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丫头别闹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丫头别闹

  天降我才必有用我本天上仙第六百七十二章丫头别闹林黛雨已经坐在床上了,张弛向她笑了笑,很君子地在一旁坐下了,这么急坐下的原因是不想她看到自己的肢体语言,站直了活生生的一个卜字,前途未卜,凶吉难料。

  林黛雨道:“我睡了。”

  张弛点了点头道:“睡吧,我守着你。”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林黛雨向他笑了笑,伸手把床头灯给关了。

  张大仙人坐在那里,听着林黛雨均匀的呼吸,有点百爪挠心,这感觉非常熟悉,其实他和林黛雨不止一次有过共处一夜的经历,最深刻还是在他的小屋,林黛雨谁在屋里,他睡在屋外,那一晚,他把两个汉字研究得非常透彻,身体力行,放眼国内,恐怕没有几个比他在这方面更博大精深了。

  黑暗中又传来林黛雨的声音:“哥!”

  张弛心中为之一窒,林黛雨纯属存心故意,你说气人不,一声哥如同一轮红日,驱散了张大仙人内心中阴暗龌龊的想法,突然之间就念头通达了,她是在故意捉弄我呢。

  张弛没搭理她,你妹!叫谁哥呢?

  林黛雨过了一会儿又道:“你困不困?”

  张弛仍然没理她,感觉林黛雨挺没劲的,怎么也是老情人了,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戏弄我?闭上眼睛装死人,黑暗中感觉林黛雨用练过芭蕾的足尖点了他一下:“你上来歇着呗。”

  张弛仍然没理她。

  林黛雨以为他生气了,正想发问,可感觉床垫一沉,这货居然连愣都没打就躺床上了,他倒不客气。

  张弛没有枕头,拿起靠垫塞在脑袋下面,你林黛雨不是想戏弄我吗?我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自我考验一下,看看我的意志如何,能不能禁受得住诱惑,张弛躺在床上的刹那就意识到自己那点意志力可能不管用,人虽然躺下了,可有部分却站起来了。

  林黛雨道:“你刚才说怀疑什么?”

  张弛道:“你就没怀疑过咱们的关系?”

  林黛雨道:“你是说同母异父的事儿?”

  “嗯!”

  林黛雨道:“怀疑过。”

  张弛道:“你就不想查个水落石出?”

  林黛雨摇了摇头,牵着张弛的手围住她的纤腰,张弛一颗心突突突直跳,林黛雨道:“如果是真的,我们肯定不能在一起,那是要遭天谴的,如果是假的,咱们还可不可以回到从前那样?”

  她的娇躯向后挪动了一下,在触碰到后方的支点后,臀部又悄悄向前躲开。

  张大仙人定力还可以,坚持一动不动,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怎么感觉林黛雨在撩自己。

  林黛雨道:“你知道答案的,只是你不想回答,回不去了,我不是过去的那个我,你仍然还是过去的张弛,我不再适合你,还好,你有了齐冰。”

  张弛叹了口气,想把手拿回来,可林黛雨仍然坚持抓着他的手。

  “张弛,我知道你想什么,对待感情,你根本就不认真,虽然你想对身边的人好,可你却永远都做不到一心一意,在感情方面我是个有洁癖的人,我最讨厌不忠的男人。”

  张大仙人感觉躺在一张针毡上,林黛雨的床果然没那么好上,再次想把手抽回来,可仍然没有达成所愿,这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林黛雨道:“我怀疑过,当时就怀疑过,我在欧洲,曾经无数次想回来证实,可后来听到你的消息,我决定放弃了,你对我的感情并没有想象中深刻。”

  张弛脸有点发热,无言以对,在他们两人之间,自己的确是临阵脱逃的那个,虽然自己努力过,可在遇到齐冰之后,自己就很快尘封了他们的那段感情。

  林黛雨道:“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一个人漫步在泰晤士河边,时常期待着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是你,如果那时候,真的发生了,我会不顾一切跟你走。”

  张弛道:“对不起!”这次的道歉有点真诚。

  林黛雨道:“你不用说对不起,感情永远不是人生的全部,留学的这段时间,我冷静了下来,我问过我自己,我对你又付出了多少,人生总有一定的阶段,我爸出事之后,我才真正看懂了我自己,我知道我心中最想要得是什么。”

  张弛的身躯躬得像个大号的虾米,这会儿彻底垂头丧气了:“你最想要什么?”

  “不是你!我爸出事的时候,我也产生过找个肩膀依靠的想法,可那不是我想要的。”

  张弛道:“你想当个女强人?”

  林黛雨笑了起来:“野心吧,听说男人都不喜欢有野心的女人,就算咱们不是兄妹,就算咱们的感情顺顺当当地走下去,我估计终有一天还是会分手,我跟你不一样,我对这个世界很认真。”

  张弛道:“世上最怕认真二字。”

  林黛雨总算松开了他的手:“你这个人玩世不恭,好像看穿了这个世界,对什么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张弛心中暗想,你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特么是神仙下凡,来到凡间就是为了好好玩儿,当然玩世不恭,而且我心软,容易动情。

  林黛雨道:“不聊了,其实做兄妹也不错……”

  桌上的电脑突然发出叮的一声,竟然亮了起来,张弛有些奇怪,坐起身来,望着电脑,这电脑是林黛雨带来的。

  “你没关机?”

  林黛雨摇了摇头:“关了!”

  电脑闪烁了几下,出现了画面,张弛很快就辨认出这是别墅外面的监控画面,见鬼了,这电脑何时接入了监控系统,监控画面上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影,林黛雨也起来了,抓住张弛的手臂道:“有人!”

  张弛凑近电脑看了看,无法确定是不是实时画面,低声道:“我出去看看。”

  林黛雨道:“我也去。”

  张弛点了点头,把林黛雨一个人留下他也不放心。

  林黛雨让他在门外等着,迅速换上了运动衫,张弛等她出门之后,自己也回客房换了衣服,林黛雨小声道:“要报警吗?”

  张弛道:“先看看情况再说。”

  两人没有从大门出去,张弛听吕坚强聊过,通常入室盗窃都是团伙作案,专门有人守着大门,如果主人从大门出去,很可能会遭遇拍黑砖。两人从客房的窗户爬了出去,林黛雨还握着球棒,张大仙人从厨房拿了一把厨刀,他总觉得这不可能是普通的案件。

  根据刚才监控所见,黑衣人潜入的地方很像小花园,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小花园附近,果然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凑在绿植的缝隙向里面望去,却见两名黑衣人正撅着屁股在小花园里挖掘。

  林黛雨和张弛对望了一眼,举起了手中的球棒,张弛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示意由他来。

  张大仙人抽出厨刀,林黛雨抓住他手腕,摆了摆手,抓小偷归抓小偷,出了人命可不好,她把球棒递给张弛,和他的厨刀来了个互换。

  张弛点了点头,起身将球棒扛在肩头,让林黛雨躲在自己的身后,朗声道:“两位,找什么呢?”

  两名黑衣人吃了一惊,转身看了看张弛,两人脸上都涂着油彩,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张弛将球棒在掌心拍了拍道:“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给我趴下。”

  两名小偷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向张弛冲了过来,张弛从两人动作就看出这俩货根本不是什么高手,上去一脚就将其中一人给踹翻在地,另外一人看到势头不妙,转身想逃,张弛哪能容他逃走,随手将球棒甩了出去,球棒砸在那货的后心,小偷立足不稳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张弛走过去,点了两人的穴道,黄春丽送给他的穴道真解派上了用场。

  制住两人之后,张弛打电话报警,没多长时间,紫霞湖派出所就来人了,几名民警将小偷带走,简单问了一下情况,负责人去监控室看了看,发现监控并未启动。

  张弛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刚才明明在林黛雨的房间里看到监控影像,不过这件事他没有如实反映,警察来之前,林黛雨主动提出回避,她不想跟警察打交道,而且也不想给张弛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问过两名小偷,这俩小偷的目的是要偷院子里的一棵黑虎松。

  派出所负责人临行时忍不住向张弛道:“这么大房子就你一人住,你也不嫌瘆得慌。”

  张弛道:“这不有你们警察同志为我保驾护航嘛。”

  “别介,千万别这么说,现在虽然治安总体不错,可犯罪分子是无法百分百杜绝的,你这种情况最好把监控系统启动,再请几个保安,都买这么大房子了,也不差那点工资吧?”

  张弛赔着笑点头。

  派出所离开之后,两人来到园子里检查情况,发现那棵黑虎松周围都被挖开了,张弛摇了摇头,现在真是偷什么的都有,不过这棵黑虎松也不便宜,拿起铁锨准备将土回填。

  林黛雨道:“你信他们的话啊?大晚上的来偷一棵树”

  张弛道:“这棵树可不便宜。”

  林黛雨道:“下面是不是有东西啊?”

  张弛道:“那就挖挖看。”

  林黛雨道:“大晚上的别折腾了,不如明天再说。”

  张弛道:“别啊,我这人是个急性子,不搞清楚,我睡不着觉。”

  张弛继续挖了起来,将那棵黑虎松完整挖了出来,再往下挖,不久就碰到了一块坚硬的石板,张弛心中暗叹,果然内有玄机,总觉得今晚的事情有些蹊跷,联想起发生的一切,难道林黛雨这次回来的目的就在这下面的东西?

  张弛将石板清理出来,掀开石板,看到里面摆放着一个瓷坛,有点像自己过去在黄家老宅发现的那个。

  他将瓷坛取了出来,递给林黛雨。

  林黛雨道:“你给我做什么?”

  张弛道:“你们家的东西当然要物归原主。”

  林黛雨点了点头,将瓷坛接了过去,张弛道:“你先回屋,我把这棵树再种上。”

  “早点休息啊!”

  张弛应了一声,林黛雨离去之后,他将石板盖上,重新将黑松种在坑内,心情却变得沉重了许多,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张弛不愿往深处去想,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一成不变的。

  张大仙人这一夜睡得并不好,并非因为栽树的操劳,也非荷尔蒙的煎熬,这次的重逢非但没有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反而变得越来越深,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越来越怀念真的东西,有些记忆在心中是无比美好的,宁愿封存也不愿破坏,也许他从未真正了解过林黛雨。

  白小米在第二天一早打来了电话,告诉张弛事情已经解决了,她直接返回京城。

  张弛稍稍放下心来,至少白家在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

  来到客厅,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气,听到林黛雨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醒了?”

  张弛应了一声:“挺勤快啊。”

  林黛雨道:“这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一早去附近买了点,你凑合吃。”她端着早餐从里面出来,有油条、豆浆、包子、辣汤。

  张弛道:“够丰盛的了。”端起辣汤喝了一口,夹了个包子塞到嘴里,记得上次和林黛雨一起吃早餐还是在京城,看到林黛雨仍然站着,招呼道:“坐啊,一起吃啊。”

  林黛雨笑道:“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哦!”张弛咀嚼的动作变得缓慢。

  林黛雨走向门外,来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道:“谢谢你啊,以后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吧。”

  张弛点了点头:“行!”自始至终他的目光再没有向林黛雨看上一眼。

  张弛上午接到电话又去了一趟派出所,有些字要签,警方还要了解一些情况,张弛表示没有丢失任何东西,正聊着的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人,张弛本来没留意,可眼睛突然被人给蒙上了,闻到这熟悉的香气,顿时笑了起来:“丫头,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