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八百四十一章 黑色产业链

第八百四十一章 黑色产业链

  一连串的全服通告刷屏出来,前50的公会除了【义薄云天】之外皆在宣战名单之中,包括斗宗强者的【第十宗派】。

  做戏就要做全套嘛,斗宗强者既然做了左旸的卧底,如果这时候将【第十宗派】也给空出来的话,不就直接将他暴露了么?这样的小细节左旸自然不会疏漏,因此他已经与斗宗强者私下通过了气,这段时间【第十宗派】的人都会将公会标识给亮出来,理由则是“反正已经开启公会战了,就算不佩戴公会标识也会显示敌对标识,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是面对恐惧,奥利给!”

  多么令人信服的理由啊。

  广大网友也是因为左旸的霸气操作瞬间高潮,游戏与论坛同一时间爆炸:

  “真踏马霸气,一个人同时挑战这么多公会,我玩了这么多年游戏,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干这种事,无缺公子牛啤(手动破音)!”

  “开启公会战的话,貌似死亡损失要翻倍吧?”

  “叫地主!”

  “抢地主!”

  “加倍!”

  “哈哈哈,楼上三个都是傻狗,鉴定完毕,不加倍!”

  “卧槽,真刺激,搞的我也想建个公会玩一玩,说不定还能顺便出一把名呢。”

  “你玩不起的孩子,首先,你有无缺公子那么有钱么?创建公会需要1000两银子的手续费,放在现在这也是一大笔钱呢,有那些钱可以凑一套黄金品质的装备它不香么,更何况,主动发起公会战也是要交一大笔手续费的;其次,你有无缺公子那样的实力么?前50公会什么水平你不会不知道,一下子对这么多公会发起公会战,基本上不管你走到哪都能遇到敌人,你打得过么,打不过就等着被洗白吧;”

  “……”

  “我比较好奇的是,玉藻前之前不是在论坛上发了一封【致歉信】,那玩意儿写得还挺诚恳态度也不错,怎么无缺公子还会对【豪门】发起公会战,这是什么意思?”

  “嗯……无缺公子大概是想告诉玉藻前: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说的也对,【致歉信】哪怕写得再好,它也不实惠啊,就好像你捅我一刀,总不能说一句对不起我就原谅你吧,最起码也得赔点汤药费不是?”

  “不过,这有点打玉藻前的脸了吧,这下玉藻前可没台阶下了,不想打也得打。”

  ……

  “会长,这……”

  全服通告上刚刚出现【豪门】的名字,【豪门】的几个高层就立刻一脸疑惑的看向了玉藻前,有人更是直接骂了起来:“这个铁口直断也太不识抬举了,杀了我们的人,我们不与他计较,还将姿态放的这么低,他居然还不领情,真以为我们不敢拿他怎么样么?会长,咱们跟他干吧,让他看看到底谁的拳头更硬!”

  “不急,再看看情况。”

  玉藻前沉吟了片刻,终于说道,“让咱们的人将公会标识都亮出来,看看铁口直断是否真对我们的人动手。”

  ……

  而另外一边。

  “呵呵,玉藻前这次丢人丢大发了,想要渔翁得意,结果到头来却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天下第二】的会长花满楼却是笑了起来,对身后的亲信与高层说道,“铁口直断这么一搞,那些像【豪门】一样想置身事外的公会就算想躲也躲不开了,看着吧,那些公会很快就会联系我,要求派人加入‘精英追杀团’,齐心协力只求一举将铁口直断这抹所谓的‘星星之火’浇灭,避免引火上身,铁口直断这一把推得好,我喜欢。”

  话未说完。

  “叮!叮!叮!”……

  他的信息提示便连续响了好几声。

  “呵呵,你们看,这就已经来了。”

  花满楼咧嘴笑道。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之前负责“精英追杀团”的沈·挽清风附和着说道,临了终于还是无法压制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心,陪着笑顺口问了一句,“会长,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问。”

  花满楼看了他一眼。

  “那我就问了,咱们公会之前与铁口直断一直不是都相安无事么?为何会长忽然不计代价与他大动干戈,所以我很好奇,此人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令会长动了真怒?”

  沈·挽清风倒也知道这个问题问的有欠考虑,无奈心里就像猫爪子在不停的挠啊挠啊,实在有些受不住了,于是问完之后又连忙推锅道,“会长,不是我一个人问的,精英团里的兄弟都在向我追问,我每天也是深受其扰,因此才……”

  “……”

  话至此处,花满楼的脸色已是瞬间阴沉了下来,看起来就像一头极力压抑着嗜血本能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吃人血肉一般。

  好吓人!

  沈·挽清风才话说了一半,便觉得一股子寒意自脚底直窜上了天灵盖,心中暗骂一句“我就是个白痴”,舌头一滑就立刻改了口,一拍脑门说道:“……啊呀,瞧我这记性,竟还有心思在这里扯淡,会长,这次的‘精英追杀团’已经集结的差不多了,我还得抓紧时间制定追杀方案,不知会长是否还有什么指示?”

  “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将铁口直断拿下就是。”

  花满楼的脸色这才略微缓和了一些,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这一次,‘精英追杀团’恐怕要沦为配角了,铁口直断的头这么铁,各个公会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涉及到自身利益,只怕都要尽全力围剿了。”

  “是,会长分析的一点都没错,那我就让‘精英追杀团’咬紧铁口直断的尾巴,彻底将其必入绝境,那会长,我去办事了!”

  沈·挽清风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一边逃也似的遛了。

  ……

  “爽,公会战就是爽!”

  如同拾荒者一般收拾着地上的战利品,左旸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对那些公会开启公会战之后,他的击杀目标瞬间就变了多了起来,而且一个个都变得非常显眼,只要他想杀人,几乎随处都可以找到目标,再加上双倍的爆率,简直比刷怪刺激多了……毕竟排行前50的公会加起来至少也汇聚了游戏中一半的中上水平的玩家,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当然,这也不是说左旸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正是因为敌人太多,左旸更加要格外小心,他必须做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将自己施展轻功不耗内力与命牌众多的优势完全展现出来,随时进行最为快速的转移,令敌人完全预判不出他的去向,否则若是不小心被围困,便可能身陷险境了。

  “沈老板,叫你的人去金陵城外3762.7554坐标等我!”

  收拾完了战利品,左旸看负重差不多了,立刻又给塞北沈万三去了一条消息。

  这也是提前安排好的,塞北沈万三的商会经过上次的操作之后起死回生,手下依旧保留了许多职业商人,游戏中只要是有玩家聚集的地方就有职业商人,他们也是分布在这个游戏世界的各个地方。

  只需要塞北沈万三一句话,他们就可以提前到达指定的地点接应左旸,左旸放下东西之后立刻离开,绝不停留。

  然后,那些职业商人将左旸缴获的战利品带回去,通过商会进行销售,接着……肯定有一部分因为被左旸杀了而爆了装备的人得再买回去,赫然形成了一条非常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完美促进《大江湖》GDP快速增长,这可是谓利国利民千秋万载的功绩啊。

  当然,左旸很清楚,通过这样的方式想要在短时间内令那些公会遭受重创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们人太多了,而左旸只有一个人,杀不过来的。

  所以,事情到了这一步,这就变成一场比拼耐力的战争,左旸决定跟他们玩一场持久战。

  不同的是,左旸一直都在杀人,一直都在疯狂的赚钱,完全就是乐在其中。

  而那些公会的成员们则每天都要担心出门之后是否会运气不好遇上左旸,一不小心好几天辛苦刷来的修为值就没了,几个月才搞来的装备就掉了,完全变成了惊弓之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吓出他们一身冷汗,这种精神紧绷的状态持续时间久了自然会疲,说不定还有可能带来心理问题之类的并发症。

  谁更持久,谁更坚挺,可想而知。

  等到了这个时候,再来一记“重击”,便有可能彻底将他们的心理防线击溃。

  ……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左旸一直重复着类似的事情:吃饭、睡觉、打“豆豆”。

  塞北沈万三则忙坏了,左旸每天让他帮忙处理的装备少了也有几百件,多的时候甚至上千,这简直比印钞机还要可怕。

  而“豆豆”们,已经自觉的缩短了游戏时间,就算玩游戏的时候也尽量都是数百人组团……但这种集体行动,不论是刷怪还是任务,效率可想而知,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当然,“豆豆”们也在不断的组织反击。

  然而不论是自己公会组织的围攻,还是“精英追杀团”的追杀,竟连一次都没有成功,他们共同发现了一个令人抓狂的事实:

  首先,左旸的移动速度太快了,比驿站租来的快马还快,完全追不上;

  其次,左旸的保命招式实在太多了,什么黄霸体、红霸体、各种免疫,什么【自绝经脉】、【命牌】加安全区,全都被他用的淋漓尽致,只要他不想停,你就留不住他,非但如此,他偶尔还要皮一下,一不小心就要被瞬间反杀;

  再次,左旸似乎对“精英追杀团”以及各大公会的部署了如指掌,他们布置的那些陷阱包围,左旸总能很有先见之明的避开……奇了怪了!

  最后,左旸的游戏时间太诡异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线,什么时候下线,有的时候上来1分钟杀几个人就下了,他们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人手却发现人没了,有的时候又连续在线好几个小时,搞的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组织人手。

  累!

  这半个月来,各个公会的会长以及成员们都心神俱疲,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公会都分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员。

  “会长,对不住了,我就想休闲一点玩个游戏。”

  “唉,本来以为靠棵大树游戏能玩的轻松一点,结果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了,还玩个屁呀,再见。”

  “头儿,不是我不仗义,我决定先退会把【莲花掌】练到满层再回来帮公会出力,你知道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

  各种各样的退会理由都有,就连排名前三的三座庞然大物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而且貌似还比其他公会严重一些,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们公会人多,混子自然也要更多一些,这些混子一看情况不好,自然要另做打算。

  对此,不论是花满楼,还是玉藻前,还有君邪全都是一筹莫展。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将左旸灭掉啊,可是根本就抓不住他,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差不多了!”

  左旸从许仙敢日蛇和斗宗强者那里了解过这些公会的情况之后,终于打算进行下一步大动作了:“斗宗强者,告诉我现在‘精英追杀团’具体在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