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旺夫命 > 第117章 117

第117章 117

  金环后来怎么样,卫成不清楚, 只是在宫里走动的时候听说国丈的情况不容乐观, 好像意识都不太清醒, 太医觉得哪怕仔细调养顶多也就年,请皇上有个心理准备。

  听说这事皇上啥感觉没有, 皇后和她娘家急疯了。

  先前国丈病倒他们就感觉天塌了,一旦国丈咽气, 阖府戴孝, 几个儿子得丁忧三年。皇帝要是急需用人倒是可以夺情起复, 想也知道后族一定没这个命,等丁忧期满, 回来官职早给人顶了,只能后补谋缺。

  当官的就没有不怕丁忧,更别说如今这形势对后族不容乐观。

  人呢,没遇上事的时候往往能冷静理智,遇上事少有不慌张的。后族那边看着病情不见好转, 就有人怀疑是太医动了手脚。中风这个病, 说严重也严重,可要是保养得好能活好些年。这么想着, 他们直接把问题推给太医院, 觉得要么是太医不尽心, 要么是皇帝不许太医尽心。

  心里这么猜测, 又没有凭证, 他们不敢闹, 只得私下寻摸神医。

  权贵之家要打听大夫还不容易?

  陆续有些据说很有本事的迈了他家门槛,人多了,人品自然参差不齐,这里面有些是真有本事的大夫,也有人能耐不大,生得一张巧嘴,拿着偏方就来哄人。

  没真本事却能炒出神医的名头,这些人套路能少?

  国丈家里那几个儿子本来就没有能独当一面的,给人这么一忽悠,再不肯听太医安排,由着自己重金请来的“神医”会诊。几个大夫想法都不一致,后族这边又不懂治病救人的事情,由着他们你一手我一手。治了个把月,国丈连个清醒的时候都没有了。

  太医院那边有人看不下去了,寻着机会劝了一句,说民间偏方有些能用,有些非但治不了病还能要人命。又说给人治病最怕几个大夫一起,你开一样药,我开一样药,你信谁就让他做主,搞得这么乌烟瘴气每益处的。

  就说中风,哪怕情况比较严重,要想保命,让他拖两三年也有办法。

  这么瞎搞下去,两三个月都够呛。治病救人不是开玩笑的事,遇上庸医小病成大病大病成绝症。

  在这节骨眼蹚浑水来劝的,医德够好了,不过好心还是给人当成驴肝肺。这么说,哪怕国丈这几个儿子意识到他们干了蠢事,还是没打消对太医院的防备心。这事许多人看在眼里,卫成也知道,他知道以后就明白一度权倾朝野的国丈爷命不长了,运气好兴许还有一两年,继续这样甚至可能翻不过今年。

  唏嘘也有,又一想这是好事,国丈病情严重,那一家子都把心思放他身上,根本顾不得其他。卫成哪怕送回金环也还是存着警惕心,觉得那头没准会有动作,现在看是没了。

  整个三月卫成防备过去的,结果一路太平。

  四月份,皇帝看准时机,趁后族自顾不暇继续蚕食他们。最近半年从国丈那头收回的权力让皇帝心理踏实了一点,也因为见识到皇帝的雷霆手段,零散有一些人投诚,这其中就包括掌管着宗人府的显亲王。

  显亲王是皇叔辈儿的,先皇的兄弟。他来投诚一是自己不年轻了,膝下几个儿子都没有成大器之相;二是看到当今的能耐,早年忍成孙子,现在却扳倒了权倾朝野的国丈爷,再者皇帝还年轻呢。

  显亲王在宗室那边有人脉也有话语权,他一投诚,皇帝背负的压力骤然减轻许多。

  前面一冬,卫成总感觉京城头顶的天灰蒙蒙的,就跟朝堂上不明朗的局势一样。这半年时间,皇上收拢了许多权力,已经显露出君王威严。原先没太把年轻皇帝看在眼里的大臣开始惧怕他,卫成的态度倒没变过,他从一开始就对皇上存着敬畏之心,又将对方视为伯乐,知道皇上不甘于现状,总在适当的时候提出建议。

  皇帝越发倚重卫成,甚至觉得从五品侍读学士配不上他,又觉得翰林院文气过重,有心想给他换个方便施展拳脚的地方。

  心里想提拔他,暂时又想不到好去处,眼下瞧着也没什么合适的缺,皇帝暂时忍耐下来,告诉自己他前不久才升过半阶,再看看好了,要是今年国丈挺不过去,他那几个儿子都得丁忧,到那时就有缺了。

  要是给国丈知道他好女婿在想什么,没准会气到发病。

  皇帝如今看他就跟看死的没两样,已经想到他走之后了。

  后宫里面皇后娘娘才是干着急几边都顾不上。她想去把兴庆笼络回来,可小孩子忘性大,天天在跟前杵着他同你亲近,离开一段时间自然就生分了,要想回到从前哪那么容易?

  还不只是这个,这年是大选年,跟着秀女又要进宫,想到这事皇后也很烦心。

  最要命的还是娘家那头,皇上没拦着不让她娘家人进宫,可娘家人来一回,皇后就能病一回。她早先还气愤,现在更多的是焦虑和担心,很怕父亲倒了,父亲一倒宫中恐怕再没她立足之地,贵妃敏妃她们一定落井下石。

  她又想起头年的风光。

  兴庆出事之前她日子多美,多体面多痛快,就从那次意外之后,一切都变了。

  皇后做梦都想回到当初,她回不去。

  坤宁宫门庭冷落,相反的是卫成他们,原先许多人自持身份不肯纡尊降贵同乡下人往来走动,现在许多人看出来了,看出皇上极盛的运势,自然会想到去笼络御前红人。

  卫成就算一个,并且是其中最得脸的一个,哪怕他家住得偏远,院落没比大户人家下人房好,甚至还有传说卫家一门两泼妇,都阻挡不了看他得势来攀交情的人。

  寻着机会就有人送礼,送什么的都有。

  记得卫成中举的时候,吴婆子怕给儿子惹麻烦,忍痛拒了许多金银财物,当时她真心痛,痛得没感觉了。

  现在嘛,真金白银见过,官票也见过,经她手的钱财多了之后再看那些就不像从前一样眼馋。拒绝起来虽然还是有点难受,不至于心如刀绞痛到窒息。

  吴婆子还特别懂,当面总一副俗物不入眼的模样,难受也是回屋之后。

  每次看她捂胸口了,姜蜜就给大宝贝使眼色,砚台心领神会,跟着就去闹他奶。

  兴许因为砚台长大了,他对老太太的杀伤力不如从前。吴婆子还是巴心巴肺疼他,却不像之前那么夸张。砚台小的时候,他仰头喊一声奶,吴婆子笑得就跟捡了银子似的,现在是笑不成那样了。

  砚台折了没关系,姜蜜还有杀手锏。她将宣宝往婆婆跟前一放,宣宝这娃懒啊,哪怕站得稳当也想找个借力的,他顺手就抱住吴婆子的腿,吴婆子低头一看。

  “哎哟乖孙子诶,喊一声奶,喊一声我听听。”

  一般只要不逗过火,宣宝还是乖的,他果然喊了一声,那声音好似都带着奶味儿,甜得很。

  吴婆子一下就忘了被她推出去那些金银财宝,伸手要把宣宝抱起来,砚台先一步捏住宣宝的肥脸蛋“看我,我是谁?”

  宣宝“……”

  “宝啊我是你哥,来跟我喊——哥,哥。”

  “诶。”

  吴婆子一个没憋住,笑出来了。

  砚台刚才还笑眯眯的,这会儿已经面无表情了,正准备拿出卫成教那套好生同宣宝说说什么叫兄友弟恭。宣宝就仰头看着他,软乎乎喊了声哥。

  本来准备要教训的,这下教训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