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天庭小狱卒 > 第3423章 ?资源宝库,天赋之源

第3423章 ?资源宝库,天赋之源

  此前,刘浪已经说过,未从瞳族得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清楚知己知彼,方才百战百胜的宁悠芸,决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所知的一切,悉数讲出。

  尽管,那都是芸生堂机密之中的机密。

  “芸生堂的雏形,名为元生堂,元为开始,元生意为新生。元生堂成立于万族争霸之后,由无家可归的散修组成,单算时间的话,还要早于天擎宫,邀月城,苍凌学院三大势力,那时,百大强族刚刚瓜分完核心星域,每一寸土地都有它的主人,当真是油泼不进,针扎不进……”

  在刘浪的注视下,宁悠芸开始了长时间的讲述。

  一段算不上波澜壮阔的历史,逐渐出现在刘浪面前。

  相比于最初依附于百大强族的天擎宫,邀月城和苍凌学院,第一个吃螃蟹的散修势力元生堂,当真是夹缝中求生存。

  有很长一段时间,元生堂只能存在于核心星域和边缘星域的交界处,时时刻刻地打着擦边球。

  在这个过程中,元生堂经历了数次围剿。

  每一次都是将死之局,却又侥幸成活。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六十万年,那时候,作为后起之秀的天擎宫,邀月城,苍凌学院已小有名气,元生堂却依旧默默无闻。

  这对元生堂来说,是第二重打击。

  因为,所有散修势力,都需要不断补充新鲜血液,随着天擎宫,邀月城,苍凌学院逐渐闯出名号,元生堂这边的新鲜血液,急剧减少。

  新鲜血液补充不进,原有的血液,因为围剿,不断流失,元生堂眼看着就要寿终正寝。

  但就在这时,转折,准确地说,是一连串的转折,出现了。

  第一个转折,是与芸生堂邻近的两大强族,暴发了大战,这两大强族,分别为赤盖族和同霜族,一个排名百大强族九十八,一个排名百大强族九十九。

  赤盖族和同霜族的矛盾,由来已久,万族争霸时,就是相互征伐的对象,万族争霸之后,虽有一段平静期,但双方领地的边界,始终没有划清,因为这个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双方就会小规模的打上一场。

  但这一次,小规模变成了大规模。

  双方决意一战解决所有的历史问题,简单来说,这是一场灭族之战。但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一个想灭掉一个,哪有那么容易?

  长久的僵持,让双方损失惨重。

  为了迅速解决战斗,双方开始寻求盟友,只是,赤盖族和同霜族排名末流,领地接近边缘星域,对于很多强族来说,毫无吸引力。

  找了一大圈,谁也没找到盟友。

  核心星域的强族不屑参与,边缘星域的小世界又没资格参与,最终,游走于边缘星域和核心星域间的元生堂,进入赤盖族和同霜族的视线。

  为了拉拢元生堂,赤盖族和同霜族,开始撒下血本,深知不惜割地,以求元生堂参战。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赤盖族和同霜族谁也没能灭掉谁,反倒是给了元生堂一片立足之地。

  于是,挣扎了几十万年的元生堂,终于在核心星域站稳了脚跟。

  土地有了,接下来就是人了。

  元生堂时来运转的第二个转折,就是出了一位历史上最为杰出堂主,这位最为杰出的堂主名为樊乐山,加入元生堂时,只有天尊境,但没过多长时间,就晋升了圣主,之后,更是一路高歌猛进,成就了圣主巅峰。

  关键,他这个圣主巅峰,单挑排名末流的百大强族的族长,毫无问题。

  如此,大大提高了元生堂的上限。

  而第三个转折,便是那座维持芸生堂几十万年不衰的遗迹了。

  堂主再强,终究只有一个人。

  除非有神王境大能坐镇,否则,衡量一支势力的强弱,还是要算总数,相比于排名在前的天擎宫,邀月城,苍凌学院,元生堂修者平均水平无疑要差上一个档次。

  想要弥补这一个档次,要么提高天赋,要么拿资源去堆。

  而那座意外显现的遗迹,提供的恰恰是天赋和资源。

  “天赋和资源?”

  听到这,刘浪不由目光闪烁。

  瞳族的族长日记里,可没有提到,那座遗迹里,有什么资源,更没说,遗迹可以提高修者的天赋。

  可是,宁悠芸言之凿凿,没有半点作假的样子。

  刘浪也就没有打断宁悠芸,而是继续听下去。

  “资源可以去偷,去换,去抢,总之,得来之法很多,但提升天赋,却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接下来,宁悠芸开始详述那座遗迹的功能。

  按照宁悠芸的说法,遗迹之中,有一座高悬于空的“太阳”。

  每当有修者走入其中,“太阳”变会放出七色光芒,七色光芒会渗入人体的四肢百骸,丹田,识海,对四肢百骸,丹田,识海进行洗礼。

  洗礼过后,整个人仿如脱胎换骨,很多卡在某一境界多年的修者,轻而易举地就跨越了原有的瓶颈。

  “这套路,听起来和祖瞳洗礼,大同小异啊!”

  想到当初,左昊接受祖瞳洗礼时的场景,刘浪觉得宁悠芸的描绘,的确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如此看来,宁悠芸认定,芸生堂遗迹出自瞳族之手,并非外边的几个法阵,其内部构造,也完全符合瞳族的特点。

  可是,当年,瞳族根本就没改造遗迹内部。

  “瞳族记录这座遗迹,是在五百万年前,而元生堂发现这座遗迹,是在大概四十万年前,中间有四百多万年的空白期,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瞳族的族长日记,肯定是值得相信的,而宁悠芸这边的表述,也都是事实,这样一来,就只有从瞳族和宁悠芸都不清楚的那段时间,来找原因了。

  顺着这个思路,刘浪隐隐有了一种猜测。

  或许,存在这么一个人,在瞳族发现遗迹之后,元生堂发现遗迹之前,对遗迹进行了改造。

  让这座原本空空荡荡的遗迹,成了资源宝库和天赋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