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九十九章 异数

三百九十九章 异数

  东煌宇真的被许易打急眼了,连续暴威,都被许易反虐,他已经彻底挂不住脸了。

  他手持如此神兵,境界上更是横压了许易,却被这家伙打成这样,当然,他绝不会认为许易有逃出生天的可能,但若要逼得自己灰头土脸,再拿下许易,对他而言,便是奇耻大辱。

  此刻,耳畔无数的议论声,讥讽声,听在他耳中,直如钢刀剔骨。

  他不管了,不顾了,决议雷霆一击,拼着伤些元气,也要兑掉许易。

  东煌宇强壮的仙魂才离体,他掌中的那柄七星短刀已化作一团炽烈的火光。

  而此刻,场上的议论声也越发高了,围观的也越来越多,实在是此间的战斗太激烈了,激烈到让这些刀剑上论生死的至强修士,也忍不住想要观睹。

  “东煌宇这是被打急了,连魂降术都使出来了,堂堂东煌家的威风,我看今日也是彻底坠在地上了。”

  “还是冰云好眼力啊,果然瞧出这许易的不凡来,区区人仙四境,竟能将东煌宇逼成这般模样。”

  “异数,只能说是异数,这许易等若是扛着一座移动的神兵库藏,在和东煌宇战斗,平心而论,便是苏某,恐怕也不能同时操控如此多的神兵,坚持这许久,尤其是那两记暴威攻击,对仙魂坚韧的要求之高,超乎想象,我实在想不通,这许易是怎么做到的,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

  众人议论声入耳,雪紫寒置若罔闻,她目光依旧清冽,眼神却变得无比的坚毅,只要情况一有不对,她便会不顾一切,冲入场。

  她却没意识到,在她盯着的同时,她身旁的那个少年修士,几乎每时每刻都把余光投射在她的脸上,深情而热烈地盯着她,自然也精准地捕捉到了她的每一丝一缕的情绪。

  少年修士心碎的声音,没有人听到,投向许易的目光,也逐渐冰寒。

  许易两记大杀招,引动全场,然则,他的状况糟糕到了极点。

  他的修为不到,偏要御使如此强化版的千幻重雷剑,几乎全是靠着他一人双魂,才撑下来的。

  此刻,短时间发动两记暴击,他整个人简直难受到了极点,东煌宇忙着催动魂降术,来催化七星短刀之际,他却忙着在吞壮魂丹和灵液。

  强效的壮魂丹化开,他那种疲乏欲死的感觉瞬间消退,灵液滋润四肢百骸,肉躯的创损在急速愈合着。

  东煌宇自然不会给他留太多的时间来恢复,暴燃的七星短刀瞬间拉出上百道弧形光波,从四面八方迎着许易呼啸而去。

  千幻重雷剑被许易肢解,他没有打算继续催动至强攻击和东煌宇对轰,肢解的千幻重雷剑化作无数剑枝,环绕在许易周遭,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龟壳,昂扬的剑芒不再喷吐,而是团团包裹在龟壳外围。

  龟壳才聚成,上百道弧形光波轰然压上,刷的一下,龟壳骤然挤压,龟壳外围的剑芒瞬间被压缩到了极致。

  “死来!”

  东煌宇暴喝一声,那狂压的弧形光波再度大盛,裹在许易外围的龟壳已被压缩到了极致,甚至听到了细碎的爆裂声。

  形势危险到了极致,全场观战众人无不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处。

  纵使地仙级的战斗,激烈到如此程度的也是凤毛麟角,金级神兵在魂降术的加持下,威力已狂涨到了极致。

  金级神兵威力全开,几乎就是当世至强兵峰,区区一个人仙四境修士,竟坚持到了现在,足以令所有人侧目。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可惜了,这姓许的若是撑过此劫,偌大个天桓星域,当有他的名号。”

  “撑到如今,已是不易了,东煌宇虽胜不胜,然则,东煌家的面子总算保住了。”

  “…………”

  众声议论之际,雪紫寒的一双剪水秋瞳,已然冰寒到了极致,便在这时,一道意念传来,“冰云无须忧心,我观那许易不是无智的,撑到现在,必有后招,否则,他早就向你求援了不是么?”

  雪紫寒眸光微转,投在她身畔的少年修士身上,微微颔首,并不解释。

  眼下围在她身边的人头不少,独独这个唤作御风的少年修士,着实令她惊讶。

  自她入敕神台,便直接到了此处,攻击陨墙时,遇险为御风所救,便一路组队前行。

  御风虽只有地仙一境,在她身边诸人中为最低,但行事稳重,见多识广,组队攻击陨墙以来,御风立功极大,但绝不贪功,最大的好处,都主动让与了自己,给她留下的印象极好。

  正因御风展现出极高的智谋,因此,此刻御风能看破她对许易的担忧,她并不惊讶。

  雪紫寒没有多余的解释,御风只觉心头好似被刀剜了一下,他多盼着冰云仙子能解释一下,因为只要是解释,至少说明了她在乎自己的看法。

  现在她一句话都不肯多言,除了说明他御风在她心中根本没有位置,更说明了,那个许易和她的关系,已经到了不需要解释的程度。

  “死!”

  东煌宇呼声动于九霄,掌中七星短刀几乎化作烈阳,狂暴的弧形光波,开始坍缩。

  “合!”

  一道苍雷般的声音,从那压缩到极致的龟壳中爆出。

  轰隆隆,九天雷鸣,狂压到极致的弧形光波,瞬间被挤开。

  一柄巨剑纵横东西,再度显现。

  轰然一声,巨剑竟凌空崩碎,亢亢亢,许易周身疯狂的爆响魂罡振动之声。

  东煌宇大喝一声,掌中炽烈七星刀疯狂旋舞,弧形光波再起,便在这时,一道白光从许易腰间射出,电光划空,正中他的仙魂小人。

  狂暴到几要震动星河的七星刀忽地,黯淡下来,仓啷一声跌落在地,下一刻,东煌宇整个人再度被那道白光击中,消失不见。

  “什么鬼东西!”

  “怎么回事!”

  “天呐!”

  “三公子!”

  “鼠辈该死!”

  “…………”

  全场惊呼声此起彼伏,夹在在惊呼声中,是两道冲着许易疾驰而去的身影,正是此番跟随东煌宇至此的东煌家的两大客卿,陈秀和冯叔至。

  嗖地一下,许易的身影被那道白光卷中,跳跃开去。

  陈冯二人早被这惊悚至极的结果,惊得险些没爆掉眼球,此番更是挟滔滔恨海,誓要弄死许易,不然,根本没办法对东煌家交待。

  陈冯二人才追来,便见一道身影划空而过,隔阻在二人身前,拦住了二人的去路。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冰云仙子。

  “仙子何意!”陈秀寒声说道,双眸几要喷火。

  冰云仙子道,“先前许易和东煌宇的对战,还有个斗法的名目,既然分出胜败,却不知二君穷追许易,又是何道理。”

  冯叔至寒声道,“冰云仙子和许易贼子是认识吧,我说,怎生要诓骗我家公子,和这贼子单打独斗。”

  “大胆!”

  “好个混账,敢这么和仙子说话。”

  “东煌家算个球。”

  “…………”

  冯叔至话音方落,冰云仙子身边诸人全炸了锅,指着冯叔至狂喷起来。

  这些人都非是一般二般人物,事实上,一般二般人物,也不敢往冰云仙子身边挤,想挤根本也挤不上。

  这些人平日行事,崖岸高峻,基本都是睥睨竖子,极少和谁废话,也就是在冰云仙子身边,忍不住彼此争雄。

  此番,有人敢对冰云仙子出言不逊,这些人一个个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龇牙咧嘴咆哮起来。

  陈兄和冯叔至都惊呆了,眼前这些人,他们基本都叫得出名号,有两个的家世根本不在东煌家之下,其余也多是出身豪门巨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