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出场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出场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在吕州上空亮起焰火之后,厉玉山立刻带着手下前往城西,支援下到地底的缇骑,跟随而来的还有永林寺以及安南高僧。

  留在蜀王府的奇人异士原本还想观察一下情况,

  没想到厉玉山等人前脚刚走,

  后脚王府大厅里的地面就再次坍塌陷落,露出一个直通地底的黑黢黢坑洞。

  几经思量,还是有修士选择拉帮结伙,沿着坑洞下去一探究竟他们这群人里还真有擅长钻地打洞的,就算被困在地下也有自信能够上得来。

  于是,两帮人各自下到地道,遭遇石门陷阱。

  在付出一点代价之后,逐渐摸清了石门问题规律,一步步被引导到地底深处,

  于某条岔路口处会和,

  一起来到了地宫。

  “吱呀”

  随着石门彻底打开,厉玉山等人先是被恢弘雄伟的地宫建筑所吸引,

  然后又看见了金字塔顶端持剑傲然站立的钢铁铠甲,以及金字塔下方恐怖狰狞的天灾军团,

  最后才发现位于地宫两侧的两帮熟人。

  “鱼大人,这”

  厉玉山下意识地出声询问,却见鱼庆秋与公羊瀚面色陡变,齐声高喝道:“别关门!!”

  什么?

  厉玉山心头一跳,本能先于意识,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掌按住了左侧缓缓闭合的门扉,

  配合手下缇骑,用精钢铸造的枪戟,卡住了石门,使其无法闭合。

  “呼”

  鱼庆秋与公羊瀚齐齐松了口气,

  彼此对视一眼,面色再次变得阴沉起来。

  既然现在又有了出去的路,那么

  杀意再一次于地宫中蔓延开来,

  如果单从人数上来看,等到了援兵的鱼庆秋一方无疑占据优势,

  但要是身为白莲教少主的公羊瀚一心想要逃跑,凭借一些压箱底的手段,对方恐怕也没多少可能拦得住他

  “咚!”

  沉重的撞击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只见白莲教众进来的那扇已经结着厚冰的石门,轻微地震颤了一下。

  “咚!”

  撞击声再次从门后传来,

  门扉上的厚厚冰层咔嚓咔嚓响动,一道道裂纹如蛛网般蔓延扩散,冰屑像雪花般肆意飘落。

  站在门边上的白莲教众下意识地远离石门,后撤到数十步开外,

  “咚!”

  石门上的冰层被彻底震碎,大小不一的冰块堆积在门口,不断冒着寒气。

  像是过了几秒钟,又像是过了很久,

  在所有人的紧张凝望中,石门“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两扇门扉崩解为无数石块,与碎冰一起横飞出去,

  或是撞在梁柱上迸溅碎屑,

  或是砸在水银长河里,激起绚烂银光。

  门,开了,

  露出幽暗无光的寂静地道。

  “哦?”

  金字塔尖的钢铁铠甲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饶有兴致地哼了一声,

  拄着长剑,轻轻旋转着剑柄。

  没有人知道石门后方的是什么东西,

  只听到空气流动的轻微风声。

  刷

  良久,像是流沙流淌的微弱声音自石门后传来,

  一个庞大阴影慢慢挪出石门,出现在烛火照耀范围内。

  阴影的主人体长近五米,整体漆黑,类似蚂蚁与甲虫的混合体,

  头、胸、腹之间有明显细腰节,

  头部大而圆,顶端长有类似犀牛的犄角,露在外面的口器有点像是异形,能够吐出变色龙一般的环形带锯齿舌头。

  腹部格外肥大,上面覆盖着两片亮金色的坚硬翅鞘,翅鞘后方则是透明轻薄的后翅,

  不过从虫子过于庞大的体积来看,后翅应该并不足以支持其飞行。

  这只巨虫六足着地,一拱一拱地缓慢向前挪动,

  耷拉在脑袋旁边的绵长舌头在地上拖行,沾满了泥土尘埃。

  公羊瀚的瞳孔猛地一缩,他清晰看见怪虫的锯齿状舌头上勾着一片染血布帛,

  分明是之前死在门里的白莲教众身上的衣服。

  就是这虫子,吸走了他

  包括武德卫在内,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然而下一秒,怪虫却骤然飞了起来,

  直线加速,一头撞在地宫梁柱上,头颅碎裂,颓然坠地。

  不,怪虫并非主动飞起,它那薄弱到可怜的翅膀刚才完全没有展开,

  而且其尾部也没有喷射气体。

  它是被什么东西,踹飞出去的

  公羊瀚的视线聚焦在石门后方,

  踏,踏,踏。

  脚步声沉稳而有力,

  一个身穿黑氅的年轻道人,缓缓走出黑暗,面色平静地在地上蹭了蹭靴子,

  无视了众人探寻目光,

  自顾自地拍了拍石壁,对着地宫的烛火和水银长河啧啧称奇。

  “雄浑壮阔,气势磅礴,古朴而不失精巧,典雅而不失新潮。”

  年轻道人望着地宫感慨道:“这座陵墓修建得妙极了,

  不知道是哪位大师设计建造的,真是巧夺天工,让人很想早点住进来。”

  黑氅,短发,道人。

  所有人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一个名字,

  那位近日以来,声名鹊起的

  “西门子道士?”

  厉玉山沉声问道。

  年轻道人,或者说李昂淡然道,“正是在下。”

  “久仰大名。”

  厉玉山拱了拱手,一时间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语,只好问道:“道长也是来找寻祥瑞的?”

  “嗯。”

  李昂淡漠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快速变化手诀,

  像是在运算卜筮(如果现场有玩家的话,说不定能看出李昂实际上是在用手指弹奏《野蜂飞舞》)

  良久,他睁开眼,与金字塔上的钢铁铠甲对视一眼,缓缓开口道:“那只祥瑞,应该在阁下手中吧?”

  “哦?”

  柴大小姐将纸质霜之哀伤杵在地上,双臂环抱于身前,稍扬下巴,冷傲问道:“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