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五章 钗子(二合一)

第八十五章 钗子(二合一)

  当陷入沉寂的时候,所想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

  而且,距离上一次相见已经过去了快要三年的时间。

  王安风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反应,这个时候,什么胆怯,什么畏手畏脚都被放下,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这些杂念,只剩下最为纯粹的感情。

  他抱着薛琴霜,像是环抱着一团柔软易碎的白雪,小心翼翼。

  他的心突然安静地像是雪夜下的松林。

  一轮明月升起,便是四野清幽,尽数满足。

  这样就好,就已经足够了。

  他几乎本能在心中呢喃。

  生生死死都经历过来了,他看到外面喧嚣热闹的灯会,明白这个他走过的江湖会属于其他人,他也会如同离伯他们那样渐渐老去,结局已经注定,在随之而出现的感情之下,胆怯,畏惧,担忧,都如同一片片雪花一样散去了。

  如同天空中的云,往日啊那些云雾飘来飘去,看不到天空。

  那些云,雪,雨水,是真正的天空吗?

  那些胆怯,畏惧,担忧,是心里的感情吗?

  不是啊,都不是。

  云雾散去会露出没有杂质的苍青色天空,久别之后的杂念消失,露出的才是内心真正的想法,而这想法纯粹地不掺杂一丝的杂念,也不会有杂念。

  少女原先是比他还要高些的。

  可是现在却只是到他的肩膀,因为做男子发髻,可还有几缕碎发青丝在王安风鼻尖,他能够感觉到少女的存在,仿佛连时间的流逝都放慢下去,仿佛会这样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这样宁静的氛围直到王安风无意间看到楼梯口站着的东方熙明,看到了后者指缝里偷出的大眼睛,看到那双眸子里的兴奋。

  澄澈明净没有一丝丝阴霾的心境被突然一下打碎掉。

  王安风身子一僵。

  先前欣喜之下所驱散的那些情绪一下就都重新出现,数息之后,王安风的脑海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猛地朝着后面退开,脸色一下涨的通红,险些撞倒了桌子,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道:

  “薛,薛,薛姑娘,我,我……”

  眼前薛琴霜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面容如常。

  少女右手展开折扇,左手背负在后,身子稍向前倾,折扇抵着下巴,笑吟吟道:“虽然是许久没有见过,安风你就这样想我吗?”

  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迎着薛琴霜的视线,答道:

  “是。”

  像是出了极为凌厉的一剑。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

  被薛琴霜无视了的东方熙明看到那女扮男装的少女背负在后的左手,看到那白皙的手指一下死死攥住了衣服,被黑发所遮掩的耳廓仍旧是红通通的一片,东方熙明突然似乎明白过来,道:

  “啊,阿哥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不,不是,阿哥我还要再下去逛逛,就是来和你说一句啊,我先走了,啊呀,刚刚的烟花真亮,我的眼睛都有些花了,得要摸着楼梯才能走下去呢。”

  东方熙明转过头来,双手抓着楼梯旁边的木质扶手,模样浮夸地往下走,转过两人视线之后,便如同受惊了的小鹿一般一下跑出了酒楼,外面的夜色清冷,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庞,心脏跳的好快:

  “咦咦咦?”

  “怎么看着都觉得好羞人啊……”

  “好奇怪,好奇怪。”

  “刚刚那是,薛姐姐?”

  东方熙明一下记起来当年在剑南道见过的薛琴霜。

  想着阿哥和薛姐姐还要些时间,东方熙明在红火的大道上漫无目的的去走,刚刚王安风给她的碎银子还有许多,从荷包里拿出来数了数,一双满是灵气的眼睛在两旁的摊贩上巡曳。

  烤豆腐,糖葫芦,煮汤圆,金黄色的糖人儿还冒着热气,才拿出来的糖饼上面一枚一枚的芝麻,要是一口咬下来啊,混着黑芝麻的热糖馅就会从里面流出来,吃一次就忘不掉。

  少女看着那排了很长的队伍,却突然陷入疑惑。

  “怎么,不想吃了……”

  ……………

  酒楼中,东方熙明跑下去。

  王安风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薛琴霜,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声音顿了顿,想到第一庄时候,司寇听枫说的话,就打算改口。

  可是几番努力,临到头来喊出来的还是薛姑娘。

  心里有些懊恼失望,觉得将三个字改做两个字,竟似要比孤身一人持剑入皇宫更需要胆量似的,便是面对着匈奴汗王的三千铁骑都没有如这个时候一般紧张过。

  本来是要问这些日子过得可还好,临到头来,却只是中规中矩的寒暄和问候,连带着这寒暄和问候都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关切,道:

  “薛姑娘你为何会在这里?”

  薛琴霜掀起前摆落座,笑答道:“本是在外游历,顺便挑战百家,印证自身所学,后来听说你在天京城中闹出了那样大的风波,觉得有趣,便想着折转向北,去天京城堵着你,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

  “差一步就要错过了。”

  王安风想到自己来这座城的原因,突然觉得应该还要多谢谢熙明,暗自决定要给熙明准备够一路上吃的点心,薛琴霜又笑道:“听说你年前击败了飞灵宗的宗主,还将西域到第一庄的对手也都打退了?”

  王安风道:“飞灵宗只是侥幸而已。”

  “至于第一庄,那是司寇她的武功足够,我只是挡住了上山的寻常江湖人,哪里有江湖上传言的那样夸张。”

  薛琴霜略有玩笑道:

  “这样来说,神武府主岂不是个浪得虚名的人?”

  王安风微愕,旋即点了点头道:

  “或者是这样。”

  薛琴霜满脸不信,喝了口酒,遗憾道:“可惜,我原本也打算要去第一庄的,中途遇到了些其他的事情,便被拖住了脚步,等到我入郡的时候,第一庄的事情已经都传开了,终究是迟了一步。”

  她看着自己的手掌,手腕上系着碧色的护腕,手指白皙,笑叹道:

  “可惜。”

  “若是我的武功能够更进一步,也不至于赶不上。”

  王安风看着薛琴霜的侧脸,突然想到先前曾经听司寇听枫所说的话,当年他在江南道和那位江南道的宗师敌对,薛琴霜放弃了在家族祖地的秘修,出来援助他,之后还被人刺杀。

  若是他没有记错,刺杀薛琴霜的正是她的胞弟。

  原本他还以为,是因为薛琴霜早早离开,所以导致秘地中薛家先辈们留下的气机全部被薛琴霜的弟弟吸纳,心中满是愧疚,后来才知,薛家的祖辈留下的气机大多都留在了容纳气机的玉髓玉佩中。

  薛琴霜天赋绝佳,这一代本也给薛琴霜留下了七成。

  但是却全部都被薛琴霜的胞弟所占据,司寇听枫说,正因为如此,薛琴霜没有办法按照薛家的修行方式掌握薛家最顶尖的秘传,选择了外出游历,挑战诸多高手自悟的道路。

  虽然她大概也不在意这些。

  王安风心中的杂念一闪而过,脸上没有异色,和薛琴霜随意聊些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倒是再不曾做出如同刚才那样的举止,便如同三年前一般,酒楼小二上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个喝着一壶酒,似乎聊了很久,收桌的时候,酒壶还有大半。

  小二晃了晃酒壶,好奇地挠了挠头,道:

  “竟然没有喝完……”

  “今天这个时候都来酒楼,还以为是特别喜欢喝酒的那种人。”

  旁边腆着肚子的掌柜瞅了一眼酒壶,砸了咂嘴,又看到外面的街道,这个位置靠着窗户,现在往外看过去还能够看得见街道两旁的灯笼和零星的烟火,随意道:“可能是只顾着看风景,没有心思喝酒了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来,看了看这个位置,呢喃道:

  “这位置不错啊。”

  “既能够避开那些小家伙,又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就是可惜,不算是太繁华的地方,要不然风景还要更好些。”

  小二道:“可那些酒楼的好位置都给定下来,咱们这儿的地段,也没什么好瞅的,不知道那两个人是在看什么。”

  掌柜抬手在小二脑袋上来了一下,瞪他道:

  “人就喜欢咱们这儿的风景,怎么?还说自己东家的地方不好了?”

  “你胆子不小啊,快些收拾了东西。”

  呵斥了两句,看到小二开始收拾,才转过头慢慢往下走,右手摩挲下巴,看了一眼那靠窗的位置,暗自咕哝道:

  “位置是真不好……”

  “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坐了一个时辰,连酒都没喝完,不懂,不懂啊……”

  摇头晃脑走下楼去。

  ………………

  王安风在落脚的酒楼又给薛琴霜定下了一间上房。

  东方熙明在外面逛了许久,有些疲了,早早就回房休息,王安风和薛琴霜坐在酒楼的屋顶上闲聊,王安风还专程提了两壶酒上来,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子时,街道上一片清冷,但是灯笼还亮着,天上是繁星和明月。

  其实不需要说些什么具体的内容。

  只是这样两人坐在一起聊些闲散随意的事情,天上是月,转过头就能看到少女的侧脸,听到她的笑声,就已经很让王安风满足。

  两壶酒一直喝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喝完了。

  薛琴霜要回房休息,回客房之后,平静地将门关好,点着了灯烛,似乎还稍微看了会儿书,洗漱过之后,才吹熄了油灯,一举一动,平淡从容自在,坐在客房的床铺上,将床上垂帘垂下,三层青纱,隔绝内外。

  薛琴霜深深吸了口气,双目微闭。

  一息,二息,三息……

  少女神色平淡,面颊上却渐渐绯红,突然呜咽一声,双手捂着脸庞,整个人一下朝着后面栽下去,抱着客栈的棉被,整个人来回滚动,最后好不容易才停下来,面颊依旧通红,一双褐瞳反倒是流光溢彩,咬着下唇。

  “胆子好大……”

  少女觉得自己的心脏到现在还在砰砰砰地乱跳。

  眼前都是王安风展开双臂抱过来的那一幕。

  她本来打算要打回去的些,像是往日。

  或者随意调笑两句。

  可是不知道怎么,整个人居然使不上力气,只是下意识遏制住了自己的心跳速度,薛琴霜缩在被子里,素来清明的脑袋里一片乱哄哄的,他怎么敢这样做?他的个子怎么比小时候打了那么多,自己只到他胸膛肩膀的位置。

  他身上很好闻,有点淡的药草味道。

  “啊啊啊……”

  少女似乎有些恼怒,低低的喊了一声,伸出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把那些念头都打散掉,然后双臂展开,躺在床铺上呆呆出神,如同瀑布般的黑发垫在下面,呆了好一会儿,突然噗呲笑出声来。

  她一双眸子微微弯起来。

  “真好啊……”

  “从小到大,都是你,皆是我。”

  ………………

  王安风微笑着目送薛琴霜回房,看到那屋子亮起了烛火,整个人突然丧气了一般,翻身躺倒在酒楼的屋顶上面,看着黑夜。

  许久之后,突然抬手,啪的一声捂在脸上,懊恼至了极处,道:

  “还是没能够送出去……”

  王安风右手伸入怀中,摸到了一个紫檀木的盒子,放在眼前看着。

  那盒子上面刻着山川江湖的风景,以小见大,气度颇广。

  他定神看了一会儿,然后手指微动,啪嗒一声将那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根极为华美的钗子,是七凤钗,他从玉墟观中得来的,是当年皇帝送给他爹王天策,又由他爹送给他娘的钗子,本身也是堪称珍宝的材质和手法。

  王安风手掌稍微动了动,钗子的凤翼微微颤动,栩栩如生。

  他将钗子重新收好,放在怀里,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呢喃自语道:

  “这根钗子,一定要送出去……”

  “一定。”

  PS:今日更新奉上………

  嗯,字数稍微少一点哈~因为这一部分停在这里比较好点……剩下的写不完了。

  明天我会写完下面一个故事剧情点,应该字数会多更点,抱拳~