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 第4678章 掐脖子

第4678章 掐脖子

  第4678章 掐脖子

  “神使大人,您的意思是,当初,咱们主人之所以会迷上这慕清流,就是因为她身体之中,有着极为纯正的血脉传承吗?”

  余连忽地想起什么,浓眉一挑,惊讶地问道。

  “是的,不然,你以为,以咱们主人定力,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一个女人勾了魂儿的真仙吗?”

  神霸咬着牙说道,摇了摇头,脸上反倒扬起一抹无可奈何之色。

  此时,余文也才明白,难怪神霸对这个女人如此恭敬,这一切,都是因为神天问对这女人的痴迷。

  李天二人被安排在一个小别院之中,可是,这小院阴深无比,所有的竹木,都是干枯之状,就连那所有的石头,也都好似遭受了千百年的侵蚀,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李虎看着这一切,顿时感觉身后一阵苍凉,紧张地说道:

  “大哥,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为何会这么荒凉,我感觉我都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荒芜之力!

  李天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内心笃定地说道。

  这个地方,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是,这个地方四周却充满了荒族的法则之力。

  “虎子,这个地方,就是他们口中要将咱们好好照顾的地方。你在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一种受到压制的感觉?”

  此时,那袁林等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李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你……大哥,你怎么知道的?我……我进入这个地方,的确感到有些憋得慌,越向里面行走,便越是感觉胸口一阵发闷。

  这些人,不会是想要直接将咱们杀死在这个地方吧?”

  李虎话音未落,立刻调转周身灵力。

  “虎子,停下。”

  可是,这已经晚了,这李虎已经飞速运转起灵力,而那些荒芜之力,就在这一刻,直接被激活了。

  空中,顿时道道符文开始腾起。

  “你这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这个荒族,就是你们妖族的天敌吗?你竟然这么贸然地使出你的天妖之力!”

  李天此时真是恨铁不成钢,这个李虎,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李虎这才恍然大悟,忍着胸口如同一座大山压住的疼痛,咧嘴一笑,道:

  “我说大哥,你可不可以好好说话,将话给我说明白一些,你这样,我这脑子真是转不过弯来啊。”

  “这个地方,阵法之力比之前袁罗三人的要强得多。这个地方,我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找到他们的阵眼所在,你必须给我扛住咯。”

  李天毫不犹豫,直接冲这李虎大声说道。

  不过,就在此时,无数的诡异符文就好似马蜂窝被捅了一般,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而来。

  护体金钟!

  李天大喝一声,身体四周顿时出现一道金色虚影,将自己和李虎牢牢护住。

  这种只防不攻的战略,显然不能拖延太久,否则,别说那袁林等人,就算自己的精神力也耗不过这么强大的荒芜之力啊。

  风雨惊雷!

  李天大喝一声,那无数的金色灵力之中,顿时夹杂着无数的雷电之力,那些黑色符文,在触碰到那充满雷灵之力的金色大钟之上,忽地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李天嘴角微微上扬,这东西,看来对雷灵之力有着深深的忌惮。

  不过,整个荒芜的小院,被那恐怖的法则之力重重包裹,他们此时就出在那法则之力最盛之处,那些直接被雷灵炸裂的符文,不过就是冰山一角。

  更多黑色的符文,就好似疯了一样,铺天盖地而来。

  不过几息之间,那护体金钟之上,便被一层黑压压的符文所笼罩。

  “大哥,看来,咱们今日是出不去了。”

  李虎大喝一声,忍不住使出那天妖之力,想要将那护体金钟之上的黑色符文给震掉。

  但是,结果却是让他十分失望,这些黑色符文不但没有被震得碎掉,其他的那些符文,却好似鲨鱼嗅到了血腥味儿一般,更加疯狂地涌向金色大钟。

  袁林在远处,看到那被黑色符文重重包裹的大钟,脸上扬起一抹阴毒的弧线,高声道:

  “厉散仙,今日,这就是你们二人的死期。咱们荒族之人,岂是你这种无名鼠辈想杀就能够杀的?

  你们杀了我弟弟,我就要让你们饱受万蛊之痛,蚕食你们的神识,到时候,死得连做孤魂野鬼的资格都没有。”

  话音一落,那道身影顿时闪没在空中。

  偌大一个院子,便只剩下李天和李虎在垂死挣扎。

  “不行了……”

  此时,已经有无数的黑色符文,如同病毒一般,不断地从那护体金钟钻了进来。

  李天见状,眼珠子都恨不得要掉出来了,低沉着声音道:

  “这不可能!这荒芜之力,怎么可能破得开我的护体金钟?”

  李虎看着那金钟之上渐渐侵入的黑色东西,就好似无数的爬虫一般,不断地向里面扭曲着身体。

  “大哥,这个地方,我是逃不出去了,你赶紧走吧,现在,那些荒芜之力应该还没有完全被激化,你应该还可以逃走。”

  李虎此时已经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劝说着李天不要管自己,能逃走一个算一个。

  李天咬了咬牙,道:

  “李虎,你小子现在说这些话,定格屁用啊?这些东西,不过就是一些长了脚的蝌蚪文,我就不信我奈何不了它们!”

  说罢,李天手中长剑一挥,一道金色剑芒在空中划破。

  无数的符文直接被削成两段。

  只是,一旁的符文张牙舞爪,飞速地向着李虎冲了过去。

  李天见状,手中一道流光闪动,那护体金钟忽地消失,空中那些符文之力就好似没有了着力点,直接飞出数十米。

  尽管李虎左躲右闪,但依旧有数十道符文直接贴在身上。

  那种又痛又麻的感觉,李虎就好似条件反射一般,忍不住运转灵力,想要将那些符文逼出体外。

  只是,这个做法,却无异于饮鸩止渴。

  “虎子,你别动,你听到了没有?”

  李天感知到李虎的痛苦,顿时心里也是着急,虽然他也知道,这李虎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控制得住自己不运转灵力,但他依旧还报着一丝幻想。

  “这……这可怎么办?”

  李虎几乎绝望了。

  此时,李虎感觉喉结之处,有无数的蚂蚁在爬一样难受。

  李天看着在地上打着滚儿的李虎,竟然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翻着白眼,口吐白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