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四百四十章 阴阳剑意,决死刺杀

第四百四十章 阴阳剑意,决死刺杀

  从那黑衣人出现的一瞬间开始,顾诚就是抱着必杀之心的。

  因为他从那黑衣人的身上感知到了一股杀意。

  上次黄九成跟顾诚一战只能算是互相的试探交手,比切磋用力大一些,但却也不算是不死不休。

  所以黄九成身上有战意但没杀机。

  而眼前这黑衣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杀机可是极其明显的,外加上对方还布下了这么一座奇门阵法来将他困住,对方是什么目的那还用多说吗?

  既然如此也就不用废话了,直接开打便是。

  那黑衣人也是没想到顾诚出手竟然这般暴烈,上来一句话都没说便动手。

  原本他还想套套顾诚的话,看看对方究竟有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但现在看来,还是直接分生死来的利索!

  那黑衣人凝视着妖箭夜罗,在妖箭夜罗临近自己身前的一刹那,他手中的长剑猛然间出鞘。

  一刹那间,璀璨耀目的剑芒犹如旭日东升一般,在顾诚的眼前绽放挥洒着。

  这家伙虽然看着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但他出手却是恢宏大气,刚猛炽烈无比。

  妖箭夜罗坠入那剑芒当中,周围那妖异的筋膜触手舒展着,但却被那剑芒当中灼热的力量给逼的又缩了回去。

  就在这时,一声更加响亮的剑鸣之声响彻在小巷当中。

  龙吟出鞘,剑锋席卷。

  青金色的剑罡犹游龙一般挥洒而来,剑影分化万千,吞噬着眼前一切的力量。

  看到顾诚这一剑,那黑衣人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的神色。

  怪不得国师怕他出手会失败,这顾诚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般地步!

  江湖上关于顾诚实力的战绩传闻实际上不少,死在顾诚手中的宗师没有十个也有八九个了。

  但问题是顾诚的年纪毕竟在这里摆着,没真正交手,谁都不相信顾诚竟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

  此时那黑衣人是信了,但却已经晚了。

  龙霄剑的绝世锋芒将其压制,妖箭夜罗趁此时机呼啸而过,直奔对方肋下而来!

  但那黑衣人的反应似乎很敏锐,他的临战经验也是极其丰富的。

  在妖箭夜罗临身的一瞬间,他的身形顿时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左手剑指点出将妖箭夜罗弹飞。

  但在那一瞬间,妖箭夜罗身上那诡异的筋膜触手还是在他手上撕下了一块皮肉来。

  感到受气血之力的流逝,那黑衣身上却是战意更加汹涌。

  他周身金色光芒大盛,手中的长剑都被金芒彻底笼罩,剑出东方,炎阳烈火!

  瞬息之间,他手中那柄长剑上便燃起了炽盛的烈日剑罡来,那股力量纯正无比,灼烧罡气和灵气,气势恢宏的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哪怕以如今顾诚武道炼气双修所带来的力量,竟然在力量底蕴上都是要输对方一筹的。

  龙霄剑跟对方的长剑对撞,青龙武罡和烈日剑罡对轰着,两者中间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极致强大的罡气风暴来。

  对方手中的长剑是一柄古朴的青铜剑,上面流转着岁月沧桑的痕迹,应该是一件古物神兵。

  不过兵器这种东西也不是越古老便越强的,起码这黑衣人手中的兵刃是比不过有着龙气加持的龙霄剑的。

  眼看着自己的长剑上都被撕裂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来,那黑衣人的面色不由得微变。

  他手中长剑倒转,挣脱了跟顾诚的角力,但就在这时,他左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浮现出一柄黑色的细剑,猛然间向着顾诚刺来!

  那黑色细剑十分纤细,只有手指一般粗细,但却通体漆黑,带着森然的寒意。

  细剑所过之处,顾诚的护体罡气简直犹如豆腐做的一般,轻易便被其所撕裂。

  甚至剑未到,那森冷的剑意便已经深入内腑当中。

  顾诚周身锐气锋芒浮现,万仞归墟裹挟着他飞快的向后退去。

  但那黑衣人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脚步一踏,手持那细剑直接锁定顾诚而来,哪怕顾诚此时有着万仞归墟裹挟速度极快,但对方的剑锋却是始终距离顾诚不到三尺!

  不知道后退了多少距离,顾诚周身一股血雾骤然浮现,歃血之力轰然爆发,融合佛光罡气,血色佛影在顾诚身后浮现,不计罡气消耗,灵山大手印和须弥大手印接连轰出,这才将对方给击退。

  顾诚后退两步,长出了一口气,凝视着那黑衣人:“阴阳剑?有趣有趣。”

  没人规定剑法只能学一门,剑意也只能领悟一种。

  但眼前这家伙却是用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阴阳剑法来,一种恢宏大气,犹如烈日炽盛。一种阴邪毒辣,剑出便是奔着要人性命去的。

  同时修练这种两种剑法可是十分违和的,而且能够将这两种剑法同时修练到这种程度的在江湖上定然不是无名之辈,所以究竟是谁要杀他?

  一时之间顾诚也来不及思考这么多,因为他得罪的人太多了……

  随便一想都能够想出好几个想要他性命的人来,这家伙到底是谁派来的还真说不定。

  不过敢在京城对他这位靖夜司的监察使动手,来的人胆子肯定是大到没边了。

  此时眼看着顾诚挡住自己那细剑的突袭刺杀,那黑衣人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他是剑客,也是刺客。

  没遇到冯太素之前,他是剑客,剑法大开大合,犹如烈日横空。

  被冯太素所救之后,为报冯太素的救命之恩,他专修阴脉剑道,剑走偏锋阴邪,修刺客之道,专门为冯太素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杀手是用尽一些手段斩杀对手,所以哪怕你堂而皇之的闯进对方老家,直接以绝对的力量扫平一切将对方斩杀那你也是杀手。

  但刺客却是一击不中立刻远遁,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正常人在他那一连串烈日剑法的猛攻下定然都以为确定了自己的武道路数,很少会有人留意他这一手的,九成的人都死在他那阴暗的一剑之下,剩下一成没死也重伤了,唯有一个顾诚,他竟然没死还成功挡住了他这一剑!

  黑夜中的剑一旦见了光,那也就不再可怕了。

  顾诚此时显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来。

  他大笑一声,周围炽烈的佛光绽放着,涌动着,化作弥陀法相,手捏佛印,一掌拍下!

  狂暴的罡气席卷着,炽烈的佛光汹涌着,那黑衣人的烈阳剑法就算是再大气,也扛不住现在顾诚这种碾压式的打法。

  其实这黑衣人的修为是要比顾诚强一些的,已经达到了五品中期的境界。

  但他身上的功法却是没有须弥陀镇世经如此的大气,可以任由顾诚如此挥霍力量。

  若是拖到最后,顾诚没力气了他自然可以反击的,但问题是他现在拖不得!

  一旦被其他人发现,到时候京城内朝廷的人一拥而上,他死到无所谓,但他怕的是拖累国师的计划!

  想到此处,那黑衣人果决的拿出一枚丹药吞下腹中,下一刻,他周身的气息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狂暴涨着,筋肉鼓胀,朦胧的血雾在他身后凝聚着,好像是个羽翼的模样,脚步一踏,他整个人竟然直接钻进了那弥陀法相的体内,硬生生将其撕裂!

  顾诚猛的后退数丈,皱眉盯着那已经处于狂暴状态的黑衣人。

  方才那黑衣人服用的丹药为名飞白丹,名字源于西南之地传说中的一种异鸟飞白。

  传说中飞白是一种不死不灭的鸟,只要其一直飞翔在空中便可以不死不灭,只留下一道白色的影子,没人见过飞白具体之长什么模样。

  冯太素昔日便曾经深入过西南,调查这种飞白异鸟的下落,结果当然是失败的,不过他却从当地人那里得到过一根一羽毛,一根据说是属于飞白的羽毛。

  后来冯太素尝试着用这根羽毛炼制丹药,结果别说长生不死的丹药,就连延长寿元的丹药都没炼制出来,反而炼制出这可以激发潜能的飞白丹。

  吞下飞白丹后,自身所有的精气神等力量都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开始燃烧着,速度和力量都会提升到一个极致。

  如果那传说中的飞白鸟真的是不死不灭,那这种极致的燃烧速度足可以赋予对方让人无法捕捉甚至是无法看到的速度。

  但人却不是不死不灭的,在这种状态下,这黑衣人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顾诚也是心中疑惑,这家伙到底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眼看时间不够,他竟然拼命都要干掉自己。

  此时那黑衣人怒吼一声,周身的力量燃烧犹如一团烈日一般,几乎是眨眼间便来到顾诚身前,剑出烈日升腾,剑芒挥洒出百丈的范围,直接封死了顾诚周身所有闪避的余地。

  退无可退,顾诚手捏佛印,瞬间佛光内敛,金刚守御,双手拳印临空架住对方的剑芒,硬扛这一击。

  但对方此时此刻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精气神和肉身全方位的燃烧所带来的力量简直要比燃烧气血强上无数倍,顾诚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但就在他被轰飞出去的一瞬间,修罗之魂已经从黑玉空间内跃出,一口忿怒之火正好临空喷在了那黑衣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