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四十六章 姐忧

五百四十六章 姐忧

  洛芙气得是浑身发抖,赤红了眼睛,忽地将那魅语心掷在地上,伸脚踏破,又加上数脚踩成粉末,喉头嗬嗬有声,宛若兽嘶,“钟如意钟如意,你还真是彻头彻尾的废物啊。”

  “废物不废物的,我不管,这枚魅语心是我花了五枚玄黄丹才弄到的,你只给了三枚,还差两枚,限你三日之内凑齐了交给我。不然,我保准让你见识我刘婉秋的手段。”刘师姐一声轻哼,袅袅去了。

  ……………………

  许易怎么也没想到他进阶之后,没有轰动整个南极宗,反而引发了负面效果,李平带回了宋元佑的指示,要他想清楚怎么在一年之内弄到三千枚玄黄丹,否则,他宋长老将不保证发生一些不忍言的后果。

  李平很不好意思,毕竟,是他中间牵的线,对许易建议恢复炼制风煞丹,唯有如此,才能让宋长老看到希望,只要宋长老看到希望,分期归还,也是可能的。

  许易谢过李平,准备离开,李平给了他一枚如意珠,说是宋长老交给他的,要和他随时保持联系。许易接了,告辞离去,他没把宋长老的事儿放在心上,旁人对长老一级的存有无比畏惧之心,他是没有的。

  在他看来,他现在是欠钱的,而且欠了很大一笔钱,只要宋长老没疯,就只能想着保他,想办法让他有还钱的可能,其他别的什么手段,许易丝毫不在乎。当下,他朝迎海峰赶去,准备去芳华殿报备。

  那处是迎海峰服务内门弟子的地方,许易在迎海峰知名度很高,负责走流程的执事对他很是客气,全程陪护,流程走的很顺利,他拿到了一块令牌,两套常服,一套制服,还有一块记录了相关守则的玉珏。

  成了内门弟子后,许易权限增加了不少,每月的月俸也涨到了三枚玄黄丹,虽然依旧不多,但和外门弟子比起来,已经是天壤之别,一旦进阶为命轮中境,月俸会提到十五枚。

  许易现在已经是命轮中境了,他并没有提,主要是觉得这事儿,让人家自己发现更好,他不能顶着个低级命轮修士的帽子,混迹南极宗。新晋了内门弟子,他并没有更换自己的洞府。

  现在居住的洞府,他费了不少功夫,尤其是青坪上的绿植,厨房,都是他精心设计的,轻易不愿舍弃。回到洞府,没过多久,他的如意珠有了动静儿,却是表姐蒋笑相邀,当下,许易便赶去冷星峰。

  原来是蒋笑得了消息,知道他打破石婴,冲入了命轮境,极为欢喜,特意设宴款待他。

  “老姐,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这个,你有置办这酒席的资源,不如拿来给我,我这儿可正缺玄黄丹呢。”许易一边往口中塞着灵果,美酒,一边调笑说道。

  蒋笑圆脸都要笑裂开了,“好小子,真是长大了,连姐的便宜也敢占了,你新晋了命轮境,姑父姑母知道了,不知该多高兴。这贺礼着实该给,姐做梦都想不到你能有这样的出息……”

  说着,蒋笑眼中已要掉下眼泪来,伸手在桌上排了六枚玄黄丹。

  许易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笑道,“不就是六枚玄黄丹么,看老姐你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这可不是东条街笑魔王的风范。”

  他这么一打趣,蒋笑破涕为笑,指着许易骂道,“死孩子,真当自己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是吧。爱要不要,不要我还不给了。”说着,作势去拿桌上的玄黄丹,许易抢先将六枚玄黄丹取走。

  他自然不差这六枚玄黄丹,但他不会拂了蒋笑一片美意,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位便宜表姐,手头恐怕也极为紧凑,他只能想着等找个合适的机会,让自己这位便宜表姐生发一把。

  两人正说着话,一位白衣女修疾步闯了进来,“蒋笑,还吃呢,那混账过来了,说的话可难听了,都怪我,谁能想到那叶之凡好歹也是孟长老高足,怎能如此下作。”一通话说完,才看见许易。

  蒋笑面上闪过一丝黯然,那白衣女修很快反应过来,盯着许易道,“你就是钟如意吧,蒋笑的表弟,看着一点也不像诶,倒是比笑丫头清秀多了。”

  蒋笑蹭地立起身来,作势要打,白衣女修挥挥手道,“行了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腾,那混账可是在雅集会上,败你的名声呢。”

  蒋笑风一般冲出去,扔出一句话来,“邵子君,帮我招待好我老弟。”

  邵子君撇嘴道,“大老爷们,要招待什么。”说着,指着许易道,“你好生待着吧,我和你老姐去办事。”话音未落,风火一般追出门去。

  “邵子君?叶之凡不就是为这女的,恨上蒋笑的么?原来这才是正主。”那日摩崖会散后,许易找张玉尚问过叶之凡和蒋笑的矛盾,这些内幕都是张玉尚打听来,告知他的。

  他以为那天弄过一回后,叶之凡会知难而退,现在看来,这是个牛皮糖一般的家伙,摩崖会上的那一出,反倒让这混账变本加厉了,本来是想帮蒋笑的忙,现在看来是给人家增添了新的困扰。

  “罢了,也叫了这么多声‘姐’了,先帮着丫头将祸患平了吧。”拈一颗雪葡萄塞进口后,许易站起身来,朝外行去。

  ………………

  会稽山,琅琊厅,夕阳西下,晚风正凉,二十余修士,散落凉亭各处,高谈阔论,谈笑风生,他们是各峰中都酷爱文辞的,凑在一处附庸风雅,结交人脉,平日里,同气连枝,声势颇大。

  很多话题,只要一上了这里,立时就会形成舆论,进而扩散出去,形成影响力。今天,这帮人凑在一处,做了一些空洞无物的诗句后,关注焦点,便转到李正和身上来了,他连声感叹,表情痛快,很是抓人。

  众人追问再三,李正和身旁的张泰道,“正和兄,流年不利,被丑女缠上了,一日三叹,悲不胜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