古云子听到秦浩轩的话心头再次剧震,这显然是高位对低段位说的话,老堂主果然是传奇中的传奇,以弱种之姿在外面这么多年对抗普光未死不说,修为貌似也很是高深?

  “玲珑,你不是说张狂很会教人吗?紫种天骄,他就教成这样?”秦浩轩扭头对一直跟着自己的谭玲珑发问。

  古云子这时间才发现仙云车上居然还有其他人!而且看样子还是个跟凡人差不多的小女孩?

  谭玲珑嘟着嘴没有说话,虽然她很想给掌教真人争辩一下,可是她也没法当着古云子的面直接说,掌教真人觉得古堂主是一块不开窍的木头。

  “掌教真人说弟子是不开窍的木头,这个真怪不得掌教真人,是弟子愚钝。”

  古云子连忙做着解释,一旁的谭玲珑眉角之间露出了几分小得意。

  秦浩轩看着谭玲珑那小模样,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跟自己当年好像真的不同了,她们有着对礼法应有的尊敬,同时也保持着很好的自我性格,这种人若是一旦入道,前途反而比自己这种性格多少有点教条的人要更光明吧?

  “张……”秦浩轩本想问一下张狂的修为如何了,突然又一次感受到了谭玲珑的小眼神,顿时想起了不久前谭玲珑问自己的话‘你怎么总是关心掌教真人,你的道侣不是徐副掌教吗?’

  “老堂主这些年在外面可听到关于普光阁的消息……”

  古云子问出了自己跟众多太初弟子关心的问题。

  “它们还在,山门我也去过几次,太初每二十年一次的赴约,更是让他们牢记着咱们太初……”

  二十年一次的赴约……

  古云子提起普光阁时的狠辣眼神,瞬间充满了哀伤,那是太初人的不屈,那也是每一名太初人心中最痛的其中一处。

  “老堂主,他们可还好……”古云子虽然知道离去的太初人必死,却还是想要听到秦浩轩嘴里传来不一样的消息。

  “他们……”秦浩轩沉默了片刻:“挺好的,都在英灵山住下了。我亲自接他们回去的……”

  “是吗……”古云子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嘴里不停的低声念叨着:“那就好,那就好。回家就好,回家就好。”

  “田誉还去英灵山跟他的入道师兄聊过几句。”秦浩轩拍了拍古云子的头:“田誉没给太初丢人,回英灵山前还拉上了几个普光阁的道宫境老祖做伴。”

  “是吗……”古云子重重的点着头:“那真好,那真好……”

  小金这时间传音入秘到秦浩轩的耳中:“主人,孟笃跟田誉是一同进的灭普队……”

  秦浩轩再次拍了拍古云子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给其带来的这个消息,对其来说是多么难受。

  “老堂主我没事,我没事,我真没事……”古云子一遍遍重复着同样的自己没事的话语,可是手脚的举动却带着失了分寸的慌张,他很想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化解自己的状态。

  “我没事,我真没事……挺好的,我挺好的……田誉挺好的……挺好的……普光阁也挺好的,挺好就好啊……挺好就好啊……”

  古云子不再去看秦浩轩,他转身到了仙云车的另一侧,手指快速的敲击着仙云车的车辕,解开了仙云车那遮挡天空吹风的阵法,让风吹在自己的脸上。

  他不能去擦眼角流下的泪,不能让老堂主总是看到自己的这一面,他只能让风,风去吹干自己脸上的泪。

  谭玲珑不解的看着古云子,她知道这是古云堂的堂主,只是她不能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哭,身为太初弟子,能够击杀普光阁的人,这应该自豪骄傲啊!这是该放炮庆祝的事情!若是自己有那么一日,可以亲手斩落几名普光阁的狗头,便是随后立时丢了性命,自己都能带着笑去死了。

  一股金锐之气从下方直冲云霄,阻住了仙云车的去路,伴随着金锐之气的还有无尽的杀意。

  这赤裸的杀意顿时吸引了秦浩轩的注意,他瞥了一眼下面的前方不远处,那里摆放着各种奇怪的杀阵,近千名弟子在各种不同的杀阵之中冲杀,同杀阵做着对抗。

  这么凶?秦浩轩微微皱眉,这些杀阵并没有人为的操控,完全是阵法的全力施展,也就是说若是有人在其中有危险,是不可能有人在外面操控阵法在关键时刻停止,很可能阵中的人真的会有死亡。

  阵法的外围还竖着一杆大旗【灭普】,这二字写的苍劲有力透着无尽剑意杀意,本是很漂亮的二字,却因为灭普这种直白的感觉,让秦浩轩总觉得透着张狂那种二愣子的气息。

  “主人,咱们到了。”小金挂在秦浩轩身上说道:“下面就是灭普队了,太初最精锐之一的队伍就在这里了。”

  两人说话功夫,凶阵中的一道剑光直扑一名弟子身后,那弟子法力在不久之前刚刚全力爆发,正处于空档期,他想要躲避已然不能,眼见要被斩杀之时,一名弟子从旁飞出一剑劈开剑气。

  “小林子,你行不行?不行就退出灭普队好了!”救人之人高声的嘲讽笑了起来。

  那被救的人面色有点铁青,他喘了口气回道:“我刚刚只是全力破阵,若不是我破阵有成,你能抽身来救我?你还被八千九百道剑气给困着呢。”

  秦浩轩随着仙云车缓缓落下,听着阵中人的聊天很是欣慰,这孩子是知道一定会有人拼命把自己救下来,所以刚刚才拼命去破阵的吧?

  百来名站在阵外观战的弟子,没有一人去关心降落的仙云车,他们专注的看着阵中的情况。

  谭玲珑看古云子还没有彻底恢复,秦副掌教又在观看阵法,知道只能自己这个弃徒来说话,她下了仙云车来到距离最近的一名弟子身边,行了一个抱拳礼说道:“这位师兄,请问此地的执事何在?”

  “洞内打坐的。”弟子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

  谭玲珑起身四处找山洞,却发现这里没什么山洞,顿时知道是自己能耐太低,看不到阵法后面的山洞,当下猛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太初秦副掌教前来,此地管事还不速速前来接驾?”

  “大胆!敢拿老堂主名讳打趣!找死!”

  一座山中十几个山洞骤然炸开,十几道带着杀意的身影直扑山洞而出,强大的气势将站在阵外观看的弟子压的纷纷倒退,谭玲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向自己的胸口,自己好像在这一刻要被压得炸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